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吻鱼

第三章 冥殿

吻鱼 宝熊 1993 2016-09-22 18:35:19

  次日,寒冰洞冰床上,“呼,好冷啊,主人你快醒来啊,再不醒来,你就见不到亦宝了!”亦宝带着哭腔说完,在手上重重的哈了一口气,小肉球用冰床上女子的衣带,紧紧的裹着自己,洞外,雪花飞,地上落了厚厚一层雪,造就这雪的是一座水青色的冰洞,洞口立着一块碑石,上面雄赳赳,气昂昂的用红色字体写着‘寒冰洞’。

‘啪’冰床上,少女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就看见亦宝坐在自己的脸上,一滴口水摇摇欲坠,吓的吻鱼急忙拽着亦宝丢到一边,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啪’准确无误的滴在少女脸上!“亦宝,冲冠一怒为脸蛋儿啊,吓的亦宝一咕噜爬了起来,左看右看询问怎么了?这一举动更是激怒了吻鱼,气的吻鱼一把抹去脸上的口水,一手抓住一宝的身子,一手挠它的肚子 笑的亦宝前仰后翻!

“这样看来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那就离开吧!”久违的和谐被这冷冽的声音打破,吻鱼看着男子,眼前泛出奇异的一幕,男女对坐于冰床之上,男子执起女子的双手为女子运气,最后扶女子躺下,如此的真实却迷糊疏远,就像是,一场梦!

墨殇看着女子直盯着自己出神,丝毫没有听进去他的话,面具下的眉头微微皱起,内心有一些膨胀,第一次有人不拿他当回事儿,甩手离开,冷冽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那就不留了!”一句话就让强势的吻鱼不乐意了,带着亦宝跑到墨殇面前。抬头挺胸的走在墨殇前方,朝一个方向走去。

墨殇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微微勾起的唇角,只是随手打了一个响指,空中浮着的府磊又加了一层结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明知这空中府磊,一般人进不去也出不来,却还是没头没脑的加了一层防护结界。

吻鱼和亦宝一会儿从这边儿上来,一会儿又从另一边下去,兜兜转转,也没能离开。就连一向方向感极好的亦宝也一时失去了方向。

一个胯间带着刀,冥徒(侍卫一样存在的人物)模样的人走过来,单膝跪在一个穿着斗篷蒙着面纱的人面前,声唤:“安姑娘!” “说吧。”明显斗篷下的人地位不一般,很藐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冥徒,可冥徒却像是听不出来一样。如实禀报着:“安姑娘,昨天,王,确实抱回来一个女人,进了寒冰洞,好半晌才出来!”安沫儿埋怨愤恨的声音传出:“昨天的事,为什么今天才说!”冥徒未曾答话,只是头越发低下 。可安沫儿看都不看一眼,狠狠地骂了一句,“废物。”便抬脚离开了。谁都没有看见,跪在地上的冥徒,眼角泛起了泪!

一旁角落里的吻鱼还迷迷糊糊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待斗篷下的人走远,才看了看一脸沉思的亦宝说,“赶紧走吧!”可人家亦宝还是一脸沉思,压根儿理都不理她,少女一把抓住亦宝的身子,往回拽?一人已精灵,打打闹闹,回寒冰洞,温度一点一点的变低,小肉球缩在少女怀里,都没了打闹的心情,早上在里面疗伤的时候都不曾发现冷的这么不可言喻!

终于回到冰洞,一样的晶莹剔透,明明是黄昏,冰洞里却亮如白昼,吻鱼搓着手心,坐到病床上,刚坐下,有立刻窜了起来,“啊,好冰啊!”低头一看,自己坐在一块偌大的病床上,心酸又无奈!

门外进来了一抹黑色的身影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吻鱼,和亦宝,然后扶手离开,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还不跟上”,吻鱼咬碎了一口银牙,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抱着亦宝小跑过去,放肆的用墨殇宽大的袍子裹住自己,顿时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吻鱼打了个冷战,将袍子裹的更紧了,男子满脸黑线,可看着女子娇小发抖的身体,刚想推开她的念头,又消失了!

一路无话,慢慢远离了寒冰彻骨的寒冰洞,男子目不斜视,心却沉沦在女子幽幽的体香中,少女的身体慢慢恢复了温度,一把推开了男子,毫不意外的收到了男子冷冽的眼神,吻鱼眼里闪过一丝心虚,可只是一闪而逝,快到让人捕捉不住,可还是没能逃过墨殇的眼!

躲在暗处的慕璃慕飞,几乎同时揉了揉眼,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家王什么时候这么大度了,记得上一个忤逆他的人,早在八百年前就死了,可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两人相视一眼,随即说出一句够他们死八百回的话,“王这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可慕璃,却又没头没脑的补了一句,“那安姑娘怎么办?”不等慕飞回答,远方就用雄厚的内力传来空旷冷冽的一声“滚!”两人对视一秒,随即飞快的转身消失在暮色之中,天知道这传言中的冥王有多可怕,竟能让自己的近身冥徒落荒而逃,吻鱼和亦宝丝毫不受影响,况且她们内力太浅。丝毫听不到!暮色之下一男一女一精灵显得格外和谐,四周静,静的只有二人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入眼的是粗大茂盛的藤蔓,而墨殇走过的地方,便纷纷打开一张缺口,惊的吻鱼嘴唇微张,机械的迈着脚下的步子,墨殇看着眼前少女呆萌的样子,心里不由的很暖,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一层极高,类似于天梯的阶梯,展现在吻鱼面前,又是一声惊叹!紧接着就猫着腰舍了命的往上爬,亦宝一副老者的模样摇摇头 然后笑着跟上!面具下看不清男子脸上的表情,但却知道男子心上泛起一丝涟漪,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浦园各种花,不同品种的草药,清香扑鼻,男子径直的走进大殿,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直走,左转第一间!”吻鱼心中感叹,真是惜字如金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