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十章 安分守己

吻鱼 宝熊 1892 2016-10-03 21:37:19

  “你是谁!”吻鱼看着眼前拿着烤鸭的少年,眉宇间,少年稍稍酝酿了一下,转身看着吻鱼,“我是麒麟,墨麒麟!”说完,盯着吻鱼发愣,伸手,轻轻抚着吻鱼银白色的发,“真好看!嘻嘻”少年正想收回手,却不料,掉了一根银色的发,落在手腕侧边,化成一搂粉光,成为一片粉色的鱼鳞,茜在肉里,墨麒麟吓了一跳,微微皱眉。吻鱼也有一丝诧异,可这并不影响少年美好的心情,反而夸了句漂亮,悠哉悠哉!

两人一精灵一路前行,路上,吻鱼沉静寡言,墨麒麟一张嘴说个不停……!“你见过狼吗?”吻鱼摇摇头!“你见过无数匹孤狼在月圆之夜的冰雪峰巅嚎叫吗?我在冰山见过,太壮观,也太过惨烈。前一秒,它还静静地接受生命的恩宠,仿佛谁都可以亲近。后一秒,它却能为了一席之地对同伴大肆进攻,远远都能听见牙齿撕肉的声响……” “这是你经历过的吧!”

“你很聪明!”

“不是,我只是感同身受罢了!以前,我只是一条鱼,我在忘川河中生,忘川河中长,我见过近千年的死尸,千年太漫长,我日日夜夜生活在恐惧之中,往往夜不能寐,一直到现在!”说完,吻鱼微微一笑!重重舒了一口气。笑容,很凄凉!墨麒麟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鳞片粉色的光越来越显!“要不,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也不征得别人同意,拉着吻鱼的手,飞了起来!吓的亦宝紧紧的抓住吻鱼的衣襟。

路上的风在耳边吼叫,一座座山掠过眼际,远远的传来一声声沉闷神圣的钟声,像是在宣誓什么,又像是预告些什么!怪过十八弯,便到了石阶前,高高的阶梯直达山巅,极为陡峭,站在山脚看去,似是如天梯,可直接琼瑶仙境! 亦宝亦是小脸苍白,“这么高的地方,若是爬上去岂不是连命都要去掉半条了!” “为什么要停在山脚?为什么不直接飞上去?””吻鱼问,墨麒麟也不恼,细细的讲,“这个佛山很灵的,所有的香客只能徒步前行,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只能走,这样以显对佛爷的尊重。” “哦!”吻鱼和亦宝若有所思,抬头,狭窄的山路边站着两个小沙弥,手里端了一杯茶,茶身是褐色!吻鱼一脸真诚:“这个茶喝了会不会什么都记不起来?”亦宝听的迷离迷糊的,墨麒麟却解释道:“这不是孟婆汤,只是一碗度化的茶,没关系的!”说着率先喝了那盅茶,吻鱼也学模学样的喝了下去,以为就此可以离开,却不料被小沙弥的左手挡住了路,“施主请留步,若贫道猜的不错,你们还携了一只鬼虫吧!”说着,举了一杯茶过来,亦宝看着那盅茶早都咕嘟咕嘟流口水了,一听小沙弥这样说,亦宝的嘴巴都裂到耳朵后面了,匆匆从吻鱼衣襟里面飞了出来,趴到杯子边上,豪不客气的砸吧了几下!

小沙弥伸出左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吻鱼颔首示意,跟着墨麒麟踏上上山的路,台阶很低,却足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阶!

咚咚咚……

阵阵低沉的钟声回荡在空中,似是可以洗涤人心的转灵之感!

山间云雾缭绕一座恢宏的大殿屹立于山巅,远远看去,似是被云拖起,耸立于云层之上,缥缈而空灵, 给人一种突兀间步入琼宇仙山之感!

稳健的步子,慢慢见到了那座庄严而萧穆的大雄宝殿,刚踏入大殿,便迎上来一位老和尚,老和尚须白色的发,一身明黄色袈裟,脚上明黄色的布鞋,如清修的老者!“施主可愿随贫僧一同,去见过贫僧的师父!”吻鱼回头看了墨麒麟一眼,对着老和尚点点头,墨麒麟和亦宝也想跟去,却被老和尚抬手挡了回来,只能愤愤的在原地等着吻鱼!老和尚带着吻鱼七拐八拐,拐进了一道别致清幽的禅院,“施主请!”吻鱼迈步走了进去,一阵清幽的檀香味,扑面而来!这是一间禅室,很空旷,正面对着墙,墙上挂着佛祖像,后面是供台,供台上还摆放着香炉,经文,供奉……

地面放置着一只小几和两个铺团,一名穿着明黄袈裟的老和尚坐在蒲团上,比之刚刚那个须发花白老和尚,此人却是真正的须发皆白,一连慈眉善目之象,仿如那挂在禅房前的佛祖像一般!

吻鱼举步,走到那蒲团处坐了下来!

“天意难为,终,天意难违!”

老者开口一连串的轻叹,清明的眼神落在吻鱼的脸颊上,幽幽道:“若不想余生过的太辛苦,最好安分守己!”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是既是不是,是或是不是,都不重要,女施主,负天命而来,枉忽,负了苍天一片苦心!”

吻鱼还想说些什么,可老者已经闭目静修,只好站起来随老和尚离开!走到门口还一脸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却终究什么也没说!

“怎么样,怎么样,大师说什么了!”还没看到人,就听到了欠揍的声音,吻鱼抬头,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好巧的,大师闭关了!”说完看了看边上的老和尚,老和尚明了,“师父今日闭关,还请施主海涵!”腰微微弯了一些,有些毕恭毕敬!吻鱼冲老和尚一笑,转身离开!

下山的路一样乏味,还是墨麒麟喋喋不休,吻鱼的脚步声,亦宝煽动翅膀的声音!唯一不同的,就是角落里的一袭黑衣!男子一双眼眸深不见底!

“王!”

“走!”然后消失在暮色的天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