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28. 约会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030 2016-03-29 18:38:19

  又是忙碌充实的一天,忙完的锦瑟抬头看看空荡荡的办公室,貌似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今天的锦瑟化了较往日里重了许多的眼妆,一早醒来,她只觉得眼睛又酸又涩,跑进浴室一看,差点没把她吓死,两只眼睛肿的跟两个大核桃一样,无奈之下,只得化浓眼妆来掩耳盗铃了。

放在桌上的电话声响起,来电显示,左伟。

犹豫了下,锦瑟还是接了电话。

“下班没?”他温柔地问。

“刚下。”

“一定饿了吧,一起吃饭吧?”他赶紧打蛇随棍上,倒是接的没一点嫌隙。

“好。”锦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己竟然没有推脱,她想,也许可以试着了解下?

“你把公司地址发给我,我来接你吧。”

“好。”

挂了电话,锦瑟把地址发给了左伟,他回信息说是十分钟就能到,锦瑟心中有些疑惑,这么挤的时段,他怎么这么快就能到?随即又想,也许别人刚好住得离这段也不是很远吧。

离开桌位的时候,她忍不住抬头看向君华年的办公室门,不过门没像昨晚那样突然打开了。

到公司大楼外的时候,锦瑟发现天空中竟然飘起了悠悠扬扬的雪花,她情不自禁地朝前面走了些,让雪花飘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穿一件黑色的大衣,雪花掉落在衣服上面,在灯光的照耀下它的本体被看得十分清晰,那晶莹的雪片儿很美,锦瑟怕它化掉,忍住呼吸望住它,可惜不到一会儿她就憋不住了,一哈气,雪花片儿顿时化作了一点水花,锦瑟不免觉得有些可惜。

喇叭声响起,锦瑟一抬头就看见了已经停在面前的车子,左伟从车子里探出头来,说:“快上车吧,别冻感冒了。”

锦瑟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年会那晚,君华年站在她身边为她披上他的外套,那声音无比温柔地说道:“夜凉,别再感冒了。”。虽然都是那么温柔的语气,可隐隐却是觉得不同的。

坐上车,左伟便问道:“想吃什么?”

锦瑟拍拍身上的雪水,拉好安全带说道:“随便吧。”

“你喜欢吃什么?”

锦瑟想想,喜欢吃的貌似都是吴阿姨做的菜,还有就是笑笑妈做的菜也不错,总不能说喜欢吃她俩做的菜吧。这么想想,又觉得想这些的自己好无聊,讪讪笑了出来。

“在想什么,怎么这么开心?”左伟追问,然后启动车子。

“没,我很少在外面吃东西,依你吧。”锦瑟的生活圈子一直很小,以前在家的时候帅老爸会常常带她出去吃,现在一个人住了,她反倒很少出去吃了,和笑笑一起出去吃的次数也是很少的,平日里都是鸡蛋面就打发了自己,所以对吃,她还真不是那么执着。

“日本料理行吗?”

“好。”

这个世界,你希望它小点的时候,奈何你会发现它好大好大,大的转个身就再也不会遇见那个人。可有时候,你又会咬牙切齿地觉得它为什么会这么小?不过走两步都会遇见那个不太想遇见的人。

左伟选的是大概20分钟车程的位于静安区的一家名叫DOZO 创作料理的日本料理店。

这里的环境看起来还不错,锦瑟打量着四周,下了这个评定。

“我在网上看这家的评价还不错,而且路程也不远。”

锦瑟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他是怕自己饿了才选了这里的吧。

服务员将他们带到了一处靠窗的位置,锦瑟望向窗外,神秘的黑色笼罩着整个城市,张扬的霓虹灯五光十色,晶莹的雪花悠扬地缓缓飘落,看起来真美。

“锦瑟,你想吃什么?点吧。”

她转过头轻轻笑了,左伟看得有些呆住了。

拿起餐单,锦瑟认真地看着,“要个温泉蛋色拉。”

左伟看过餐单之后点了焦糖三文鱼箱寿司、海胆、鹅肝、牡丹蝦刺身,他笑着对锦瑟说看评论说很好吃,所以一定要尝尝。

然后他又点了甜点,锦瑟怕吃不完说是不要了,可左伟说没关系,锦瑟见劝不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锦瑟虽然对食物没什么特别大的要求,可是对于生冷的食物,她一向并不偏爱,也没吃多少,就坐在那静静地喝茶了。

“不喜欢吗?”左伟担心地问道。

锦瑟笑着摇摇头,“没有,我吃饱了。”

“最近工作很忙吗?”左伟试图找话题,他不想难得的约会就在沉默中度过了。

“嗯,元旦过后一直都挺忙的。”

“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你吃那么少,难怪这么瘦。”

锦瑟觉得自己平日里还是挺能吃的,只是恰好这生冷的寿司自己不爱罢了,这个可不好如实回答吧?明明是自己说随便的,这会又嫌东嫌西,不是事儿么。

不过,为什么和他吃饭的时候总是觉得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装死好了,她笑一笑,算是做了应答了。

“平时有什么爱好?”左伟不死心,继续再接再厉。

“画画稿,睡懒觉。”

说完,锦瑟都觉得自己好无趣了,还有比她更无趣的人么,站出来。

“呵呵,爱好挺少的。”左伟笑着,为她把茶满上。

“顾锦瑟!”

这声音……锦瑟脑门上出现几条黑线,要不要这么歹势呢?为什么每次和左伟吃饭什么的都能被他活捉呢。

此时,吴淼已经走近他俩身边了。

“果真是你啊,我刚从包间里出来的时候还以为看错了呢!”

锦瑟对他笑笑,叫道:“吴师兄。”

“哟,约会啊?”吴淼瞄一眼对面的左伟,挑眉问道。

锦瑟脸一红,想解释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说不是?骗鬼么?恐怕鬼都不信吧!说是么?可怎么有种说不出嘴的感觉呢。

“你好,我是左伟。”左伟大方地站起来朝吴淼伸出了手。

这时候,锦瑟瞄到不远处的包间里又出来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君华年。

“你好,我是锦瑟的吴师兄。”吴淼回以微笑,伸出手和左伟握了下,眼神在他身上迅速打探了一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