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27. 疼痛的记忆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336 2016-03-29 00:02:02

  三天的假期,回来之后堆积的工作量明显大了很多,忙碌起来,日子过得也好快,很快一周又过去了。

过去的这一周,顾锦瑟除了忙碌工作以外,还干了一件事儿,那就是躲着君华年,明着躲,暗着躲,反正她都干齐全了,可是不躲着她自己又觉得没别的办法了,工作还得要,日子还得过,他嘛,那就还得躲!

幸好上周君华年似乎也很忙,外出洽谈之类的也少了很多,给锦瑟暗暗高兴了半天。

不过,每周的例会那是想躲也躲不开的。

这次的例会上,顾锦瑟一直低着头拿着笔写写画画的,不敢看主持会议的君华年。

“上周实习设计师顾锦瑟设计的礼服,反响很好,公司打算追加设计一百套,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公司决定,收益百分之二十全数当奖金奖励给顾锦瑟。”

“锦瑟姐,锦瑟姐……”

周琪琪叫了好几声,顾锦瑟才神游太虚回来,看到众人都在鼓掌,她连忙也赶紧浑水摸鱼地鼓掌。她侧过脸用嘴型问道,“怎么了?”周琪琪只得附到她耳朵边悄声地把刚才总监说的话又重复了次。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锦瑟走得特别快,火急火燎的。。

“锦瑟,你慢点儿。”景蓝在后面叫道。

锦瑟只得放慢脚步,刚回头便看到了正走过来的君华年,她立马想都不想脑袋就光速般转了回来,假装拿出手机在那摁啊摁的。

等到君华年走过,“锦瑟,你要走红了,可别忘记你景姐啊!”景蓝拍拍锦瑟的肩膀,笑嘻嘻地开着玩笑。

“怎么会。”锦瑟说得明显心不在焉的,她的脑子还是君华年刚才刚好瞅过来的小眼神。

今天的工作量依旧很大,加上周琪琪得不得地过来问几个问题,锦瑟完成了工作的时候办公室的人都已经走光了,整理下桌面的资料,重要的锁进抽屉之后,在位置上伸个懒腰,她突然想起个事,脑袋不自觉朝那边望过去,他走没有呢?刚才忙晕头,也没注意这个事,正在想的档口,“喀拉”一声,望着的那扇办公室门就那么开了,她下意识往地上蹲下去想躲。

“嘭”,“嘶”锦瑟揉着额头龇牙咧嘴地蹲在办公桌底下,撞得实在又够呛,眼泪花花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你在干嘛?”

头顶传来那熟悉的,冷冰冰的声线。

锦瑟放下揉额头的手,一张脸皱着,脑子飞快转着,总不能说:“君总,我在躲您。”吧!

那么只能这么说了,“我东西掉地上了。”

君华年居高临下地盯着蹲在地上那个撒谎脸不红心不跳的家伙,她以为自己没看见她是看到自己之后才迅速钻桌子的?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更高深莫测了,她这么赤果果地躲着自己,她觉得躲得不够明显么?还是她觉得自己的智商有暗伤呢?

锦瑟不自在地站了起来,额头很痛,她又不好意思揉。

“跟我来。”

锦瑟不敢违背,只得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一如从前那小跟班的模样。

不过带自己去他办公室干嘛呢?不敢问,可是又不想去,只得脚步上能慢则慢了。

“坐那。”他指指黑色皮质沙发,然后又走到白色的储物柜那里,麻溜儿地找出了一个医药箱回到锦瑟身边坐下。

“君总,我没事的。”锦瑟下意识地朝后靠了靠,君华年自顾自从箱子里拿出药水,用棉签蘸了下,默默瞟她一眼,说道:“别动。”

锦瑟见他那么严肃,顿时小小心虚地不敢再啰嗦了。

他的动作很轻柔,眼神很专注,锦瑟不自在极了,眨眼睛的次数也不自觉加快了。

君华年在心里忍不住笑了,原来她一紧张还会使劲儿眨眼睛,那密密长长的眼睫毛像两只小蝴蝶一样在那扇啊扇的。

“好了。”贴上一个邦迪后,他边说边把药箱子收拾好。

见他退开,妈呀,他刚才靠那么近,真是让人紧张个半死,哪里还敢出半口大气儿。

“谢谢君总。”

“嗯,赶紧回家吧,不早了。”他站起身,提着药箱子,背对着她说道。

“好的。”说完锦瑟趁他没转身,赶紧蹦出了他的办公室,这才重重喘上一口气,怕怕心口,她不再多停留,跑到位置上拿起包包二话不说,先跑为妙。

8点多的地铁里依旧很是拥挤,锦瑟抓着扶手,又开始发呆了。

回到家已经是九点了,无精打采地为自己煮了一碗鸡蛋面算是解决了温饱问题。

夜里,艰难睡着的锦瑟梦到了学校那条开满鲜花的“情人路”,那么美丽的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寂寥地走着,那路似乎没有尽头……突然,她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面叫道,“顾锦瑟。”她吓到,她不敢停下脚步,不敢回头,可后面那个人却不依不饶地继续叫道:“顾锦瑟,顾锦瑟,顾锦瑟。”

不敢去看他的脸,锦瑟想要跑开,她怕自己停下来就会受到伤害。

可是脚下却像是生根了一样,就是跑不开,躲不掉。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没完没了,“顾锦瑟,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锦瑟看到另一个自己,眼角眉梢都是直达心底的笑意,青涩的她是那么快乐地应了声:“好。”

任远南不明白的是,当初的顾锦瑟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答应了这一声“好”,因为那时的她,还相信爱情。

“顾锦瑟,咱们分手吧。”他说话的时候脸微微仰着,似乎连看也不想多看一眼锦瑟。冰冷的话语从他的嘴里再次吐出:“我不过就是想看看顾锦瑟是不是真如他们说的那么清高孤傲,难以追求。”

锦瑟永远都忘不掉他当时的表情,那么轻蔑的,停顿了一下,他看也不看她,接着继续说:“顾锦瑟,也不过如此。”

眼泪,再也止不住,她的心像是被人硬生生撕裂般的疼痛,一下,两下,三下,那撕裂产生的疼痛感不能停止,疼入骨髓。这是她的初恋呵,这是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人呵!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顾锦瑟凭什么就该受到这样的对待?难道爱情不该是圣洁的吗?为什么有人可以玩弄爱情?锦瑟不知道这是梦,她一直哭,一直哭,直到哭累了,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任远南,难道你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喜欢过我吗?

这是锦瑟一直最想问的话,可是她从没问出口过,在他面前,她甚至连眼泪都没有流下一滴便转身离开了。

这不是骄傲,这是自尊被践踏为无形之后,顾锦瑟唯一能做的事情,那就是不在不爱自己的人面前脆弱。

只是任远南永远不会不知道,当年,顾锦瑟转身的那一刹那,眼泪便再也止不住,泪流成雨。

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也许都有过一段无法忘记的感情,可至少你们相爱过,而顾锦瑟的痛,你是否也能明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