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谁欠谁的幸福

第三章 期待

谁欠谁的幸福 安子兮8 2478 2016-09-21 19:32:02

  晚饭后,我迅速的把锅洗刷的收拾干净。

拿起手机,期待着他的QQ头像闪烁,期待着微信上有他给我的消息。一遍又一遍的打开QQ,还是没有他的消息,同一个动作被我重复的做着。想要看他的空间,可空间显示加密,我不停的发送请求,请求他的空间对我开放,就这样重复的动作做了一个小时,依然没有他的消息传来。

我的心里像用十五只水桶打水――忐忑不安的,久久不能平静。

大地瓜,四妹喊我

“大地瓜”是我们姐妹称呼彼此的专用语。

在我们家里,只有大姐被我们喊声姐,其他几个都不会被喊姐,老三不会喊我姐,老四不会喊老三姐,老五把我们三个都不喊姐,家里只有我们自己家里人的时候我们都是彼此呼叫名字,但很多时候还是会被“大地瓜”这三个字代替。

久而久之,我们都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一天听不到几声大地瓜,反而会觉得心里欠缺点啥呢……

我的四妹叫媛媛,他长的小巧玲珑,经常一身休闲装,圆圆的脸盘,高高的鼻梁樱桃小嘴,显得格外的吸引人,如果说有不足,可能唯一的不足就是她单眼皮下的小眼睛吧!时常听到她嚷嚷的要去割双眼皮,我也会劝她别胡折腾,单眼皮也有它的美,也有它的迷人之处,有时候双眼皮不一定比单眼皮好看,而且双眼皮显老,所以直到现在她也没能迈出那一步。

大地瓜,你可以把你的花浇一浇吗,你只管买回来又不养买那玩意干啥?

我回头看看窗台上的话,确实已经蔫了,心里承认如果平时没有媛媛的照料可能早都死了。

一盆盆的花被我摆在出租屋的门口,拿起浇花壶到水龙头跟前灌满了水去浇花,一只手抓着壶把,一只手按住壶盖,一高一低的往花上浇水,水浇下去都能闻到淡淡的花香味。

几盆花都被我浇了个透,浇完花感觉门口突然凉了下来,貌似有雨后得那种感觉,这个时候吹进我们出租屋的再也不是热风了。

我们的出租屋很小,大概也就三十来平的样子,做饭,睡觉都在这件屋子里,显得格外的拥挤,幸好

院子里还有个公厕,不然上厕所都是个问题。院里还住着几家外地人,虽然我在这个小院子里住了四年,可是都没怎么跟邻居们说过话,,光知道他们不是本地人,可具体是哪里的也就不得而知了。

住在我房子隔壁的一家三口真是不嫌丢人,每天每夜的吵架,院内的人可能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有时候还能看到他们把十二岁的姑娘关到门外面。大冷的天,小丫头穿的那么少,我看着都心疼,可她的爸妈却无动于衷。我猜想可能是学习上的事,才会让父母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我的瞌睡太重,一般晚上睡着都不怎么醒来,除非来例假的几天里,睡的会不太踏实,偶尔在夜晚听到他们的争吵。可媛媛却恰恰相反,媛媛说好多个夜晚都被他们打架的声音吵醒,她实在受够了这对夫妻。

媛媛嚷嚷了好几次,让我们搬出这个院子呢,因为吵的晚上没法好好睡觉。

媛媛比我小三岁,我们自出来打工就一直住在一起,在这个出租屋里也待了四年了,屋子的白墙都被我们住成了黑色。

我跟媛媛也会是时不时的吵架,冷战三两天,那时候我脾气特别火爆,很多时候都是媛媛让着我,好多朋友都说我们家媛媛像姐姐,我像妹妹,其实媛媛特别了解我,知道我是刀子嘴豆腐心……

嘀嘀……

电话响了,QQ来消息了

拿起手机,点开头像,原来事同事殷,殷这两天请假了,打算明天来上班,发消息过来,只是想问问这两天店里人多不多。

这两天店里怎么样嘛!

不怎么样,你请了假店里都没人了……

好吧,我明天来上班,我上中班还是早班呢?

中班吧,早上我来上

好的

那早点休息吧,殷说

好的,你也是

嘀嘀,又有新的消息,点开一看,平常心

终于等到了他的消息,我此时我的我心里乐开了花。

干嘛呢,吃饭了?

吃了,床上躺着看电视呢

你呢,吃过了?

我在车里

上哪儿去呀

去嘉峪关

这么晚了还去,怎么不明天早上去呢?

那边有事,有人在等

好吧

让你来你又不来

当然不去了,第一我们又不熟,万一你把我卖掉怎么办呢?第二,我还要上班了,就靠着这点工资养家呢。

慢慢就熟了呀,工资我补给你呀!

NO,无功不受禄

那能告诉我你是做啥的?我好奇的问”

搞矿

哇,这么牛逼,我暗自想着,但又没发出去

好吧,不过我们这里矿多,你们四川来的大老板也多,我认识的就有好几个,都是在男装店上班的时候认识的,他们也经常来店里买东西,偶尔的我们也会聊上一两个小时。

谈不上大老板,都是混口饭吃,杰说

那你真的是28岁?

你觉得呢

我眼力差,看不出来,要是你别说搞矿的话,我还觉得是28岁,但听到搞矿我就不太信了。

为什么嘛

因为你28岁搞矿应该经济实力不够吧,再说了也没那个魄力吧

杰沉默中……

那你一起的那几个都是你的工人吗

不全是,也有合伙人

好吧

那你什么时候来的这边

去你那儿买衣服的时候刚到这里,以前三年一直在新疆,来这边主要就是为了搞这个矿

嗯嗯

你呢,结婚了没有,杰问

没呢,我还小

也不算小了,能结了

对上合适的人再说吧

我不知道杰的这个“哦”字代表着什么,心里有过好多种设想。

你看我怎么样嘛,杰说

什么意思

做你男朋友怎么样嘛

虽然我心里已经特别喜欢他了,但是我不能让他知道

开什么玩笑

我又不知道你结没结婚,再说了,像你们外地的男人都是自己家里有老婆,到了别的地方就胡整,反正自己老婆又看不见,也不会知道,我就见过好多这样的人。

别拿我跟别人比,我跟别人不一样。

在我看来,所有的男人都一样,不是有句话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又不是空穴来风。

你跟我刚见一面就说做女朋友,觉得你这个人特别浮夸,很随便,我可不想把我的一生交给你这样的人,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我本就喜欢开玩笑,生活已经够苦味的呢,自己再再不想办法调节,岂不是更加的乏味。

反正我说不过你……

对了,你的空间对我开放下呀

空间你什么都没有,都是些工程机密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强求了

那发张你的照片,我看看

真人都见过了,还要照片干嘛

就是想看清楚些呀

发呗

期待哦

咔,来了

点开大图,果然是杰自己,照片上的杰穿着灰色的西装,灰色的商务休闲裤,黑色的尖头皮鞋,大老板范十足。

很帅哦,这是什么时候拍的哦

几天前吧

嗯嗯

此刻的我感觉到有些困了,一看屏幕上的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

你不困吗,我都困了

不困,我们经常过这样的日子,有时候为了谈项目连着坐两三天的车,都已经习惯了。

你要困了,你就先睡吧,我马上就到了,到了谈完事睡觉也该两三点了。

好吧,你继续敬业,我是困的陪不住你了

嗯嗯,晚安!

晚安,好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