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十六章 冰灵芝

吻鱼 宝熊 2173 2016-10-12 13:12:31

  狄呈打开黄色的墙壁,轻轻的喊了一声“灵儿!”

“呈哥哥,你来看我啦!”一个充满灵气的声音有些激动的说。

“恩。”狄呈有些许无奈,几百年了,还是老样子。

“呈哥哥,我感觉好久了,你把童姐姐找回来了没有?” 这句话,她问过好多遍,可技术这样,还是不曾放弃的问!

“自那天落崖,我们便再也未见过,兴许这就是缘分吧!”

“狄呈,你快去找童姐姐,我想亲自好好和她说一声对不起,灵儿不是故意的!”算算,自他们相识以来,这是这丫头,第一次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吧,在他的记忆里,她一直是那么乖巧,第一次用这么重的口气说话,他倒有些不习惯。不过想想也好,到底都是会变的!

“灵儿,我找到你童姐姐了,只不过……”

“呈哥哥,你是不是要用冰灵芝啊!没事儿,你尽管拿去吧,只给灵儿留着根就行了,你知道的,灵儿是冰林芝,灵儿是生命力最顽强的冰灵芝!”

狄呈红了眼眶,“可你只剩半年时日,便可在化身为人!”

“灵儿不怕,这么多年灵儿都熬过来了,又何必在意多等几年,只要呈哥哥愿意一直陪着灵儿,灵儿就什么也不怕了!”

“好!”狄呈眼里有一丝决绝,像是下定了决心!伸手摸了摸面前的红木匣子,匣子里有一个水色的树根,水色树根上面冒着白色的光,这就是灵儿,冰灵芝!狄呈轻轻用手把水色的树根,随根部切开,狄呈眼角掉出一滴泪,拿出树根头,然后轻轻的合上匣子,将匣子如珍宝一样的抱在怀里,用嘴轻轻吻了一下,接着把匣子放在冰石上,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此时躺在他怀里的冰灵芝,笑了,很舒心地笑。

待吻鱼从床上悠悠醒来,雪白色的枕头边放着一个水色的树根,还有一只如回音谷泛着蓝光的珍珠!吻鱼绘心一笑,轻轻穿好鞋,拿着冰灵芝和蓝色珍珠,一蹦一跳的跑出去找狄呈,这模样,像极了当年的童善,“狄呈,狄呈!矣,哪去了?”吻鱼门里门外找遍了,也没找到狄呈的影子,忽然,面前出现了一排金色的字,泛着光,“冰灵芝,忆珠,你且拿去!”吻鱼嘴都裂到脑后了,一蹦三尺高,跑着跳着关上竹门,往冥界的方向离开,谁也不曾注意,吻鱼手里的冰灵芝泛着水色的光!

狄呈扶额,看着吻鱼离开以后,从房梁上跳下来,轻轻坐在床上,抚摸着床上余下的温热!

吻鱼一离开竹屋,便是一片满天雪地,兜兜转转,没了方向,远方,款款走来一位白发女子,也是白色的眸子,精致的面容,水白色的恋涟裙,脚下的雪被踩得吱吱响,“姐姐,你知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里?”

风起,女子白发飘飘,“你为什么不问我是谁。”

吻鱼有些呆,缓缓地说,“你没有说,我也不想问!”

白发女子失笑,“我随风来,随风去,你若愿在这雪地伴我三天,三天后,我必将你送回,可好!”

“三天”吻鱼惊呼!“不行!我怕他等不了!我必须早早回去,姐姐,你行行好,就送我回去吧!”

白发女子看着吻鱼几近祈求的言语,脸微微别过,有一丝丝不忍。“童姐……” “好,我送你回去,你可愿带我玩儿三天,在有你的地方!”

“谢谢姐姐,你的大恩大德吻鱼一定没齿难忘!吻鱼一定带你去最好玩儿的地方!”小脸微微扬起,满满的自豪!

白衣女子苦涩一笑,“好!”说着,轻轻拉起吻鱼白皙的手,飞身在雪白的空中,似是一道优美的弧线,宛若仙女下凡!出了冰岛,吻鱼轻轻拂过发丝,银白色的发丝不多不少,刚好脱落一根,位于吻鱼手心,化作一缕白色的光,飞向远方,冥界的地方。

暮色朦胧,墨麒麟一直杵在玄关处,边上的慕飞实在看不过去了,“哎,我说,你不去守着王,你一直呆在这干嘛啊!”

墨麒麟失笑,“你怎么不去守着,那是因为你觉得你家王根本不会死,若不然,你早就呼天抢地去了,还能悠闲的一直守着这。呵呵!” 慕飞脸憋的通红,整个人都不好了,“的确,自己就是觉得自家王死不了才安然的在这的,毕竟自己每天给王把脉,墨殇身体日日被真气充斥着,没有会死亡的现象。可是,你怎么知道……” 墨麒麟没搭理他,过了半晌,慕飞实在憋不住了,“你就不能回去,你一直守在这儿干吗?” 墨麒麟一脸抑郁,“谁给你说我在这守着呢,我明明是等人,看不出来啊!”

“墨麒麟,墨麒麟!”远处,吻鱼粉色瘦小的身影,一蹦一跳的出现在墨麒麟慕飞面前,墨麒麟给了慕飞一个,我就知道的眼神儿,慕飞满脸无语的看向吻鱼,瞳孔突然放大,嘴唇微张,手缓缓抬起,宛若看见天鹅的癞蛤蟆!墨麒麟白了他一眼,走向吻鱼,勾唇一笑,张开手臂,吻鱼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挂在他身上,慕飞一下子收了春心,心里暗暗地想,“王的女人你都敢动,真的不想活了!”本以为这一切都好了,却不曾想慕璃疯跑了过来,发丝凌乱,边上跟着亦宝,亦宝泪眼婆娑,吻鱼本想冲上去好好看看亦宝,却听到慕璃喘着粗气的说,“王,快去看看,王气息凌乱,手指范黑……”所有人都愣住了,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吻鱼,以光速冲去墨殇阁房,白衣女子紧跟其后,墨麒麟,慕飞慕璃,亦宝紧随其后,眼里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担忧和害怕。

赶到墨殇阁房时,墨殇气息微弱,几近没有,吻鱼拿着手上的冰灵芝,急得直转圈儿,“这个太大了,怎么办啊怎么办?”白衣女子一把抢过冰灵芝,吻鱼有些不可置信:“你……”墨麒麟,慕璃慕飞露出敌意。眼神像是要杀人一样,紧紧地盯着白衣女子!

冰灵芝在白衣女子手里,冰灵芝别泛着水色的光,光茫越显越亮,冰灵芝飘在空中,白衣女子挥舞着手,冰灵芝越来越小,成为一颗水色的药丸,然后递给吻鱼,吻鱼对她一笑,三个男子也舒了一口气,吻鱼执着水白色药丸,轻轻扶起墨殇,将水色药丸轻轻喂进墨殇面具下泛白的嘴里,但却一直含在嘴里,迟迟不能下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