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谁欠谁的幸福

等待

谁欠谁的幸福 安子兮8 1730 2016-09-20 22:58:10

  等待……

等待某个人的心情美好而纠结。

如果我说我愿意为你等待,“你是否会如约而来呢?”

虽然此刻我人坐在这里跟梅聊天,可心早已跟着杰走了。

跟梅自16岁相识时至今日已经五年了,梅是个特别聪明的女孩,跟她弟弟同事考上大学,由于家里重男轻女的缘故,选择了供儿子上学,让她出来打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家里太穷的原因,不然都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可能不为他前途着想呢!

在我们那个年代,那个地方,条件是还是很艰苦的,像家里有三四个姐妹的,也只能供两个上学,,其他去外面打工赚钱,才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每每和梅谈及此事,梅总会长叹一口气,我感觉到他的遗憾,也替她感到惋惜。

可是这一切也不是父母的错,又能怪谁呢?

这个下午,天不是一般的热,也没有顾客进来,如果不是梅陪着我,我想我会很难熬的。

我们店的位置刚好是偏阳的,到了下午热的跟蒸笼似的,还好店里有空调,不过徐一般没有顾客的情况下不让开我们开空调的情况下门是紧闭的,所以来了人推门立马就能知道。

五点了,梅要回家做饭了我把梅送出门,走到电脑旁,打开摄像头,一遍又一遍的放着镜头里有杰的那段视频,时不时的傻笑一下。

咔,推门的声音,我心里希望是杰,抬头一看,原来是徐打麻将回来了,徐进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那小伙什么时候走的”。

你走没一会他就走了

你们没多聊聊吗?

聊了一会他就走了,我怕待着影响生意,就让他走了。

嗯嗯,那外地的小伙不靠谱,你们简单聊聊就行了”,徐说

“不至是梅,就连徐都看透了我的心思”

这是的我在徐面前显得格外的心虚……

你看着店,我做饭了。

平时都是徐做好饭店电话叫他老公来吃,徐的老公姓刘,平时我们都喊他刘哥。

刘哥四十多了,但长的很帅,跟徐站在一起感觉比徐小十岁的样子,我们还经常开玩笑,徐这么难看,刘这么好看,他们是谁追的谁呢?

讨论的次数多了,被徐听到了,说当时刘是他们单位的帅哥,追他的女孩子都能排队到美国了,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追到手呢,带回去见家长的时候都不同意他跟刘好。没办法,谁让她这么喜欢刘呢,做啥都觉得心甘情愿吧,听说结婚的时候刘一分钱没拿出来,就连度蜜月的钱都是她自己攒的钱,最后还因为一点小事刘把她扔到车站自己回家了。听到这里,让我不禁的感叹,先爱上的就注定输了,一辈子就得迁就对方。

徐他们开着两个男装店,两口子一人守一个,只有平时吃饭的时候我们才看到刘,他们是一见面就吵的不可开胶,经常为一点小事把祖宗都搬出来骂。

厨房徐的切菜声,店外面邻居做活动的音乐声夹杂着吵,吵的我是心烦意乱。

刚拿起手机在沙发上坐下,咔咔,门又响了,这回真的是杰来了,他穿着中午买了那件淡绿色的T恤衫,穿着黑色商务休闲裤,一双黑色的皮鞋擦的老亮了……

他摞动着两条粗腿走到我面前

你还不下班?几点下班呢?一起吃饭走

我马上就下班,饭呢我就不吃了,我妹妹刚打电话了,饭已经做好了。

面子大呀,都叫不动!

下次吧,下次我陪你吃。

杰斜视我一下没说话

徐吃完饭了,晚上该她守店了。

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班了,杰跟我一起出门,非挨着我走

你离我远点走可以吗,被人看到多不好

看到就看到怎么了

看到影响我名声呀

真的不去吃饭?

真的不去

我们饭都熟了

那我跟你去你家吃

NO

我跟我妹租房子住,你去吓到我妹该怎么办!

就给你妹妹说我是你姐夫

开什么玩笑你

看得出来杰很喜欢开玩笑

看着杰一头的汗,我都觉得自己更热了,不得不承认他靠近我的时候我的心跳的好快,有时候连字都吐不清呢!

杰好像丝毫没有紧张的感觉,他拿出看私硬邦邦的东西,放到嘴里,喝了一口矿泉水,然后一直嚼着,我好奇的问“这是什么东西”

槟榔!

我第一次听槟榔,也是第一次见槟榔这个东西。

杰的两颗前门牙很大,由于胖的缘故,腮帮子是突出来的,嘴不停的嚼着槟榔,要是光看脸不看身子的话,活妥妥的一只松鼠。

你快去吃饭,你朋友们都等着急了

叮叮叮,杰的电话响了,他用那双肉呼呼且又白析的手从衣兜里掏出电话,一看,果然是他们朋友打电话催着吃饭,,杰开着扩音,我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来了没的,饭都好喽塞,一口四川方言。

你赶紧去吧,我也得吃饭了

杰停下来便不再跟着我走了,我也是一直往前走,头也没有回,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带着羞涩,带着紧张走到家

推开门,四妹已经把饭端到桌子上了,就等着我回来一起吃呢?

今天怎么这么晚,四妹说

今天遇到个难缠的人……

心里偷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