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35. 我不在乎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777 2016-04-01 17:48:02

  代驾司机按君华年的要求先是送锦瑟回家,车上,已经醉了的君华年靠在锦瑟肩头睡着了。

车窗外偶尔有灯光晃进来,就着那微弱的光,锦瑟肆无忌惮地凝视着此时的他。

伸出冰凉的手指,抚上他浓浓的眉毛,接着再抚过那密密的睫毛,这时,他不自在动了下,似乎要醒了,吓得锦瑟赶紧收回手指,不敢再妄动。

深夜的路上,车子并不多,一路畅通无阻,半个多小时便到了锦瑟的住处。

锦瑟将睡过去的君华年扶了扶,对司机叮嘱了几句,才关了车门站那,直到车子走远,才火速上了楼。

周末的时候,锦瑟又回了趟家,她发现每次回去的时候帅老爸和吴阿姨都很高兴,她想,好不容易父女的关系已经缓和得很不错了,以后的周末一定要多回去。

周一上班的时候,锦瑟得到景蓝透露的一个马路消息,说是公司有一个名额到法国巴黎著名的艾斯莫德国际学院进修学习,至于谁去还没定下来,董事会要研究决定,旧人新人不论,有潜力,有能力者上!

也不知是真是假,毕竟还没在会上公布,锦瑟也就没放在心上。

可是,事实是,你不在乎的,别人未必不在乎。

第二日,刚走到公司大楼下,锦瑟的电话就响了,是景蓝打来的。

“锦瑟你在哪儿?”她的语气很着急。

“景姐,我在公司大楼下了。”锦瑟心里突然有些慌张,不好的感觉蔓延开去。

“赶紧上来!快点!”

还没走进办公室,就被等在门外的景蓝着急地拉到了洗手间。

“锦瑟,你得有心理准备?”她说得一脸颜色认真。

锦瑟疑惑不解,“怎么了,景姐?”

“公司里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收到了一封邮件。”景蓝脸色很是沉重,看得出她是真的很关心顾锦瑟。

“邮件?”

“嗯。”

“难道,是和我有关?”

“我手机上可以看,你先看看吧。”

锦瑟接过手机,点开照片,她万万没想到,那照片竟然是那晚君华年抱着自己的照片,照片有两张,看得出是为了故意拍清楚两个人的脸。接着往下看,那洋洋洒洒的内容,差点让锦瑟当场气绝……

内容大致是:公司设计部的狐狸精可真是够不要脸,被公司的高层bao养了,整日目中无人,招摇过市,工作态度也是整日浑水摸鱼,就连公司年会的难道最佳设计奖也不是靠自己,而是靠高层帮助才拿到的……

以上内容和谐了很多,大家可自动脑补。

平日里,他们在背后悄悄说也就算了,可是这一次不同,且不说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他们没有谁有这个权利将她顾锦瑟的私生活拿出来摆在台面上细细八卦,她感到很是愤怒。

可是这怒火她也不知道到底该找谁倾泻。咬着唇瞪着眼坐在办公桌前看着那封邮件,那肇事者很明显是群发,连锦瑟的邮箱也收到了。那人的用意很简单粗暴,就是要顾锦瑟滚出公司。

关掉电脑,锦瑟脑子里一团混乱,全公司上上下下都收到了,那就表示董事会那些重量级的大老板肯定也收到了,眼下自己怕是有一百张嘴巴也是解释不清楚了!她要怎么处理?她担心,她生气,可是没有出处来宣泄。

“哼,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被bao养了还装清高,活该被抓个现行!看你还怎么得瑟!”

刺耳的话,锦瑟不看也知道是谁说的,除了史梦瑶还能有谁?这办公室里说到落井下石的功夫,谁能敢和她比?

锦瑟隐隐用力咬牙,拿在手里的铅笔因为用力过大,“啪”的一声便被她给折断了,手也被刮伤,细细的血丝浸出来,气头上的锦瑟并未发觉。

即便史梦瑶说的话如此难听,锦瑟还是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倒是景蓝听不下去了,她自座位上站起来口气很冲地说:“说话那么难听做什么?还不知道是哪个无聊人士做的,我看啊,这很明显就是在嫉妒锦瑟,所以才在那满嘴喷粪!”

“哼,可真是笑死人了,那照片拍得不够清楚吗?哼,装什么装!就知道装!”

“史梦瑶,你就少说两句吧。”赵海也看不下去了。

向来胆小,没什么存在感的周琪琪也点点头,“梦瑶姐,别说了。”

“我为什么不说?你们可都被她那装出来的无辜样子给骗了,还帮她说话,看她那狐狸精样儿,你们可长点脑子吧!”

“史梦瑶,你满嘴……”景蓝再也摁不下腹中的小火苗了,锦瑟是个什么人,她很清楚,邮件胡编乱造就算了,身为一个办公室的,不护着锦瑟就不说了,在这时候还落井下石,怎么还有这种极品的存在。

锦瑟沉着脸站起来,手里还握着那只断掉的铅笔,拔高声音说道:“都别吵了。景姐,算了,没必要。”

这时候,提着黑色公事包的君华年大步从门口急急地走了过来,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只见他凝着脸,直直朝锦瑟走了过来,也不在乎众人的眼光,话也不说,单手牵起锦瑟就朝门外走去,他并没有太过用力,可给锦瑟的感觉却是那么不容置疑,不容推却。

走廊里,锦瑟试图推开那握着自己的手,“放开我。”

“我会查出是谁做的。”停下,他微微侧过脸,并未松开她。

“不需要,我顾锦瑟行得正坐得端!随便他们怎么说!”锦瑟也正是怒气值爆棚的时候,说出口的话自然是顶难听的。这也不能怪她,任谁被这么一抹黑,肯定都是要暴走的吧。

听她口中说着不在乎,可是,他如何相信她真不在乎。

“顾锦瑟!你知道这件事会有什么后果吗?”他表情十分严肃。

后果?锦瑟自然是清楚明白的,卷铺盖滚蛋嘛!

她挣扎着,嚷道:“我说了,放开我!”

“我也说了,我会处理的!”

锦瑟继续挣扎。

“你的手怎么了?”君华年发现她的手上有血,抓起她的手,蹙眉担心地问道。

她不说话,握紧拳头,不想他检查,继续挣扎,“君华年,你放开我!”

“我带你去上药。”不再废话,君华年换个方向,想带她回自己办公室去上药。

锦瑟死活不再往前,“君华年,你就不可以离我远点吗?要不是你,别人会这样对我吗?都是因为你,我做错什么了?我不过是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而已,难道有梦想是错的?凭什么你们要在背后指指点点我?是,我是不太懂得怎么和人相处,可是你们看不到我的努力吗?凭什么要这么对我……”

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她声泪俱下,所有的心酸苦涩,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宣泄口,和家人因为工作的争执,工作的艰难,同事间的不快,锦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觉得自己很失败,呜咽地哭了起来。

她哭了,那每落下的一滴眼泪,她说的每个字都让君华年心里疼痛极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想要的不过是她能快乐,为什么却还是让她哭泣了呢?是不是真如那个人所说,“君华年,你今生注定留不住所爱的人!”

哭泣的她看起来那么楚楚可怜,一颗心都随着她的眼泪揪在了一起。要怎么才能让她安静下来?看她难受,他的心里则更是成倍的难受。

他心中百转千回,顾锦瑟,你可知道,对于流言蜚语,我从不在乎,只因我从来都是相信你的。

此时情绪崩堤的锦瑟让君华年实在没办法了,不再细想,他猛地用自己的唇堵住了顾锦瑟的唇。

哭声被止住了,看来效果确实很好……

原本只是想堵住她的哭泣,可是在贴近那柔软的唇时,君华年沉沦了……

待锦瑟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使劲用力总算推开了君华年,她的眼有些迷蒙。虽然推开了他,可是刚才的亲吻,她是真正感觉深刻,她的心跳很快,感觉口干舌燥说不出话,转身便朝电梯的方向跑了过去。

摁了半天,电梯没来,心绪无比慌乱的锦瑟连忙朝楼梯的方面奔了下去,此刻,她只想找个地方,找个让她能平静下来的地方思考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