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十五章 冥王不让

吻鱼 宝熊 2012 2016-10-10 13:06:28

  慕飞一脸忧愁,坐在床边,手里握着一只白皙的手,整只手骨节分明,说不出的好看,只是……

慕飞走出阁房门,一直守在外面的慕璃疾步迎了上来,“怎么样?”好看的脸上有说不出的忧愁。慕飞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气息比昨天还要差。” 两人无言,慕飞忽然抬头,“你说,会不会是王带回来的那个女子,自从王倒在床上以后,那女子就不见了!”

“不可能是她!”

“你怎么知道不是她。”慕飞质问的口气响起,

“因为……反正不是她!”墨麒麟有一丝抑郁!怎么就不信他呢,他是谁,冥王都得让三分呢!

慕飞转身对慕璃说,“宏帝知道了吗?”慕璃看了一眼,呆呆的说:“没有啊!” “你你你,都到这份儿上了,还不去说!” “可是……”慕璃话还没有说完,墨麒麟就接着说:“你们王不让说!”慕飞白了他一眼,“你们都不去,我去!”

“殇,殇!你们把墨殇还给我,还给我!你们干嘛瞒着我,你们凭什么瞒着我!呜呜呜……”慕飞还没迈开脚,安沫儿就哭着喊着跑了过来,一下子撞到恰巧站在门口的慕璃,眼看着安沫儿就要推开阁门进去了,墨麒麟一把把她拽了回来,安沫儿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慕飞和慕璃同时伸手打算去扶,却不知为何,被墨麒麟一个眼神儿吓的把手缩了回去,而此时的安沫儿,脸上的妆容早已被泪打湿,抹了一脸,看得出来是真心的眼泪,慕璃还是有些不

忍,伸手将安沫儿扶了起来,却不料,安沫儿一站起身子,就伸手将慕璃重重的推开,墨麒麟冷声一笑“呵!”慕璃有些恼,还迷迷茫茫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慕飞还是恭敬的说:“安姑娘,你还是回吧,王没事,只是他早以料到您会这样,所以才会瞒着您!” “真,真的!”安沫儿抬头,露出少女的天真,像是一个怕被人抛弃的孩子! “恩,您先请回吧!” “嘿嘿,恩,阿殇醒了一定要让他来看我!” 慕飞点头示意,算是答应了,安沫儿这才含笑走开!脸上的妆容尽毁,宛如地狱里的白无常 。

安沫儿一路上踉踉跄跄,面含微笑,但所有人看了,都瘆的慌!一路上,安沫儿看那些人对自己虚伪的笑,心里早就憋了一团火,可自己在人面前还要装白莲花,只能忍着。一回到自己的阁房,便伸手扶了桌上的茶杯,吓的冥奴跪了一地,没人敢说一个字,全都瑟瑟发抖。安沫儿随手指了一个姑娘,“去,去把玄武夫叫来!” “是,是!”那冥奴一听,连忙倒着身子出门,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生怕慢一会儿安沫儿就会要了她的命!

“哎哎哎,干嘛,干嘛,干嘛!”慕飞拦在阁门面前,阻止着正想进去的墨麒麟,“进去看你们家王啊?不然,他就算是没有被毒死,也得被你们闷死!”说着,手里换出白色的光,白色的光一把将站在阁门口的慕飞推开,然后飞快的进入阁房里,冲外面的慕璃,慕飞做了个鬼脸,然后手一挥,门就自动关上了,留慕飞在外面气的跳脚。

墨麒麟走过去,看着床上嘴唇干燥的男子,眼里有好多不忍,可却没有办法,墨殇脸上还是带着朱红色的萨摩面具,只露出两颗深邃的眼,和一张干燥无血色的嘴唇,墨麒麟不知怎么办才好,只能给墨殇倒了杯水,轻轻放在的他的唇边,可水却留了出来,墨麒麟皱眉,嘴里絮絮叨叨的说:“你可的想清了,你要是喝不下去,必死无疑,你要是不咬牙坚持必死无疑,别人不知道你,我还能不知道你吗,你吊着一口气,并不是为了的安沫儿来看你,你对她,只是愧疚,而你对吻鱼那丫头是不同的,你自己也意识到了,你也猜到她去干嘛了,你现在怕是不奢望她拿回冰灵芝,只希望她平安回来,你再看她一眼,是吧!既然是,就喝,把这口气好好吊着,等她归来!”奇迹的是,墨麒麟说完这些话,墨殇微微张开嘴,墨麒麟便顺势将杯子倾斜,水从墨殇嘴中缓缓流入喉咙!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冰神!” 男子手背后站着,给了吻鱼一个潇洒的背影,“呵,我凭什么给你!”早已没了初见的温文尔雅,也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也许,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而且前两天的样子,怕也是演出来的,想到这儿,吻鱼嘲讽一笑,“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呀,你怎么不去当戏子呢?” 狄呈皱眉,本不该解释,也可以,不解释,可还是忍不住解释道:“我欠灵儿太多了。”说完,转身走了!对呀,那个身形透明的女子,就是灵儿,就是冰灵芝!

吻鱼忽然间想起在回音谷里看到的一幕幕,忽然觉得他也是个可怜人,他有故事,一个悲惨,凄凉的故事!

“哎,你别走,狄,狄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走!” “噗!”吻鱼从床上站起来,气息一个不稳,吐出一口鲜血,无力的倒在床上,像一只折了翅膀的蝴蝶,地上的血像是一朵妖艳的花,狄呈闻言,转身疾步走了回来,看见倒在床上的吻鱼,就像是看见了童善的影子,一下子走过去把吻鱼扶起来,让她靠在床头,怒到,“你是不是不想要命了!”

“我的命不如冥王的值钱,如果我死了,只会有亦宝一个人关心,可如果冥王死了,那整个冥界怎么办,所有冥界的亡灵怎么办!”吻鱼一笑,嘴角带血,异常的凄凉。

“你何必这样帮他呢!”狄呈面对眼前的女子,有一丝不忍!

“我只是不想让他死!”

“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一下!”眼里有一丝艰难的选择!

他没说,吻鱼也没问,只是说,“好!”

出了竹屋,狄呈飞身朝回音谷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