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5. 遇人不淑,悲催至极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999 2016-03-23 17:14:55

  漫无目的地走在喧闹的街头,街上华灯初上,到处都是热闹的景象,家人、朋友在饭店中围桌而坐,有说有笑,十分开心。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街头,突然想到家中的帅老爸,自打自己任性地离开家之后,他一个人也一定常常都会有种孤零零的感觉吧,哎!

拿出电话,在电话薄里翻出帅哥这个称呼,犹豫半晌,始终还是没有拨通。

电话突然响起,让原本走神的锦瑟吓得一下子回了神。

来电显示是赵海。

接通电话,“锦瑟,你现在在哪儿呢?”

听得出他那边十分嘈杂,音乐声震耳欲聋。

“我在街上。”

“要不要一起出来玩儿?还有几个同事都在这边。”

刚想拒绝,可是发现自己回家也只能无所事事,画稿?今天这个状态,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新想法了。

“好,你们在哪?”

赵海说了一个酒吧的名字之后,锦瑟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赶了过去。

她想,也许今天在人堆里混混,时间会好过点儿,不至于东想西想,那么心烦。

到了那边之后,赵海在酒吧门口来接了她。

酒吧里灯光绚烂,音乐震天响,舞池中一堆人在摇头晃脑地跳着舞,暧昧在场里转着圈圈。

此情此景,锦瑟突然很想立刻转身离开这里。可是刚来,实在也不好意思。只得放下包包,坐到赵海旁边的沙发上。

旁边的一堆人顿时起哄。

“赵海,真有面儿啊,你一叫她就来了。”广告部的一个男同事王辉灌一口啤酒,笑道。

很明显的话里有话,锦瑟勉强笑了笑,实在也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了,意识到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可为时已晚,不由暗骂自己,脑袋搭错线了。

“嘿嘿……”赵海拿着啤酒瓶,冲着大伙儿咧嘴笑着,脸上很是得意的样子。

“既然来了,那就喝点儿呗。”另一个广告部的男同事颜小志将酒瓶往锦瑟的手里送。

锦瑟连忙摆摆手说:“我不会喝酒,不好意思。”

“哎呀,都来了,就别这么拘谨啊,看你也不像不会喝酒的人。”

什么叫不像不会喝酒的人?这话让锦瑟有些不爽,沉着脸瞪住了那人。

赵海见情况不妙,立马赔着笑脸,打着圆场,“锦瑟,别和他们这群屌丝一般见识,你不想喝就不喝好了,没关系的。”

什么叫不想喝?锦瑟转头蹙眉望着赵海,只觉得他的笑,他的脸前所未有的让自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她在心中愤愤骂自己一句,顾锦瑟,你还真是够无聊的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扯出一抹公式化的笑容,锦瑟站起身拿起包包就往外走。

没走两步便依稀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听到有人吼了一句:“看她那样,还装什么纯?谁不知道她被人bao养了?就你赵海还拿她当宝!切!”

靠!人身攻击?锦瑟握住拳头,觉得自己如果就此算了,实在是对不起帅老爸含辛茹苦养育、疼爱自己这么多年,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她蓦地转身,走了回来。灯光闪烁,众人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那散发出来的气势还是能感觉到的。她端起酒杯二话不说就朝那说话刻薄的颜小志泼了过去,还不忘姿态保持得尽量优雅。

“常听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今儿我算是见识了。”

冷笑着说罢,杯子往桌子上一扔,锦瑟也不管它会不会摔碎,调头立马就扬长而去。

颜小志颜面尽失,想到在公共场合,顿时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儿,他猛地站起身就想冲出去找回面子,却被一帮人给硬生生拉了回来。

“你刚才那话确实有点过分……”赵海摁住他的肩膀,冷着脸说道。

“难道你们都不这么认为?就她一个实习设计师的工资,能买得了那么多名牌?不是被人bao养了是什么?你们自己说!真是,装什么纯!”

众人默默地点点头。

赵海也无心再逗留,尴尬地拍拍一旁颜小志的肩膀,说道:“我出去下,你们玩高兴。”

他离开是为了去追顾锦瑟,他觉得现在应该追过去安慰安慰她,天时地利已齐全,也许抓住机会就可以一举获取美人心。

其实赵海也怀疑过顾锦瑟,为什么对生活好像从来不担心,他们的工资差不多,租个房,除去路费,伙食费,还有平时各种花销,根本没有所剩,更别说女生还要打扮自己!为什么她却衣食无忧,上下都是名牌包裹,怎么不叫人疑惑呢?

“锦瑟……等等我。”

赵海喘着气地追了过来。

锦瑟因为打不到车,所以在边走边等,不料他却追了上来。

“锦瑟,你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锦瑟语气冷冷的,她边走边观望路上是否有空车路过。

“你不生气怎么泼颜小志一身酒?”

呵呵呵……锦瑟只觉好笑地停下来,望住赵海的眼睛。赵海顿时被她那双澄澈的眼给看得十分不自在了。

“有些事情可以忍。”她顿一下,譬如史梦瑶陷害自己的事。

她接着又说,“有些事情不可以忍。”譬如,刚才发生的事。

“呵呵……我送你回去吧。”

赵海不敢看锦瑟的脸,要是换了平日,他常常一有空就悄悄看她,可是现在她清澈的眼神望住自己,却让他有种不敢直视的畏惧感。

“不用了,谢谢你。”

拒绝了他,一辆空的出租车,刚好行驶了过来,伸手拦下来,坐上去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躺在软软的大床上,抱着麦兜布偶,忧郁的锦瑟对自己这一天下了总结:时运不济,遇人不淑,悲催至极。

又是遇人不淑……锦瑟偏着头望向窗外,回想起了大学时候,其实时光并不久远,她毕业也不过就是一年的事情。

那时候,正是初夏时节,她刚好大二。

校园的花园之中三色堇、虞美人正是开得娇艳,衬托的学校顿时上了好多个层次。

“顾锦瑟!”

声线动听的呼唤。

任远南在12点过的校园大道上大声叫了她的名字。

锦瑟自人群中回过头,一眼看到那个个子高高,眉清目秀的男孩子。他在那一脸阳光地冲自己微笑着。那一刻,她的心没来由地像是有只小鹿在里面乱冲乱撞。她从没想过,原来自己的喜欢的,也可以刚好是喜欢自己的。

“我喜欢你!”

他的第二句话,无疑是堪比一枚炸弹,爆炸力不必多说。人群顿时都安静了下来,都望着他和一脸红透的锦瑟。

那一刻,锦瑟只觉得四周瞬时沉寂了,眼里似乎只有他和她的世界,再无旁人。

“哇……好浪漫,你说你当初怎么没这样和我表白?”旁边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羡慕地拧了一把身旁的男朋友,男生顿时吃疼地叫唤一声,又不敢反抗,只是委屈地揉着疼痛处。

“好帅,好帅!”女生们的眼里大多冒出了心形的小泡泡,一脸的羡慕嫉妒崇拜。

“咦,那不是校花?”

“胆儿还真肥,敢摘咱们C大的校花。”

“看他怎么死的,这顾锦瑟可是出了名的清高孤傲,谁都不理呢!”

“……”

男生们其实也挺八卦的。

这件事当时自然是轰动了整个学校。可是三天之后,更劲爆的消息来了,因为,三天之后,校花顾锦瑟答应了任远南的追求。

所有女生从此心中充满了憧憬,希望有一天,也能和顾锦瑟一样,能在那美美的校园大道上被人那样意外地表白一回,那就此生无憾了。

男生们痛心疾首,悔不当初,都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脸皮厚点学学任远南,那可是校花啊!校花啊!全校最美的花啊……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拿下了,能不含泪捶胸顿足悔不当初吗?

那条路后来还因为这件事得了一个别名“情人路”。

锦瑟答应他其实也很简单。任远南,这个名字,她在入学的时候就听过,学校风云人物,长得好,运动好,成绩也不错,自然是所有青春期女孩子注意的焦点了,锦瑟自然也关注到他了,虽然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可是每次看到任远南的时候,她的心却实是有些异样的悸动。

单纯如锦瑟这样的女孩子,从小被她的帅老爸过分保护,又从来没有恋爱过,面对自己心动的男孩子,自然是三两下便招架不住了。

那段和任远南一起的时光,锦瑟一度觉得自己一直好快乐,但是她又羞于表达,或者说没经验,不知道如何表达心中的感情。只能每天看他打篮球的时候,就学学别的女生该怎么做人家的女朋友,送水擦汗什么的,倒也做得很是开心。

每天下课之后,都是想着能快一点见到他,不管说不说什么,只要能多看他两眼也觉得心口像是幸福地要爆炸了般。

只是快乐往往很短暂。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分手了。

无疑在当时又是一条爆炸性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