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46. 晕陶陶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782 2016-04-07 18:32:02

  到了目的地,锦瑟站在门口半天才摁了门铃,没有告诉他自己要来,只是心中还是很担心,所以想来看看。原来,在意一个人,是这样牵肠挂肚,无时无刻地记挂着,担心着,当时,自己病着的时候,他是不是也是这样牵着,挂着。

这一次,摁了门铃,很快就开门了。

站在屋内的君华年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虽然轻浅,却是直达心底。 他说:“进来吧。”他的声音还是嘶哑的,只是比起早前好了很多了。

锦瑟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子,他引着她来到客厅的黑色皮质沙发上坐下。望见锦瑟还是很拘束的样子,他又道:“要喝点什么吗?”

“我不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有没有好点。”锦瑟将单肩包放到膝盖上两只手一起握着。

君华年看看手上的腕表,问道:“饿了吧?”看这时间点,她应该是直接就过来了,估计着应该也饿了。

于是,君华年说是要在家做饭吃,锦瑟也觉得这样好些。他带着锦瑟刚要出门,锦瑟发现并没有换衣服的打算,他一身很休闲的装扮,然后加了个外套。

锦瑟见他穿得不多,忙说:“外面很冷的。”

君华年笑笑,说:“我们只是去趟超市,不是很远。”

“你感冒还没好。”锦瑟不死心,很是坚持。

君华年没办法,只得回屋再去加了一件毛衣出来,然后两人才出发了。

俩人来到超市了之后,君华年推了一辆推车,锦瑟跟在一侧,君华年嘴角眉梢一直都是挂着笑意的,是个有眼色的人都看得出此时的他心情好极了。

“你想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俩人同时转头发问,问完俩人又一同笑了起来。

锦瑟朝四周看了看,思索着说:“你应该吃清淡点儿。”

君华年随着她看的方向看过去,“我没关系,你想吃什么?”

这时,锦瑟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她掉过头望着君华年,君华年见她那一脸有话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她老实地说:“我不会做饭,只会做鸡蛋面。”说完脸就有些红了,感觉自己还挺一无是处的。

君华年只是笑一笑,挑眉便道:“没关系,我会。”

额?锦瑟有些不敢相信,平日里他总是高高在上的冷酷模样,要是说他会做饭,估计没人会相信的好吗!

“不信?”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锦瑟摇摇头,觉得不对,赶紧又点点头。

“看来我今天非得好好露一手了。”

于是,俩人杀向蔬菜区,挑选了好几种新鲜的蔬菜、一些精肉、一条熬汤用的新鲜鲫鱼。

买完菜,俩人还去买了些水果。结账的时候一大堆的东西还蛮沉的。锦瑟伸手想拿,却被君华年一把全攥在了手里。

锦瑟忙说:“你手输液还没好,我来提。”

君华年冲她微微一笑,“我来就好,没那么体弱。”她的体贴让他倍感窝心,心里那暖洋洋的感觉让他很是有将她抱在怀里的冲动。

“还是我来吧。”锦瑟再次展现了她固执的一面。君华年拗不过,只得将两袋特别轻巧的口袋放在了她的手里,“好了,就这样。”

出了超市,夜已降临,街灯将一高一低的俩个身影拉得很长,他们并排走着,君华年看着前方的两个紧紧靠在一起的身影,眼里的笑意一直没有散开过,他感觉此时有种暖暖的幸福感在胸间洋溢,他好希望这条路再长些,再长些……就这样走到俩人满头白发,似乎已是最好的事。

回到君华年的家之后,锦瑟彻底被他给震住了。原以为他只是瞎闹的,没料想他竟然袖子一挽就开始洗菜切菜,那模样还真是有模有样极了,而且那小身段儿是是那么的有型耐看,真是比在公司上班的模样帅了千百倍呢!真的好喜欢他这个样子。

“你怎么会做饭?”锦瑟站在旁边,伸着脑袋问。

“爱好。”他言简意赅,一脸认真地说着。

锦瑟站在身旁被他故作认真的模样逗笑。她眼里的他,此时特别帅气,那是和以往不同的帅气,那种感觉,让锦瑟的心里很暖很暖。

三菜一汤,色香味皆都俱全,锦瑟坐在桌前,看着一桌的菜还是在震撼中,一时半会儿还出不来。要是跟公司同事说,总监大人会下厨,下厨还特别有型,不知道众人作何感想?估计下巴都该掉了吧,锦瑟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了。

“先喝点汤暖暖胃吧。”君华年小心地将有鱼刺的部分别开,舀了半碗汤放到锦瑟的面前。

接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卖相不错的饭菜已经上桌了。

“谢谢。”锦瑟拿起汤勺舀了一勺喝一口,这一口让她更是惊诧了,她眼里闪着崇拜的小火花说道:“好好喝。”

君华年笑笑,心中已是大满足,做饭的人大多这样,给心爱的人做饭,见她爱吃便是心满意足了。他说:“喜欢就多喝些,鲫鱼汤营养素很全面,对皮肤也好,你多喝点儿。”

锦瑟舀一勺鱼汤放在唇边吹着,认真地听着他说话,“真的吗?我第一次知道鲫鱼汤对皮肤也好。”

“嗯,真的。来,吃这个。”他夹一筷子木耳炒蛋到锦瑟的饭碗里,接着说:“多吃木耳也很好的。”他贴心的样子,平日里那个高高在上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影子。

“这个我知道,不过你知道的真多。”锦瑟忍不住赞叹。

君华年笑着,继续给锦瑟碗里夹菜。

“你也吃,我自己来。”见他一直给自己夹菜,锦瑟觉得不好意思。

锦瑟见他虽然一直在动筷,可是几乎都是往自己碗里夹的,担心地又问道,“是不是还是不舒服?”

君华年点点头,“嗯,嗓子还很疼。”

锦瑟拿起他的汤碗,为他盛了半碗汤,“喝点汤吧,不能空腹吃药的,要不我给你熬粥吧。”虽然半毛钱的厨艺都没有,但是熬粥这种简单的活儿,她自问还是勉勉强强能做的。

“没关系,我没什么胃口。”他舀一口汤放到嘴边,说完才啜一口汤到嘴里。

吃完饭,锦瑟赶紧自告奋勇地将碗洗了。

两人的心中不约而同地都有着浓浓的幸福感。幸福似乎就是这么简单,他愿意为你做许多许多,而你千般万般地也愿意如此对他,甚至胜之。

收拾好了之后,锦瑟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半个小时了,她又帮君华年倒好喝药的水,监督着他把药吃了下去。其实说监督也夸张了些,君华年对吃药什么的压根就不如锦瑟那么抗拒。

等他吃好药之后,又给他倒了一杯开水,她才拿起沙发上的单肩包,说:“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君华年立刻放下手里的水杯,站起身说道。

锦瑟连忙摆手,晚上外面温度更低了,他本来就病着,可不能再加重了,“不,不用送,我自己出去打车就好。”

看看手表,君华年微微蹙眉,可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家,“已经九点多了,这里不好打车的。”

“我自己可以的,你才刚好点,要多休息。”

“这样吧,你开我的车回去。”这个办法,君华年觉得还比较折中。

锦瑟想一想,觉得也不能就这么僵持下去,点点头,“好吧。”

君华年带她到车库,锦瑟看到车库里面停了两辆车,一辆是平日里他开车上班的轿车,还有一辆是黑色的跑车。

锦瑟将轿车倒出车库,君华年一直站在车库门口帮她看着。倒出去调转了车头停好之后,她摁下窗户,伸出脑袋对他说:“我回去了,你也进去吧,不要吹风了,记得多喝开水,饿了就……”

她的话还没说,温热的唇已经贴到了她的唇上。顿时,热血直冲脑门,锦瑟无法思考,更加无法行为了,轻轻合上眼,任由他为所欲为……

回到家之后的锦瑟满脸都还是晕陶陶的笑意,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她满脑子都还是刚才在车上的那个吻,最后依稀听见他压低的嘶哑嗓子对自己说了一句,“回去记得冲包感冒冲剂喝,不要被传染了。”……想想都脸红,锦瑟捂着脸跑进浴室,望着镜中红着脸的自己,她感觉都快不认识镜子中的那个眼角眉梢都含笑的自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