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52. 最动听的情话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429 2016-04-12 21:20:03

  周三的时候,锦瑟鼓起勇气来到了董事长的办公室。

柯卓才戴着老花眼镜坐在办公桌前仔细地看着资料,见到锦瑟走进来,他放下手中的资料,取下了鼻梁上的眼镜,揉了揉眼睛,“坐吧。”

锦瑟没有坐下,只是站在那里,咬着唇,想了想,说:“董事长,我可否跟您提个建议?”

有趣,柯卓才靠到椅背上,“你这可是越级。”

“我知道公司有公司的规矩,可是我想您也不希望有人说公司不公平吧。”

“不公平?还有人这样说?”虽然这么说,柯卓才心中已经对于她要说的事情猜到了七八分了。

“也许大家不知道您和君总的关系,但是大家都知道了我和君总的关系,公司这次安排的出国深造又选的是我,所以有人说公司不公平这也应该算是人之常情吧。”

“照你这么说,你也觉得自己是靠华年的关系才得到了机会?”柯卓才饶有兴趣的反问,他很想知道这丫头所说的提议到底是什么。

“我并不觉得,我也相信公司领导们不会这样厚爱我,但是我也不否认地说,我是有些怀疑自己。”锦瑟深吸一口气,大胆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原来是始终抵挡不住流言所惑,可笑啊,连自己都被人云亦云了,你这样有什么资格做一名合格的设计师?”柯卓才冷笑着说,这丫头可真矛盾。

“请您不要这样说,我想这和有没有资格做一名合格的设计师是没有关系的。”

当有人讥讽你的梦想时,你会怎么应对?锦瑟知道自己不能退缩,既然选择了走进这个办公室,那么就不能半途而废,勇敢些,顾锦瑟,她如此告诉自己。

“想成为一名合格的设计师,却没有自己坚定的立场,你怎么合格?难道你的设计也要人云亦云,随着别人?你告诉我,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沉默了片刻,锦瑟发现董事长说的话虽然尖锐,可似乎也都在理上,她更加坦诚地说出了心中所想:“是,我是害怕自己名不副实,但是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设计师,请您对于这次的出国深造进行开放式选拔吧。”

她不屈不挠,坚定自己所想的模样,给柯卓才再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心中不免有了丝丝的松动……也许,这次华年这孩子没有选错吧……

凝视着她坚定的脸片刻,他重新戴回了老花镜,拿起资料看了两秒之后,“好,就给你一个所谓的公平选拔,出去吧。”

什么?这样就答应了?原本以为这一定不会那么容易的,她甚至连身边的人一个人都没告知就跑来了,进来之后面对着严肃的董事长,其实她心中已经懊恼自己的莽撞了。

“还不出去?”他抬起头,语气是一贯的严厉。

锦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谢谢您,董事长,谢谢您。”

走出办公室,轻轻关上门,她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想到周日的时候任远南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才是让她更惆怅的原因,她不是不知道公司里有很多人对她的生活有很多意见,加上上次的邮件照片事件,很多事情不是说说就能解释清楚的,所以她希望重新再来一次选拔,她不希望自己名不副实。

“有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解释的?”

这是下班后,坐在君华年车上,他说的第一句话。

锦瑟咬着下唇,眼睛转一转,已经猜到了他要问的是什么了。想必重新选拔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他那里了,只是自己应该怎么解释呢?算了,还是重头交代吧……

“嗯……你还记得周日那天,我说我有事……”

“嗯。”他应一声,不望麻溜地甩了一个小眼神过来瞄一眼她的表情。

表情似乎很轻松,都没什么罪恶感的样子,这家伙看来该上上政治课了,得教她学会有事要找男朋友解决,而不是傻乎乎的一个人面对,这个傻丫头!

“其实,我是去见任远南了……”

“任远南是谁?”他好奇地打断了她。

“前男友……”

啥?他手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为了安全起见,他黑着脸将车停到了路边的紧急停车带里。

一个不慢的急刹,让锦瑟惯性地朝前晃了一晃。

“说!为什么去见前男友!”他去掉安全带,转过身,黑着脸盯着锦瑟白皙的脸蛋。

其实也不是那么生气,只是心里酸得慌,而且她还是悄悄去见的,想想就觉得心里更是酸爽的妙不可言了。

“你不要生气啊,你听我说啊,他现在是史梦瑶的男朋友,他找我不过是为了让我把出国深造的机会让给史梦瑶……”

这一次,君华年没有打断她,让她一次性讲完了。

“所以说,你这次提议重新选拔,是为了前男友的现女友?”君华年眼睛微微眯着瞪住锦瑟,那气场让锦瑟有些感受到了最初那恶魔君似乎又回来了,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我怎么会让给她,我说过要公平竞争的。我只是……”她蹙着眉头没有再说下去。

“你只是什么?”他又靠近几分,逼问道。

锦瑟咬住下唇,抬头望着他,轻轻说道:“我只是想好好的和你在一起,不希望别人说我靠你的关系拿到出国深造的机会。我想有能力站在你身边,而不是一直仰望着你,不是所谓的物质,地位,我只是想配得上优秀的你。”

她说话的时候满眼温柔,那温柔直击君华年的心间,他的心瞬间温柔了,这一次,他知道自己爱对了人。

吻轻轻落到锦瑟的唇上,她缓缓闭上眼,感受着他的温度。华年,其实是我要谢谢你给了我勇气,让我可以重新感受爱的美好,让我重新感受到了被爱的幸福,谢谢你。

这是她第一次,她化被动为主动了……

突然他猛地松开了锦瑟,虽说是猛地,不过还是猛地很温柔。

他抓起锦瑟的手,拉开她的袖子,指着她还有些淤青的手手腕问道:“是那个任什么南弄伤你的?”

锦瑟眨巴着大眼望住他,很想摇摇头的,可是在他的严厉注视之下,愣是没有摇头的勇气了,只得弱弱地点了点头。

其实,锦瑟刚才在叙述那天的事情的时候已经省略了很多片段了,她想的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那些难听的话语锦瑟直接就给省略掉了的。

锦瑟原本以为他会生气自己撒谎的,周日那天华年就已经发现她受伤了,可她瞎编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君华年也就没多问了,不料他反应如此迅猛,火速就把手腕的伤和任远南联系在了一起,哎,果真是有侦探的潜质啊。

其实,不过是关心上心罢了,你的事,他才会这么紧着,挂着。

见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什么火也发布出来了,君华年严厉的神色散开,有的只剩下散不去化不开的爱怜,将她轻轻搂紧怀里,抱了半晌才说道:“记住,以后有事一定不要瞒着我,我是你的男朋友,你有什么都可以告诉我,让我为你分担,好吗?”

这世间,最动听不过就是这缠绵的爱语呢喃了吧……

在他的怀中,锦瑟心满意足地点着脑袋,这感觉太美好,真不舍得放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