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11. 惊艳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606 2016-03-23 17:14:55

  “华年,这边。”沈柳身着红色低胸长款晚礼服,显得十分惹火兼气场十足。她纤手端着香槟杯,脸上透着微微红色地挥挥手,看起来已经有些不胜酒力了。

“嗨,顾小姐,很高兴你能来。”

沈柳主动和锦瑟打了招呼,满脸都是友好的笑意。

锦瑟回以微笑,还是有些拘谨,“谢谢。”

“华年,什么情况?”沈柳挑眉问道。

“怎么了?”君华年接过侍者送上的香槟,见侍者往锦瑟面前送了过去,他又极为自然地说了句,“她酒精过敏,不喝酒。”

沈柳脸上漾起别有深意的笑。

锦瑟讶异地看一眼高自己一颗头的君华年,没有问出心中的疑惑,不过不问不代表眼神不可以发射疑惑,他怎么知道自己酒精过敏?在脑海里搜索一圈,也不记得有告诉过他啊!

“你带顾小姐来,怎么不给顾小姐准备衣服?你怎么做人家男伴的呀!一点儿都不尽职!”

男伴?自己这样能算个女伴么,顶多是个小跟班吧,锦瑟自嘲。

“我其实是带她来蹭一套你家的衣服,你就说行不行吧。”他抿一口香槟,说得很自然。

望着他随意的模样,和往日里在公司的样子大相径庭,锦瑟不得不佩服他脸皮的厚度了……

“求之不得,等着,我这就叫人去拿衣服。”沈柳伸出手拍拍君华年的肩膀,头还点了点,然后再一脸笑意地和锦瑟点点头,便转身去拿衣服了。

“君总,还是不麻烦沈小姐了,我想我还是先走吧。”

“走哪儿去?”

“您不是说我可以回家休息了?”

“那是之前,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让我想想,你似乎有什么东西还在我这里保管着吧?锦瑟,你说,那恶魔君到底是谁呢?长那么帅,到底像谁呢?”

他改变的称呼显得有些暧昧,香槟淡淡的味道从他的唇边拂到锦瑟的脸庞上,微微靠近的脸庞,暧昧的味道让锦瑟额不自觉往后缩了缩。

不过此时,锦瑟更多的感觉却是为什么有种他在耍无赖的节奏锦瑟不由这么觉得。

“锦瑟,你也来了啊!”

吴淼端着酒杯三两步晃到了两人面前。

“吴师兄。”锦瑟叫吴淼一声,对他开心地笑起来。他总是给锦瑟一种亲切的感觉。

“见到你真好,我正无聊呢,锦瑟。”

“你最近是不是眼盲?吴三水。”君华年插播一句,意在调侃。

“眼盲?”吴淼坏坏一笑,眉毛还胡蹦乱跳一番,明知老友是意思是说自己不和他打招呼,却还故意又道:“你得体谅我见到美女的激动心情,眼盲是正常的好不好!”

“嗯哼,沈柳过来了。”

君华年气定神闲来一句。

锦瑟发现此时的吴淼立刻收敛了那副贱贱的表情,转为一脸深沉、严肃的模样,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你们在聊什么?”沈柳走进之后,很自然地伸手圈住了吴淼的胳膊,脑袋也轻轻地靠了上去。

“嘿嘿,瞎聊呗。”吴淼的表情显得过分殷勤。

虾米?气质女王沈柳和搞笑吴师兄居然是一对?真是亮瞎眼睛的组合,没想到沈柳的口味原来是吴师兄这款……

看来还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当然,锦瑟的意思并不是说他俩的配对不好,只是有点微微讶异,也许正是越相反越吸引的效果吧。

“我们在聊眼盲的问题。”君华年气定神闲来一句。

吴淼侧着脸眨巴着眼,还是阻止失败。

胳臂一记力道传来,“哎哟。”吴淼吃疼叫唤一声。

“他是不是又乱放电了?”沈柳佯装怒脸。

“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君华年继续补刀,脸色却是十分悠哉的。

锦瑟以为沈柳真的误会了,见君华年似乎还有怕事情闹不大的意思,还可劲儿添油加醋,赶紧解释道:“沈小姐,你误会了,吴师兄只是过来打个招呼。”

“吴,师,兄~~~~”沈柳抬起脸,一字一顿地叫道。

见状,锦瑟有点懵了,尴尬极了,害怕再生事端,心里更加生出赶紧离开的想法。

“好了,你们别闹了,再闹她就被你们吓跑了。”君华年看透了她的窘迫,适时出口制止他们的玩笑。

“哈哈哈……”沈柳松开吴淼的手臂,转而抱住锦瑟的手臂,笑得开朗,“吓到了吧,跟你闹着玩儿呢,锦瑟你别介意哦,都是自家人,别这么拘谨~”

自家人?锦瑟有些难以消化,只得自动理解为公司合作关系的那种“自家人”。

锦瑟笑着回答:“呵呵,没事啦。”

“来,你跟我来。”拉着锦瑟笑眯眯说完,沈柳又转头挑眉跟另两人说道,“敬请期待。”

感觉怪怪的,但锦瑟一时也搞不清楚状况,就被沈柳拉进了一处房间内,她从一个白色的大礼盒里取出一件礼服。

“看看,漂亮吗?”

那是一条修身鱼尾小拖尾的白色真丝低胸长款晚礼服,上面华丽地缀满了莹白的珍珠,锦瑟的眼睛有些离不开了。

“好美……”她不由赞叹。

“快试试。”

“真的可以吗?这可是您早期的得意之作。”锦瑟有点犹豫。

这件衣服她知道,是沈柳早期的得意之作,只展示过一次,想必她肯定是很珍惜它的。

“别您啊您的,显得好生疏。不过,锦瑟你认得它啊?”

锦瑟点点头。

“我一直没有再次展示它,可我自己又和它不太搭,我又一直希望有那么一个最适合的人穿上它,让它能展现出最美的光彩。锦瑟,你知道吗,那天看到你,我就想到了它,你和它一定是绝配!”

沈柳的眼中似有星星在闪耀。锦瑟明白那闪耀的是什么,那是一种耀眼的光芒,只有真正热爱这个事业的人才会了解,那光芒的含义。

锦瑟换上礼服,随着沈柳走到大厅。沈柳让她等会儿再出去。

“各位。”沈柳轻拍手掌,本来就为数不多的人们马上安静下来,并把目光都转了过去。

“你们都知道我的第一件晚礼服设计被我展出一次之后便收藏了起来。今天,它可算要拨开云雾,重见天日了。”

大伙儿被她逗笑了。

锦瑟随着她的话缓缓走出,原本有些嘈杂的现场顿时一片静寂,没有一点声音,大家都屏息凝视,服务员都看呆了。

“真美!”有人忍不住低声赞叹。

锦瑟白皙的脸庞上有些羞窘的红霞,黑色的长发被简单地拢到了肩膀右侧,黑发微微挡住一半的锁骨,让另一边的线条更加突出,反倒增加了成倍的美感。加之那礼服的设计完美突显着身体的线条,锦瑟本来就有1米7的个子,身材比例相当完美,那下摆开衩的地方,若隐若现的纤长的腿,真是浮想联翩,男的自然,女的也同样。

“眼光真好。”吴淼一语双关地说道,说完还故意冲好友眨眨眼。

君华年没有说话,只是握着酒杯的手指不自觉加重了力道,他的目光灼灼,专注凝视着不远处的夺目的锦瑟。

今夜的她,似乎会发光一般,吸引了在场所有的注意力,周围的一切在她面前都黯淡了下去。可他,只觉得有一种想把这个会发光的家伙藏起来的感觉。

此时的君华年仿佛周围是无人之境一般,他的眼里竟只有她的婀娜身影。

锦瑟平时自然是参加过宴会的,次数并不多,因为觉得麻烦又规矩多,去的几次都是陪帅老爸去的,还是在帅老爸各种威逼贿赂才去的那种。其实那几次也不过是出席帅老爸好朋友的宴会,其他时候帅老爸还是巴不得她别在大众眼皮下晃荡的。

这一次,锦瑟只觉得自己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这么不自在过,即使站得有些距离,那灼灼火热的强烈目光,她还是感受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