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十八章 海岛之旅

晨夕风露 公子澪 6063 2016-10-09 17:55:32

  白露在卧室里来来回回焦急地走着,托腮紧紧咬住下唇,转头看看铺了满床的衣服。

到底穿什么去见叶萋萋?

前天,白露正听着音乐半阖双眼,躺在沙发上将双腿笔直搁在墙上,景月捅捅她,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复杂笑容,示意她接电话。

谁啊?白露挑挑眉,摘下耳机。

“喂,你好?”

“我是叶萋萋。”

白露一个没稳,差点就势一个后滚翻掉下去,好在景月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捂紧电话,白露瞪大了眼,无声抓狂了好久,询问景月怎么办。后者抬抬手,让她赶紧回人家话。

“萋萋姐,这么晚了,打来有什么事啊?”

听筒里传来那好听温柔的声音:“嗯,后天下午,你有空吗?”

“???”白露频频给景月做眼神,满脑子纳闷叶萋萋找自己是有什么大事。难道是自己不小心抢了她的出镜?她这是来手撕不懂事的新人?

“只是一小会儿时间,你要是忙的话我们改天。”

改天?还要改天?听这话白露知道她是非见自己不可了。

“不会不会,那天我没什么事。”

“好,等下我把地址发给你。”

景月啧啧称奇,这瞧着恐怕是一场正室见情人的戏码了。

上次见了叶萋萋,白露觉得她肯定是误会自己跟墨然和之间有什么奸情,这次的约会一定要好好解释清楚。

可是穿什么好呢……白露挠了挠脑袋,穿得太随意让人觉得没礼貌,穿得太漂亮又怕两人之间的误会加深。

最后,白露穿了件黑色双排扣风衣,里面套了件白色毛衣裙,配了个华丽的金色玫瑰胸针。叶萋萋要是不喜欢朴实深沉的装扮就把衣服一脱,换上高雅点的,再不行就戴眼镜,弄得清纯点,总之要包她满意。

等到叶萋萋本人坐到了她对面,白露的脑子卡了好久。

女神大人今天穿了件白色毛呢大衣,这是要演黑白双煞吗?……要不把外套脱了?但撞色也很尴尬诶……

在腰腹处的纽扣被两只手指蹂躏得摇摇欲坠时,一道女声终于解救了它。

“我喜欢墨然和。”

“……”我知道啊,但是要不要这么直白!

白露被叶萋萋突如其来的爆炸性言语雷得愣在当场,搜肠刮肚找着自己受了十几年教育所知道的词汇,憋出一句:“所以呢?”

“……”这下换成叶萋萋愣了好久,终于找回了快要暴走的理智,“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公平竞争,我不会刁难你,也希望你不会在背后耍什么花样。”

“打住,等下!”桃花眼一片茫然,“我怎么就喜欢墨然和了?”

“你俩那么默契,外表也般配,况且他还帮了你这么多,日久生情也是情理之中。”那道温婉的声音尽量要自己保持平稳,却掩不住言语中淡淡的惆怅。明明是圈中老人,知道这些三言两语的可信度有多么低,但夜深人静独处时还是无法开导自己不去想这些事。

“不不不,”白露连连摇头,坚定地表明她的忠心,“我对墨然和真的没有任何男女之情。”咦,那个发誓的手指伸几根来着?三根?四根?

叶萋萋盯着那不停变换的手指数量,心头忽然涌现一种不靠谱的感觉。水眸继续犹疑地望向白露,满是不信。

“……”

白露想了想,无奈地叹了口气,决定要牺牲自我:“上个月我跟宁宸风先生录了第一期的marry me。”见叶萋萋柳眉一弯,疑虑消下了许多,白露乘胜追击。

“他,他高大,帅气,英俊潇洒,我……对他……一见钟情……”

唉!

白露一脸悲怆,几乎是一字字地吐出来,但在叶萋萋看来那神情像极了娇羞不已的小模样。

纤纤素手微一掩唇:“没想到你竟然喜欢……”

白露赶忙摆手让叶萋萋打住,毕竟听别人说一遍还是会老脸一红,下次见到宁宸风怕是不敢抬头了。万一被有心人听到了,那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后者点点头,眼角挽起一抹暧昧不明的笑意,无视了她有些抽出的脸部表情。

白露感到对面那位高雅温婉的女神长长舒了口气,像她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如秋月佼佼,春风拂面。

桃花眼波一转,女生之间的情谊真怪,一旦解开了心结,两人就像相识多年的好闺蜜似的,熟络得很快。

“不过,”叶萋萋话锋一转,凝视白露的神情严肃认真。

“如果你的演技就到此为止了,即使作为朋友,我也会把你赶出娱乐圈。”

那一瞬,熠熠生辉的杏眸让白露意识到,叶萋萋跟墨然和,天造地设。

从演艺生涯之始聊到部落格里的旅行日记,从咖啡店的黑布朗尼吃到小巷深处的地道泰国菜。

在景月一脸黑线地琢磨“是不是女神们都喜欢把五小时当作一小会儿”之时,白露踏着一地细碎的月光,摸了摸吃得滚圆的小肚子回来了。

一对老夫妇站在长龙似的队伍中等着托运飞机行李。老妇瞧了几眼排在她们前面的一个学生妹,终于仍不住拉了拉她的衣袖,好奇地询问:“小姑娘,你在看什么呢?是在等人吗?我看你刚才挺焦急地回头好几次呢。”

小女孩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给她一个甜甜的笑:“奶奶,我在等我的偶像啊!你看,他们都是在等。”

老妇顺着她指的方向环顾了一下机场大厅,发现不少男女都在那儿频频朝着门口张望,手里举着鲜花、礼物、荧光棒什么的。

“你们等谁呢?”

老妇又多嘴八卦了句,却见周围不知谁先喊了一声,人群都骚动起来。她感觉脸旁一阵风刮过,呼啦一下,整个大厅竟然空了。

等他夫妇俩回过神时,只剩几米开外的柜台后,空姐无奈地向他们勾勾手示意他们夫妇上来办理托运。

不少人推搡着想挤过去,都被尽职的保安大叔用他那宽大的身躯挡住了。个个伸长了脖子,趴在玻璃窗上,越过重重人群,见一个妩媚的身影款款而来。

妖娆的身段裹在一件薄风衣下,巨大的墨镜挡住了她的小脸,只能看见她烈焰红唇畔的笑意。

办完了托运的老夫妇隔着老远也看见了那抹光鲜亮丽,不由赞叹:“这是哪家明星啊?真有气场。”

“唉……”

人群齐齐发出一声叹息,不是她。

那女子摘下了墨镜,勾在手臂上挽着的那只亮红色Prada杀手包把手上,微一侧身,向后方抛了个媚眼。

白露挑眉,算是回应了景月的挑逗,继续推着两个大行李箱往机场大厅走去。

简单的深蓝色飞行员夹克衫,一双白色运动鞋,眼尖的粉丝一下就认出来了。

“是白露,是白露!”

还未到,迎接她的就是阵阵尖叫声,让她惊讶又感动。

这还是第一次,自己在机场遇到这么大的排场,使得白露有点怀疑是不是公司买了人专门来接机给自己安慰的。

“白露,白露!”

“白露,我们好喜欢你!”

“加油哦,永远支持你!”

“你演的好棒!”

白露停下了步子,挺拔的身姿静静立在人群中,向听到声音的方向微微欠身以示谢意,努力踮起脚伸长手臂,越过人海跟粉丝们握手。

在几个助理忍不住上前跟白露说飞机要起飞了,想要接过她满怀的礼物去过安检,白露侧了侧身拒绝了他们的好意,一声不吭地亲自抱起那些礼物装进箱子里打包好才让助理帮忙送回家中。

“刚才有那么一瞬,我仿佛看到了你带我飞黄腾达的景象。”

景月坐在头等舱的沙发椅上,双手交握放于胸前,半仰起脑袋,一脸向往。

“……”

白露将椅子放倒,拉过头顶的眼罩,翻过身决定补觉。

“哎,不过你不觉得,墨然和约你去旅行,孤男寡女的,又是绯闻中心,不太好吧?他好歹也是老戏骨,怎么糊涂了。”

一周前的某个深夜,月黑风高,白露揉揉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想着,是谁又在诅咒我了?

然后手机频幕一闪,弹出一条来自墨然和的消息——

老哥带你游海岛,去不去?

白露闭着眼,依旧背对着景月回答:“放心啦,这不有你这个高瓦数电灯泡吗?又不是两人蜜月游,你担心啥。”

景大小姐狐疑地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瞅瞅那略显单薄的小背影。

他俩这是要准备在一起了?艾玛那宁宸风咋办?露露这是在节目里红杏出墙啊!

还是说,这是公司为了挽救白露形象指派的任务?公费旅游让他俩炒作一把?

等到了目的地,她才知道自己的脑动有多大,那些担心完全多余了。

位于普吉岛西北处90公里外,清澈透明的碧蓝色海洋中,一颗碧绿翡翠镶嵌其中。

斯米兰群岛,远不及普吉岛的盛名,岛上大半是天然未开垦之地,只有每年11月到次年4月才开放。他们卡在最后的期限上了这座世外桃源。

憨厚的海龟用笨重的四肢悠悠划过湛蓝见底的海湾,和煦的海风吹过绵延的珊瑚礁,在竦出碧波的奇磷怪石上打了个弯,扬起木屋前娉婷而立的女子的裙摆一角。

两截白嫩细长的小腿搁在高台边摇晃着,白露感慨,女神果真是女神,穿什么都高雅。

景月看她坐在木屋前的阳台上顶着一副色迷迷的小眼神,眼角抽搐,视线一转,投到了赤足站在沙滩上的叶萋萋身上。

怪不得啊……我就说墨然和这种风流倜傥的人才怎么可能看得上白露这小豆芽菜呢,原来人家是组团来旅游凑个人数啊!

这么一想通,景月心里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消失殆尽,反正这么大半年了露露都没接到什么好剧本,这次出来就当让她散散心,回去说不定就有好运了。

除了叶萋萋,墨然和还邀请了他的游泳教练徐严,以及同剧组的两个颇有名气的当红演员郁瑾和梁彦明。

墨然和与于炜的挚交关系人尽皆知,然而他跟梁彦明关系那么铁,白露还是头一次知道。跟墨然和的倾城之姿相反,一脸浓密胡茬是梁彦明的特点。明明是帅气阳光的脸,留了胡子后却变得硬朗起来。最为观众们熟悉的是去年上映的一部悬疑剧,两人在里面都展现出了自己高超的演技,高冷法医和热血刑警之间的紧张对手戏让观众大呼过瘾。也就是这部戏,让他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郁瑾与叶萋萋,都是靠着同一部作品红了起来。虽没有叶萋萋那么精致的五官,但郁瑾舞蹈学院的出身让她的一举一动都优雅万分,加上她平易近人、开朗爱笑的随和性格,与叶萋萋共获“影坛四小花旦”的称号也毫不为过。两位美人在娱乐圈也是出了名的好闺蜜,手挽着手逛街旅游的照片让外界羡慕不已。

但白露却不这么觉得。

小手将洗干净的新鲜大虾一只只在雪白的瓷盘上摆好,桃花眼不经意地瞟向身边的婀娜身姿。

叶萋萋正专心用木勺搅动着满满一小锅的泰式红咖喱,卷翘的睫毛扑朔了几下,未施粉黛的脸上樱唇微启:“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宽敞的开放式厨房里只有她们两人。被发现了的白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小声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萋萋姐,你跟郁瑾,不是好闺蜜对吗?”

说完这话,白露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她怕叶萋萋难过。

从机场开车到斯米兰群岛的路上,她跟叶萋萋、郁瑾同坐一辆车。郁瑾始终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姣好的身段被昂贵的薄披肩包裹的严严实实,宽大的黑色遮阳帽下是一副从没摘下过的墨镜。白露在这样安静的保姆车里昏昏欲睡,迷迷糊糊地想着,既然是好闺蜜,为什么连一句招呼都没有呢?即便到了小木屋,郁瑾也是称身体不舒服,早早上楼休息了。

木勺在锅边顿住了,静谧的空间里只有咕嘟咕嘟的水泡在不停上下翻滚冒出声音。

听见房前的沙滩上隐约传来墨然和他们打排球的呼喊声,叶萋萋忽然笑开了。

“我好像有点明白墨然和为什么喜欢你了。”

白露那耿直爽快的个性,像极了当年刚入行的自己。在遍地面具遮盖的行业里,她的我行我素就是一道别样的风景,身上的快乐真诚很难不让人为之动容,对她产生好感,想去帮助她教给她更多。

“萋萋姐……”

叶萋萋幽幽叹息:“郁瑾她心高气傲,如今感情也淡了。”

她俩以前的确是要好得不得了的好朋友,只是后来叶萋萋的名气越来越大,甚至无意间抢了不少原本郁瑾看中的广告、影视,惹得郁瑾心有不服,愈发讨厌她。后来除了表面上的一团和气,两人私底下渐渐再无交集了。

白露心底一颤,再看向叶萋萋已是歉意万分。

外界都道郁瑾是叶萋萋唯一的圈内好闺蜜,可是现在,她一个闺蜜也没有了。

“别光说我呀,你自己呢?”叶萋萋将咖喱捞出盛放到玻璃碗里,转头笑意盈盈地打趣到,“昨天晚上的marry me,我可是看了首播的。”

白露眼角一僵,清咳两声,腮边浮现浅浅绯红。

昨天傍晚到了岛上后大家都各自回房整理,白露原以为没人知道今晚是marry me的首播,不想叶萋萋竟然看到了十二点。

“宁太太,你记得给我要张宁宸风的签名啊,当然有组合签名小女子就更加感激不尽啦!”除了坐拥海内外数亿粉丝,圈内许多知名歌手、演员都把N。I。C。E。当作偶像,模仿他们的舞台风格和个人装扮。

无视身后羞愤的抗议声,叶萋萋轻快地笑着端起咖喱娉婷而去。

在第二日和煦的阳光下,墨然和等人抬着潜水装备来到第九岛屿边潜水。

郁瑾什么都好,就是偶像包袱太重。即使知道这里不会有粉丝认出她,仍旧涂着厚厚的妆容,梳好精致的发型,优雅地接过助理榨好的新鲜果汁坐在遮阳伞下轻摆了摆手,拒绝与众人去潜水。

白露微微皱眉,她冷淡高傲的态度完全不同于大众对她“平易近人”的评价。叶萋萋只是笑笑,没有强迫她,拿过潜水服询问了白露。

从来没有潜过水,但看到此处的优美风景,白露也不由地动了心,想体验一下潜水的感觉。

被潜水教练扶上去后便看到梁彦明大大咧咧地瘫坐在靠椅上,咧开一张快被胡子遮住的嘴向她俩招手。一身邋遢的模样根本不能让人相信他是个明星,可白露却很喜欢他身上自由自在的感觉。

扬起的海浪泛着白色的碎沫,白露立在快艇边,瞧瞧清澈透明的海水,内心仍旧有些胆怯,踌躇着不断为自己打气。

“来,哥帮你!”

墨然和撇撇嘴,一掌把她推了下去。

很快平息了慌乱的白露跟着教练不断下潜,正想回头找幕后黑手算账,却被眼前的美景震惊了。

一条条亮丽的小丑鱼绕过珊瑚,好奇地围在她身边,有大胆的还直直从她手指尖穿过,又在她想摸摸它是倏然溜远。

大自然真是种奇妙的东西,它的力量竟能神奇地抚平浮躁的内心,忘记一切烦恼忧愁,回归真我。

“我也说不准究竟是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

看见了你什么样的风姿,听到了你什么样的谈吐,

便是使得我开始爱上了你。

那是在好久以前的事情。

等我蓦然回首,早已深陷其中,无法自已。”

轻柔的女声在这儿戛然而止,白露抬起仰躺在放置于墨然和膝盖上那块的靠垫上的小脑袋,似笑非笑地看向他:“萋萋姐真漂亮。”

叶萋萋的一片丹心也不知道墨然和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得出来,她不住为她愚蠢的老哥频频提示,心力交瘁。

狡黠的狐狸眼此刻满是怜爱的神色,低头摸了摸散落在膝头的柔顺长发,慈祥地点点头:“宁先生也很帅气。”

白露郁闷地合上手中的《傲慢与偏见》,这两人还真般配,总知道拿什么来打趣自己。

“你这时候带我出来玩,不会是怕宁宸风忽然捷足先登了所以急着挽救我俩之间的感情吧?”

“唉,怎么说话的,”墨然和屈指敲了敲她光洁的额头,“哥那是怕好白菜被猪拱了。”

桃花眼感动满满,水盈盈的目光瞧着他:“老哥,你真……”

他状似惋惜地摇头:“我是担心宁宸风,怕他识人不淑。”

白露硬生生地把嘴边的那个“好”字吞了回去,两眼一瞪,无声地抱怨。

“好了不逗你了,主要是带你出来见见大千世界嘛。”

已经小半年,白露没有接到剧本了。其间他也暗地里把她举荐给了几个导演,却都没有消息,加上他近期接连拍摄了两部电影,也没有多少精力去帮助她。好不容易得了空,墨然和便打算叫上几个好友,带她出来走走散散心。这段时间marry me的上映再一次把她置于风口浪尖上,他担心白露会承受不了,决定先避一避风头。

“露露,你有没有发现,你跟宁宸风之间的相处,与跟别人的相处不一样?”

墨然和一开始觉得两人之间只是应节目要求故作亲昵,但他发现,白露面对宁宸风时的那种紧张、小心,以及未经意间流露出的娇羞神色,都是他从没见过的。第一次见到白露的人,会觉得她很难相处,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坐在一旁进入自己的世界,不受外界的打扰。除非你有意去与她沟通,打破这份安静,不然直到拍摄了小大半,她才会慢慢跟剧组的演员们熟络起来。

在宁宸风面前,白露的话比平常多了,更会去表达自己,让墨然和欣喜于她的转变的同时也暗暗担心她这次是不是动心了,把对方的演技当作了真情。

“有吗?不觉得啊。”

白露继续躺在他的膝头,低垂眼眸,重新翻开手里厚重的书本默默看着。

距离首录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回去之后的那个周三,就是自己与宁宸风的第二次见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