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5. 不作就不会死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258 2016-04-16 22:13:27

  躺在床上,我用被子蒙住头,老妈进来叫了我一次,我推说头疼没有出去。

听见门外客厅里传来时不时的笑声,我用手捂住耳朵。这时门喀拉一声又推开了,以为又是老妈,我不耐烦地说:“都说了脑壳痛,起不来得嘛!”

“要不要去给你买腰?”

男声响起,不是老爸,不是狄叔,是那个发音不标准且让我在躺在床上不肯出去见人的元凶。

“不需要。”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那送你去医院。”他语气没变,还是一副淡淡的模样。

“你好烦啊!”用力拉下被子,我瞪着他。

他的表情明显有些吃惊,我有些后悔了。可是我也拉不下脸,只好又用力地把被子拉回,将自己整个躲进被子里。

静静的,久久的,之后,门喀拉一声关上了。

我拉开被子,看着那扇关闭的门呆住了,我干嘛要凶他呢?他也没做错什么呀,是自己嫉妒他了吗?不对,是因为心里有种被欺骗的耻辱感。

因为装病,不仅被老妈让吃了苦涩的药片,晚饭我也没有出去吃,半夜饿得肚子咕咕叫,只得悄悄爬起来找了点零食吃。

真的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前些日子我还是老师,尤泽还是学生,现在却已角色对换了,果真是沧海桑田瞬息间。

抛开前面我对他的不满,其实他学习的方法真的很好用,我的成绩在他的帮助下小有了进步,老爸老妈都很高兴,还拉着狄叔和尤泽出去吃了一顿,说是感谢尤泽。

时间随风而去,轻描淡写,转眼已近期末。

语文课,文静递过来一张粉色便利贴。

我看了一眼正讲得认真的班主任,然后装模作样翻书,小心地把便利贴拿到书里夹着方便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原来她是问我假期去不去登山。

我们这什么都不多,就是高山挺多的。

利索地在上面用中性笔写了个大大的“NO”后,我装作很认真听课,然后慢慢地把便利贴推了过去。

如果在苦命的高三还能有一天能休闲的话,我宁愿躺在我的床上一动不动来个挺尸活动好了……

便利贴又过来了,上面写着“能不能帮我叫上尤泽?O。O”她画了个表情意图卖萌。

我很想直接写上“NO”,可是此时文静已经知道尤泽在给我补习了,因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次狄叔送我和尤泽来学校的时候,好死不死给文静看见了,所以我只好交代了。这让文静羡慕了好久好久,估计这会儿还是在羡慕吧……

想了想,我写了个“跟他不是很熟。”

文静又回了一个“求求你哇~~”后面还有个委屈的表情。

看来她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我注意到班主任已经在瞅我了,只好快速回了句“试试。”

当天我并没有和尤泽提起要去假期去登山的事儿。我磨叽了好几天,直到周日的时候,我才开了口。

尤泽当时看了好几秒,才说了句:“你也去?”

“干嘛”我不解。

“别的人我都不认识,感觉不会太方便。”他说。

这段时间,我发现他的中文又有了很大的进步。

我埋下头盯着书本,说:“哦,我也去的。”

无耻地撒了谎,我只是想要是他不去,文静又该跟我闹了,于是只能机智地撒谎了,还觉得自己晓以大义了。

有时候愚蠢和机智大概就是这么接近的吧,区别在于自认为的机智,往往是公认的愚蠢。

这个谎言自然是早晚得被戳穿的。

假期里,大家定好的登山日,我骗老妈说要去登山,借口外公家里那要登的山近,我屁颠屁颠,头一天就过去了,然后堂而皇之在外公家睡了个美美的懒觉,美得乐不思蜀。

算好下午大家下山的时间,我和外公外婆道别以后慢悠悠地坐着车回家。

本来可以坐公交回家的,但是我选择了走路,心想这样看起来应该有点儿风尘仆仆的味道吧,越想越觉得自己好机智呢……愉快地走回家咯!

刚到小区门口,一股子凉风吹来,冻得我瑟缩了一下,拉紧身上的外套,我吁了一口气,只想赶紧回家。

不想却被人一把扯住,说扯真是一点儿都不过分,因为他太过用力,还差点摔了。

我看到尤泽难看的脸色,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为什么骗我?”他定定地锁住我的眼睛质问,神色是愤怒的。

我仰着头望着他,有点心虚,可又觉得不过就是没去登山,有什么好生气的嘛。我一脸无所谓地来了句:“爬不动,不想去了。”

他松开了我的手臂,只是看着我,大概一分钟之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原以为尤泽不会生气太久,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嘛,可是我错了,错得很离谱,直至毕业前他除了补习,没有再和我多说过一句话。我在心里给他下了个定义:小气神。小气鬼已经代表不了他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这么久,但我意识自己是错了,很想道歉,可每次我要开口的时候,都被他冷冰冰的态度冻得我直接闭嘴。

高考前的氛围让大家都挺沉默的,班上成绩偏上的陈子峰因为太过紧张的复习居然直接病倒住院了,医生建议他住院的时候,他还挣扎着想要回家复习,那个时候我才生出了紧张感。

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拼命?看着躺在病床上还是不肯休息的陈子峰,我有些不能理解。直到我和同学离开的时候,在走廊里我们遇见了陈子峰的父母,有个知情的同学小声说道:“这就是陈子峰的父母,他爸是个残疾人,家里还有个念初中的弟弟,他妈妈一个人供养一家四口,一家人省吃俭用就盼望陈子峰能考个好的大学,以后能过上好日子。”

看着陈子峰妈妈走在瘸腿的陈爸后面,他们手牵着手,陈妈用饭盒端着饭,我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我低着头合着同学们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出了医院,我立马和同学道了别,一个人走在街上,我脑子里很混乱,想了很多,为什么要给年纪轻轻的我们这么多压力。可是折回想想,如果不给压力,又能怎么办?这就是现实,既然躲不掉,只能面对。

青春就一次,要不要勇敢面对现实?也许只有痛,才让我们成长得更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摸了摸脸颊,这才发现居然满脸都是眼泪。

站在十字路口,我呆了半天,终于朝着离家相反的方向走了去。

来到狄叔家,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敲了门,狄叔给我开了门,不过我要找的人却不在家。

狄叔让我在家等尤泽。可是我有些心不在焉,推说要回家复习,便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