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29.尴尬相见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327 2016-03-29 22:00:02

  “吴淼?”一道疑惑的声音传来,吴淼转身挥挥手,“我在这。”

君华年改变原本的方向也朝这边走了过来,锦瑟纠结了,忍不住哀怨地瞅一眼吴淼。

“顾锦瑟?”

“君总。”锦瑟站起来叫他一声,不知怎么,他一来,这心中顿时慌得紧,像是个被逮住做错事的小屁孩儿,也不敢看他。

“你好,我是左伟。”

“你好,我是君华年。”声音不冷不热,至于情绪,听不出个所以然。

两人握了一下手,君华年侧头望着锦瑟说道:“吃完之后到包厢来下,合作对象说想见见你。”

啥?公司的合作对象想见自己?

吴淼用手拍拍她的肩膀,语气比起君华年可就热情多了,“我从里面出来就是想给你打电话来着,不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得来全不费工夫。”

吴师兄啊,为什么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这么合适呢?

锦瑟看看左伟,又看看身边站着的两人,点了下头,“好的。”

吴淼转身搭住君华年的肩膀,笑道:“你们慢慢吃,不着急的,我们那儿还得喝会儿。”

君华年还是不冷不热,不清不楚的表情,没再说话,两人朝包厢走去。

“伤心不?”这话听起来像是关心,可是表情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君华年没搭理他,心情已经够不好了。

吴淼笑得贱贱的,又来一句,“酸不?”

君华年本来就比吴淼高了8厘米。他歪着头斜睨吴淼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问:“作死么?”

“哎呀,表这么无情嘛,人家只是关心你嘛,你说你这闷葫芦到底要几时才开得了口啊!伦家都替你着急了啦!”吴淼继续那副贱贱的笑容,声音刻意放得嗲嗲的,还把头放到君华年的肩膀上,君华年哗啦一声拉开包厢门,吴淼立马光速地跳开且收拾了那贱贱的表情,换成一脸严肃的模样。他这德行,这么熟了,君华年早就见怪不怪了,不过是只能用治的,不能用说的。

买单的时候,锦瑟率先把卡拿了出来,左伟一把把她的卡抓了过去,然后掏出自己的卡递给服务员说道:“我来。”

“还是我来吧,上次就是你请的,这次算我请你。”

左伟笑笑,“好,算你请的,我来买单。”

锦瑟说不过左伟,最后只得妥协了,把他送出餐厅之后,锦瑟又回到了餐厅,她可没忘记刚才君华年交代的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合作对象想要见自己呢?

轻轻敲了下包厢门,她才推门而入。

“来了啊,快来这儿坐。”吴淼最先开口,边说还边相当热情地拍了拍他身边的空位。

锦瑟看着坐了五个人的包厢,一边是三个不认识的,另一边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哪两只了。

先是冲对面三个人礼貌地微笑了下,锦瑟才不情不愿地朝那里走过去坐下。

她不情不愿是因为,她觉得这位子貌似是有人故意这么留的,只是不知是他还是吴师兄呢?不过下意识觉得可能是爱恶搞的吴师兄多一点。

当然后来,她才知道,这次是冤枉好人了,有时候明黑和腹黑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刚坐到两人中间,就听到对面的人说了一堆她听不懂的话,吴淼凑到她耳边嘀咕一句,“他们都是日本人。”

一边儿的君华年用日语和那些人进行了对话,锦瑟望着对话流利的君华年,觉得他貌似还挺厉害的样子。

他们说了两句之后,君华年转头对她说道,“福山先生说很高兴见到你,觉得你上次设计的礼服很不错。”

锦瑟受宠若惊,这才多久的事情,怎么自己的设计连日本的福山先生都知道了?她连忙笑着对对面说话的男子说道:“谢谢您,过奖了。”

说完,她想起人家是日本人,可能听不懂中文,只得赶紧转头向君华年求助。

君华年收到求救信号点点头,用日文帮她向福山先生翻译了。

原来这次福山来的时候是带着家眷一起来的,他女儿刚满20岁,在商场里看见了锦瑟设计的那件礼服,觉得很漂亮,很喜欢,买下来问了后得知是合作公司的内部人员设计的,连忙跟她父亲说想要见见这个人。

突然,福山先生笑着朝锦瑟举起了酒杯。锦瑟刚要摆手,就听见旁边的君华年已经用她听不懂的日语说了一大串的话了,他说完,那福山先生的酒杯便改变了方向,举到了君华年的方向,君华年端起清酒杯,二话不说便喝了三杯。

一旁的吴淼用手肘碰了碰锦瑟说道:“这可就是所谓的英雄救美了,看到没。”

锦瑟反应并不慢,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却已经感觉到了他们说的内容,看来君华年是在为自己挡酒了。

之后,福山又问了些锦瑟关于设计灵感之类的话题,锦瑟说了之后,都是君华年帮忙翻译的,看着君华年认真翻译的样子,锦瑟发现自己的心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东西,似乎又在翻滚了。

后来,福山先生还约了锦瑟明晚一定要一起用餐,锦瑟自是答应了。

饭局散去之后,福山等人先行离去,吴淼结完帐之后说是要去看沈柳,速度相当麻溜地叫了一个代理司机之后也走了。

锦瑟站起来将大衣穿上,却见刚才已经站起来送福山先生的君华年现下又坐到了位置上,她试探地叫道:“君总,不走吗?”

他没有说话。

站半天,见他还是没反应,锦瑟只得再问一次,可还是没有给半点儿反应。

锦瑟艰难地扶着君华年,站在马路边,那雪花还是依旧飘飘扬扬,潇潇洒洒。

路过的出租都是满员的,旁边的君华年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了顾锦瑟的身上。锦瑟只得扶住他,然后伸长脖子朝马路上张望。

等了近十分钟,锦瑟实在负重过大有些站不稳了,脑子里突然想起他应该是开了车过来,只得扶着他又转回去问了停车场在哪之后,然后艰难地朝停车场走去。

还好很快就找到了车子,怕把他放到后座会不方便照顾,锦瑟万分艰难地把放到前面位置上,终于完成这浩大的工程,此时锦瑟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她双手叉腰望着他。什么挺拔,高大,此时都不是她想用来形容他的形容词,她只想咆哮:“干嘛没事长这么牛高马大啊!”

给他栓好安全带之后锦瑟才走到车子另一边上了驾驶位置。

出了停车场,车子刚开到马路上,锦瑟就又忧郁了,天,这大半夜的,他醉成这模样,还能问出他家在哪么?不管了,先朝自己住那边开呢,谁让他每次都说同自己住那边是顺路呢!

顺路的路上,锦瑟拿电话给吴淼拨了好几次,都提示的是无法接通,这次她顾锦瑟是彻底懵了,吴师兄啊,怎么关键时候您就没影儿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