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50. 聚会三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344 2016-04-11 18:32:02

  到了厨房里,锦瑟很是老实的交代了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只会打打下手。

“没事的,我是怕我进厨房,你一个人在外面不自在。”沈柳麻利地围上围裙。她的话让锦瑟很窝心,不过那麻利的风格也让锦瑟看得有点咋舌,真没想到这样一个事业有成,这么风光的女子,也愿意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下厨做羹汤,这就是幸福吧,就是这么简单。

“其实,华年人挺好的,有时候不擅于表达罢了。”沈柳将要用的菜分先后摆好后,边整理边说道。

“嗯。”锦瑟安静地听着,偶尔递一下东西。

“其实他以前也不是这么,这么,怎么说呢,不是这么难相处吧。”沈柳拿着切好的蒜蓉碗想了下才说道。

“你应该知道他以前交过一个女朋友吧?”沈柳以为锦瑟对君华年以前的事情应该知道的差不多了。

以前的女友?锦瑟摇摇头,“我不知道。”

咦?不知道?呵呵,那这是自己好心要办坏事儿的节奏么?沈柳“嘶”一声,吐吐舌,“算啦,反正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早晚华年也会告诉你的,我就简单说下吧,他们是大学同学,吴淼他们都认识,本来感情也还好,谁知道毕业一年吧,那女的拿了华年外公给的一大笔钱去国外念设计去了,给华年难过的够呛,好久走不出来,跟他外公感情也僵着,原本性格还挺开朗的一小伙子,就变得现在这样了,工作狂,严厉得很对吧?”

原来他还有过这样锥心的感情经历,他从来不曾对自己说过,是因为放不下,还是不愿意让自己看见他的脆弱呢?锦瑟想得入了神。

“锦瑟?”“锦瑟!”“锦瑟~”叫了好几声,锦瑟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

“怎么了?是我说的让你不开心了吗?”沈柳担心地问道。

锦瑟摇着头,“不是的,沈姐。”

“嗨,都过去了,我想华年早就放下了,不然他不会选择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沈柳放下手中装蒜蓉的碗,右手轻轻放到锦瑟肩膀上拍了拍,又说道:“其实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更体谅他一些,他毕竟受过伤,不是很喜欢你的话,他不会选择重新开始的。我和吴淼最靠近他,也最理解他,这些年他过得不容易,工作才能麻痹他不去多想,现在他有你了,我看得出他很幸福,我们这些做朋友的,也帮不了他什么,只希望你们好好的,希望你能好好珍惜他。”

“谢谢你,沈姐,我明白你说的了。”她的话让锦瑟很是感激和感动,感激她让自己又深入地了解了君华年这个人,感动的是君华年有这些好友在身旁,真好!

一直以为他都是那么难相处,起初甚至还讨厌他,可是在这么久的相处,感受中,她已经知道了他是个怎样的人,他有颗怎样的心。也许,表面现象会迷惑人,可是用心感受到的,是不会骗人的。

“放心吧,华年会让你幸福的。”沈柳拍拍锦瑟的肩膀,又说道,“我先做鱼吧,糖醋鱼你喜欢不”

“喜欢,沈姐你好厉害,什么都会。”锦瑟更有些崇拜了。

“其实我知道华年也很会做东西的哦!”沈柳熟练地摆弄着灶具。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愉快地聊着,很有卖相的菜也慢慢出锅了。

一顿饭,大家吃得非常开心,有说有笑,有笑有闹,谈论着往事,笑骂着彼此,都感叹青春那么美好,那么短暂。

接近尾声的时候,男同志几乎都已经趴下了,酒量好的沈柳也是醉了6、7分了。她脸红红的拍拍锦瑟的肩膀,“锦瑟,我叫了代驾,等下就到了,你还好吧?真的不用代驾?”

“我没喝酒,没事的,我可以开车。”

“那就好,他们可真行,都喝趴下了,还是你厉害,都没趴下!”

锦瑟苦笑着看着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沈柳,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沈姐,你房间在哪里,我扶你去休息。”

沈柳伸出手挥动着,“别,我还能喝,叫他们起来再喝!”说完还挣扎着要去拉饭桌上的几个人,锦瑟只得用力将她摁会椅子上坐下。

放眼宽阔的饭厅,趴下了一群,只有锦瑟一人清醒着,可也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

突然想到过来时候开门的佣人,锦瑟忙跑到屋外去找了一圈,好容易看到了一个梳着辫子的人,连忙叫道:“阿姨,你好,可不可以帮帮我。”

那佣人连忙小跑着过来。锦瑟请她帮自己扶沈柳回到卧室,两人协同合作,原本沈柳体重也轻,挺容易得就把她扶回了卧室。

接着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又前前后后来了三个代驾,锦瑟和代驾一起将三个人扶上了车子,说了地址之后才扶着君华年上了两人开来的车上。前面三人的地址是之前他们吃饭之前留下的,说是怕醉了,都预先留下了住址。

红灯,锦瑟减速停了下来,开了下车窗,夜晚的空气更是冻人,迅速又将车窗关了起来,怕凉到后座的人,望了一眼后座上斜躺着的君华年,灯光很暗,看不清他的表情,想必应该很不舒服吧,她不禁担心地想到。

终于到了他家,锦瑟取出手机看了下已经是接近凌晨2点半了,还好他住的地方不用爬楼,不然锦瑟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艰难地将他扶进了屋内,原本下车后冷飕飕的感觉早已经消失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在的锦瑟已经是面色通红,喘着粗气。咬着牙,将他扶回了卧室,身上的重量一消失,锦瑟也无力地瘫倒在床上了。

“看不出来,你这家伙这么重,累死我了。”锦瑟翻个身望着他的脸嘀咕道。

“水……”这时他突然叫道,吓了锦瑟一跳,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手捂着心口拍着,不敢再说话。

“水……”他又喊道。锦瑟这才听清楚,忙道:“等等,我去拿。”

拿来水,将他扶起,他的眼睛微微睁开了,锦瑟将水杯放到他的嘴边,“喝吧。”

他却没有张嘴的动作,靠在她的肩头,突然伸出了手抚到了锦瑟的脸上,“我是不是在做梦?”

“你没做梦,先喝水吧,不是口渴了吗?”

突然,他朝着锦瑟猛地靠了过去,吻上了她的唇。锦瑟呆在那里,很是疑惑,这人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

“是真的……”他微笑着心满意足地离开锦瑟的唇,抓着锦瑟握杯子的手将水杯送到嘴边,咕噜噜灌了一大口水下,然后靠在锦瑟的肩头,不到三秒,便传出了略微粗重的呼吸声。锦瑟低头一看,这家伙……居然睡着了,可恶的是嘴角居然还挂着微笑,那两只大长臂还死死地圈着锦瑟的腰,放下水杯到床头,摇了摇他,却是没有一点儿要醒过来的迹象。

挣扎半天,却只是徒劳无功,夜已深沉,锦瑟也犯了困,只得陪着他,倒头睡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