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34. 做我女朋友吧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483 2016-04-01 00:02:04

  “小美人鱼,你在哪?”吴淼似乎有些醉意了,拿着麦嚷道。

那么响亮的声音,耳朵不好的也该听见了,锦瑟站起来,“吴师兄,我在这。”

“来来,过来,该你唱了,赶紧的选歌去。”也不给锦瑟拒绝的机会,强行把话筒塞进了锦瑟的手里。

锦瑟选的也是英文歌,这会儿她也不知选什么合适了,情啊爱啊的就免了吧,于是就想到了这首《I'll Be Home》。

音乐响起,锦瑟的声音轻轻浅浅的,

“Santa called to make sure(圣诞老人打电话确认)

I'm prepared(我早已准备完毕)

He said winter love(他说,冬日之爱)

is spreading everywhere(会蔓延到各地)……”

吴淼拿着酒瓶突然蹦到锦瑟的身边,和着她一起唱到:

“I promise, I promise

I'll be home with my love……”

于是,个唱变成了欢乐的对唱,再于是,对唱逐渐演变为情绪高扬的集体大合唱。

唱完歌,锦瑟便要走下台子,不料吴淼一把拽着她不肯撒手,说道:“刚才那首算我的,你得重新来一首!”

“吴师兄。”瞅着身边的吴淼,锦瑟无奈叫道,希望他放过自己,可他拿着啤酒瓶子一点儿没有撒手的意思。朝台下望去,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正在那嚷着:“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其中景蓝那家伙的声音尤为突出,“再来一首,没听够呢!”

到底要唱什么?锦瑟一时没了主意。

拗不过众人的闹腾,锦瑟只得硬着头皮又去点了一首歌。

这次她选是的曲婉婷的《没有什么不同》。

台下的人终于安静了下来,静静享受着这一刻,没想到原来顾锦瑟还有唱歌好这一大优点!

好容易唱完之后,锦瑟坐回位置,立马拿起烤串继续吃吃吃。

“唱得真好。”左伟说。

“是你们要求低了些。”边说还依旧不放弃地啃着手里的烤串。

“刚才有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是有点事,让我过去一趟。”左伟犹豫了下,想让她陪自己一起过去,终究还是压回了到嘴边的话语。

锦瑟终于放下了烤串,没有挽留他,取了大衣穿上,跟沈柳打了招呼说是送人,等下回来。

出了KTV来到大街上,冷风阵阵的,锦瑟只是穿了大衣,围巾放在了沙发上,忍不住哆嗦下。

“锦瑟。”左伟轻轻唤她一声。

“嗯?”一阵冷冷的更吹来,锦瑟的一些发丝飘了起来,用冰冷的手拨一下,抬头望着左伟,以为他是要道别了。

“做我女朋友吧。”

“……”突兀的话语让锦瑟措手不及。

左伟知道自己是有些急了,可是,在刚才的聚餐中,他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他不想再等了,他想明白的为自己争取下。

锦瑟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她发现此刻的自己没有一点心跳加速的感觉,也没有那种小鹿乱撞的羞涩,那么,也是时候说清楚了。

左伟有些着急了,双手扣住了她的肩膀,郑重其事地再说道:“我喜欢你。”

锦瑟没有试图挣开他的钳制,只是一直望着左伟,然后她听见自己轻轻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说出口,她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原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凑合。

也许当年的任远南也是觉得实在不想和自己将就,所以最后才那么直白的,连掩饰都没有一点儿的告诉她,不过是和她玩玩而已。

“你都没有试着了解我,就这么快拒绝我。”左伟不忍就这样放手,也许自己是显得有些着急了,可感情不是可以培养的吗?

“左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锦瑟问道,很认真的表情,没有一点戏谑的意思。

左伟望着她的眼,想了想,“也许我对你了解还不够彻底,我相信感情可以培养的,我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对你动心了的。”

锦瑟轻轻地笑了,动心,这一生,遇见能让我们心动的人几率应该不是太小,可是能够真正互相动心并且相爱的几率有多大呢?爱情,她不是很懂,毕竟23年来,唯一一次爱过的人都不过是个混蛋而已。

“锦瑟,我们真的不可能吗?”他不死心,再问一次,有些执着。

“对不起。”

“别道歉,就算不能在一起,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左伟苦涩地说完,不再尝试说服,心中满是失落地伸手拦下一辆出租离开了。

锦瑟站在那里,望着他乘坐的车子越行越远,直至不见,她还是站在那里。

直到手机响起,她瑟缩下,才用冰凉的手从包里取出手机接听。

是景蓝打电话来催她了。

回到KTV里面,锦瑟坐在人堆里,看着左右闹得热闹的大伙儿,她静静地坐在那,已经没有了胃口再吃东西了。

“锦瑟。”

任远南趁着史梦瑶出去接电话的空档,朝锦瑟靠过来。

锦瑟没说话,只是坐在沙发上盯着那正在台上唱歌的周琪琪,她有些紧张,好几处音都拐到别处去了。

“锦瑟,我知道我错了。”

这是什么意思?

锦瑟终于有了反应,她转头疑惑地看向任远南。他的手已然放在了锦瑟的左肩上。

这时候包厢门被推开了,任远南动作相当麻利且机敏地赶紧朝旁边挪了开去。看清楚门口进来的是史梦瑶,多么滑稽的一幕,锦瑟突然就笑了,呵呵,当年自己到底是怎样差的视力才错把牛粪当成了王子?

往事只能随风,说得多好。

散场的时候已经是12点多了,各自打了招呼之后,一行人顷刻间便散得差不多了。

“不回,不回家,我还能喝,哥们儿。”吴淼已经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拽着君华年叨叨着。

“吴三水,你赶紧给我上车。”沈柳故意虎着脸冲吴淼吼道。

沈柳已经叫了代理司机,她扶着已经喝高的吴淼,在君华年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给弄上了车子,期间沈柳还借机对他说道:“不要再一直默默下去了。”

放好吴淼之后,沈柳也上了车,摇下窗户,她扬着笑脸对锦瑟说道:“锦瑟,让华年送你回家吧,你吴师兄喝高了,我就不管你们了哦!”

锦瑟笑着点点头,挥挥手说:“沈姐慢走。”

待车子驶去,锦瑟回身问道:“君总,车在哪儿?家的地址是哪儿?我送您回去吧。”

“我叫了代驾。”

“好,那我回去了。”锦瑟转身想去路边拦车,突然却被他抓住手腕,轻轻一个用力,整个人便跌进了他的怀里。

锦瑟用力想挣开他的怀抱,他就是不松手,她越是想挣脱,他越是用力抱紧。

不再挣扎,就那么任他抱着自己,锦瑟的心里慌乱一片,她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在面对左伟的时候没有那心乱如麻、小鹿乱撞的感觉了。

她不愿想得透彻,她还不知道要怎样面对。

“顾锦瑟。”

头顶传来他的声音,锦瑟没回话,只是轻轻地把脸靠在了他的身上。

“怎样才能让你更快乐?”

他竟然是问这样的问题,锦瑟愣在那里,为什么他和他们说的话不一样呢?他们都说,顾锦瑟,我喜欢你。

他和别人怎么就这么不同呢?

这也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这样问锦瑟,“怎样才能让你更快乐?”

心口有什么东西在迅速融化着,靠着他的肩膀,闻到淡淡的酒味,她在心中轻轻地叹一口气,酒话到底能不能当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