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五章 说不出的感觉

吻鱼 宝熊 2155 2016-09-25 22:57:31

  雕花大床上,女子尽管施了粉黛,也挡不住脸上的苍白,嘴上没有血色,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靠在床边,名唤安沫儿!女子静静的看着床边的慕璃,慕璃一勺一勺的喂床上女子一碗苦涩的药,女子,眉头微皱,很显然,药很苦很难喝,却看着慕璃一张俊脸,愣是一句话也没说!想一想,这憋的得多辛苦啊!好像是,终于忍不住了,用手捂着嘴,只摇头,示意自己真的不喝了,可自作孽不可活,慕璃一句听话,一个眼神,她只能忍着不适,强喝下去这一碗药,慕璃轻轻放下药碗,替女子擦了擦嘴角的药汁,动作有说不清的体贴,温柔!

安沫儿见势,声音轻柔如水,小心翼翼的问:“咳咳,殇,听说你前几日带回来一位女子,是不是……”后面未说完的话,给人无限遐想!墨殇擦药汁的手顿了一下,安沫儿的心同时也慢慢的下沉。安沫儿见墨殇显然是不愿意说,怕他发怒急忙转换话题,“殇,可否把你的面具卸下来,再让沫儿一睹俊容,记得沫儿还是很久以前见过殇的样子,现在都有些迷糊了!”说完一声轻笑。看着安沫儿的笑容,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大大列列傻呼呼的样子,再看了看眼前不一样的人,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将手里的手绢,塞在安沫儿手里,嘱咐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我想起了一些事,先行离开了。”说完匆匆离开了,尽管安沫儿在后面怎么喊叫,也没有回头。安沫儿手里的手绢儿被捏的发皱,眼睛里溢满了杀意!

阁房里,吻鱼和亦宝正在抢最后一个黄里透绿的枣子,墨殇进去便看到这幅景象,心里不由得感觉好笑,吻鱼看着某人进来,脸一下冷了下来,“你来干嘛?”说话间,亦宝已将枣子吃到嘴里,吻鱼有些抓狂,全然忘了上一秒的质问,又满屋子的追着亦宝,手腕被一抹温暖抓住,眼前出现了一只大手,手上呈着一颗黄色的小球,发着光。吻鱼轻轻拿在手上,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耳边传来一句一向冷冽的声音:“吃下去!”吻鱼不情不愿的说,“凭什么!你说吃就吃啊。”话还没说完,亦宝就凑了过来,惊讶的看着吻鱼手里的小球,惊叹一声,伸手就想抢,却被强势的吻鱼一下吞了下去,亦宝顿时不乐意了,“你知道那是什么啊,给你你就吃!”吻鱼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你想吃,我就偏不给你吃,你都敢吃,我又有什么不敢吃的!”亦宝满脸黑线“那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墨殇一扶袖软绵绵的在地上滚了两圈儿,可怜兮兮的揉揉屁股,墨殇心想,自从遇见你,一个两个就都不把他放在心上,他这王当的真是憋屈。“这是巨鳌的内丹可治百病……” “我没病。”吻鱼吼了一声,墨殇理没理接着说,“可增强全身内力,可让修行浅短的精灵化身为人,可让失了三魂快飞会烟灭的鬼魂转世转世为人!”吻鱼听得目瞪口呆,企图要吐出来,墨殇一把抓住吻鱼的手,“你干嘛!”吻鱼急得都快哭了,“这给我多没用啊,还不如给那些真正需要的人呢,给鬼都能重活一次,呢给我却只能增增内力!”说完又是一阵猛拍,墨殇又一次控制了吻鱼的手,“来不及了,这内丹入口即化!”吻鱼静了下来,真的感觉全身有一丝丝暖意划过,很舒服!

吻鱼,扫了一眼,爬在雕桌上,正哀怨的整理翅膀的亦宝,墨殇以为吻鱼还贪恋着枣香,又是一声雄厚的内力,吻鱼转过头,看了看墨殇,问:“你还要枣子干嘛!”墨殇猛的转头,看吻鱼的目光变得凛厉:这丫头到底是谁,他的传音怕是宏帝也能听出个悬差,可是这丫头,不行能听到,而且还不会有丝毫误差!且先不说这个,就说这巨鳌的内丹服下之后,怕是自己也会产生体差。轻则受不了晕倒,重则走火入魔有生命危险!因为这巨鳌修行甚久,可以说在过几年,怕是能成精,可这丫头竟然一点事都没有,更何况她只是忘川河里的一条鱼精,她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生在这只有死尸飘过的忘川河。

一个黑影从眼前闪过:“王!”慕璃左手执着托盘,右手撑地,单膝跪在墨殇面前,神奇的是,托盘里的枣子竟文丝未动!吻鱼一下站了起来,墨殇以为她是迎着枣香,让慕璃站起来,手接过托盘,很体贴的把托盘举到吻鱼面前,吻鱼确是看也没看他,只是随手拿了一个枣子,眼睛很自然的盯着慕璃看,就那么一直看,都不带眨眼的,好像一闭眼,人就会消失一样!

慕璃本身还抱着看笑话的心情,倚在门口,想看看自家王怎么对女子献殷勤,可收到女子炙热的目光时,他就本能的感觉自己玩了,果然在他思考完人生后 收到自家王杀人的目光,慕璃单膝跪下,单手撑地,“属下告退!”说完以光速转身,飞身离去!

墨殇回头看见吻鱼目光眺望,依依不舍地样子,心里竟隐隐有些难受,扫了一眼,一脸懵懵懂懂的亦宝,转身就想离开,却不料,被一只白皙的手拽住了衣角,本以为是吻鱼那丫头,有所醒悟,却听到吻鱼就消失在前方拐弯之处理直气壮的说,“都怪你,你把他吓跑了,我不管,你得给我把他追回来!”墨殇像看白痴一样撇了一眼吻鱼,甩袖离开!

吻鱼生气的跺了跺脚,抱着亦包就往出跑,路过墨殇的时候,墨殇也不曾理睬,毕竟潜意识里根本不相信吻鱼能破开五旗结界!转身朝断崖走去!

吻鱼心里难受得要哭了,自己的恩人就这样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赶走了,自己怎么对得起她当初的救命之恩,越跑越生气,朝来时的路跑去,迎路碰见坐在石阶上的慕飞,慕飞正想叫住她,可还没开口,吻鱼就消失在前方拐弯之处,挠了挠头,心里暗想:这是他家王把人家气哭了把!然后又回身,坐在石阶上,吊儿郎当!

吻鱼沿路跑到藤蔓之处,和她初见时一样,藤蔓自动向两边伸去,敞开一条小路!她顺着小路,提步跑开,越跑越远,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