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世魔妃之祸水

第二十九章 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

倾世魔妃之祸水 翟沐儿 1438 2016-09-21 18:22:50

  直到释心将这个美丽的传说用她深沉的话语诠释,轩辕锦被深深的震撼了,就连躲在暗处蛰伏的人也不免被这传说撼动。

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那时,他们都还不懂,世间果真有值得穷极生命,遭受深痛巨创要的美好么?

“锦儿,我一生机关算尽才保你坐上皇位,你可切莫失了分寸,不仅要小心你身边的那些个女人,还有轩辕钰,一日不除,我决计不会放过他!”

苍老的面庞极尽狰狞,眼底尽是切切的恨意。

一旁的轩辕锦也是无奈,因为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娘亲那般恨着轩辕钰,就算当年在宫中他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她也这般恨他,却不是因为争宠,直教他说不出究竟为何。

她恨着轩辕钰,可她从来也没有爱过自己,从儿时起,他便被她要求着,习武,诗书,治国之策,所有一切都以一个帝王标准要求。可是,从来他就不曾欢喜过,哪怕如今万民瞻仰。

“母亲,您先回去吧!以后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我们还是少见面吧!”

“如今你已是万民景仰,我也要求不得你了。。。”

甚是落寞的走了,只是这沉闷的空气压抑的教人喘不过气来,就像是压在人心中的往事,带着些许腐臭在空气中氤氲着。

竹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在夜里很是突兀,没有皎洁的明月,只有残缺的稀薄的夜光透过林子照在轩辕锦身上。

“怎么?还不打算出来!”平淡的从他薄唇溢出的话语,却惊了铭霜一跳,原来他早已知道,可以想见,他的武功造诣绝不在自己之下。

“竟然你已知道,那就受死吧!”铭霜噎着嗓子沉声道,一袭黑色的夜行衣,带着黑色面巾,把她那姣好的面容遮住,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眸,凌厉的像是会说话。

她从暗处出来,手中的佩剑早已出鞘,直指轩辕锦背部。说时迟,那时快,凌厉的剑风从他背后呼啸而来,轩辕锦只一侧身,修长的手指将冰寒的剑尖捏在手中,一折便断了。

铭霜只是一愣,不禁轻呵出声,没有剑锋,我一样能够杀了你。

旋即,铭霜凝起内力,手中那把钝了的剑又似灵蛇般在她手中舞动起来,招招式式都直逼命门。只见轩辕锦伟岸的身影在她一招一式之中有些躲闪不及,俊俏的脸庞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凝气内力,他不再只是防守。

内力凝气的风动,将他的衣袂飘起,几缕墨发亦随风而动,又有些许月光打照在他身上。此时,铭霜却有些怔愣,她无法漠视这个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场和独特的魅力,但也只是这一刻。

她一旦想到那夜与他那般亲密,就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

然,铭霜足尖点地,飞身跃起,冰凉的钝剑在空中挽了几个剑花,一个旋身,那剑又刺向轩辕锦,轩辕锦只得凝气内力,将那钝剑双掌接住,只是内力的冲击甚是强大,而她这招更是想要自己的命,逼的他节节后退。

旋即,他的身子忽然凭空掠起,手中凝起的掌力奋力向铭霜击去。铭霜知道,他已用尽全力和自己搏斗,她提剑反击。

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随后,铭霜用了十成功力,钝剑直刺向他的眉心,锐利的双眸透过一丝狠辣,这让轩辕锦满眼震惊,他此刻甚是好奇他是谁,她眸中的恨意,并不是那些花钱雇来杀自己的杀手所有的。

他已用尽全力也只够保命,却没有还手余地,然,此刻,他望着刺向自己的钝剑,亦无招架之力,他以为他今日便要受到重创。

冰凉的剑气直逼他面庞那一刻,铭霜有种报复的快感,手中的剑,却被一颗石子打偏,只是削去他一缕墨发。铭霜震惊的转过头,见到一抹背影已匆匆离去,甚是熟悉,心中却也已明了。

只得愤愤地扔下手中的钝剑,足尖点地,飞身离去,好像被一阵风带走了。

轩辕锦望着离去的身影,好似有些熟悉,只叹他的武术造诣已是登峰造极了吧!他此刻并不知她就是铭霜,他也不知在方才出手相救的是何人。

旋即,他弯腰拣起在自己脚边的那缕墨发,攥在手中,若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