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39. 撒谎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290 2016-04-03 17:54:02

  锦瑟回来的时候见到位置上已经只剩下君华年了,他已经穿好了外套,他见锦瑟出来便站了起来,将两人的包一起拿在手里。

“走吧。”

接过包,“好。”

出了饭店门口,君华年看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上班,“等我去取车。”

车上,锦瑟靠在椅子里,摸摸很撑的肚子,拜旁边这人所赐,不能再撑了。

“肚子不舒服?”虽然是在开车,可是他还是一抓住空隙就关注身边的锦瑟。

“没,就是……”额,要不要告诉他,就是拜他老人家所赐吃得很撑了?还在想,他又说话了。

“就是什么?”

“就是肚子有点撑。”说完,脸就有点儿红了。

“要不要去买点儿消食的药?”

锦瑟连忙拒绝,开什么玩笑,那不就真成了吃不了兜着走了么,不能更丢人了好不好!

“君总,您把我放路边吧。”

“怎么了?”上次她也是叫他放下她,可那会儿离公司也就走个2分钟,现在这还远着呢,她是要干嘛?就这么不愿意和自己呆在一起吗?脸上、心上都有些不愉快了。

“我想走路回公司,顺便就消食了,这里离公司走路大概也就走个十分钟。”

原来如此,君华年的脸色好转了些。

“好吧,注意安全。”靠边停了车,放了她下车,只得任她去消食了。

“再见,君总。”她挥挥手。

下午的时候,锦瑟看到君华年一直呆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过,她没发现自己整个下午的时间,目光总是不停地朝君华年办公室那边望着。

“锦瑟。”景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锦瑟的身边,小声叫了她一声。

“嗯,景姐。”

“锦瑟啊,你这是打算用眼神儿灼穿那道门的意思么?”景蓝用手一指,脑袋凑得很近,一脸认真样儿地打量锦瑟。

锦瑟的脸腾腾就红了,“景姐,我哪有。”

“我这可都被你那流光看得万分不自在了,这才过来问问你的。”

“景姐……”

“哎呀,不逗你了,赶紧工作,我过去了。”

被人捉了个现形,锦瑟这下收敛了许多,可不敢再朝那边望了。

下班的时候锦瑟和景蓝告别之后,一个人慢悠悠地朝地铁方向走去。

她走得很慢,心里想着很多事,并没有注意身后有个人一直随着她的节奏缓缓走着。

跟在身后的他在想,她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呢?

一直到过马路等绿灯的时候,锦瑟随意地朝身边望了去,才发现君华年的存在。

她讶异,一脸吃惊的表情,“君总?”

“顾锦瑟,我以为你会一直发现不了我。”他这么说着。

是啊,他一直都以为她会一直发现不了他。这分明是个双关语。

尴尬笑一笑,红灯刚好转为绿灯,锦瑟站那没动,君华年看看绿灯,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朝前走去,“绿灯了,走。”

跟在他的身后,锦瑟任由他拉着自己,就像自己还是个小女孩,需要大人照顾着才能过马路,这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小时候的感觉,而现在她已经早已不是小女孩了。

“君总,您也要搭地铁?”

锦瑟看看穿着一身精心剪裁的西装的他,还是觉得这有点不可能。

可事实是他跟她一起买了票,地铁里人很多,很挤,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

出了地铁口,君华年率先打破了沉默,“找个地方坐坐吧。”

于是,锦瑟带着他到了自己知道的一家还不错的咖啡馆,不过到底是不是真不错,她不得而知,因为她每次都只是路过,并没有进去过,只晓得装修看着很有味道罢了。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咖啡之后,锦瑟一直看着外面面色匆匆的人们。

“今天董事长找你了?”他问。

“嗯。”锦瑟并不惊讶,如果吴师兄都知道的话,那么君华年肯定是知道了,毕竟吴师兄八卦的功力是堪比强大的。

“他是我外公。”

这下,她彻底惊住了,转头盯住君华年的年,他的神色很认真。原来,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么早晨董事长对自己说那番话也就说得通了。

锦瑟没接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锦瑟。”

她一直望着他。

“不管外公说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在意。”

她想,这么说来,董事长对自己也算是从轻发落了,不仅不开除,还给机会去深造,看来董事长办事手段也是十分公私分明的。

可是,怎么能不在意呢?自己和他到底算什么关系呢?

“顾锦瑟?你在听吗?”

“啊?”锦瑟尴尬地埋下头,郁闷,怎么这会儿开起小差了。

他叹气,靠近椅子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邮件的事情就这两天就会有结果了。”

“真的吗?”她的声音有些拉高,可是想到已经产生的效果,找到始作俑者还有什么作用吗?整个人又颓了下去。

“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

“我不是不相信您,只是,我在想,找到是谁发的邮件有什么用?别人难道会因为找到发件者就忘记这件事情吗?他们不会的,平日里在背后说说我,我也并不介意,可是这次,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了,我……”

他放下咖啡杯,将手从桌子上伸过来,握住了锦瑟的手。他的手很温暖,也打断了锦瑟还想说的话。

“我说过会处理的,你什么都不要想。”

这人……你要我怎么不想呢?锦瑟无奈。

“外公那边,我也会处理的。”

“君总,董事长找我只是……”

“不要撒谎。”君华年当然知道她不会说真话了。

额……被拆穿了,想了想,她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永远没办法撒谎的了,“君总,其实董事长只是想保护您,他不过是误会您和我的关系,只要我解释清楚就好了。”

误会我们的关系?顾锦瑟,拿你怎么好?!你还要给我去解释?是我还不够明显?还是你脑子实在不够用?真是气死人了。

“怎么解释?”他心里不爽,语气也没先前那么温馨了。

“就好好解释啊。”她没多想,照心里想的说。

“怎么个好好解释?”

一股无形的气场压过来,锦瑟有种不妙的感觉,她不明白,这人是在闹什么情绪?

“君总,我会处理好的。”锦瑟说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又道:“君总,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顾锦瑟。”

他连名带姓的叫她,那语气又不大好,硬硬的,锦瑟心里那不妙的感觉更是深刻了。

“以后出了公司,我不想再听见你叫我君总了,还有那个您,也别用了。”

沉默半晌,见他那脸还是冷冰冰的,她只得举旗投降,“哦……”

俩人从咖啡馆出来,君华年将她送回了小区公寓楼下,看着她进了电梯才离开。

锦瑟到了屋里,再一次躲到窗帘后面朝楼下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