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43. 幸福感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3898 2016-04-05 17:56:02

  早晨,门铃间歇响个不停,锦瑟皱巴脸蛋儿,活生生被从梦里拉了出来的感觉让她很是不爽,抓过手机一看,纠结万分地嘀咕道:“才九点啊!谁这么没完没了地摁门铃啊!”

拉开门,见到来人,原本睡眼惺忪的她立马就傻眼了,顺便也清醒了。

其实吧,她只是在心里估摸觉着可能是笑笑,可能是……反正没想到可能是眼前这个人就是了。

门外的人那自信俊俏的笑颜堪比那三月的桃花儿了,灿烂,热烈,好看!好吧,“好看”才是重点!

今天的他穿得挺休闲,但是,那充满时尚感的帅气还是无法阻挡呵!

他晃晃手中的黑色手机,“我打了你电话,你不接,我只能自己上来了。”

这一刻,锦瑟惆怅了,那是极度地惆怅。睡衣,熊猫眼,鸟巢……试问,还有什么比被人瞅见这状态还更糟的事儿么?好吧,还有更惨的,那就是被昨晚吻了自己的人瞅见这悲催的状态!

她“啊”一声,这才呼啦啦一趟冲进了更衣室。

君华年心情大好地走进来,顺手带上门,在屋里看一圈,然后若有所思地在厨房又去检查了一圈。

锦瑟换好衣服,拨了拨乱糟糟的长发,这才扭扭捏捏地走到君华年的身边,双手背在身后依旧相当不好意思地问:“你,你怎么来了。”

对于称呼这一块,锦瑟一直还是很纠结的。

看着此时的锦瑟,一件棉质的麦兜睡衣,一双麦兜拖鞋,因为害羞而微红的脸,两只手背在身后,君华年只觉得此刻的她更像是个长不大孩子般需要照顾,“我来带你吃早饭。”

“我……”我又不是小孩子好不好,还要带吃早餐。虽然吧,心中是这么想的,可是,她整个人还是有种飘飘然的幸福感。

“赶紧去洗漱,我已经摁了起码十分钟的门铃了。”君华年笑着说。

锦瑟更是不好意思了,自己一向周末都是很嗜睡的,听他这么说,只得赶紧去洗漱。临出门的时候,君华年还贴心地帮她围上围巾和戴上毛线帽子,边整理着帽子还边说,“帽子挺好看的。”

锦瑟微微撇嘴,心想,不是应该夸人么?干嘛这么不知趣儿地夸一顶帽子呢。

不料这边似乎极为懂人眼色,立马又紧着来句,“可能是人衬得帽子好看吧。”

原本的小小不满顿时烟消云散,她的嘴角开始偷笑。

满意地看着窃笑的她,君华年笑着柔声说:“走吧,吃饭去。”

两人去的是锦瑟常买的那家小笼包店。

老板是对中年夫妇,锦瑟常常来,都已经比较熟络了。

“阿姨,我们要两笼小笼包,两碗粥。”

“哎呀,锦瑟今天带男朋友过来了啊。”长相富态的女老板笑眯眯地端了两笼小笼包过来。

锦瑟有些害羞,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伸手去接那小笼包,那女老板却连忙绕开她的手,笑眯眯地说:“别,别,别烫着你了,这要是烫着你了,我该拿什么赔给这位帅哥呀。”

“阿姨……”锦瑟不禁有些后悔来这儿了,主要还是觉得羞。

君华年笑着冲老板说道:“是我要谢谢阿姨照顾锦瑟这么久。”

“欸,小伙子人不错哟,锦瑟,眼光不错哦!”

锦瑟的脸已经火辣辣了,只得埋头喝粥,不再说话。

吃完早餐,两人和小吃店热情的老板告了别。

“我们走会儿吧。”君华年伸手为她整理了下有些歪了的帽子,微微低着头轻声说。

“好。”锦瑟垂着眼睑,觉得心中一阵阵地慌乱,还哪敢直视他。

“你想往哪边走?”他往四周看了一眼,又问。

锦瑟朝面前的十字路口看了看,“往右吧,那边有个公园。挺漂亮的。”

俩人沉默地走在路上,其实都很想说点儿什么,可是又都磨磨唧唧地开不了口。

最后还是君华年忍不住先开了口,“昨晚睡得好吗?”

“嗯。”锦瑟说完还点点头。

“我睡得不好。”君华年挺直接地说道。

锦瑟疑惑地抬头看他,想知道原因。

不料他却转移了话题,指着前方说:“是那个公园吗?”

其实他睡不着的理由很简单,不就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咯,只是这个傻乎乎的家伙是不会明白了。

“嗯,就是那个,里面有很多当季的花,开得挺好。”

“你常来?”

“没有,就是上次感冒刚好,来公园晨跑了两天。”

“哦,我说嘛,你那么懒……”

居然说这话,这人是真的是真心喜欢自己的么?有他这么说话的么,锦瑟撅嘴瞥他一眼,抗议道:“我哪儿懒了。”

“你平日周末都做什么?”

不再看他,锦瑟故意别过脸,嘴角有笑,“爱好很多,什么都做。”

“是吗……”他故意拖长话音。

于是,俩人都忍不住笑开了。

今天的天气格外得好,阳光特别灿烂,俩人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暖暖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远远看起来,那画面很美好,很温馨。

锦瑟转过头,悄悄地瞟着旁边的君华年,他两手摊开放在椅背上,一双超级大长腿伸在前面,他的眼闭着,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头发、眉毛、睫毛都被阳光染得变成了金色,锦瑟看得走神,心中也感叹,造物主真得很神奇,竟有这般出色的杰作。

吃过午餐,下午的时候俩人去逛了街。不知不觉,不知何时,锦瑟的手已被君华年握在了手里,感受着他的温暖,她生出一种不想被放开的感觉,好想被这温暖一直包裹着,似乎这就是她期待已久的幸福了,如此简单而已。

时间竟然可以走得如此无知无觉,这是今天锦瑟最大的感觉,也是君华年的感觉。

晚饭是定在一家法国餐厅,那是君华年和外公常去的餐厅。

两人逛得差不多了,拉着锦瑟在商场为一人选了一套正式的衣服,锦瑟起先不肯,说是要回去换,被他说浪费时间给挡了回来,于是俩人又在商场挑了半天的衣服。

两个都是设计师,挑选衣服本来似乎应该是分分钟搞定的事儿了,可是无奈俩设计师的都有各自的思想。不过两人争执的部分还是在于,顾锦瑟喜欢的,君华年都觉得略略暴露了,所以……两人好不容易选好衣服换了之后,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

“糟了,时间快到了,我们赶紧过去吧。”锦瑟急急地喊道。

君华年牵着她的手,笑道:“刚才挑衣服那么欢乐,现在知道急了啊!”

“你总是发表不赞同意见,我也想快的好不好。”她像是个撒娇的女孩儿,那娇俏的模样看得君华年心中更是喜爱。

“好好,快走吧,时间快到了。”见锦瑟已经着急了,君华年也就没告诉他,其实外公很注重时间观念,看时间,跑快点儿,应该是不会迟到的。

法国餐厅的布置向来都是典雅别致的,锦瑟去这样的餐厅大部分时候都是和老爸一起,那些餐厅也漂亮,可是比起这家的装潢,她还是忍不住赞叹了。

“好漂亮。”她转着大眼打量四周,由衷地赞叹道。

“你知道这装潢是谁设计的吗?”

锦瑟看向他,眨眨眼,“该不是你吧?”

“不好意思,正是在下。”

虽然他此时的表情很得瑟,可是锦瑟却觉得他那得瑟的模样也是可爱的。

好吧,相爱的时候,看着对方什么都是美好的。

被服务员带到了一间典雅的房间外,服务员将门推开,说道:“二位请进。”

这时,他俩看到柯卓才已经在里面了。

“外公。”君华年先叫人,然后很绅士地为锦瑟拉开椅子让她先坐下。

“来了。”柯卓才没什么特别表情,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董事长。”锦瑟也叫道。

“嗯。”

对于锦瑟对自己的称呼,柯卓才并没多说什么,将手中的水晶杯放到桌上,望向两人。

“外公来很久了吗?”

“也不是很久。”

“嗯,外公今天想吃什么?我们点餐吧。”

“先看菜单吧。”柯卓才说。

君华年一个响指,门外专门候着的服务员立刻轻叩两下门,推门走了进来。

“柯先生,君先生,今天想点什么餐?”

君华年翻看了下餐单,然后贴心地低声问身旁的锦瑟,“想吃什么?”

锦瑟认真地翻看着餐单,看了一遍,然后说:“和你一样就好,我没有特别喜欢的。”

柯卓才看锦瑟一眼,然后放下菜单,点了餐。

“顾小姐,家里还有什么人?”柯卓才不疾不徐地询问。

锦瑟的心里还是很紧张的,昨天两个人才在一起,今儿就见家长,这不说也是太快了些,不紧张才怪好不好。

“只有爸爸,我妈妈在我很小就去世了。”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直直地望着柯卓才。她知道说话的时候,要望着对方才是有礼貌。

“哦,那是我冒昧了,还请顾小姐见谅。”柯卓才淡淡说道。

“没事的。”锦瑟紧张,却也坐得笔直,只是一双手在下面不停掰扯。一只温热的大手伸了过来,握住她不停掰扯的手,那温暖的感觉瞬时安定了她的心。

“令尊身体可好?”

“我爸爸身体不是很好。”

“哦”

“嗯,他心脏不太好。”说道帅老爸的身体,锦瑟的表情不免有了失落。

“哦?我的私人医生还不错,要不改天去给令尊看看吧。”柯卓才不动声色地说着,虽然没有一直盯着锦瑟,但是她的神色,动作,他都一一看在眼里。

“谢谢董事长,他都定期做检查的,不严重的。”

见她委婉拒绝,柯卓才也不再勉强,虽也不是客套的话,但他也不想太勉强人。“这样啊,那好吧。对了,听说顾小姐很喜欢设计?”

“嗯,很喜欢。”

“我看过你设计的作品,上次销售的成果也是挺好的,我看顾小姐倒也是个做设计的人才,正好公司有个出国深造的难得机会,既然你这么喜欢设计,那就安排你去吧。”

锦瑟没料到他突然会聊这个,脸上尽是诧异之色,诧异是因为没料到会直接就点名让自己去。

君华年也诧异,他诧异的是外公向来公私分明,却突然这么公私不分,让人实在摸不透,心中也不免有了紧张感,望向外公的眼里全是疑惑,不过,很快他也明白了外公的意思,看来是对锦瑟的试探!

锦瑟礼貌地微笑着,“董事长,谢谢您,可是,我想我不能接受,公司里想去深造的人一定很多,我不是不想去,我也很想去,可是,我希望这是一场公平竞争。”

君华年紧紧握住锦瑟的手,望着她,心里很开心,先前的紧张还真是多余了,爱她,应该无条件地,完整地信任她。而且,自己爱上她,不就是因为她是这样的她吗!

柯卓才看着锦瑟的眼神多了一丝改变,思索片刻,他觉得这场较量是不会这么快落幕的,他还是认为,人心是可以用金钱、物质来测量的,眼前的这女子,要不是真的单纯,那么就是心机足够深沉,若是后者……

所以,就算以后华年恨自己,他还是会这么做的。

“好,那就公平竞争吧。”柯卓才也不再多说什么,顺了她的意思。

一顿饭吃下来,锦瑟感觉自己实在是有些消化不良的节奏,理由不说,大家也是知道的。

只是那双握着她的手给了她温暖的力量,她不停告诉自己,选择了,再难也得认真面对。

吃过晚餐之后,柯卓才拒绝了君华年送他回家的意思,说是有司机,叫君华年送锦瑟,于是君华年驾车将锦瑟送回了住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