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七章 九鸾殿

吻鱼 宝熊 2145 2016-09-27 23:23:04

  夜,宁静,友缘客栈。只有二楼最边角的房间,灯火通明!

“你为什么只要了一间房?”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吻鱼珊珊的闭了嘴,看了一眼靠在窗边的白衣男子,“呼!”

“喂喂喂!你熄灯干嘛啊?”

“不熄灯怎么睡得着!”说完倒在床边,和衣入睡!黑暗中裴宇轩看着女子的睡颜,心里不由得感叹,这丫头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样子真的好美!飘来一股悠悠的香气,裴宇轩一下子用袖子唔住鼻子,快不走到床边,摇醒她,吻鱼不满的睁开眼睛,“干嘛啊!” “又幻香,唔住鼻子!”吻鱼一下子坐起身来,将还在会周公的亦宝唔在怀里,自己也捂着鼻子靠在角落里,一脸担忧的看着正在和黑衣人做拼搏的裴宇轩!

有时间担心他,也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呢!一个蒙这面也挡不住脸上刀疤的黑衣人出现在吻鱼和亦宝面前, 吻鱼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可惜只碰倒了冰冷的墙面,黑人将一张布满皱纹,又黑又脏的手伸过来,拉着吻鱼的胳膊,却不想,吻鱼的身体会滑的抓都抓不住!

黑衣刀疤男阴险的笑了一下,手伸过去,想抓住吻鱼的衣裙,吻鱼当机立断地抱头蹲下,男衣刀疤男的手一下子挠到墙上,发黄的指甲断了两根,正往外冒着血,黑衣刀疤男怒红了眼,一掌向吻鱼打去,吻鱼躲避不及,闭上眼睛,可是意料中的痛感,并没有袭来,睁开眼睛,忽然看见了挡在她面前的慕璃,在慕璃接到墨殇命令时,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飞到房檐上的时候,黑衣刀疤男已经抬手打向吻鱼了,让他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只能用身体保护自家王的女人,不受危险!黑衣人也没有想到,明明就要得手了,半路却杀出来了个慕璃,正在黑衣刀疤男出神之际,慕璃一掌结束了他的生命,随即自己也吐了口血,吻鱼蒙了,看着自己脑子里的恩人如神邸一般救她于水火之间,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可心里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全部挥发出来,就看见眼前高大的身影倒了下去。用尽全力,将男人扶上床,回头想看看裴宇轩的身影,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估摸着是出去追那几个黑衣人了吧,心一横,扯开了慕璃胸口的衣服,一个显笠的黑色手印入眼,吓了吻鱼一跳,“嗜手印!”亦宝脱口而出。吻鱼看着亦宝,亦宝接着说,“这是一种有毒的手印,这种毒,碰一点点,若是没有解药三天必死无疑!”吻鱼有一丝诧异,看着亦宝,脑袋里回想起什么,“亦宝,要不我再吐一个泡泡吧!”话刚说完,就遭到亦宝一通骂,“你不要命了呀,要再吐泡泡,必须再等三年,若不然,就算你救活他,你也得死!”亦宝一口气说完,气喘呼呼,吻鱼有些委屈,那她也不能看着救命恩人就这样死了呀。半晌才说,我记得我救。。。救。。。救冥王的时候,你说过九鸾殿,九鸾殿,救人不费吹灰之力,我们去那儿吧!吻鱼眨巴着银色眼睛,一脸赤诚!

“你能哭出来吗?”吻鱼摇头。

“那要去干嘛?送死吗?”

“总得要试试嘛!”

“你这样还不如去找冥王呢,他是冥王的人,冥王不会见死不救的!”吻鱼想起那个怪异的行事风格,头摇的跟波浪鼓一样,亦宝沉默了,四周死一样的寂,“主人,让亦宝和你一块儿去吧,别丢下亦宝,死亦宝也要和你死在一起!”声音里带着哭腔,完全不像平日里那个无忧无虑的亦宝,吻鱼有些心痛,却还是忍着说,“你要照顾他,相信我,我会回来的!”对呀,连亦宝都知道,此去凶险,九鸾殿的主人性格怪张,怕她到时候流不出眼泪,也会一命呜呼吧!“主人!”带着胆怯的声音,换回吻鱼的思绪,吻鱼笑了笑说,“没事儿!”,然后用手指点了点亦宝的头,转身出了门。亦宝一声声的主人使她加快了步伐,一路上一一询问,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蔽着她,最后还是一位大婶颤抖着声音告诉她,九鸾殿的位置。黑色的小巷,少女一头银发无风自起,不时角落里跳出一只黑色的猫,不一会儿,就到了黑色的阁楼面前,就是黑色,除了黑色没有别的颜色,顶楼处还有一只猫头鹰站在那里,眼睛十分明亮,四周旋转 像是在寻找什么!黑色的大门上方挂着一个牌匾,上面是红色的大字,“九鸾殿”牌匾两边挂着两个血红色的灯笼,诡异而阴森!,阁楼很大,足有半个马场那么大,还在吻鱼打量的四周时,黑色的大门开出一条缝,随既伸出一个鬼头,确切的说,是鬼头面具,面具上是一个哭脸,一个很大的嘴唇,有一个红色足有一尺长的舌头,面具很逼真,逼真能看到人死后脸上的腐肉,正在她大量的时候,黑门已经打开,鬼头人做了一个请到手势,远远可以看到里面,墙面上的烛台里闪烁着鬼魅的蓝色火焰,好奇驱使着她一步一步走进去,兜兜转转,弯弯绕绕,大约走了一炷香时间,终于走到一扇黑色的大门面前,吻鱼和鬼头人刚接近大门,大门便不打自开,鬼头人上前,单膝跪地,右手撑地,嘴里一句话也不说!高台上的黑衣男子转了过来,青丝飘动了一下,便在一直安静的待在背后,一双如黑曜般的眸子,轻抿着嘴唇,一张洁白无瑕疵的脸,简直逆天了!

“来我九鸾殿之人,自是知我九鸾规矩,我九鸾殿可以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要,但必须留下一滴眼泪,逆者亡!”

“看你银白色的眸子掉出来的眼泪,一定美极了!”男子把玩着手中单一色的白色面具,惬意的说,可吻鱼却听着窒息。“吻鱼此次前来 是为了寻得嗜手印的解药,还请楼主成全 至于吻鱼本身是一只鱼精,鱼没有眼泪。“什么,没有眼泪,那我家主子凭什么给你解药!”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掌打的摔了出去,滚了一圈儿爬起来,又唯唯诺诺的站在边上。见此台上的妖孽男才开口,你也之九鸾的规矩 若给不出眼泪,你遍得死。

“求楼主成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