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二十二章 魔珠

吻鱼 宝熊 1974 2016-10-25 13:24:37

  白色的球体里,一如既往地亮,裴宇轩手里执着一只白色的魔球,手轻轻一推,魔球便悬浮在空中,四周冒着奇异的金色光芒。裴宇轩手在空中挥舞着,魔球在空中也跟着舞动,裴宇轩额头上冒着细小的汗珠,密密麻麻,不难看出他此时的筋疲力尽。身体稍稍向前倾斜,霎然间,口吐一口鲜血,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旁边一直站着的黑衣人,满脸的担忧,欲要上来将裴宇轩扶起,却被裴宇轩一掌打的倒在地上,口吐一口鲜血,却没有半句怨言,还是一幅毕恭毕敬担忧的样子。魔球还在空中漂浮着,但是金色的光芒却越显越暗。裴宇轩急剧站起来,又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终于,魔球里面显现出一道白光,然后出现了吻鱼日久不变的粉红色身影,后面跟着一位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后面跟着慕璃,慕璃的肩头上坐着亦宝,三人一精灵有说有笑的来到了绿竹林,紧接着便是大雾漫天,可是白衣女子和慕璃亦宝却纷纷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大雾漫天,可魔球里却看的格外清晰。吻鱼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漫天的白雾里乱转,然后出现了一身黑色的身影,裴宇轩眉头皱了皱,心里一惊,果不其然,魔球中,墨殇的影子出现在吻鱼面前,黑衣还是往日的黑衣,只不过往日的赤红色萨摩面具已经换成白色的面具,况且只遮住明耀的双眼,黑色的袍子,白色的面具,有些格格不入,但却不失典雅。墨殇反手搂着吻鱼,挑起她的下巴,血红的唇瓣便吻上吻鱼煞白的唇,裴宇轩整个人都不好了,满腔怒火,却没有理由发泄。裴宇轩看着吻鱼呆呆的表情,便知道,她并不知道吻自己人是谁?

裴宇轩手轻轻往魔球上送了几分力度,画面还在继续,墨殇消失,白雾散,原本躺在地上的白衣女子,慕璃亦宝悠悠醒来,却像是失去灵魂的游尸,眼神空洞,就在站起来的那一刹那恢复了意识,三人齐聚找到吻鱼,沿路回去。画面跳转,吻鱼辗转难眠,起身,游走在冥王府磊,将白衣女子送去寒冰洞。同墨麒麟一起去了安沫儿的阁房中,但最后却负伤而出。画面又一次跳转,裴宇轩看的更加认真了,魔球中,亦宝惊醒,泪眼婆娑的追的阁门口,沿路煽动翅膀飞舞着,丝毫不注意周边环境,更没有发现,原本和它路过过的人,有撤了回来,跟在自己后面。亦宝身后的冥徒眼里冒着冷冷的寒光,直勾勾的盯着亦宝,可是亦宝满脑子都是寻找自家主人,压根儿没有在意身后的冥徒,只见那冥徒手一挥,亦宝便被他攥在手里,然后故作镇定,顺着要去的路,离开。那冥徒手里还发着呜呜的声音,证明这刚才的一切真的存在!

魔球里的画面到这儿,便终止了。裴宇轩吐了一口血,便晕了过去。边上的黑衣人,连忙伸手去扶,嘴里还絮絮叨叨着,“为了一介女子,您这是何苦呢。唉!”而此时原本浮在空中的魔球也无力的掉在地上。可身边却还是散发着金黄色的光。

阴暗的屋子里,混杂着恐怖的气氛,和血腥的味道。安沫儿直勾勾的盯着透明盒子里的亦宝,亦宝惶恐的眼神,躲避着对面的尸蟞,墨绿色的尸蟞散发着恶臭味。不说是嗅觉敏锐的鬼虫,就算是常人,也受不了。更何况现在的亦宝,就如蝼蚁,任人拿捏。

安沫儿一笑,笑容阴冷,令人发指。那还有平日里那个帮亲不帮理,善良天真的丫头样。随手敲了敲亦宝所在的地方,墨绿色的尸蟞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了过来。亦宝躲避不及,胳膊被划开了一到口子,伤口处不是正常的血红,而是尸蟞的墨绿。亦宝还是抚在透明的盒子边缘,随时保持警惕。

“吱!吱!吱!”寒冰洞洞口,白衣女子将雪踏的吱吱响。来回走着,看得出来是很焦急,一直往下去的路望,却始终没有看到吻鱼粉色的身影。女子白色的瞳孔中,满是害怕,她害怕自己等不到,等不到去看那个美丽的地方。

墨麒麟踏入摆设简易的阁房,墨殇手背后,站在窗前。墨麒麟也不兜圈子,直入主题,“筹水晶借我一用!”

墨殇却是出乎人意料,“早先已被人借走!”

墨麒麟也有些许惊讶,莫非是吻鱼,可她并不知晓这世间还有此物。但那还有谁需要此物呢?“谁借走的,我有急用。

”墨殇眼睛微微眯起,“急用!一个两个都有急用,甚至不惜以惨重的代价来和我交换此物。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墨麒麟实在无奈,“那要是我说了,你就把此物借我一用!”

墨殇红唇启齿,“说!”

墨麒麟短短一句,“亦宝丢了!”

墨殇急速回身,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只鬼虫丢了,那吻鱼…… 想到这儿,理也不曾理墨麒麟,转身疾步走出阁门,飞身朝明月楼。

墨麒麟一拳打在旁边褐红色的门上,手有些红,却未曾流血,也飞身跟上墨殇,但路过吻鱼阁房门口时,差然间想起那丫头还在里面躺着呢,不知现在还好不好,又倒了回去,推开推开吻鱼的房门,看着少女安然的睡容,倍感安心。脑子里却有另一个疑问,“莫非是自己下手太重了,怎么现在还没有醒来。”正好奇着呢,就看到塌上的少女悠然睁开了双眼。这里的第一句话便是,“亦宝,亦宝在哪?她回来了没有?……”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墨麒麟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耐心的哄着,“没事儿,一会儿就回来了。已经有人找了!你安心就好!”吻鱼心里一顿,嘴里默念,“你安心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