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45. 向前狂跑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925 2016-04-06 21:32:02

  “咳咳……”君华年笑得太剧烈,咳嗽起来一时停不下来,锦瑟赶紧伸手帮他拍着胸口,想他好受一些。

“现在什么时间了?”他哑着嗓子问,一说话嗓子就疼得厉害。

“晚八点了。”

“我昏睡了这么久?”

“嗯。”

他握住她拍自己胸口的手,吃力地说:“你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虽然这么说,可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

“没事,我在这里可以照顾你。”他如今这样,锦瑟心里担心,自然不愿意放下他一个人。

“不是有护士吗?”

“可她们……”她想说的是,她们不会时刻照看着你啊。

“好啦,乖,你回去休息,明天下班了就可以来跟护士抢工作了。”他艰难地说着。

“你……”

见她怒视自己,他忍不住又笑起来,一笑又开始咳嗽,锦瑟赶紧又帮着顺气。

第二天一个大早锦瑟就奔到了医院,六点半的闹钟一响,她愣是没多赖半毛钱的床便起来了,拾掇好自己之后打了车就跑去医院了,然后在医院外面买了粥就欢乐地朝病房奔去了。

病房里如她所料的静悄悄的,暖气很足,锦瑟压低脚步声,轻轻走了过去,为他掖了掖被子,然后将白粥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头,这才蹑手蹑脚地坐到椅子上,双手撑在床上看着熟睡的他。

过了会儿,“你还要看多久?”躺在床上闭着眼的君华年忍不住开了口说道,声音很是嘶哑,嗓子也是一阵阵地发疼。

突然的声音,锦瑟吓得赶紧坐的端端正正。

“你,你醒了。”不自觉地有些结巴了,脸也红了。

你一进来我就醒了,不过怕她不好意思,这话君华年就没说了。

“你怎么不多睡会儿?”他睁眼望着她,说话很是吃力,虽然知道她是在乎自己,可是还是不想她受一点点的辛苦,君华年自然是心疼了。

为了掩饰不好意思,锦瑟慌忙把白粥从口袋里取出来,说:“我给你买粥了。”

“我还没刷牙。”他艰难地说。

“可是这里好像没有洗漱工具,你等等,我去给你买。”她记得外面有个超市。

“等等……”可惜,等他艰难开口,她已经呼啦啦奔出去了,这风风火火的样子和平日里还真是大相径庭,君华年不得不暗暗高兴了,看来,她是有些在乎自己了,也许……也许不只是有些呢,他期翼着。

锦瑟回来的时候,各种洗漱用品都买了,扶着他去洗漱了之后,锦瑟取出粥喂君华年吃。

“医生说你的嗓子发炎了,需要吃得清淡些。”舀了一勺子粥吹了吹,她说道。

他点点头,张开嘴接住她喂过来的白粥。

艰难地吞咽着白粥,嗓子实在不舒服,可他又很享受这感觉,只觉每一口都吞咽得痛苦万分,却又伴随着更多的幸福感,想来这就是痛并快乐着了吧!

幸福就是这样吧,虽然是伴随着点点的疼痛,却愈发感觉到幸福的滋味。

“你要多喝水,等下我去上班,你不方便就叫护士。”锦瑟说得认真,吹粥的动作也是小心翼翼。

他继续点头,眼神片刻也不曾从锦瑟的脸上移开。

锦瑟自然感受到他那灼灼的目光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禁脸色泛红,也不敢对上他的视线,那脸色衬托得她看起来更有种别样的动人味道。

“我该去上班,不然迟到了。”锦瑟放下还有一半的餐盒说道。

“路上小心。”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他扬着唇角只轻轻叮嘱。

“嗯,我走了。”她胡乱将东西收拾好,便赶紧奔出了病房。出了病房,她靠在一侧的墙上手抚着胸口,心跳加速的感觉让她还是没办法在他面前镇定下来,所以,只能暂时逃离他灼热的视线范围了。

这一天,锦瑟心里记挂着在医院的君华年,显得很是魂不守舍的。

下午的时候,各部门都收到了一个消息,说的就是那个去法国进修的事情。给出的要求是,想要去进修的都可以报名,并且交一幅设计稿,最后评选出来的优胜者得到这个进修的名额。

得到消息之后,很多人都开始摩拳擦掌了,当然,设计部的所有人更是激动不已,都想抓住这个大好的机会,都想,如果得到这个机会,也许人生就会出现很大的转机,距离实现梦想又会跳跃式的前进一大步了。

锦瑟却没特别的激动,她现在思考的是,自己到底要不要参加竞争,若是参加了,要是真的选中了自己,公司里的人会怎么想自己?又会怎么想君华年呢?可是这个机会,对于一个新手来说,真的是绝佳,她不想放弃。

这一天,她的心情可谓是五味陈杂,要多复杂有多复杂了。

“在想什么?”

半躺在病床上的君华年望着坐在椅子上就发起呆的锦瑟,问道。

“没,没想什么。”她抬头,笑着回答。

“回家休息吧,我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看得出她有瞒着自己的事,可她的性子,不想说,大概也追问不出什么了。

“没关系,我晚点再走。”

“今天忙不?”见她不肯走,君华年也不再勉强,虽然担心她,可是也高兴有她的陪伴。

“嗯,事还蛮多的。”

“有没有想我?”他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锦瑟的脸顿时就涨红了,却还结结巴巴说道:“没,没有。”

君华年嘴角上扬,这样蹩脚的撒谎技术,他君华年要是信了,那智商还真的是有点儿忧伤了好不好。

他假装生气,凝着脸,沉着嘶哑的嗓子失落地说:“好吧。”

锦瑟见他脸色不好,知道他是生气了,可是,肉麻的话,她又实在,实在还是说不出口,只得咬着唇坐在椅子上不知要怎么办。

沉默半晌,锦瑟见他闭着眼,那脸色还是很不爽的模样,再犹豫下,她不再咬着唇,两只手却还在膝盖上绞着,她小声说道,“有。”

“什么?”他睁眼,做出一脸疑惑的样子,好像真没听见她说什么似的,其实心里已经开始狂笑了。

“有想你。”她的声音还是小小的。

笑意爬满了君华年那张帅脸,他眼角眉梢全是笑意,原来情话是如此动人心扉,难怪天下间的情侣总是乐此不疲地互相诉说那缠绵的情话。他想,以后一定要她多说这样的话,听着可真让人精神百倍,身心舒畅,包治百病!哈哈!

君华年出院之后,又在家休息了一天。

“锦瑟,你今天不搭地铁?”景蓝瞅着朝相反方向走去的锦瑟,好奇地问道。

锦瑟暗叫“糟糕”,赶紧回道:“我约了朋友,暂时不回家。”

“好,那我先回家了哈!”景蓝也不多想,朝锦瑟挥挥手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回家了。

拍拍胸口,吐吐舌头,锦瑟走到前面伸手拦下一辆刚好过来的出租,上车报了地址之后,电话就响了。

“锦瑟,我妈叫你过来吃饭。”笑笑在电话那端含糊不清地说着,锦瑟听出她应该是在吃什么东西,虽然含糊不清,倒也全部听清了。

“额,今天恐怕不行。”

“怎么了?难道是怕我妈给你介绍相亲对象啊?”

“不是……”

“那是啥情况?加班?”

“不是……”

“瑟啊,别一问一答的嘛,赶紧自己交代了。”

锦瑟想着对好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低声说:“君华年病了,我去照顾他。”

“顾锦瑟!”电话那端的声音终于清晰了,也拔高了很多。锦瑟将电话和耳朵的距离拉开了些,才避免了被震晕的危险。

“顾锦瑟,好样的!哈哈,速速给我老实交代了!”

“我改天跟你说,好不好。”锦瑟瞄一眼前方的司机,不打算把自己的私事在别人的面前说出来,总感觉怪怪的。

“改天,改哪天,你该不是今晚住那儿吧,瑟啊,这进展也忒快了些,我是叫你向前看,不是叫你向前狂跑好不好。”笑笑止住笑意,那小语气说得可严肃认真了。

锦瑟扑哧一声笑出来,“笑笑,别瞎闹。”

“顾锦瑟同志,你才应该严肃点,我可是在跟你说严肃的事情,这才几天啊,你就已经从地球跑到火星去了,你们这进展也忒快了,原谅我跟不上节奏了!”

“哪有你说那么夸张,我改天一五一十全告诉你,向你保证。”

“别跟我保证,跟人民币上的MAO主席保证,要是你骗我,你将永远得不到咱们伟大的MAO主席的庇佑,嘿嘿。”

“笑笑……”锦瑟着实无奈。

“好啦,不闹你了,等你照顾好你家帅气总监后,记得召见小的。”

俩人挂断电话,锦瑟靠在车椅上看着窗外的景色,路上一直很堵,车子前行的也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