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二十六章 她不是你的童姐姐

吻鱼 宝熊 2043 2016-11-02 06:03:56

  本以为这就是幸福,看着冥府的太阳都顺眼了。

此时正是正午,阳光照耀着,发出明媚的光。让人不由得有些恍惚,好像 地都在动荡。吻鱼还眯着白色的美瞳,扶着长发,看着太阳,满脸笑意。就连重伤未愈的亦宝都拧着眉头,恐怕现在就只有她能笑出来了吧?

头上掠过一道影子,吻鱼抬头,正巧看到墨殇飞过去的身影,好看的嘴巴嘟起,“喂喂喂,别以为你治好了亦宝,就能爬到太岁头呜呜呜……”墨麒麟捂着她的嘴,阻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然后拉着她往回走,吻鱼好不容易挣开了他的手,大喊了一声,“你想干嘛?谋杀啊!”话刚说完,墨麒麟就一下子抱住了她,吻鱼脸都气绿了,心里暗暗地想,“这明明就是非礼嘛!”正想伸手推开墨麒麟,可眼前就闪过一道白色的影子。

一袭白衣,带着愤怒从天而降,吻鱼面前闪过一道风,一双黑色带着泥土的鞋子,准确无误的踢着墨麒麟背上,吻鱼都被震得向后退了两步,墨麒麟背上一个鲜明的脚印,嘴角的血液,慢慢流到吻鱼粉色单薄的背上,和粉色的恋涟裙混为一体。吻鱼感觉到了背上的冰凉,将墨麒麟的身体板正,墨麒麟的嘴角还淌着鲜血,看得吻鱼有些刺眼。

墨麒麟吃力的直起身子,挡在吻鱼面前,对着狄呈说,“我敬你是我兄长,可你别太过分!”面前的男子抬起脸,连吻鱼都惊讶了,记得自己初见时的白衣男子,温文尔雅,让人看了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可现在呢?猩红色的血眸,头发凌乱,胡叉也很久没有修理了。白色的衣服邋邋遢遢,布满了褶皱,染满了灰尘,原本黑色的鞋子现在也辩不出是什么颜色。身上还布满了汗味,尘土味。可吻鱼印象中的狄呈还是蛮好的,所以也没有了刚才的戒备,推开墨麒麟,满脸笑意地走到狄呈面前,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到墨麒麟想把吻鱼拉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狄呈手中的力道已经使出来了,亦宝虚弱的声音喊了一声,可却并没有些什么作用,墨麒麟也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可想象中的血腥画面并未发生。

阳光炙热,晃的人睁不开眼。杨柳树的叶子一片挨着一片,被束缚在一方狭小的天地里,阳光被切割成规矩的小方块儿,落在身上变成细小的光点,像落进皮肤的痣!每个人太阳穴上都流着不同程度的汗水,一滴滴的往下掉,几乎没有人在意,阁房角落多出一个人影,偷窥所有的画面。

一阵风吹过,每个人都有一丝凉意,却减不掉狄呈此刻眼里的恨意,手上的力度,不由得加大。猛的挥拳向面前瘦小的女子,吻鱼也没有料到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这么大的转变。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吻鱼来不及躲闪,只是紧紧地闭上眼睛。好像看不到,悲剧的事情就不会发生。狄呈的手在空中舞了一个完美的弧线。因为力度过猛,遭到反噬,自己捂着胸口喷出一口鲜血。然而,吻鱼却是双脚腾空,被墨殇拽着胳膊飞在空中,动作有些奇葩,但却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墨殇将吻鱼丢在地上,然后转身,对着狄呈的方向拍了拍手,面具下,嘴唇轻佻一笑,“看来,冰雪尊王的幻影术越来越高超了,连我都要自愧不如呢。”

狄呈猩红了眼眸瞪着墨殇,干烈的嘴唇轻启,话里带着浓浓的恨意,却也只有短短三个字,“交出来!”

墨殇愣了一下,像似松了一口气,“这儿就这么多人,你想要谁,带走便好,何必不相干的人起争执!”

狄呈藐视墨殇,眼睛在四周转,寻找着那个和童善有着相等面貌的人,可也正好看到了正要逃跑的吻鱼,狄呈抬起腿就追了上去,可却不知为什么,吻鱼的速度,一下子超出常人,狄呈只跟了短短十几米,人就不见了,就连墨殇双手抱胸,打算看好戏的时候也放了下了。

墨麒麟却不紧不慢的说到,“我知道她去哪儿了,但是你们去寒冰洞,一定能找到她,和你想见的人!”墨麒麟紧紧的盯着狄呈,说的一脸真诚。

狄呈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看见墨殇飞身向空中,也咽下即将说出口的话,跟了上去。

天寒地冻,风雪吹的更猛烈了,漫天的大雪刮在吻鱼单薄的身影上,好像随时都会倒。

踏入寒冰洞,冰却在消融,一滴一滴的水滴击打在冰面上,发出悦耳的银铃声。而且温度急剧增热,让吻鱼有些闷热。

角落里,正如那天,身体发着淡淡的蓝光,比那天更透明了,整个人无力的倒在角落,背后的冰塌湿了她的白发,她的白衣,眼眸紧紧闭起,好像是安静的瓷娃娃。

吻鱼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白衣女子幽幽睁开眼,嘴角勾起淡淡的笑,但眼角的眼泪也同时划过,显得有些凄美。吻鱼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问 ,“你怎么了!”不等白衣女子回答,又问了一句,“你是灵儿?冰岛的灵儿?”

白衣女子像是有些诧异,不自然的微微别过头,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是,为什么!”吻鱼紧紧的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

白衣女子显然不想回答,吻鱼眼里闪过一抹狡黠,但只是一逝而过。站起身,“既然你不说,我也不想留在这了!”说完 ,脚就迈向离开的方向,白衣女子挣扎着虚弱的身体坐了起来 ,“别走,陪陪我好吗?”语气里带着哀求,但吻鱼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咬了咬下唇,坚定的吐出两个字,“我说!”吻鱼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跑了回去,白衣女子低着头,眼泪砸在透明的手上,声音细小如蚊子,“你是童姐姐!”吻鱼脸上的笑容凝固,还没来的及说话,就有一个颤抖的声音响在空洞的冰洞里,“她不是你的童姐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