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3. 活该你都弱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085 2016-04-16 22:13:27

  第二天,文静似乎忘记了要告诉我那家伙的名字,我又不打算开口问,所以我依旧不知道他的名字。

知道他的名字,是在周末的时候。

周六那天是一周唯一的一天休息时间,不过,苦命的高三党,哪有什么彻底的假期?我八点起床,已经觉得很幸福了,墨迹半天之后,9点我就要去补习英文3个小时。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我没有搭公交车,而是走路回家的。只是希望能有一点点私人的放松的时光。

阳光很炽烈,晒得我很快就冒出了汗水,但是我还是乐意就这么走着回家。我喜欢走在这条年久的老巷子里,看到那些人们很忙碌地摆摊,就觉得很充实。

突然一道喝斥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你在干嘛?”女人拔高的声音喝斥着一个孩子。我皱眉,想到了我妈也爱这么喝斥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一直看着那个女人和那个被太阳晒得皮肤黑黑的小男孩子。

那瘦小的男孩子还是个小学生吧,他手里吃力地抱着一箱苹果,大概有个十多斤的样子吧,因为女人的喝斥他停了下来。短暂的惊愕之后,孩子傻傻地笑了,说:“我怕你累,帮你搬点儿。”

四川人说话就是这个样子,逮着谁都是你你你的,其实只不过是个习惯,不太好的习惯。

孩子妈妈的声音此时也软了下来,“不要搬了,我自己来。”她没有立即直白的表扬自己的孩子。

我想这就是咱中国人的特性吧,大多数时候,我们明明感动了,可是就是有种矜持,这份矜持让我们很少对家人直接地表达爱意。

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的,我爸妈从不说爱我和我弟,我也从不表达,大家都这样。

这一刻,我看着那个孩子和他妈妈,心里很感动,真的,此时我特别感动,妈妈的喝斥只是担心儿子,儿子的纯真是因为疼爱妈妈。

阳光下,他们的笑容好耀眼,很美。一切都在无言中。

我回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心情好了很多,步伐加快了些许。

这会儿,老妈估计也该等急了吧!可惜我又没有手机,不然一定会催个没完吧。

推开门,却听见家里此时还挺热闹的。

老妈听见我进门的声音,她嚷道:“这丫头才回来!赶紧过来!”

瘪瘪嘴,我走了过去。

“你狄叔叔他们都等你半天了。”虽然我在老妈面前了,可是她的声音还是拔高的。真的很怕她拔高嗓子说话。

老爸也从书房走了出来,问道:“咋才回来?都等你半天了。”我想老爸肯定是被老妈那拔高的声音吸引出来的。

我看到狄叔叔和他身边的那个家伙,此时的他坐在正对着我的一张单人沙发上,他没有看我,只是侧着头看着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一部港剧,名叫《陀枪师姐》,我妈很喜欢看。

和狄叔叔打过招呼后,我坐到了老爸身边。

“宁宁,叔叔可是专门来拜托你的。”狄叔叔呷了一口茶说道。

我有点猜到狄叔叔的目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有点小紧张了。

“狄叔,你笑我,我可没有能力让狄叔拜托我啦。”我小声地说。

“哪里哪里,宁宁你成绩那么好,肯定可以帮到我家小泽的嘛。我今天专门来,就是想宁宁能用周六的时间帮小天补补课的哈,他中文不是很好,怕他学习跟不上,想请你帮帮忙,辛苦你了,辛苦你了。”狄叔叔笑着说。

一直以来,我都挺喜欢狄叔叔的,他是爸爸单位的同事,也是爸爸的老朋友,为人敦厚,性格还挺好的。

不等我回答,我妈已经接过了话茬,“要是老狄你不嫌弃宁宁自己成绩也不好,那就让他们周六一起学习就是了,这个没啥子问题的哈,大家都这么多年朋友,还说那些见外的做啥子。”

这会儿,我觉得我妈又太开明的,因为此时要是换了别的家长,一定是不会太乐意吧,已经高三了,自己都补习补不过来了,还花时间给别的孩子补习,这不是纯粹扯淡嘛?

于是,这场拜访结束了,貌似身为主角的我,其实并没有任何发言权。他们大人已经全权做主了。

狄叔是吃完午饭以后才走的。

饭后,老妈把我和那个家伙赶进了我的房间,说是要抓紧一分一秒来学习。

他手里抓着一个NIKE款深蓝色的背包,被推进来的急促,那包还差点掉在地上。

只有我和他了,我却发现自己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他个子很高,不到1米55的我此时不抬头完全就看不见他的神情。

胸口传来一阵怪异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此时只想马上逃离这个压抑的房间,然后来个深呼吸就好。

“我去拿张凳子。”

说完我慢慢走出来房间,其实我很想用跑的,可是我知道,不可以,那样应该是会显得没教养吧,其实还有些别的什么,来不及细想,我走出去,顺手把门给咔啦上了。

“咋又出来了?”老妈坐在沙发上看着我问。

我不耐烦地晃晃脑袋,“我拿凳子。”

“那你们复习,我出去打牌了哈。”她又说道。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坐在桌子前,我也不知道要从哪里复习起,因为我一直都是被辅导的对象,现在做了翻身农奴之后,倒完全是不知从何下手了。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征询他的意见。

“你觉得哪科比较弱?”

此时的他正舒服的躺在我的椅子里面,双手合握搁在腹部,完全一副大少爷的模样,让我看得心里很不爽,但又不能直接说明,咱俩还没熟悉到这程度吧。

“都弱。”过了半天他才回答。

简单的两个字,我却觉得哪里怪怪的,说不上来。不过他的回答愣是叫我瞪大了眼睛,什么叫都弱?都弱是让我全部辅导的意思?

“哪科最弱?我好有针对性地帮你温习。”耐着性子,我又说了次。

“妹有最弱的,都弱。”他的声音很好听,而且用的都是普通话,不过语调却显得有些不标准。我想笑,心里想,这么大人了,说个普通话居然都跑调,活该你都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