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锦瑟思华年

part6. 回眸一笑百媚生

锦瑟思华年 五月的菜菜 2469 2016-03-23 17:14:55

  锦瑟拉拉被子,懊恼地捂住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不要再想那不愉快的回忆。

肚子发出“咕噜噜”的抗议声。

揉揉饥饿的肚子,感觉自己没有坚持到天亮的志气,只得爬起来简单煮了个鸡蛋面草草了事。

第二天,锦瑟在手机设置了三个闹钟的作用之下终于起早了半个小时,因为她今天要去陪林笑笑大姐相亲,下午也没时间回家换衣服,所以只得提早起来把自己收拾一番。

锦瑟这套房本是二套一,另一间则被拾掇成了衣帽间。这些都是帅老爸的功劳,想到他,锦瑟的心里暖洋洋的,虽然老是意见不和,可是帅老爸对自己的疼爱必须得承认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

选了一件Alexander McQueen设计的蓝色连身裙,腰身中间是白色的图案点缀的,那白色的部分衬托锦瑟原本就很纤细的腰身更加纤细,裙子的长度刚好在膝盖上,颜色很配她,让她看起来整个人十分清爽雅致又略带一丝娇媚风情。

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开始上妆,还是淡妆,淡妆可以不用那么费事。

临出门的时候,她在连身裙外面加了一件白色的长款薄大衣。

走进公司的时候,锦瑟知道许多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也许有的人很享受这种感觉,可她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从小到大这种目光都让她很不自在。

总台那两个见她走过,又开始嘀咕了:“上个班穿那么花枝招展,不知道是要勾引谁!”

“嘘嘘……”另一个使劲儿眨眼,试图阻止同伴说下去,可已经来不及了。

“公司可是请你来聊八卦的?”君华年面无表情地停下,冲那女生说完,见威吓效果已达到,他便朝电梯加大步伐走了过去。

剩下那两总台小姐脸红耳赤地站那。

电梯门刚要关上的那一刻,锦瑟便从缝里看见走过来的人,她挣扎了下,在电梯即将关闭的那一刻,还是伸出手摁下了开门键。

其实她第一反应是超级想摁关门键的有没有……哎……

他眼里的笑一闪而过,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平时那样,冷冰冰的高深模样。

电梯就他们两个,锦瑟硬着头皮问了好,“君总,早。”

“早。”

他面对着电梯门,并没有回头,不过那银色的电梯门将锦瑟的表情一滴不落地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她低着头,苦着脸,皱着眉,嘴巴一动一动的,似乎在叨咕什么,但又是无声的。

“最近天气骤降,你不冷?”

“呃?还好。”突然的搭话,锦瑟明显不是很适应。她谨慎地偷偷瞄一眼身旁的人,见他的表情和平日里一样,猜不透看不出。

“你这是要去做什么穿这么隆重?”

她的装扮自然落入了君华年的眼中了,他可以想象那件大衣脱去之后,这剩下那蓝色连身裙是什么华丽丽的效果,他已经自动脑补了。

“我要陪朋友去相亲。”说完就陷入了无尽的悔恨之中……

锦瑟发现自己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就说了实话,真是悔恨晚矣,这么私密的事情,就算是衣食父母,也没必要告诉他的吧!再想想,假若回到革命年代,要是自己是革命工作者,若是他抓住自己要问出什么机密,估计毫不费力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想要的情报吧!

哎,他到底有什么魔力?

锦瑟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之中,没发现他的脸色较之前明显深沉了许多。

她当然更不知道,此时君华年心中所想,陪相亲?我看你还是太闲了才这么没事找事吧!

这一天,锦瑟只觉得过得很是漫长,办公室里的空调很足,让她觉得有点儿热,可她又不好意思脱了外套,只得就那么捂着。

“锦瑟,今天穿这么漂亮,是要去约会吗?”秘书景蓝在午休的时候已经来八卦了一回了。

锦瑟只得苦笑着告诉了她实话。

“等等,你朋友叫你穿漂亮点去陪她相亲?”

“嗯。”

“她这不是作死么?”一脸精致妆容的景蓝瞪大刷着夸张蓝色眼影的眼睛说。

“呵呵……”尴尬笑一笑,锦瑟有些不好意思,“她就是不想相亲,所以找我去闹场的……”

“原来如此,那就说得通了。我就说嘛,你这么漂亮,这么有范儿,她是哪里来的自信找你陪相亲,哈哈。”

“……”

对于这种夸奖,锦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毕竟是自己的朋友,这么说,实在是不大好。

今天办公室的气氛有点低,史梦瑶一直绷着脸,赵海则是有几次试图来说话,都被锦瑟假装忙碌给掐死火苗了。

公司的其中一个设计大师因为太忙了,叫了锦瑟去帮忙,她当然乐得帮忙。

“你是叫顾锦瑟吧”

戴着黑框眼镜的设计师挽着袖子边在桌子上翻翻画画,边问道。

“嗯,吴工。”

“停!”

他突然抬起头,伸出一只手做阻止状,且一脸严肃正经地说:“吴工?还是别叫了吧,你不觉得好别扭?”

吴工,蜈蚣,呵呵……还真是有点呢,锦瑟不免失笑。

“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了,难怪……”

话没说完,他适时闭住了嘴巴,一脸神秘地埋头继续工作。

“难怪什么?”虽然被夸赞很不好意思,但是他的话明显是没有说完的,锦瑟的小小好奇心被勾了出来。

吴淼给人的感觉容易亲近多了,总是笑嘻嘻的,平日里不太说话,可说了几句之后,锦瑟便得出这个结论。

“你还是别知道好了。”他话中有话。

毕竟也不是很熟悉,虽然心中疑惑,锦瑟却也不好再多问,只是呆在一旁继续等着他的吩咐。

“你的名字是因为锦瑟那首诗而来的吗?”吴淼突然问道。

锦瑟点点头,“是的,我妈妈很喜欢那首诗。”

“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从古诗里取意做名字呢?”吴淼又道。

锦瑟突然有点儿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了。进公司之后,自从知道设计总监的名字之后,她当时还是忧郁了下下的,两人的名字竟然都取自《锦瑟》。

“你觉得怎么样?”吴淼突然转移了话题,指了指画稿。

认真看了看,“好漂亮!颜色造成的视觉冲击效果很大,我觉得很棒,我喜欢这种冲击。”锦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嘛,我要得就是这个效果。你说,要是和别人都一样,有什么意思?”

“可是,我们这个品牌似乎没有这么……”

“没这么夸张是吧,我明白,这是用来参赛的,怎么样?你看行不行?”

参赛?他居然把参赛的画稿拿给她看?锦瑟顿时觉得他的形象又高大了,看设计师的参赛稿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他竟然这么大方。

“是什么比赛啊?”

“十佳服装设计师评选,你看,我行么?”边说,他还故意甩了一下头摆出一副帅帅的样子,眨巴了下眼睛望住锦瑟。

锦瑟顿时被他的动作逗笑了。

“我很喜欢,但是我不知道评委是不是和我口味一样。”

“嘿,没关系,比赛什么的都是浮云,你说喜欢我就满心欢喜,老怀安慰了。”

吴淼的话让锦瑟再次忍不住笑了,他真的有逗乐天分。

“什么事聊这么开心?”

突兀的第三道声线传来。

在两人聊得欢快的时候,君华年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到了这间办公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