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38. 我是无价的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426 2016-04-03 00:02:04

  “顾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打算开除你,我只是问你,要多少钱,你才同意离开华年。”他表情并不那么有压迫感,只是那炯炯的眼神一直盯著锦瑟,无形之中有种让锦瑟生畏的感觉。

华年?从这称呼判断,董事长实在很器重君华年,连他感情的事,他都愿意帮着处理,可是,他这样处理,君华年同意吗?

“董事长,我想您误会了,我和君总不是邮件里说得那样,我相信谣言止于智者。”

谣言止于智者?呵呵,有意思。柯卓才不动声色。他想:看不出,这还是挺多刺儿的一朵花,就是不知道这花到底是不是真如她表现出来这般,还是说,不过是心机深沉的一场冠冕堂皇的戏罢了!华年那孩子,自小命苦,父母去世早,他柯卓才只有这么一个外孙,当年,不能好好保护他,现在,只要他这把老骨头还在,这些心机深重的女人,休想靠近他的宝贝外孙!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有价的,顾小姐,开价吧,只要你答应了,法国进修的名额就是你的了。”柯卓才自诩手段也是多多,就不相信,双管齐下,这不过一黄毛丫头还能不败下阵来?呵呵。

原来,法国名校进修的事还真不是马路消息。

心中虽然不舒服,可锦瑟还是保持着礼貌,说:“董事长,也许您说得对,每个人都是有价的,那么我在这也开个价好了,我顾锦瑟,是无价的。”

她说话的不折不挠的样子,让柯卓才不得不刮目相看,思索下,他又觉得,不过是场较量罢了,输赢未定,他就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不重金钱之人。

不欢而散的对话,在无结果中结束了。

柯有才临锦瑟出门的时候,又说了句,“顾小姐如果考虑好了,就告诉我数目。”

锦瑟不再说话,头也不回离开了。

刚回到办公室,吴淼就从办公室里瞄到锦瑟回来了,他走到她的办公桌前,说道:“锦瑟,刚才去哪儿了?”

其实,吴淼刚才回办公室的时候见不到锦瑟,已经问过景蓝了,知道是被董事长叫去了,所以才会一直开着办公室门等着她。

“吴师兄,刚才董事长叫我过去有点儿事。”锦瑟笑得牵强。

“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就是问问关于上次的设计方面的事。”锦瑟不想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让吴淼为自己操心。

可吴淼哪里是那么容易被骗的人,他点点头,表示他信了。心里却在盘算着那个忙着去找电脑技术人员处理昨天那个邮件事件的君华年还要多久才能回办公室。

“没事儿就好,我今天会一直在办公室,中午一起吃饭吧。”

“好的,吴师兄。”

锦瑟的脸色很不好,苍白的脸上在笑着,可那笑是那么牵强,看得吴淼都不免有些心疼了。

中午的时候,锦瑟以为两人是要到食堂吃饭,吴淼却义正言辞地板着脸说:“你这是在对我进行人格侮辱!”

锦瑟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继续板着脸说:“你吴师兄像那么抠门的人么?走,师兄带你出去吃好的去。”

“可午休只有2个小时,会不会太赶?”锦瑟有些担心时间问题,再有,她现在心情很低落,也没什么心情吃东西。

吴淼煞是自然地搂着她的肩,说道:“不赶,不赶,你吴师兄可是有车的,走吧,别磨蹭了,再磨蹭就真不够时间了。”

他今天过分的热情,让锦瑟觉得怪怪的,可她也没多余的心情来思考这个。

吴淼带着锦瑟去了一家川菜馆。

“吃辣吗?”吴淼问。

“吃。”锦瑟点点头。

“那点菜吧。”

“吴师兄你点吧,我都可以的。”锦瑟实在没什么心情点餐,最近糟心的事情已经太多了。

“服务员,我们要一个毛血旺,一个盐煎肉,一个麻婆豆腐,一个炝炒土豆丝儿,一个白菜圆子汤。”

见他不看菜单就在熟悉地下单,锦瑟连忙摆手阻止他:“师兄,太多了,我们吃不了。”

“哎呀,能吃,能吃的。”他笑嘻嘻地说着,并不打算告诉她待会儿还有人要来。

“锦瑟。”他坐到锦瑟旁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了,吴师兄。”

他“嗯”一声,考虑了下才说:“锦瑟啊,吴师兄可是相信你的,你可别被那些无聊的流言蜚语打败哦!我挺你!”

锦瑟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关心自己,所以才找了自己出来吃饭,这个吴师兄虽然嘴上很是轻飘,可是内心还是很可靠的。

冲他打心眼里真诚地笑了笑,锦瑟说:“谢谢你,吴师兄。”

“嗨,跟我客气什么。”

他的话刚说完,电话就响了,他站起来准备到外面去接电话,边走还冲锦瑟说:“你先喝茶,我接个电话。”

上菜的速度并不快,因为是午间饭点儿时间的缘故。

菜刚上齐,已经和吴淼开动的锦瑟看到吴淼朝不远处挥了挥手,锦瑟回头一看,君华年提着包正朝这边走了过来,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吴师兄今天会格外的热情了,原来是因为他。

“点这么辣?她能吃吗?”君华年放下包,脱下外套放到椅子上,挽起衬衣袖子坐到锦瑟旁边的座位上。

“我可是问过锦瑟了啊,她说能吃的。服务员,加双碗筷。”吴淼白他一眼,朝服务员喊道。

“我能吃的。”锦瑟试图帮吴淼解围。

服务员将碗筷拿来之后,君华年先是夹起一块肉圆子放到锦瑟的碗里,很是贴心地说:“吃这个,不辣的。”

“哎哟,我也不吃辣,你倒是也关心关心我。”吴淼喝一口茶说道。

看也不看他,君华年继续挑选菜放进锦瑟的碗里。

“我碗里很多了,君总,您也吃吧。”锦瑟见着越来越高的碗,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阻止他开启的无限夹菜模式。

“你多吃点儿。”君华年这才自己夹了菜开始吃。

“你也多吃点儿。”吴淼夹起一块瘦肉放到君华年的碗里,那眉毛还在那抖啊抖的,不过另外两人都故意忽视了他的动作。

吃完饭,锦瑟去了下卫生间。

“华年,早上的时候,董事长找了锦瑟。”吴淼点燃一支烟,吸一口,神色已经不似先前那样儿了。

“她怎么说?”

“我怎么知道你家老爷子怎么说。”

君华年无奈望正一脸鄙视自己的吴淼一眼,智商是硬伤啊!“我是问锦瑟怎么说。”

“哦,问她啊,这可怜的娃心眼儿还挺好的,骗我说是找她谈上次设计的事儿,想我这么英明神武的,自然是不信了,你家老爷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哎。”

“她那性子,你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

“那你还问我!”

“我这不是随口一问。”

“你吃砒霜了?嘴巴这么毒。”吴淼可不依了。

“咱们中午吃的一样。”

“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今儿帮你守护了一早上的人,望得我脖子都快僵硬了,我下午得请假去医院看看脖子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跟你没完。”

“照病假算,工资照扣。”

“你还敢再无情点么?我可是为你的幸福在牺牲自己!”开启无限哀怨模式。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