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九章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

吻鱼 宝熊 2025 2016-10-02 15:52:57

  ……断崖……

男子眸子黝黑如谭! “咳咳咳!”男子听着熟悉的声音回头,看着安沫儿一脸憔悴,眼里有一丝挡不住的心疼,从断崖边疾步走到门槛处,“鬼医都说让你好好休息,你干嘛还过来?”语气里有一丝责备,但更多的是心疼,安沫儿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但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半搂着男子的腰,嗲声嗲气,“你很久都不来看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我害怕!”他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抚着她的背,温声细语!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也不过小半柱香的时间, 外面又进来了一个人,正是那位领头的冥徒,而他进去,好巧,刚好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安沫儿心猛然一顿,眸瞳懈怠,脸色越来越苍白,口干舌燥,还记得那天,安沫儿倚在领头冥徒的怀里,徐徐的说:“我只在乎你一个,冥王,她不屑于!”可现在呢?她正倒在冥王怀里,她怕,她怕他把自己抖出来,毕竟所有人都不可信,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他只是冷冷撇了她一眼,并且什么都没有说……耳朵传来的痛楚,打乱了她的思绪,她心里闪过一丝害怕,觉得她虽然锁住了他的人,却未能锁住他的心,若不然,他何需锁住她的耳穴,不让她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心里冷笑,“玄武夫,殇,呵呵,和你们在一起这么久,我又怎会看不来你们在说些什么呢?”对!领头冥徒名唤玄武夫!

玄武夫单膝下跪,右手撑地!“王,那姑娘一切安好!只不过……”

“说!” 墨殇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她,好像要收拾东西离开!”

墨殇眼里闪过一丝戏谑, “哦!”

“那,王,还要不要跟?”

“不了,你下去吧!”玄武夫意味深长的看了安沫儿一眼,然后转身离开,毫不意外,这一眼刚好落入墨殇眼中,墨殇眯了眯眼,却是什么也没说!一声响指,招来了慕璃,“你把沫儿送回去!”然后转身离开,全然不顾及慕璃的顾忌厌恶,和安沫儿愤恨的眼!

男子走进被灌木丛盖严盖着的黑洞,洞里达答的响着水滴落地的声音,有一抹幽静又有一沫神秘,洞里亮着光,洞里有一块儿方湖,湖水是精湛的红色,湖中央有一块儿巨大的石床,上面搁置着一块儿草席,草席上传来淡淡美食的香味儿,还有悠悠的酒香,墨殇就这样子睥睨着洞中的一切!

“啊~~~”湖水中传来一声男子的惊叫,“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好歹也是堂堂冥王,居然在这里做,做,偷看别人洗澡的猥琐事情,你怎么对的起宏帝,对得起爹娘,对得起你未来媳妇儿!”

“墨麒麟,你本事越来越大了,到现在还管起我娶媳妇儿来了!”

只见一个和墨殇一般大的少年,将身子捂到血红的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满脸埋怨,“那你干嘛偷看别人洗澡,你堂堂冥王一天太闲啦!”说完只是一眨眼功夫,飞身而上,也只是一眨眼功夫,黑色的袍子,便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要不是发梢有点儿湿,怕是没人知道他是从水里出来的!飞身到岸边,看着墨殇双眼含笑,看的他有些发毛,因为他知道,这堂堂冥王露出这种笑,肯定没安好心!果不然,下一秒墨殇就说出让他吐血的事!

“墨麒麟,本王谴你去办件事儿,去跟着那姑娘,守她平安!”

“你你你,我好歹是世界上唯一的麒麟,你竟然让我去守一姑娘平安!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等等,姑娘,就是那天你带回来的那个姑娘,墨殇,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说着用手指指着面前一袭黑衣的男子!

不知为何,男子心跳一泄,慢了一拍,像是被人戳破心事一样,但面上还是丝毫不露!“让你去就去,那么多废话!”

墨麒麟看着面前男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可是也不点明:“好,我去!”刚打算往洞口走去,又是想到了什么?,折了回来,飞身到湖中央的石床上,抱起烤鸡,转身噔噔噔的离开了!墨殇嘴角勾起一抹连自己也未发觉的笑!

“主人,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树叶的阴影混着橘色的夕阳跳跃在她的眼角眉梢,吻鱼绑好包袱的最后一个结,抬头,摇了摇头“还不知道!” “那,那,要不我们回去吧,天天都有好吃的,多自在呀!” “亦宝,有点儿出息行吗?他天天板着一张脸,像是谁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一样,我们干嘛回去呀?”吻鱼嘴里虽这么说,可心跳不由得加快,满脑子都是墨殇的样子,脸不由得微微发红! 为了掩饰,赶紧背起包袱,把亦宝塞到衣服里,往出走,房檐角落里的墨麒麟笑的很明显,“这两个人明明都喜欢对方,却都不愿意说,真是绝配!”

亦宝和吻鱼慢慢悠悠的走在集市上,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甚至…看不清路! “驾,驾”几声马蹄声,从远到近,慢慢响起,可速度很快,待吻鱼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能做出最快的反应,就是抱着头蹲到地上,把亦宝护在怀里,快马正要顺着吻鱼的头踩下去,却忽然多出一道粉色屏障,将吻鱼和亦宝护在里面,安然的度过危险,可是起码得人和那匹马,就不一样了,马倒在地上,响起一声鸣叫,人,则从旁边卖肉的案板上滚了下来!

把买了只烤鸭匆匆赶来的墨麒麟吓坏了,要知道在他这儿出了事儿的人还没有呢,并且这还是冥王要护的人,他怎么敢要她出一丝一毫的意外,但是见吻鱼正站起来像受伤的人走去,他拍拍脑子嫌弃吻鱼傻,然后又跑过去,拉着吻鱼的手,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离开,知道安全无人的境界,才松开手,打开放烤鸭的荷叶,正打算往嘴里送,就发现上面趴了一只银白色的肉球,脸一下黑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