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51. 谢谢你,人渣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3186 2016-04-11 19:19:17

  次日早晨,头痛难忍的君华年率先醒了过来,他单手揉揉发疼的脑袋,想要起身,却发现另一只手被什么东西紧紧压住了,侧头一看,竟是蜷缩做一团和衣而睡的锦瑟,披散的头发错落地搭在她的脸庞上,她睡得香甜,还传出小小的呼声,他忍不住看得笑了,怕吵醒她,他又躺下,还伸出空着的那只手为她拨开了散乱在脸颊上的头发。

锦瑟动了动身子,朝前挤了下,似乎是在寻找温暖,君华年已然顾不得头痛神马的了,伸出大长臂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中,嗅着发间淡淡的清香,舍不得再放开。

再次醒来的时候,君华年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他疑惑地起身找人,却闻到了一阵煎蛋的味道,朝厨房走去,看到一个瘦削的人影已然换上了一件他的毛衣正在厨房忙活着,毛衣太大,衬托的她愈发的瘦削高挑,他靠在门边看着她忙碌的样子,心间有种满满的感觉像是要溢出来了,很满足很满足。

她转身拿东西的时候发现了靠在门边的一脸阳光笑脸的君华年,见他正痴痴望着自己,锦瑟有些吓到,也有些不好意思,“你醒了啊,那个,我想煮碗面吃。”

“有我的份吗?”朝她走了过去,很自然地在她的头顶落下了轻浅一吻。

他的动作是自然,可是锦瑟的脸却更是红润了,她实在也不知道要作何反应,只得避开这一幕算了。

“我煮了两碗的,快好了,你刚醒,先去洗漱吧。”说完还推了他一下。

推人?看来是不好意思了呀!君华年低头看看自己那皱巴巴的衣服,幽幽还传来阵阵酒味,他嫌弃地皱皱眉,说道:“衣服还是昨天的啊,好臭,好吧,我先去洗漱。”

“那个,我……”锦瑟很想解释为嘛都没给他换掉臭臭的衣服,可是想想,要怎么说他抱着自己不肯撒手呢?这话要怎么说出口?会害羞的好不好,于是话锋一转,朝着那正在等着自己下文的君华年说道:“没什么啦,你快去洗漱吧,马上可以吃面了。”

君华年刚走,这时锦瑟的手机响了下,她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手机一看,是条信息,号码是陌生号码,内容让锦瑟神色一变,呆在了那里。

“怎么了?”君华年换好衣服过来便看到锦瑟神色不对,便问道。

锦瑟连忙将手机锁屏,然后笑一笑,说道:“没什么,面好了,我捞起来就可以吃了,等等哦。”

“好。”她的神情变化,君华年都看在了眼里,奇奇怪怪的,可是她不愿意说,他也不会强迫。

吃饭的时候,锦瑟一直很安静,君华年心中更是不安了,“还好吗?”

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锦瑟并没有听到君华年的问话,他又问了句,“锦瑟,你还好吗?在想什么?”

她这才回过神来,神色有些慌乱,却又故作镇定,“没事,快吃面吧,快凉了。”

这样子,分明就是有事,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撒谎的功力真的有够差吗?可是她不愿意说,那就只能等到她愿意说的时候再知道就好了,君华年埋下头继续吃着碗里的鸡蛋面,两人各怀心事。

吃完面收拾好厨房之后,锦瑟便说有点事情要去办,君华年也没多说什么,由得她去了,虽然担心她,可是也明白两个人相处还是需要空间的。

锦瑟是开了车过去的,导航显示已经到了,她找到停车点将车停了过去,停好车之后她坐在车子里却是半天也不见下车的动静。只见她手拿着手机,望着屏幕呆呆地走起了神。

此时的她满脑子都是“他为什么要见我?会有什么事?”

咬咬唇,她拿过一侧凳子上的包,将手机锁屏然后开门下了车,将车门锁好之后朝出口走去。

咖啡厅里人并不多,三三两两,座位的间隙也很大,锦瑟没有心情欣赏周围的环境到底是如何的,她微微蹙眉朝里面张望着,不出几秒,便看到有人站了起来,朝她挥了挥手。

锦瑟望着那人,深吸一口气,缓缓走了过去。

“锦瑟,你来了。”任远南满脸堆笑地问着废话,那笑看起来颇为尴尬,锦瑟只得点点头,回以僵硬的微笑。

“想喝点什么?我请你。”他说话的样子,总是感觉怪怪的,锦瑟的心中生出不舒服的感觉,他这般低眉顺眼又是为了哪般?

“不用了,你说有话跟我说我才过来的,你说吧,我等下还有事。”看着眼前的任远南,锦瑟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以前那样纠结,伤心,失落,疼痛的心情了。心里的伤痛原来真的是可以随着时间而逐渐磨灭的。不过,这伤痛磨灭掉也许还得感谢某个人,是他让自己再次感受到被爱的美好。

“锦瑟……”任远南显得很尴尬,“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可是那时候我毕竟年少无知,你原谅我好不好?”

好一个年少无知!此情此景,锦瑟不是没盼过,可是真到了这一步,锦瑟心中却是感到可笑,原来自己曾经的爱情不过就是别人的一个年少无知!

不过,原谅不原谅还有什么重要的?

“都过去了,不必再提了。”锦瑟淡淡说道。

任远南眼睛一亮,以为锦瑟已经放下过去的事情,表情明显一松,“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他咧嘴一笑。

那笑,也许曾经的锦瑟会被迷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可今时今日,再看,却已早已没有了当初心动时候的感觉了,她忍不住在心中问自己,“当初你喜欢他什么呢?是这笑吗?可是这笑也不过如此啊!”忍不住无奈勾起唇角,似是嘲讽自己。任远南说得对啊,自己又何尝不是年少无知呢!往事随风,何必再提,从今往后,不过是路人而已,何必再放于心上,负担而已!

可惜任远南什么信息都没有读出来,还一脸松口气的感觉,端着咖啡喝了一口。

“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锦瑟拿起挎包站起来说道。

“等等!”任远南一时情急也跟着站了起来,试图阻止锦瑟离开,手中的咖啡因为站得太突然还倒出来了一些,他手忙脚乱地擦拭着衣服上的咖啡渍。

还有什么事情吗?锦瑟以眼神询问道。

任远南忙解释道:“其实今天我还有件事想拜托你……”

拜托我?锦瑟觉得很是疑惑,他已经这么说了,虽说自己是已经当他为路人了,可人家说是要拜托,总不能头也不回走掉吧!

锦瑟没有说话,只是看向桌面等着他说下去。

不知为何,以前贪恋的容颜,此刻,多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了。

“你知道梦瑶是我女朋友吧?”

锦瑟点头。

“梦瑶性格比较强势,有得罪你的地方希望你不要介意。”他说话的表情比起初还尴尬了,锦瑟抬头看着他,只觉得很陌生,史梦瑶得罪自己的地方那么多,要介意也不是今天才介意的事情了,有什么好说的呢?

“你知道梦瑶家境并不太好,这份工作她花费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听不下去了,锦瑟打断他,“别人用了多少努力你们怎么知道?”忍不住就想反问他。

“锦瑟,我知道你家境不错,你怎么能体会到梦瑶的努力和艰辛呢?”

艰辛?怎么觉得一阵阵想发笑呢?谁没有付出艰辛?谁付出了艰辛和努力是要拉着大旗大肆宣传的?

“我求求你把出国深造的机会留给梦瑶好不好?你已经傍上你们公司的老总了,以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什么他都会给你的!你把机会让给梦瑶吧!”他说得很急,双手还猛地伸出来抓住了锦瑟的双手。锦瑟下意识往后使劲儿挣脱了他的钳制。

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愿意了,这样的人,为何还是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人,当初果真是瞎了双眼,呵呵……

“这是一场公平的选拔。”锦瑟冷冷地说完,看也不看对面的任远南一眼,恕她实在是无法再多看他一眼了,站了起来毫无留恋地朝外面走了去。

刚走到咖啡馆门外,却被人用力一把抓住了手腕儿,只见任远南一脸难堪地站在锦瑟身后,一副恼怒的样子。

“放手!”

“顾锦瑟,你这样厚颜无耻地勾引上司博得出国深造的机会,你好意思吗?”

呵呵……锦瑟冷冷地笑了,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和史梦瑶果真是绝配。

她转过头,冷冷盯住任远南的眼睛,他心中一诧,只听得锦瑟语气冰冷地说道:“放手,不然我报警了。”

这哪里还是当年那个被自己甩掉之后红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走的女孩子?任远南心中吃惊,却也被锦瑟说的话威慑到了,毕竟是大街上,他还没疯到想去坐局子。

锦瑟见他手上松了力气,连忙用力甩开他,转身就走,走了没两步,她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说道:“我这辈子没什么后悔的事,最后悔的想必就是曾经爱过你,于我来说,奇耻大辱!任远南,你,配不上我。”

说完,锦瑟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她的心有种轻松的感觉,这些年,虽说从不提起他,可是他带来的伤害从来没有消失过。现在心间却轻松了,他任远南可不就是笑笑口中所说的人渣一个嘛?其实还得感谢他,否则这段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放下了……所以,最后应该是:谢谢你,人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