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30. 就喜欢你傻傻的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448 2016-03-30 00:02:03

  最后的最后,锦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他搬进了自己家里。沙发明显摆不下牛高马大的他,想到他这般醉,自己也算是有份的,只得悻悻然再费力地把他搬到了床上。

放下他之后,闻闻他满身的酒气,很是冲人,锦瑟无奈,又屁颠屁颠跑到浴室去给他拿了毛巾擦了把脸,看他浓浓的眉头紧锁,好像很不舒服,只得又为他去掉领带,松了两颗衬衣扣子。他的眉头这才松了开去。

坐在床沿看了他半晌,估摸是不会吐之类的了,锦瑟为他拉好被子,留了一盏台灯之后,这才走出了房间到另一间屋子找了身舒服的衣物便去了浴室。

看看时间也不算很晚,锦瑟放好洗澡水打算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

阵阵薰衣草香让躺在浴缸里的锦瑟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她感觉自己都有点昏昏欲睡了,就在这时,突然浴室的门把被转动了,她一惊,可谓真正的花容失色,胸口的那颗小心脏差点没抽筋罢工!不好!晕死,怎么办,怎么办,门却已经渐渐推开了,来不及细想,她立马整个人朝水中缩了下去。

在水里,死闭着双眼的她听不到外面到底是什么状况,时间一点一滴流走,她憋她使劲儿憋,终于,你妹啊!!!!!!她实在憋不住了!!

一颗脑袋瓜子突然从浴缸里猛地扑棱了出来,旁边的弯腰正对着马桶呕吐的君华年魂儿都吓走了一大半,他瞪大眼看着浴缸里冒出的那颗诡异的脑袋,朦朦胧胧之间,他终于看清楚了那个满嘴吐泡泡的到底是谁,那不正是自己最想看见的人么!

锦瑟不停咳嗽,咳得脸色那叫一个红润,两只细长的手不停在脸上扒拉着,满嘴泡泡的感觉难受死了好不好!

“顾锦瑟!你在我家干嘛!”

听见那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恶人先告状的声音,锦瑟很想不客气地给他吼回去,无奈满嘴的泡泡,她“呸呸呸”地吐半天都还没吐完。

这时更让锦瑟抽搐的事情发生了,摇摇晃晃的他突然朝她走了过来,蹲在浴缸边,伸出手就在锦瑟脸上毫不客气地拧了一把,笑呵呵地说:“呵呵,我就知道在做梦,呵呵!”

他边说边傻笑,哪里还有往日里那冷冰冰的强大气场?!哪里还像个在办公室呼风唤雨的老总啊?!

“你这个傻子。”他拧着锦瑟的脸继续摇头晃脑地说。

锦瑟龇牙咧嘴,拍半天也没把他那双纤长的魔爪给拍落。

“你才傻子。”拍不掉,恶向胆边生,知道他还醉着,也顾不得往日里的君臣之礼仪了,反正这不是醉了么?锦瑟也就不管不顾了。

“你本来就是傻子。”他歪着头看着锦瑟,那模样的小模样看起来可真像是个撒娇的孩子。

锦瑟也不示弱,反而觉得有些好玩,回一句,“你还沙文主义呢!”

他接着说:“我就喜欢你傻傻的!”

这厢正打算绝不示弱:“你才……”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要把你怎么办?顾锦瑟。”他蹙起眉,说得很是忧愁。

这厢,锦瑟彻底变成了他口中的傻子了,脑子已不能思考。

“嘭……”

锦瑟回神便看到君华年整个人已经倒在了浴缸边的地上,她又懵了,脏话都忍不住飚出来了,尼玛,尼玛,尼玛,尼玛哪里不能倒,尼玛非得倒在这儿?尼玛,她该如何从这浴缸里爬出来?尼玛谁来告诉她?尼玛谁来救救她啊……………………她顾锦瑟到底造了什么孽,要这么整她?!

次日清晨,阵阵刺耳的闹铃声不停响叫,床上的君华年被吵醒,揉揉发痛的脑袋,他环顾四周,三秒之后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了,却是不恼反笑,虽然只来过一次,可是他脑子里记得可清楚了。

下床之后,脑子还是阵阵地疼,看到浑身皱得一塌糊涂的衣服他一点儿也恼,换做平日,他绝对是没办法忍受的,可这会儿的他脸上一直在得瑟地笑。

在客厅的沙发上,君华年找到了想找的那个家伙。

此时的她裹着一床棉被蜷缩在沙发上睡得正是香甜,看看时间,离上班还有45分钟,她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起床么?难怪这家伙每天都是临上班才打卡的,几乎无例外的。

蹲在旁边含情脉脉滴,且兼正大光明滴看了锦瑟近五分钟,他才揉揉发疼的脑袋站了起来走到那个开放式厨房。

相当仔细地搜索了一圈儿,他败下阵来,居然只找到了鸡蛋,面条,还有牛奶。摇摇头,这家伙平日里就这三样东西活过来的么?

系上围裙,他自冰箱里拿出两盒牛奶,两个鸡蛋,然后开火,准备做个简单的早餐。

沙发上的锦瑟睡得正是香喷喷,突然一阵阵的香味飘进鼻子里,她忍不住使劲儿嗅了嗅,肚子里馋虫开始和周公进行终极搏斗,最终,馋虫宣告胜利。她幽幽坐起来,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没搞清香味从哪里来。

“醒了?”

沙发上的她猛地回头瞅着厨房里的君华年,咦?他怎么在这里?思绪清醒,那白皙的脸腾腾就布满了红霞,火速转回头,她裹着棉被,跳下沙发,一句话也没说便拖拉着拖鞋跑去了卧室,“嘭”地关上了卧室门。

不到十秒,她从卧室蹦跶了出来,又火速蹦跶进了旁边的房间。

一旁的君华年茫茫然地看着她,不明所以。

他是不明所以,可锦瑟就不能不明所以了,昨晚他倒在浴缸后的事情,她是一点儿也不想再回想了。

别的不奢求了,只是希望,他能如他所表现的的那般,醉的一塌糊涂,记忆也一塌糊涂就行了。

在换好衣服,收拾好自己之后,饭桌前,锦瑟埋头吃着那煎的卖相相当好的太阳蛋,就是不说一句话。

“喝点热牛奶。”君华年视线一直在对面锦瑟的身上,慢悠悠地吃着。

也不回话,锦瑟端起牛奶就灌下一大口。

“你每天都睡到这个时候?”

锦瑟终于抬头了,嘴里还嚼着煎蛋,脸上全是问号,他问这话几个意思?

“都不怕迟到的?”

你妹……反应过来的锦瑟脑门上立马冒出了几天黑线,她二话不说开找手机想看时间,找半天没找到,刚想起可能在包里,这时一旁的君华年发话了,“8点41了。”

一群乌鸦从脑门儿心前飞过,锦瑟抓起外套,找到包就要准备冲出大门去上班了,不想却被君华年一把拉住了,他一脸闲闲的表情说:“反正都迟到了,还是先把早饭吃完吧。”

又是一群乌鸦飞过,锦瑟无语了,是,您大老爷自然不怕迟到,可咱小老百姓觉得很可怕好不好!

无奈再怎么想,还是挣脱不开他,锦瑟只得三两口吃掉煎蛋,然后灌下牛奶,说道:“君总,您慢慢吃,我先走了,对了,您待会记得帮我把门带上,谢谢。”说完就朝门口冲去,可是,她又被拽住了。

“一起走。”他说。

于是,在挣不脱这个前提之下,锦瑟被抓着和君华年一起开车去上班了。

走之前,君华年让锦瑟把之前的那件外套还给了他,因为这皱巴巴的外套,身为设计总监的他实在没有勇气穿着它踏进办公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