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7. 为何如此薄情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632 2016-03-23 17:14:55

  锦瑟一见君华年,脸上的笑立马挂不住了,想想他手中还捏着自己把柄,她顿时恢复了一副乖巧员工的机械脸。

“你这人,神出鬼没是想吓死谁?”吴淼可不怕他,白他一眼,以示不满。

“我来看看我的实习设计师为什么不在位置上做她该做的事情。”

他淡淡说道,不轻不重。

吴淼抬起头,表情比翻书还快上那么一丢丢,“君,你为何如此薄情,我这么忙,你的实习设计师借我用用有什么关系?要不,明儿你也给我配个实习设计师。”他还故意加重了“你的”两个字。

他的表情哀怨,小眼神逗得锦瑟连忙低头憋住笑,始终还是憋不住,只得埋着头,肩膀不停抖啊抖的。

“你想要个实习设计师也不是不行,不过至于我的实习设计师回头让她加班也行。”

说完君华年就走了出去。另外两人表达最高敬意,一路目送了他。

“这小子。”

吴淼笑着摇摇头。

“吴工,额……”意识到叫错,她顿了下。

“叫吴淼,淼,吴师兄,吴哥什么都行,除了吴工,你随意。”说“淼”的时候他还故意抬头眨巴了下眼睛,一副电力过剩的样子。

锦瑟斟酌了下,“吴师兄,我可不可以先出去。”

吴淼没有抬头,继续拿着笔在图上修改,没抬头,“去吧,我这儿没事儿了。”

“嗯。”

出了这边,想到刚才君华年的话,只得硬着头皮去敲门了。

“进来。”

他的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感觉,不过锦瑟早就习惯了。

“聊完了?”

他埋首看文件,头也没抬地说。

但是锦瑟却依稀嗅到了些许淡淡的火药味,自己刚才应该不是在插科打诨吧,看他这模样,自己还是解释下好了。

“吴师兄说是忙不过来,让我去帮帮忙。”

觉悟还挺高,知道解释。不过,还吴师兄了?什么时候走这么近了?还有,那小子有忙不过来的时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刚才一进去,正好看见她笑得灿烂地望着吴淼那小子,那笑自己可从没见她对自己笑过,心里顿时就腾腾地升起了一股无名小火焰。不过还好他自制力极强,按捺下去不是难事。

“……”他没说话,继续看文件。

“君总,早晨您安排的工作我已经做完了。”

“哦?那你去趟市场部,查一下这一周的销售情况。”

现在去销售部?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会不会太赶了?锦瑟在进来的时候已经瞄过了时间。

可又不敢公然抗议,只得领了任务便灰溜溜去了市场部。

市场部没料到今天就要看销售情况,一般不是周一早晨看么,今天这是怎么了,可是上司要看,又不好多问,只好翻出一堆数据,开始整理。

锦瑟有些着急等下和笑笑的约会,赶紧帮着同事一起做了起来。

拿到销售数据之后,锦瑟谢谢了同事们赶紧奔回了设计部。

设计部的其他人早已经下班了,锦瑟敲了两下门,在他还没说“进来”的时候便已经推开了门。

君华年抬起头看她一眼,很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着急,他不动声色地问道:“好了?”

“嗯。”说话的空档,已经走到了办公桌的旁边将数据递了过去。

“你下班吧。”

见他埋头翻看着数据,锦瑟“嗯”了声,便退出他的办公室。

一看手表,已经马上六点了,赶紧到位置上拿起包就往外赶,连办公桌都来不及收拾了。

边走边掏出包里的手机看一眼,妈呀,七个未接来电,赶紧拨回去解释了下,笑笑倒没碎碎念,只是说:“赶快来。”锦瑟却隔着手机感觉到她似乎已经咬牙切齿了。

电话刚挂断,突然,四周蓦地黑了下来,应急灯微弱的光亮了起来。锦瑟呆立在电梯面前,不免庆幸,幸好没坐上电梯!

可是电梯停了,那么就意味着要走楼梯!楼梯就意味着黑暗恐怖。锦瑟无语了,望着漆黑的楼梯口,这可是九楼啊,用想的,她已经有种无力感了,双脚更是沉重地迈不开步子,无法再前进了。

“可能是跳闸了,我已经打电话给物业了。”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恶魔君”冷冰冰的声音会有一种温暖的效果。可此时,突然听见他说话,那冷冰冰的调门竟然让锦瑟的胆怯顿时散去了很多。

看一眼手机,她脸上有些急,“还要多久啊?”

“这么急,那走楼梯下去吧。”他很自然的想到走楼梯。

锦瑟却无语地闷在那里。

过几秒,她咬了咬唇,抬起脸,眼睛亮亮的,望着面前的人,“君总,您还不下班?”

这神情?君华年不禁挑动了下眉,无事献殷勤……

他不动声色,说:“我文件没看完。”

“……”原本是想趁机跟他一起就下个楼什么的,可他很明显是还不走的意思。

锦瑟只好如壮士断腕般又说,“那,您可不可以陪我下楼?”

他没说话,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是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我怕黑……”她别扭地将理由说了出来,虽然丢脸,可是现在也别无他法了,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难道要等到来电,或者等到他下班再蹭个楼梯一起走?

于是,她最终还是成功地拉着他一起下了楼。

楼梯间一如她所料的很黑,墙上应急灯微弱的跟个萤火虫似的,在这夜里,反倒更是增加了一种极度恐怖阴森的感觉,锦瑟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象不受控制地在游来游去。

她连忙掏出手机,打开手机手电筒,亮堂了许多,可心里还是擂鼓般。

君华年走在前面,也掏出了手机照明。锦瑟看着他的背影,突然传来一点细微的响动,吓得锦瑟脸都白了,她来不及多想便猛地朝君华年贴了过去,两手握着他的手臂不停抖啊抖的,脚也一阵阵发软。

任由她用力抓住自己的手臂,虽然有些疼,可他不忍推开这个像是受惊般小兔子的她。举高手机看了看四周,并没看到什么,柔下声说:“别怕,我在。”

他的声音仿佛灌注了某种魔力,也许是因为害怕的缘故,锦瑟想。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再次让她感到了温暖。

不过,尽管如此,锦瑟还是抑制不住地害怕极了,怕黑真是她的死穴,她也没办法。

“我怕……”锦瑟哆嗦着说。

蓦地,君华年伸出手抓下锦瑟止不住发抖的手放在右手里牵住。他的手很宽厚,很温暖,将锦瑟冰凉的手完全包裹住了。那温暖,甚至有驱走恐怖的魔力般,她的心没有先前捣鼓那么凶了。

君华年的表情,锦瑟看不清。可是锦瑟的表情,君华年却看得很清楚,因为此时的她另一只手正举着手机贴在脸的一侧的。

原来她这么的胆小,像是个小兔子眼眶红红的,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君华年有些后悔因为生气,故意多留她一会儿了。

“明天周末,你有什么打算?”

他牵着她,开始说话,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

她迟钝地半天才回答,“画画图,睡睡觉。”

“周末你就这样过?”

“嗯。”

“顾锦瑟,你还真是浪费生命。”

“为什么是浪费生命?”她不解,侧过头想看他的脸,发现很黑看不太清,只得又望向楼梯,好好走路。

“难得周末,为什么不出去玩一玩?却要宅在家里。”

“我朋友不多,周末也没什么人约我。”

没人约?他的心顿时有些舒坦的感觉了,早前的阴霾也一挥而散了。

“那也可以和家人聚聚,这样好点。”

“我爸还在生我气,我不敢回去。”

君华年喉咙中的话还没来得及问出来,只听见,“哇!终于到一楼了!”

她活力十足地往前面光亮的大堂奔过去,君华年只得松开了手,心中不免顿时有种被抽走什么的空荡荡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