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42. 吻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582 2016-04-05 00:02:02

  锦瑟没让出租车开到小区门口,还有段路的时候就下了车,主要目的是要走走路,消消食,晚上吃得实在是有些撑了。

慢悠悠地走了将近二十多分钟的时候,她才晃到了所住的公寓楼那边。

刚走过去,她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他穿一件卡其色大衣,两手揣在兜里,在路灯下缓缓地来回走着,偶尔似乎抬头望望漆黑的夜空,那被路灯拉长的影子是那么好看,那么吸睛。

这么冷的天,他等在这里,也不知等了多久,想到这里,锦瑟有些内疚,朝他走去的步子也不知不觉加快了。

君华年转身往回走的时候,一抬头,便看见朝自己走来的穿着深紫色大衣,围着围巾,戴着毛线帽子的锦瑟,她的步调明显比平时快了许多。他不自禁地弯弯嘴角,冲着越来越近的她微笑。

“君总,您……”拉拉围着自己的大围巾,锦瑟露出嘴巴说道。话还没说完,话语权便被他抢了过去。

“顾锦瑟!”君华年很是懊恼这个称呼,有一种距离感,他不喜欢。

锦瑟也是懊恼,不自觉地吐吐舌,习惯真是害死人。

见她埋下头一副鸵鸟的模样,君华年叹气,只得帮她拿了主意,“叫华年吧,朋友都这么叫我。”

她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只是脑袋还是低垂着。

“我过来,是想告诉你,不要忘记明天晚上一起吃饭。”

“可以打电话提醒的。”她傻傻地说,还真信了他的说辞。

哎……人家怎么会不知道可以打电话啊,哎……为什么就不懂他的心呢?

君华年犹豫了下,继续说:“锦瑟,明晚外公也会一起去的。”

“啊?”这是锦瑟没料想到的。

“他说想见见你。”

“可是……”可是,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好不好啊!锦瑟又郁结了。

“其实,我来,还有别的事。”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望着锦瑟,语速有些迟疑,心中在思量着,有的话总是要说明白的。

“好。”爆炸性的新闻都知道了,锦瑟不觉得还能有比他是董事长外孙更劲爆的新闻。

他伸出手,轻轻地握住她的肩膀,锦瑟不得不抬头望着他,他也直直地望着锦瑟,四目相接,沉思了会儿,才轻轻地,且又显得极为严肃地说:“顾锦瑟,我对你是认真的。第一次见到你,是你为我泡了第一杯咖啡,你知道吗,那杯咖啡真难喝,太甜了,我问你为什么放那么甜,你居然望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您的口味,就按自己口味冲的。’”

锦瑟被他带进了记忆里,她还记得那天是自己第一天上班,景蓝很忙,景蓝急匆匆地告诉自己,说是要帮设计总监泡咖啡,可自己不知道设计总监的口味,于是就按自己的口味泡了咖啡,结果可想而知,毕竟“恶魔君”这个头衔不是白来的。回忆着,不禁莞尔,谁能料想,此时,他们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呢?锦瑟的嘴唇微微上扬。

“我那时候想,哪里来的这么笨的实习设计师。”他说着回忆,眼里,脸上全是笑意。那笑,让锦瑟望得有些失神,那么明朗,那么温柔,那么轻易地让人沉醉了。

“后来,有一次同事聚会,同事个个都放开玩玩闹闹,只有你,坐在角落里,也不说话,也不喝酒,只是埋头在那吃着东西,我当时想,那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吃货’了。”

锦瑟望见他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对于他说的聚会,其实她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依稀记得有过那样的聚会,其余却已忘得七七八八了。

“我哪有一直吃……”虽然不记得,却还是反应过来,试图挽救形象。

“也是那一次,我知道你酒精过敏。”他继续柔声地说着。

千古谜案终于揭晓,一直都疑惑他怎么会知道自己酒精过敏这事儿,原来是那时候知道的,她有些记忆了,她记得,那次景蓝没有参加聚会,好像是感冒了,其余几个同事敬酒,锦瑟不好意思地说自己酒精过敏,那时候是自己进公司大概一个月的时候,他竟然那时候……

“我不是那时候动心的。”他勾着唇角笑起来,似乎明白锦瑟在想什么。

额,他是有透视心理的能力吗?为什么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锦瑟垂下唇角,心中纳闷。

“记得你第一次跟我去出差吗?”

“嗯,记得。”她当然记得了好不好,那一次,因为文件夹里的一张设计稿丢失,她被骂得狗血淋头。

“其实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是景蓝没把文件归档放好,而我就是想给你个教训。不过,你竟然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我还以为你是打算找景蓝理论,可是你也没有。”他眼前浮现出她当时红着眼眶的模样,那倔强的模样,他心里的某处突然就被拨动了。

“我不知道是景蓝姐弄丢的。”又一悬案揭晓,锦瑟瞪大眼,原来那次是他故意骂自己个狗血淋头!还真是……用心够险恶!而且,怎么他越说,越有种自己是小绵羊,他是大灰狼的感觉呢?

他还是笑着,“就算你知道了,你也不会找她的。”

为什么他总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呢?锦瑟不再说话,呶呶嘴,算是默默承认他说得也对了。

君华年望着她,看她的小动作,以及她的神色都并没有抗拒自己的意思,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她接受了自己呢?

望着她泛红的脸,君华年的脑袋忍不住就靠了过去。锦瑟瞪着大眼,不知所措地见他越来越近,时间似乎停止了,那嗖嗖的冷风声似乎也瞬时就停止了,当下,她只听见自己心中比那擂鼓时候还响的心跳声,“砰,砰,砰……”似乎要跃出心口了……

锦瑟,你从来不知道,你有多好,望着你,即使心里再被冰雪覆盖,看着你,我就觉得有暖暖的阳光照进我的心间,只有你,只有你……是你再次打开了我的心扉。

他扣着锦瑟的肩膀,怕胆小的她再次跑路。

不过,他想错了,这一次锦瑟没有躲开。只是,那双大眼睛也没有闭上,他无奈,在俩人的脸快叠合的时候,他无奈地下达了命令:“闭眼。”

血脉上涌的感觉,锦瑟只觉得的自己整个脑门心肯定都红透了,至于其他,已经无法思考了,只得迅速闭上了眼睛,大气儿都不敢出。

旋即,感受到他的温度,锦瑟紧张地双手不自觉握紧了,心跳愈发地快速了。原来,爱情,是这样的感觉。原来,还可以再为了一个人心跳加速,曾经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她还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如此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锦瑟实在是晕头转向了。

头上冒出温温柔柔的一句,“明天我来接你。”君华年抱着锦瑟,天实在太冷了,他用大衣将她裹在胸口,在锦瑟的额角上方轻声对她说道。

“好。”锦瑟声音小小的,还是觉得害羞,整个脸都躲在他的胸口,她甚至都能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声。

不自禁地在她额角印下一吻,这才松开抱着她的手,微微低下头,看着她的脸说:“你上楼吧,这么冷,别再感冒了。”

锦瑟“嗯”一声,不敢抬头看他,心中很是害羞,“嗯”完就转身朝公寓跑了过去。

依旧是见她上了电梯,见到她屋子的灯亮了,君华年才离开。

而锦瑟这一次,没有再躲在窗帘后面偷偷地看下面。

躺在床上,锦瑟发现自己的心跳似乎还是维持先前的速度,丝毫没有减轻的状况,她的嘴角扬起来,笑容无法控制地自唇边溢出,她连忙抓起麦兜蒙住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