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十七章 广告解约

晨夕风露 公子澪 4712 2016-09-23 19:19:36

  “嗯?草木知心?”白露眨了眨疑惑的桃花眼,视线又往手里的那份广告策划书飘去。

是自己好久没有混迹化妆品行当而孤陋寡闻了吗?这个品牌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白露下意识地将求助的眼光投向正舒服地叠起腿玩手机的景月,想来以她渊博的学识应该知道吧。

对方心有灵犀地接收到了她的信息,不急不缓恰到好处地翻了个白眼。

白露读懂了她的意思:本小姐从来都只混一线国际品牌。

“是的,这是我们公司正在推广市场的一个化妆品牌,刚面世不久所以白小姐不太清楚也是正常的。”

坐在她对面的一位女士仍旧笑意不改,很快收起了眉目间不经意间露出的几分厌恶之色。

不就是靠着一部戏走红的小新人吗,还表现得那么瞧不上我们公司。让她去做个试镜还要低三下四地求着她,也不想想以她现在的境遇能有多大的公司看上她。

见白露托腮思忖,面有犹豫,她又是一笑:“白小姐放心,虽说是试镜,但是公司高层一致认为你最适合我们广告,这试镜也就走个形式,毕竟不少经纪公司摆在那里我们也不好得罪啊……至于片酬,少说也有这个数。”

一双手掌在白露眼前晃了晃。

“不,王助理,不是这个问题。我对化妆品代言这个还是比较在意的,明星代言就意味着对这个产品质量的保证,我要为公众负责。”

白露本身的化学专业素养,加上母亲的工作行业,让她对于化妆品成分格外关注。

“试镜我会去的,对了,有没有试用小样?我想亲身试验过才会拍出更自然的广告。”

王助理没想到她那么说,脸色一僵,但很快反应过来:“小样,有,有……”她从包里翻出一瓶崭新的乳液递给白露,“白小姐,如果有什么过敏反应要记得停止使用。”

“好,多谢。”

元东小心地捏着步子,一级级踏上台阶。到了宁宸风书房的门口,隔着门就能听到里面叮咚清脆的吉他声。

他在门口踌躇着,宁少爷作曲向来不喜欢人家打扰,自己这会儿进去不是明知故犯吗……到底进去,还是不进去啊?

元东捏了捏手里烫手的手机,可以想象电话另一边的人此刻一定是不耐烦至极了,哎哟……算了豁出去了!

两下敲门声打乱了已经有些成调的曲子,那张如玉的脸不悦地抬起,黑眸凉凉一瞥,还未开口,元东的小心脏一凛,赶紧小声摆手。

“不是我,”他指了指手机,做了个口型,“宁太后。”

宁宸风几分惊讶地挑了挑眉,示意元东把电话递给他。后者赶忙上前两步把手机往他手里一放,头也不回地逃走了,把战场留给他俩。

“喂。是我。”

电话另一头的女人听到那低沉磁性的嗓音,不由地咯咯笑起来。

“干嘛这么严肃,这么不待见你妈我啊。”

宁宸风抬手将吉他挂到一边的墙上,捏了捏眉心:“不会,只是根据您平常惯用的伎俩,这次打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

楚杨的笑脸凝固了那么一瞬,挫败地撇撇嘴。

真是知母莫若子啊……奇怪了,自己的两个大儿子虽然不算活泼开朗,但好歹在家里对自己还会撒撒娇打打闹什么的,怎么到了小三这里老是处处碰壁呢……他这外表温谦内里薄凉的性子到底像了谁啊……

“哎哟,这不好几天没跟你联系了怪想你的嘛。好吧,其实是你爸想给你介绍门亲事。”

宁宸风今年二十八,其实也并没到急着娶妻的地步,况且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跟本不愁找不到女人。只是这次提出这事的是他们夫妇相识已久的挚交,实在找不出驳了人家的理由。

“哎你可别说是我跟你爸急着把你卖了,谁让陵阳、廷云早就结了婚,家里除了你也没别人了。反正你也单身二十八年了,就当出来看看新世界……”

别说,做妈的也有点相信那些小道消息,怀疑清心寡欲的三儿子是个同性恋。

“妈。”

在听到儿子这么称呼自己,楚杨手一抖,差点吓得摔了手机。

“我已经有想结婚的对象了。”

“啥??!!”

宁宸风说完就及时把手机拿远了,任凭电话另一头传来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不是,你不上次还跟我说结不结婚无所谓、跟谁结婚无所谓的吗?”她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对待婚姻如此风轻云淡,结婚对他来说就是为了传承家族香火罢了。

“与其随便找个性格不合的女人,倒不如找个合我兴趣的,这样婚后生活也会有趣得多。”说到这里,宁宸风似是想起了什么,低低一笑,听得楚杨相信儿子这回好像真的动了心。

“好,这事我会回绝了的。那你什么时候带她来见我?”

宁氏家大业大,楚杨的娘家也不相上下,宁家说是S市数一数二的豪门也丝毫不为过。但宁楚夫妻俩都不是固执保守的人,从来都不兴什么家族联姻来壮大产业,只要儿子们带回来的女人不过分,都点头同意了。好在两个大儿子的眼光都不错,儿媳妇孝顺乖巧,各有各的特点,让她很是欣慰。

她现在很好奇,一向眼高于顶的小三,究竟是何方奇女子可以收了他。

低沉的嗓音里点点柔情:“宁太太自己还不知道呢,您别吓着人家。再过一段时间,我会带她回老宅的。”

“拍了这么久,冷死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在等谁,拖拖拉拉的,烦死了……”

林敏跟柯莞不停低声抱怨着来到化妆间,抬脚将门踢开后就看见一个短发女子坐在空了一早上的位置上,慵懒地举着手机看着,扬起她那黑天鹅般高贵又细嫩的脖颈。

林敏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确定根本不是什么大牌,甚至是未曾谋面。看她随便那么一坐就有自己不能及的贵气妖艳,心中妒嫉横生,转头对林莞轻声谈笑似的,声音却高了个八度,正正好好能让景月听见:“哟,这是哪位大牌啊,都快收工了才舍得来,还真端得住架子。”

景月急着催白露快来,压根就没听见林敏在说什么,只隐约感到周围有人在说话,随口轻描淡写地回了句:“嗯,我是白露的经纪人。”

哼,我当是谁。一个小人物还敢坐在艺人的座椅上。

林敏仗着演过几部电视剧,见眼前那个妖娆女子那么高傲的样子,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中不免恼羞成怒。

“你竟敢……”

她精心花了一上午才化成的姣好面容因生气而扭曲,气急想上前教训景月一顿,被柯莞拉住了胳膊。

“敏敏,算了,别跟她一般见识。外面好像在下雨,我们赶紧打电话叫车回去吧。”

柯莞下意识地又往景月身上瞟了几眼,盯着那只被自己拉住的手臂时心生厌恶。

她早就看出那个经纪人出身不凡,不说别的,光是她脚上踩着的那双麂皮短靴就是自己只能在画报上看到的高定版。这些也就林敏那个土包子才不知道,傻乎乎地还要找别人算账。要不是自己及时拉住她,指不定还得陪她一起倒霉呢。

林敏想了想,觉得柯莞说的有道理,跟经纪人一般见识,太掉身价。她抚了抚耳边的卷发,摇曳身姿,坐到了景月旁边的那把椅子上,有些急促地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

“你到哪儿了?怎么还不来!我早就拍完了,你快点!下雨了……”

她瞧见挂在景月手边的桌沿上的一把黑色长柄伞,冷声一笑,慢条斯理地从手包里掏出五张百元大钞,扔到景月手边。

“喂。”

景月皱眉,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不满她打断自己跟白露的聊天。

“把你那把伞给我,这些钱够你买十把伞了。”

景月看向她,久久不说话。林敏原本得意的好心情在她的注视下慢慢变得僵硬尴尬起来,想再开口,对面的人抢先截断了她。

“你有病吧,五百块就想买我Alexander McQueen的定制伞?”

那轻轻一勾的鄙夷眼神,让林敏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终发现自己并不能在景月这儿讨到什么好处,只好气愤地拉着柯莞匆匆离去。

“景小姐,你家艺人怎么还不来啊!”王助理将景月拉到一边小声说,指了指正坐在导演椅上一言不发的敦实中年男子,“张导都发火了……”

景月想打个电话,正好看到白露拎着纸袋子进来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等化验结果等了好一会儿……”白露还想说点什么,就被景月悄悄拉着走到张导面前,示意她赶紧准备拍摄,人都等得不耐烦了。

“张导真的抱歉,有点事耽搁了。这个广告……”

张导等了她近一个小时,换了别人迟到,他肯定早就一巴掌扇上去了。但来的时候董事会秘书就交代了他,眼前这个小姑娘是内定好了的。为了他那丰厚的拍摄费用,现下也不敢对白露怎么样,只好烦躁地摆摆手,继续拿鼻孔对着她,让她别多废话赶紧拍。

“张导,您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这个广告拍不了。”

“啪!”

一本台本直接摔到了白露脚前,导演椅被张导踹倒在地,接踵而至的是他怒气腾腾的吼叫:“你这演员什么意思!都等你大半天了你说拍不了!”

“哎哎哎导演,导演……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坐在一旁看录像带的一名公司经理见事态不对,赶紧上去劝阻。他亲自替张导把椅子扶好,又不停说了许多好话,让他坐下消消气,然后转头愁苦地看向白露。

“白小姐,咱前几天不是谈得好好的吗?要不您看您先拍了,有什么条件我们一会儿就修改好不好?”

白露将纸袋里的几份报告拿出来递给经理:“前几天我收到这瓶乳液,打开盖子就闻到很重的酒精味了。”说着,她从袋子里拿出了那瓶从王助理那儿得到的乳液,在手里晃了晃,“我拿去拜托我的老师在实验室化验了你们公司的化妆品,不仅含铅量高达66。18ppm,还含有砷、铍、镉等6种毒物。”

她去了几趟大学,找了化学系的导师和几个师兄师姐帮忙借了实验室化验了才知道这家公司有多么不靠谱。

袋子被扔到地上,里面都是这几天白露在商场买的这家公司的洗面奶、化妆水、睫毛膏、腮红等等。

“这些毒物轻则会导致头痛、呕吐、记忆力减退,重则可能会导致肺损伤、神经和肾脏问题,甚至是癌症。而你们却打出本产品没有任何化学成分、纯天然不伤身的虚假广告,欺骗了消费者。”

经理听到白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面子上挂不住,绞尽脑汁想先把这件事瞒下来,讨好地凑到白露身边:“白小姐,你看这样好不好,你的薪酬翻三倍。这事就先放一放,我们公司会着手处理的,你贵人事忙,还是别插手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小事了吧。”

白露冷了脸,坚决地摇头。

“哼,你一个小姑娘懂什么!”张导见她这么不识抬举,甚至可能将他也牵扯进去,忍不住开口训斥,“这群傻子乐意自己掏钱买,你多管什么闲事!在那儿装什么清高,都是混在这个圈子里的,有谁干净……啊!你!”

砰地一声,张导连人带椅重重摔倒在地,捂着腿不停发出杀猪般的哀嚎。

白露将抬起的叫收回,桃花眼斜斜一瞟:“对不住,一时没掌握好踹椅子的力道。”

她拉走在边上目瞪口呆的景月,回头冷冷看了眼惊慌的经理:“你们如此不仁不义,唯利是图,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那晚,微博几度瘫痪,全是关于白露的流言蜚语,说她在片场取悦导演,说她为人素质低下,说她敲诈粉丝,说她生活不检点……

那晚,景小姐砸了至少三部手机,说从没见过这么颠倒黑白是非不要脸的公司,竟然还买水军黑她。

白露耸耸肩,拍拍好友,带她接着吃喝玩乐。

十几天后,当一身小西装戴着墨镜的白露从法院出来,黑压压的记者与闪光灯哗地一拥而上,将法院大门围得水泄不通。

“白小姐!你是怎么发现这家黑心公司浑水摸鱼的?”

“是啊太恶毒了,白小姐您真的好勇敢!”

“对对,这才是真正的明星!”

“白小姐你说几句话吧!”

“白小姐!”

“白小姐!”

……

在保卫人员的护送下,白露终于平安地上了她的保姆车。

“呵呵,这群媒体真有意思。”

景月掩嘴打了个哈欠,替白露关上了车窗。

在不久前,一条几乎轰动了整个社会的新闻让不少记者差点将手里的话筒摔在了地上——

演员白露以“非法生产、非法添加、非法标签标识”的罪名将XX公司报给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月底开庭审理。

一时间,白露成了社会英雄一般,被人们赞为“最有良知的明星公民”,都上了好几家日报的头版头条,甚至还有不少市领导前来慰问。她现在成了香饽饽,广告商们甚至都以“邀请到白露拍广告”为荣,暗地里相互攀比。

然而白露经过此事就推掉了所有的广告,即使有感兴趣的都要亲自一一审核

“唉,那些网上黑你的人啊,真会见风使舵,都把你夸得跟朵花似的。”景月现在感觉自己回到了在家里做大小姐的时代,公司里所有人见到她都恭恭敬敬地问好,还给她指派了个小助理。广告代言、海报拍摄、影视剧本在她桌上堆得跟座小山似的,景小姐不紧不慢地翘着二郎腿坐着,听着小助理的回报。

“啧啧,这啥广告,路太远了,不接。”

“男主角太丑,不接。”

“剧本那么烂,不接。”

“啥?请露露吃饭?米其林三星?哼,吃过了,不接。”

白露看看靠在那儿胖了五斤,红光满面的景大经纪人,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她折腾得要息影半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