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9. 竖立毫毛的小猫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354 2016-03-23 17:14:55

  锦瑟的脑子老是投射出一个人的模糊身影,那个人的手是那么的温暖~~一向冷冰的声线也转为了温暖~~~甩甩头,她将自己蒙进被窝里。

看来是因为往日里他对自己的苛刻严厉都还历历在目,还有关于把柄的事,所以才对他这么上心!大吼了一声“啊!”

那声音旋即消逝,四周又恢复静谧,锦瑟只得从床上爬了起来,抱着腿坐到窗户边的小台阶上,望着远处依旧排着长龙的马路。

直到凌晨三点多才渐渐有了睡意,她爬上床抱着麦兜很快便睡着了。

清晨八点,“哇啦哇啦哇啦~”手机铃声响起。

锦瑟一把抓过枕头蒙住耳朵,很是不爽周末被人吵醒,希望拖住周公再聊会儿。

好不容易音乐停止了,不出五秒,铃声又响起了。

锦瑟只得烦闷地循着声音去摸手机,眼睛实在睁不开,迷迷糊糊摁下接听键,将手机压到耳朵底下。

“喂……”

刚睡醒,她的声音有些慵懒的沙哑,听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还在睡?”

“嗯……”

迷迷糊糊,她也忘记问是谁这一茬了,只是下意识地回着话。

“该起床了。”

“不要……”

她软软的,拖长的话音,完全的撒娇语气,让电话那端的人忍不住唇角上扬。

“顾锦瑟,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她意识不清不楚地就着他的话问了一句。

“我是君华年。”

“君华年?哦……”

电话两头都陷入沉默……

五秒之后。

锦瑟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她坐在床上,终于整个人清醒过来了。

甩甩头,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用手掐掐白皙的脸蛋儿,却生疼生疼的。

将手机拿远清清嗓子,然后才又把手机拿过来说道:“您好,君总,今天周末,您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这转变,还真够快的!君华年的笑意爬满整张脸,但是语气却还是不动声色的。

“新款设计图的样板已经出来了,我要去看看版型,你要不要去?”

看版型?那不就是学习的机会?

“要!”

回答得十分干脆,学习的机会锦瑟从来是不肯错过的。

“半小时后,公司大楼下集合。”

“半个小时?”她眉毛拧了拧,很是担心时间不够。

“过时不候。”

那边说完就潇洒且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锦瑟顶着鸟窝头,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快速冲向了卫生间洗漱。

简单在白色的棉质背心外搭了一件长款宽松版天蓝色薄毛衣,一条泛白的小脚牛仔裤和平底鞋,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妆都没来得及画便出发来到了公司大楼下。朝四周望了望,并没有君华年的影子,从单肩的黑色小挎包里取出手机瞅了瞅,刚好半小时过八分嘛,难道他已经无情地走了吧?那自己岂不是白跑了?

哎,已经很努力奔过来了,再也无法更快了好不好!他怎么可以这么绝情,这么无情呢?

“顾锦瑟,你迟到了。”

蓝色的车子停在锦瑟的面前,君华年在里面低着脖子仰着头冲她说话。

努力调整了下呼吸,“呵呵……我等了会儿,没见到您啊……”

锦瑟想,你去拿车,应该不止八分钟吧撒个小谎应该无伤大雅吧?要是承认迟到估计又要被修理了……

“是吗?”

撒谎?君华年眼眸中有笑意快速地一闪而过,这丫头是不知道自己看见她从人堆里跑过来才去开的车。

见他还是低着脖子仰着头,表情没多大变化,看不出来是信还是不信。

锦瑟尴尬地笑一笑,不敢再说什么。

“上车吧。”

“好。”

坐到车上半天,却见他还是没有出发的意思,锦瑟只得转头看他是几个意思,却正好和他的眼睛对上。

他的眼神里有什么东西一掠而过,锦瑟没来得及抓住,便听他说:“安全带……”

“哦。”

赶紧将安全带系好,脸忍不住有点红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每次见着他就跟猫见了老鼠似的,看来是自己思想深处阶级意识实在太重的原因吧~~~

车子朝着工厂的方向出发了。

“你这么健忘,确定还要做设计师?”

“这是我的理想!”关乎理想,锦瑟不自觉加重了语气。

华年不禁莞尔,不过是想逗逗她,没料到她居然这么认真的样子,似乎能看见那小猫周身的小毫毛都竖立起来了呢,有趣。

“好,你告诉我,你来公司这大半年都学到了什么?”

学到什么?锦瑟有种啃手指的冲动了……学到什么,不是仰仗您大爷教给我什么么?

“一无所获?”他又说。

锦瑟头埋得更低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羞愧的样子,其实也不能算一无所获,可就是有种被他问得有点汗颜的感觉。

“永远不要过多去期待别人会教会你什么,而是要问问自己到底能从别人身上学到什么。”他说话的时候,是望着前方的,毕竟在驾驶。

这是在上哲学课的意思?锦瑟埋着头艰难地点了点。

“感觉美是人就会,可是审美却不同,你的审美,还有对流行元素的敏感度并不弱。”君华年继续说着,其实他还想说,“你是块璞玉,稍加雕琢必定大放光芒。”可是又觉得一次说太多,估计她是会得意忘形的,还有就是,后半句这话说出来感觉还挺土的。

“这个世界上有理想的人太多,可是能实现的人太少,希望你记得你说过的话。”

“我,说什么了?”锦瑟大脑瞬间短路了般,抬起头幽幽问了句,问完她就悔青了肠子。

君华年开着车不能把她怎么样,只能幽幽瞟了她一眼,那小眼神让锦瑟顿时觉得感受到了他强烈的“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虽然周末第一天就泡汤,可这一次去看的新款设计让锦瑟学到了很多,也受到了很多的启发,她可是没有半句怨言的。

此时,对君华年的印象不知不觉提升了些。她站在君华年的身后看着他跟设计师讨论,他只着了拼色衬衫和黑色西裤,简单大方,衬托得他十分精神。

晃眼之间,突然觉得他好高大,好帅气,连皱眉的小动作都是那么有型。

摇摇头,锦瑟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由于没吃早餐,所以有些饿得眼花了。

“面料、色彩都定好了,我看没什么问题了。”君华年说话的空档,突然侧过身子看了一眼身后的锦瑟。

此时已经做完笔记的锦瑟正在悄悄伸一个懒腰,不料也被捉了个正着。正要懊恼,却见他好像没什么反应地转过去又继续和设计师他们说话了。

事情办妥了之后,两人驱车出了工厂。

锦瑟摸摸肚子,眼睛不自觉往窗外搜索着有没有小吃铺了。可惜工厂的位置属于较边缘地带了,周围也没什么可以吃东西的地方。

十分钟之后,车子突然停到了路边的一个停车位上,他说,“在车里等等。”

“好。”

他说完便跳下车走开了,锦瑟不知道他要干嘛,只得瞎猜一通,看来是人有三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