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32. 怕你冷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115 2016-03-31 00:02:03

  吃完饭后,锦瑟和君华年送走了福山一家人,两人站在楼下,锦瑟拉拉大衣裹紧自己,天空中突然又飘起了悠悠扬扬的雪花。

“下雪了。”她伸手试图接住雪花。

看着此时像个小女孩一样天真的锦瑟,被感染的他眼里有了笑意,也学她的样子伸出手,嘴里说道:“嗯,我送你回家吧。”

锦瑟抬起头望着他在夜色里有些看不清的脸,沉默了会儿才说道:“喝酒开车不会被警察叔叔抓走吗?”

“好吧,那你来开车送你回家吧。”君华年因为她语调轻松的话,心情也明朗了些。

“我想走走。”她又说。

“好,那就走走。”他依她。

锦瑟低下头,唇角勾起笑,到底什么时候起,这个恶魔君已经不那么恶魔了呢?

两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会儿,锦瑟一直伸着一只手试图去接雪花,可惜全都被她给暖化了,手却是越来越凉。

望着她,君华年心里有种感觉,他觉得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只要她能这样快快乐乐的,就好了。

“不冷吗?”

“冷啊。”

“那你还玩。”

锦瑟收回手,用另一只温暖的手搓了搓那只冰凉的手,说道:“好玩嘛。”

“身为设计师,难道不知道手可是很宝贵的,要好好爱护。”他说着,然后伸出那双纤长的手将锦瑟的手包在了他暖暖的手心里。

原本被冷风吹得没有温度的脸庞,瞬间就噌噌地有了温度,她想抽回手,无奈握着她手的家伙力气大多了去,就是不撒手。

她望住他,他的眼中闪耀着光芒,眼波流转,给锦瑟一种错觉,竟觉得好似两颗耀眼的星子。

不知道站了多久,手渐渐有了温度,锦瑟突然鼻子一酸,眼泪掉了出来。

那眼泪把君华年吓得不知所措,以为是自己不撒手害她哭了,赶紧松开手,手足无措地说道:“我只是怕你冷。”

哎,一个29岁的大男人还能如此这般的不知所措,该怎么形容呢?

锦瑟看着他纠着的脸,抹一把眼泪,很是想笑,“我就是冷的想哭。”

“…………”

好吧,这个借口很挫,很LOW,可是,不然,你说,要怎么办?顾大小姐又不想说实话。

她只是那瞬间好感动。

雪越来越大,他们不再前行,回头向停车场走去。

看着越来越大的雪,君华年想叫个代理司机,被锦瑟给拒绝了,她的理由是,“现成的司机干嘛不用,不要瞎浪费资源,真是不知人间疾苦。”

这道理吧,说得还真好听。君华年本来想告诉她点什么,见她说得高兴,也就由着她了。

一路上,锦瑟开得都很慢,也很谨慎,君华年靠在座位里,心情美美的,他发现不用开车真是好,真的是很好,因为他可以一直盯着旁边的人看了,虽然只是个侧脸,光线还不怎么好,可是他就是傲娇地觉得有种好幸福的赶脚~~~~~

哎,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冷冰冰的恶魔君变成了这么人畜无害的角色了呢?

开到住处之后,顾锦瑟又懵了,这送确实是把自己给送回来了,可是,接下来,谁又把旁边这一直盯着自己看,看得自己毛骨悚然的家伙给送回他家呢?

其实吧,起先,君华年想说的就是这事儿。

于是,最后,还是叫了代理司机,不过,为了等代理司机,无可奈何的锦瑟只得又把这看得自己毛骨悚然的家伙给带回了家里,毕竟将他一个人丢下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哎,心软是病,心软得治。

连续两天,领着同一个男的进家,帅老爸知道了的话会不会直接拿刀削人?锦瑟不敢多想了……

这次,锦瑟很主动地去烧了开水,毕竟来者是客,喝杯茶尽尽主人之道还是要的,好歹也是一朵大家闺秀不是!

“君总,红茶,可以吗?”

“可以。”

坐在沙发上的君华年接过红茶,锦瑟站在一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君总,您看电视不?我给您开电视。”

“别开了,我不看。”

好吧,不看电视,那做点什么来混这相看两尴尬的时间呢?

“我看过你画的设计稿了,有些需要修改,你拿来,我跟你说说。”

咦?还有这等好事?尴尬神马的立马飞到九霄云外去了,锦瑟屁颠屁颠地跑去不远处的桌子上拿来了设计稿子。

君华年放下杯子,认真翻看着她的设计稿,然后抽选了几张,将他的意见一一详细地告诉给锦瑟听,锦瑟听得很认真,还盘算着等下得好好记下来才行。

电话铃响,君华年拿起手机一看,是代理司机,接通说声马上到,便挂断了电话。

锦瑟却有些懊恼地觉得时间怎么过这么快呢,还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他哦,这种好机会恐怕不会太多吧,哎,可惜,好可惜!

她的神色自是都落到君华年的眼里,心中有些高兴,嘴上倒也没多说什么,拿起外套,“我走了,早点休息。”

“好,君总您慢走。”

锦瑟把他送到了门边,然后,不自觉地又晃到落地窗那里,站在窗帘后,悄悄朝下望着。

有时候,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你不知不觉地习惯了,可你还后知后觉地不明了。

等车子离开之后,锦瑟拿起稿子看了下,然后将他说的那些意见全都用本子详细地记了下来。

折腾半天,还是没有睡意,她开始修改这些稿子。

周五中午的时候,锦瑟又接到了左伟的电话,说是要一起吃饭,锦瑟想了想,也答应了。

临下班的时候,吴淼却突然说晚上设计部聚餐,一个都不能少,可以带家属。

锦瑟只得打电话给左伟解释,不料他听到说是可以带家属那句话便说他也跟着去好了。

家属……家属……锦瑟抠抠脑门,这算哪门子家属呢?可是人家都开口说要去了,难道自己要跟他说,“不行,不许,不可以。”么?

于是,晚上一家高档KTV里,设计部的人一个不落的全部到齐了,自然也有人带了家属,锦瑟看看别人的真家属,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个所谓的家属,只觉得背心一阵阵发凉,这是不好的预感么?

史梦瑶也带来了任远南,锦瑟只在她们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便再也没看了,心口那股子难受始终挥散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