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12. 敌人眼里出眼屎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140 2016-03-23 17:14:55

  宴会结束之后,吴淼因为有事已经先行离开了。

锦瑟把衣服换下来还给了沈柳,可沈柳把衣服包一包直接要送给锦瑟。

锦瑟推辞半天,实在不好意思收。

“既然是沈柳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君华年说道。

“对啊,我的心意,锦瑟你是不喜欢所以才拒绝吗?”沈柳故意往高了说。

“怎么可能,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无功不受禄,我实在不能收。”锦瑟坚持自己的原则,以为沈柳是认真的,脸上都微微尴尬地泛红了。

君华年不再帮忙说服,对她的固执倔强又了解了些。

“不如做个交换吧,以后你也为我设计一件衣服,怎么样?”沈柳提议。

帮沈柳设计衣服?锦瑟心中有些雀跃了,“我真的可以吗?”

“我记得你是学设计的吧?”

“嗯。”

“跟华年这么久,怎么就没学到他那种自信呢?相信自己,我等你给我惊喜哦!”说完,沈柳将礼盒放到锦瑟的手里,便跳上自己红色的跑车,丛窗口伸出手挥了挥,便潇洒驱车离开了。

这一晚,又是君华年送她回了住处,起初她也是拒绝的,因为不好意思,觉得添麻烦,结果被他一句“顺路而已。”堵得哑口无言。

好吧,顺路就顺路吧,明显占便宜这种事就不拒绝了!只是,好疑惑他家到底是在哪里?为什么有种他家在四面八方的感觉?不管怎么走都顺路?

回到家之后,锦瑟将礼服小心翼翼地收进了衣橱之中,不由自主站那看半天,又赞赏一次,美!

第二天上班,刚到茶水间门口,锦瑟便听见了一阵压低却依然清晰的对话。

史梦瑶说:“你看顾锦瑟那一身名牌,凭她那点儿工资买得起吗?”

“你的意思是?”一道温柔的声音反问道。锦瑟听出那是设计师助理周琪琪的声音。

“不是我的意思,是公司里大部分人都知道她被bao养了好不好!你看她那长相,不就是狐媚相?哼!”锦瑟看不到史梦瑶的表情,也能自动脑补她那张脸上该是多么的尖酸刻薄了。

周琪琪的声音还是温温柔柔,不着不急的,“可我觉得锦瑟姐长得很漂亮啊,而且她人也很好,不像梦瑶姐你说得那样啊!”

“你可长点心吧,人好?她哪儿好了?整天花枝招展的,要不是凭那点儿姿色巴着君总,君总能整天去哪儿都带着她?笑死人了!”

锦瑟不得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黑色长款T恤,高腰短款皮衣加一条紧身黑色牛仔裤,配同色系短靴,这叫花枝招展么……还真是敌人眼里出眼屎的节奏……

不过听了半天,锦瑟倒是抓到了史梦瑶的中心思想了,原来就是嫉妒最近自己老是和君华年出去这事儿……

“反正我觉得锦瑟姐不像你听说的那样,梦瑶姐你别说了,别人听到的话总是不好的。”

锦瑟本来是很有一股子想冲进去发作的情绪的,可听到周琪琪一直在维护自己,心里的火焰也就灭了一大半。

沉吟了下,还是选择推开门兀自走了进去。里面的人明显被吓到了,紧张地看过来,一见是锦瑟,史梦瑶的脸色顿时青紫交接的架势,好不精彩。

周琪琪叫一声“锦瑟姐早。”便吐吐舌先溜出了战火警戒区。

望一眼周琪琪的背影,锦瑟不免对她正式有了好感。这也不能怪锦瑟现实,因为她在人际关系方面向来就是超级慢热型。

锦瑟和周琪琪打了招呼之后,也不再说话,只是拿起杯子开始泡君华年要的咖啡,现在她的方糖磨得速度也挺快了,毕竟熟能生巧嘛。

史梦瑶端着杯子想默默退出茶水间,毕竟在背后说坏话还被当事人给抓包了,心虚是必然的。

“等等。”锦瑟将磨好的糖小心地放进杯子里,拍拍手,回过头叫住想要开溜的史梦瑶。

“干嘛?”明明心虚,可史梦瑶偏还要拉高声音来壮胆。

“不要太过分,一次两次我都可以忍,下一次要是心情不好的话,大概就不太想忍了。”

锦瑟语速慢悠悠的,边说边端着咖啡从史梦瑶的面前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史梦瑶的脸色锦瑟不看也知道必定是难看滴,不过对于这种人,锦瑟觉得也没必要天天惯着她,天天惯着那是她父母的事。要是老是这么忍着的话,帅老爸知道了该多心疼呢~~~为了帅老爸的小心脏,还是得反击才行,不是么?

下午下班的时候天空中下起了不小的雨,锦瑟十分无奈,因为她没带伞。

站在公司大门口了十多分钟之后,发现这场雨实在不是等等就会停的节奏,只得将浓墨重彩壁画风格的prada包包顶在头上冲了出去。这款包是从墨西哥国宝级壁画家迭戈里维拉的作品中获取灵感,全是不同风格的少女形象,十分亮眼招喜。

跑在雨里的时候,锦瑟突然想起最近那些人对自己的评判,她眼神纠结地把包从头上取了下来,然后……然后第二天就感冒了。

锦瑟头晕眼花,鼻涕连连,实在是爬不起来,犹豫再三,只得打了个电话给君华年请假。

“咳咳,君总您好。”

“病了?”君华年听出问题。

“嗯,想跟您请假一天,咳咳咳……”她说得艰难。

“买药没?”他问。

锦瑟头晕得要死,浑身冒着虚汗,只想赶紧请到假便蒙头大睡一场,“没,晚点去。”

正在上班路上的君华年眉头皱起来,说:“准假,你休息吧。”

“谢谢君……”话还没说完,锦瑟便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

不禁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无情,好歹也是病了,难道看没价值可压榨,所以连话都给她不要说完么?哎,算了,领导最大,顺手把电话扔到一旁,拉过被子很快便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锦瑟迷迷糊糊之中,突然听到门铃声不停地响。她告诉自己,幻听……只是幻听而已……

无奈那门铃声似乎跟她杠上了,一直不停地响,大有不开门不会停下里的架势。

终于受不了了,锦瑟从床上爬起来,也顾不得身上只是一件印着麦兜图案的白色纯棉睡裙,左边的鼻子里还塞了一块纸团。

门一打开,昏沉沉的锦瑟立马就傻眼了,三秒之后整个人立马就清醒了好几分。

手忙脚乱地一把扯下鼻子上的纸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