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薄罗小姐

第三章 宿舍

薄罗小姐 左闲右赋 4173 2016-10-05 23:06:01

  “你…”

“你…”再一次狗血淋头,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

“我先说。”段煜笠出于绅士,而薄罗良涟…出于本身的霸气。同时不同音。

段煜笠闭口不言,静等薄罗良涟开口。某女斟酌酝酿半天,最后才说道“学长该回宿舍了吧,虽然,女生宿舍未必不欢迎你,不过名声考虑,相信学长还是自己决定为好。”变相地赶人。

段学长本来就打算先行一步,和她打声招呼,可没想她自己提出来了。眼底一抹促狭闪过“学妹这是舍不得我,想再争取一下吗?”薄罗良涟身形娇小,屋漏偏逢连夜雨,高跟鞋都没穿,何况就是穿了也要低足足大半个头。于是乎,段煜笠在她背后环住她腰,下巴抵在她肩上,长长的大衣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住,这姿势,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薄罗良涟顿时僵住,为毛她被这么一抱,居然有了老夫老妻,的错觉?没好气地哼哼“学长还不放开?”早知道她就不该穿这身,平时跑跑跳跳的多好,现在抬个腿都像是演科幻片。

段学长松开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栗色卷发下的两颗摇晃耳坠,眸中一黯,却又转瞬即逝。将之前帮她提的行李箱给她。

于是他长腿一迈就消失在了转角,虽说走的不是特别快,可他一步就等于薄罗良涟几次大跨步,瞬间就没影了。薄罗良涟默默悲伤,早知道还不如他帮忙拎行李,自作孽不可活。

就当薄罗良涟一步三晃荡,千辛万苦将行李箱拖进宿舍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就位。加上薄罗良涟总共四个女生,其中三位都去领证件卡,行李很随性地扔在床上。

为了让她们“体验生活”,宿舍的空间并不充裕,四张床,一间卫生间,活动,放东西的位置,其他的还真得腾地方。好在都很干净,但由于她来的晚,只剩下最靠边的上铺。

薄罗良涟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阳穴,开始整顿衣物。这次点背了,以前睡姿不好,睡加大号的床,盖重但不怎么保暖的被子,这才收敛了些,现在床就这么大点,她不会睡着睡着掉下去才怪。

“你好!你就是新来的学妹吧,我是你学姐哦,我叫路姚雪!”清脆的女生响起。薄罗良涟转头,一位穿着比她还甜的女生,脸上肉嘟嘟的,全身除了粉就是橙红,长相也是萝莉风,微微混色的头发绚丽斑斓,再给她个法杖简直是活脱脱的小魔仙。薄罗良涟仔细打量,还真看不出来她是学姐。

薄罗良涟微微晃神,路姚雪笑嘻嘻地在她面前挥几下“学妹学妹!”

“恩?”薄罗良涟眨眨眼,她刚刚有发呆吗?

如果说路姚雪像新鲜出炉的草莓蛋糕,热腾腾香喷喷味道浓腻,则薄罗良涟绝对是那款最清淡的抹茶拿铁,带着抹茶的涩咖啡的苦,外象宜人,却拒人千里之外,难以接近的很。

路姚雪小脸垮了下来“学妹哦,你现在是整个宿舍最小的,老大可是要我们多关照你呢,要不要这么高冷啊。”薄罗良涟抽了抽嘴角,路姚雪不仅萝莉而且话唠,不知宿舍长——也就是路姚雪口中的老大,又会是怎番模样。

……

数多回合下来,薄罗良涟暂时性的知道了全宿舍的名字——之所以是暂时,一是她记性不好,边学边忘;二是她实在脸盲,换个刘海换个造型先别提,就是换了个衣服,人站在她面前也不一定认得出。所以,能一眼认出段煜笠的神迹,除了仇家以外,那绝对是真爱。

宿舍长的形象与她的身份甚是不符——齐耳短发如同横劈一刀,格外修整,身着劲装,身上斜斜的挂着一条长度足以勒死人的项链。项链的风格颇为出彩,张牙舞爪的蛇,且有腾云驾雾; 银色金属质感的十字架,本来象征和平,这么装饰却是刺目张狂:。薄罗良涟瞬间就被这项链吸引住,上古腾蛇,位于四象下,同与勾陈等,十字架有道教之意,东西混合,将古朴年月的美大方展现。

“喜欢吗?”虽说女生不会变音,但凌萧已近毕业,声音或多或少与薄罗良涟她们不大一样,略显沙哑。薄罗良涟点点头。大概是性格上的唯恐天下不乱,两人见面突然就多了种同门师谊的错觉,那是惺惺相惜的紧,没过多久就打成一团老大老大的叫了。

“嗨,你们这是在玩Cos吗?”一位女生风风火火地破门而入。薄罗良涟研究研究身边人同她自己的造型,没由来挺赞同的。老大具有杀伤力的刘海以及气场自带忍者风,路姚雪当之无愧的萌妹子,又混染的头发;至于她嘛……咳咳,卷发长裙,再给她个皇冠就能自称精灵女王。

忘了介绍,这被遗漏的妹子难能可贵地有着刚烈如火的性子,生在江南水乡却没养成江南女人温婉如水的秉性。梁景景,浙江杭州氏,喜好八卦,热衷动漫,祖上曾出过当时赫赫有名的状元郎,不过资料仅限于野史。

咳咳,薄罗良涟清清喉咙,说这么多文绉绉的话,依旧掩饰不了这丫是从头到尾实实在在兢兢业业的腐女一枚,可想而知八卦绝不会是学术界的那项。能让薄罗良涟这学渣一下子用这么多形容词,充分的表明了梁景景腐的程度。某女向来都是上课睡觉,下课蹦跳的人儿,要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没可能的,唯一学霸的就是曾经跳过一级,文科保持不挂,理科继续不佳。而且,那时的薄罗良涟并非开窍,也不属于被爸妈骗去学习的无知,而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好吧,在她这不可告人的秘密等于路人皆知,但她还是要卖个关子,这秘密过于重大,先缓缓。

……唔,运气,气沉丹田。

为了泡美男啊!她生日大概处于一年的中间位,不上不下,很有原则性的大小姐不打算来个姐弟恋,至于跳级…整个班级年纪陪她一起上升的男神都归她了,嘿嘿,想想就开森。这年头,谈个恋爱这么复杂干啥,异地,姐弟,网络,师生,再然后就是同性,额,禁忌?

太火爆的就先不提了,现在的她,必须先想好怎么应付挡在面前的美女。亏得梁景景是腐女,不然她这资质,稍稍打扮下保准有大把大把的男人过来主动来个金屋藏娇,亮闪闪明晃晃的银票在前方招手,可遇到了梁景景那腐女属性,又跟着一招被秒,薄罗良涟扼腕,如此一个好苗子。明眸皓齿巴掌脸,前凸后翘小蛮腰,啧啧,不是她自恋,长相上她薄罗良涟不输于人难逢敌手,可就这身材,后天再怎么补也达不到梁景景的巅峰水准。

“哈哈,哈哈,美女,不过是忽略了你——一小下,别这么冷哞~”算起来薄罗良涟在寝室里是倒数第二矮的,倒数第一的是萌妹子路姚雪,上帝不仅仅给了梁景景完美的身材,更给了她双凡人梦寐以求的大长腿。瞧瞧这福利好的呀,她都想转行了。梁大美女蹬着细高跟的小皮靴,这样一来比薄罗良涟足足高小半个头,气势蹭蹭蹭高涨。薄罗良涟泪目,她明明不矮的,在家比那些女仆都要高多了,没对比就没伤害,她现在觉得自己,好矮!

对了,盘算着她现在十七,还有一年做最后的冲刺,她们已经长完了,薄罗良涟这样想了想,才挽回了她最后的血皮渣。“臭丫头,想什么呢?”薄罗良涟习惯性在想问题的时候插口袋,掏出个棒棒糖,美名其曰涨气势,可没发现她此刻的动作对于已经为了保持身材多年没碰过糖的其他两位,究竟有多孩子气,也难怪会被梁景景叫臭丫头。

“你吃糖啊?”路姚雪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薄罗良涟一怵。去往食堂的路上,四人一阵诡异的沉默。最后还是老大好心地给出关于路姚雪梁景景保持身材的那点破事儿。

薄罗良涟丝毫不给面子地笑了,她是说,只要不把糖当主食吃,偶尔吃一次两次而已,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不过对于她们来说,小脂肪才是大问题吧。她不仅吃糖,还吃红烧肉呢。眼下躺在她饭盒里的,赫然就是红烧肉。大口大口的肉,浓浓的酱汁,还带着丝丝的甜,为了诱惑坚决抗战到底的两位,薄罗良涟慢慢地咬下,末了还满脸回味的小表情,瞬间引来了两人的怒目而视。

“想吃就直说呗。”薄罗良涟晃晃脑袋,露出狐狸般的坏笑。路姚雪和梁景景很坚决地瞥向一边。

薄罗良涟有些无聊“反正我也吃不完这么多,到时候倒掉浪费了。”薄罗两家合并,家底尤为深厚,红烧肉这点钱,她浪费个百年千年绝对没问题,所以这话纯属吃饱了撑的。

薄罗良涟瞄一眼那两人坚定无比的神情,叹口气“好吧,我只能自己吃了。”

……事实证明千万不要小看薄罗大小姐的实力,没错,一大碗整的红烧肉,她一个人默默地吃啊吃啊,居然见底吃完了。薄罗良涟看着空荡荡只剩酱汁的饭盒,囧了囧,反正是一次性的,爪子蒙住眼睛,我没看到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一路催眠,最后潇洒地来个高远投篮,砰,进了。其他三人瞟了瞟饭盒,缄默。

“你怎么就吃不胖呢。”路姚雪郁闷,怎么可以这样子呢,凭毛居然比她还瘦呢,这不科学呢。萌妹子到底是萌妹子,就是郁闷得撞墙声音听起来还像在撒娇。薄罗良涟耸肩,她舞蹈是童子功,功底深厚的同时加上平时的爱好以及天赋,本来可以作为特长生考进来,谁知她不多不好刚好过线,于是就没这个必要了。

至于她怎么吃不胖,这个问题还真没考虑过,可能她胃比较好吧,薄罗良涟边解释边揉乱路姚雪好不容易盘好的发型,全然没有初来乍到小学妹要处处让着学姐,听学姐话的自觉。不过对于某女来说,不让反而很正常,尤其是按照她这性格这逻辑换位思考。

由于之前趴桌上睡了一觉,后来寝室熄灯之后薄罗良涟反倒毫无睡意,折腾至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翌日,晨早。

“霉霉,你别就这么一睡不起了啊…呜呜呜,你睁眼看看娘亲啊霉霉~呜呜呜…”身体沉睡意识迷糊的薄罗良涟要死不活地赖在床上,她现在是可以感受外界的动静,只不过有些神志不清,单纯的…不想起。

于是神志不清的薄罗大小姐忘了此时身处何处,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地想着,霉霉是谁?

听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好像还离得很近。等等!“霉霉”? “娘亲”? “睁眼”?!完了完了,她不会是穿了吧,继承原主记忆,然后对这声音熟悉?No !天呐,她薄罗良涟上有五代同堂,下还打算交男票,生得一副好皮囊,能文能武文武双全吟诗作赋…怎么能让她这么早来个二次投胎!没错,薄罗家五代同堂,更准确一点薄家四代,罗家五代,祖母十四岁就嫁了,十五岁有了太奶奶,太奶奶十八岁有了奶奶,奶奶二十岁有了她老爹…全是早早婚,到她这儿太奶奶还没满百岁,太后过长一点就算了,关键是太上皇耶全在,当真是福泽深厚。薄家太奶奶早逝,太爷爷没过几年就跟着去了,不然简直圆满无比。

能文能武…还是算了吧,薄罗良涟说的不过是打游戏,各类属性小道知识背得无比透彻,十五岁时,人生第一次去网吧遇上了个抽烟喝酒的女生,两人PK,最后竟然是薄罗良涟这明面上的乖乖富家女赢了成天泡在网吧打游戏的混混,薄罗良涟自此之后风光了好一阵,自封了这能文能武的称号,逢人必须吹一番。

薄罗良涟眼睛闭得更紧了,纯粹的不愿意面对现实。她不相信,她这么完美如花儿般的生命说没就没了,而那边的哭声还在继续。薄罗良涟挣扎良久,最后还是决定起床,大不了,失忆这点小演技她还是糊弄得过去的。

于是薄罗良涟“噌”的一声坐了起来,做足心理准备,没想睁开眼却看到现代的天花板。诶诶?什么情况?她她她、不会在现代里死了,然后夺舍了灵魂弱小的身体吧,就像《交换》里说的那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