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薄罗小姐

第六章

薄罗小姐 左闲右赋 4043 2016-11-07 15:21:39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燕雀,不知鸿鹄之志。燕雀,不愿知鸿鹄之志…哈哈哈…”梁景景脸黑了,薄罗良涟笑得更欢了。梁景景幽怨地瞪着她,天下大同如何啊?她这是招谁惹谁了,不就是职业习惯看到两个男的说话就莫名开心吗?

最后凌萧打了圆场“都别闹了,我给你带了点打包的饭菜过来,吃点吧。”说完从塑料袋里取出依然热气腾腾的盒饭。薄罗良涟眼神飘啊飘的,哀怨地瞅着很是无辜的盒饭“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吃盒饭呀,好凄惨呀~”装模作样地抹泪。

老大黑线了“这是我亲手做的,味道照理还说的过去,不太清楚你的口味,就都做了一点。”她凌萧其实也挺良家妇女的,傲娇脸。

薄罗良涟撒娇打滚各种闹腾“还是剩菜?不吃了不吃了,饿死我好了…”在家里人人都是避着她走的,挑剔难伺候,还不消停。其实薄罗良涟现在还算好的,毕竟她以前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好好的气氛被她搅得天翻地覆,人送外号煞神。娇生惯养的人儿啊,没点脾性是不可能的。

凌萧抚额“这份是单独做给你的,我们之前吃过了。”她实在是好耐心,不知薄罗大家究竟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养活薄罗良涟的,不容易啊不容易。

薄罗良涟见好就收“就是要好吃的啊,不然三天后怎么养好伤打PK 呐。”说着打开饭盒,凌萧做的菜式花样繁复,做功精巧,冒着热气的混沌,里面包了鲜味汤汁;八分熟的黑椒牛排,旁边还准备了番茄酱以便薄罗良涟加;火腿黄瓜,加上蟹柳紫菜做的寿司,撒上青豆蒸的软饭团,一大盒看上去分外诱人。薄罗良涟馋虫顿起,拿筷子开动。

凌萧做的菜都挺家常的,由于不太清楚薄罗良涟的口味还没放辣。作为一只强大的吃货薄罗良涟事实上什么都吃,虽然说前提是不是剩饭,合口味。她并非无辣不欢或是不共戴天,不过这一举动…怎么办呢,小小的感动了她一把。

吃完她们就一呼啦全跑了,留下薄罗良涟孤家寡人的,她有些累,本来还打算看一下小说的,手撑着脑袋,居然就睡着了。薄罗良涟和她家电脑还在置气,索性几天里都不登,浑然不知路姚雪的话在游戏里掀起了轰然大波。

——路人A:不会吧,这年头还有人敢触大神的霉头?

——路人B:嘁,没准就一冒充的呢。

——路人C:不管这是不是真的,总之到时候有好戏看,走过路过别错过哦~

——路人N:我做庄,赌艮赢的买右边,赌K遍天下无敌手的左边,赌千里妖雪是假冒呢放中间!

哗啦啦,不久他就收获了大批银子,不过没什么人选择放左边,其中也不乏想碰运气大赚一把的新人,特地爆冷门,因此还算平衡。

“哎,对了,我昨天回宿舍,这医院网速比宿舍还好诶!”路姚雪惊奇道,定定地看着世界发言。

薄罗良涟无语,我滴个乖乖,这祖宗用了这么久现在才发现“你觉得医院这有等于没有的网络还可以超神,拼过网覆盖学校但就四个人用的宿舍了?不都得归功小恶魔?”真当她这么豪啊,明晃晃的钱哎,纯买一个鼠标当她疯了吧。小恶魔兼职网络提供器,光能的果然靠谱,只要世界有光就可以一直用。她家小恶魔能文能武文武双全,不止现在的些,以后的还是保留神秘吧。

路姚雪囧了囧,也是,如果都来医院挂个针那不早就得废了。(也不想想,谁会为了网络在医院挂个针?没毛病?)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吃吃睡睡蹦蹦,讠周戏路姚雪,日子很愉快地就没了。

薄罗良涟伤养的差不多,大概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再过几星期拆绷带,她估计会激动死,这绷带,困住了她一颗放荡不羁的心。至于PK么,大家关注就好了,虽然个人觉得没必要,但姚雪妹子从中小赚一笔确实挺开心的。薄罗良涟倒是郁闷,太渣了,简直都不用动手,随便叫个人就可以死个万千次,十秒之内秒一人都闲的浪费生命。

成天在床上趴着,整个人都废了,医生建议多做复苏运动,没事下地走走,因此薄罗良涟颤颤巍巍地将手缓慢地交给路姚雪,悲愤圣洁地昂起头,开始皇太后式背台词“朕,历经沧桑,我朝五万年历史,都靠朕一人撑着啊!”

路姚雪笑个不停,帮她整理好东西,明天再做个检查,恢复的好就可以回学校了。薄罗良涟倒是不想上学,只是伤好了个七七八八,也就没理由继续赖在医院里了。

第二天清早薄罗良涟就醒了,蹦蹦跳跳的闹个不停,知道医生检查完毕决定放人,才结束这场鸡飞狗跳,站在旁边笑得灿烂。医院技术好不好体现在处理手术伤口上,比如说她现在回去养着,补补身体,百分之九十不会留下后遗症,骨头没问题,至于剩下的十度薄罗良涟还是有祸害遗千年的自信的。

她来医院之后又瘦了, 现在活脱脱一行走的骷髅,还好穿着不是那么和身的哈伦裤,前脚向前屈,后脚向后拖,纤长的身形犹如受伤的岭鹿。

回头校长好生探望了她一番,这事也就算完了,学校的责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再加上她摔的理由太醉人,只能是双方各退一步,毕竟她还要她的名声呢。

薄罗良涟注定是闲不住的人,据说她大双子呆家里就算转运,而她开学以来的点背状态经过十天半个月的休养,那绝对是被灭的渣都不剩。因此过了几天,给自己算了一卦“宜出门”的卦象后,薄罗良涟便心安理得地决定当晚爬墙溜出去。

是夜,阴云笼罩,暗不见光,月黑风高杀人夜,三更半刻鬼出门,如此大好良辰。薄罗良涟美名其曰时刻谨记老祖宗的遗训,一寸光阴一寸金,怎么可以消耗在睡觉上呢?跟小恶魔唠嗑几句,也不管它内心深处的拒绝一把拎进口袋,再抓了把带过来的雨伞,检查电脑电量,OK,装备齐全。趁着其他几位都睡着,寝室阿姨查岗之前,薄罗良涟动作迅速地溜了出去,一路狂奔到学校边角处。

幸好她方向感不差,在半记忆半第六感混合使用之后,终于成功地到达目的地。望着那引人遐思的园子小池塘,薄罗良涟不厚道地笑了——但愿今晚的小情侣识趣,知道天气不好,不然她为了封口一雨伞砸过去,保正一砸一个准。还有就是,哪怕没有她,万一在关键时刻下个雨,啧啧,你侬我侬的兴致都没了。

薄罗良涟上面罩了件白T,为了打掩护穿了个宽厚保暖的蕾丝短裙,乍一看还真有几分白衣飘飘的鬼模鬼样。动手飞快地探测到监控器,直接给干扰,同时扒下短裙,露出里面的运动裤,简单轻便,随手折叠几下将短裙放兜里,一分钟的时间换装完毕。

有些事情是干多了自然就熟了,比如说薄罗良涟无比驾轻就熟地用小恶魔干扰监控器磁场这件事,那是实打实的练出来的。这项技能她还是从她那群狐朋狗友那里偷来,再加以修改而成,先进的很,可以维持二十四小时的待机,系统再森严都能得逞。论这种方面,薄罗良涟的手段要比学计算机的路姚雪高超不少。

薄罗良涟很是自得地想,她这叫大智若愚,遇到真正想计划的事可以完美规划,说得好听一点是这样,说不好听的那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恩,在某女这里它是褒义词,两种都算夸。

学过几年空手道,有那么点渣水平,跳舞又是童子功从未荒废的薄罗良涟弹跳力是惊人的好,两米多高的墙,借了下石桌的力可以说是一跃而上,身手敏捷得完全不像是骨伤初愈该有的样子。薄罗良涟心虚一笑,感谢医院,恩,感谢医院,她是绝对不会说之前有夸张伤势骗同情心的部分。

她现在斜坐在墙上摇摇欲坠,双腿晃荡的倒是极为悠闲,不得不说舞蹈特长生的平衡感真不是白练的。估摸着天色,现在大概凌晨一两点了,街上没什么人,但就在薄罗良涟准备下去的前一秒,一辆车自转角开过,于是她很是苦逼地将险些迈出去的左脚收了回来,摇晃弧度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车里下来几个学生,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学校的,反正她一位脸盲重度患者哪怕是学长学姐也认不出,索性不纠结了。他们说说笑笑地送了一小段路,然后送完一个人就离开了。之前觉得不确定,不过现在她推测应该不是这个学校的,否则也不会离开。真相只有一个,他们是来纯送人的。(咳咳,一眼都能看出来的事情,还是别戳破某女自以为的推理能力。)路灯光线温和,加上树挡着,薄罗良涟毫不顾忌地打量,那人有些熟悉哈,她准去的来说只能看到影子,所以确不确定就不知道了。

段煜笠手上拎着老师指定买的教材,正寻思该如何进去,感觉到一道目光,便本能地走了过去。不是他敏感,而是那道目光过于强烈炽热,分明恨不得将他后背戳个大窟窿。薄罗良涟暗道不妙,当机立断准备撤,却被段煜笠好笑的一声“学妹”给停住了。

“好巧啊。”冤家路窄啊,薄罗良涟银牙紧咬,这孽缘也是没谁了,天知道她此时有多想一刀剁了他灭口。由于他还在街上,她半个身子算在街上,以防万一两人都是小声说话,因此听起来很没气势。

“以往不知道学妹还有这雅兴。”段煜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目光微瞥,意有所指。

“我这要下来,学长接好了。要知道学妹已经开学就进一次医院了,多一次不多,少一次不少。”薄罗良涟张开双臂,做了个飞翔的姿势直直坠下,白皙的皮肤在暗夜下几乎透明,无端让人觉得有种没特效却自带翅膀的错觉。

然而一切美好皆是枉然,因为薄罗良涟此刻的心情非常的急切,砸死他,砸死他,这么高不信砸不死他!

打了个段煜笠措手不及,不过反应很快,轻轻松松地接住了,反倒显得她怕死一般,挂在段煜笠身上不肯下来。

怎么可能( ؕؔʘ̥̥̥̥ ه ؔؕʘ̥̥̥̥ )?薄罗良涟双眼瞪的溜圆,满是不可置信。她有点想哭,早知如此她宁死也会撑成胖子。

段煜笠唇勾起“学妹还要在我怀里呆多久?”其实薄罗良涟的出现让他挺开心的,之前的麻烦一下子得到解决,她既然能顺利地出来自然能想办法进去。

薄罗良涟顿时弹起,双手抱肩“说,你想干什么?”他是有理由在外面的,可她不一样啊,到底哪里出了错,怎么就被看到了呢,笨死。

段煜笠对她比了个手势,秒懂。啧啧,好学生也有爬墙的一天。薄罗良涟没告诉他小恶魔的事情,只是粗略地指了下路,至于他能不能爬墙成功,关她什么事。

向段煜笠挥舞小拳头,直到他点头薄罗良涟才眉开眼笑地走开,末了还十分友善、饱含同学爱地招手。怕什么,既然走了她开拓的路,天塌了他顶着,谁敢出卖谁。

薄罗良涟本来想溜进网吧通宵的,可去的途中鬼神差使地走向了咖啡馆,恩,舒缓下心情,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的薄罗良涟如是想到。

再向这边,段煜笠才发现薄罗良涟无意识给他指的路通往女生宿舍,失笑地摇了摇头,一边又走回去。他很识趣地没问她去哪,只是往回瞟了眼,忽的长叹一声,眸中明明灭灭。尤为幽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