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十六章 青睐有加

晨夕风露 公子澪 5373 2016-09-21 19:54:44

  “1,2,3!”啪,林编导干脆地打了板让现场的人给机器换新带,场务们端起刚送到的盒饭开动。她背过身走到角落拨通了钱一诺的电话。

“一诺姐,一期的带子录好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钱一诺有条不紊的指挥:“现在就把带子送过来,安排他们拍第二期的内容。”

原本录制时钱一诺不放心想来现场看看的,然而元宵晚会刚过,桌上积压了一堆待处理审批的文件,实在脱不开身。不过听几个助理的汇报说两人互动频频,气氛没有尴尬僵硬,她也算松了口气。

初见宁宸风时便感觉到了他身上那股疏离的客气,加上年轻的新人,看着就像只楚楚可怜的小兔子,真担心出现一拍两散的场面无法收场。

“好的,我知道了。”林编导收了线,朝正面对面坐在餐桌边跟经纪人助理们静默无言吃着饭的两人走去,“第一期大致搞定了,接下来我们要录第二期的内容。”

见两人没有反对,林编导翻了翻笔记本:“节目组安排新婚夫妻去超市采购,然后回来一起做晚饭。场地都安排好了,等你们吃完再拍。”

交待完毕,林编导又转头去跟几个编助商量后续问题。白露叹息,做编导也不容易啊。

“吃得惯吗?”

白露四下瞅了瞅端着饭盒借口“吃完了周围逛逛”就一下子做鸟兽状散开的人,这才明白过来宁宸风是在跟自己说话。

“哦,那个,我不挑食的,很好养活。”

诶刚刚说了啥?!刚说完白露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很好养活,怎么听着这么富有暗示呢……白露真心不想回忆这一天发生的事,看来晚上回家路过楼下街坊的小铺要去光顾光顾,买本黄历放在家里,每天出门前看一次。

偷偷瞟了眼对面的人,见他没有反应,心下松了口气。

早上四五个小时的拍摄过程让白露心里阵阵发凉。除了拍戏的需要,这么多年都没有跟男生在生活中如此亲密相处过,更别提宁宸风那些让人心惊肉跳的话。

于是白露实在是忍不住拉了拉景月,小心翼翼地问:“你不觉得宁宸风他对我图谋不轨吗?”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作为恋爱实战经验为零的言情小说作家,白露表示自己绝对被对方撩了一个早上。

后者赏了个白眼:“你好歹是个演员,宁宸风虽然演技不及墨然和那么高超,但今天上午跟你的互动也是爱意满满了。倒是你,一点都不会演戏啧啧啧……”

嗯?白露眨了眨眼睛等她说下去。

景月重重叹气,继续解释到:“你以为那些节目中的情侣都是假戏真做呀?拜托,大家没个影帝影后的实力怎么满足观众的胃口,怎么闯荡江湖啊!”

哦!原来是这样!早说嘛……

白露一下子舒坦了,这一个早上都没敢多看宁宸风几眼,现在知道了对方对自己没意思,相处也就容易了很多。

景月伸手,信誓旦旦:“宁宸风要是看上你,我景月就把街角那家市值三千万的店铺买下来给你当嫁妆!”

饶是已经小有名气、上过不少访谈综艺的白露,在下车的那一刻还是不由地乍舌。

两排安保人员拼尽全力伸手拦住吼叫得撕心裂肺、想要冲上来的粉丝们,不时还要注意有没有人摔倒发生踩踏事故。

当宁宸风的身影出现在车门前,现场的尖叫声更是突破天际,助理们挡在他俩身前,很熟练地围成圈,吃力地挤出一条道路让两位明星通过。

白露稍稍侧过头躲避着痴狂粉丝推搡的手,几次差点撞上她们高举的广告牌。在她吃力之际被宁宸风揽过,伸手挡在她的额角,跟随助理向前缓慢移动。

“呼……”终于挤出了包围圈,顺利到了超市内部,一群工作人员都大大地喘了口气。

偌大的超市空荡荡的,顾客早已被提前告知了清场,只有三三两两的超市员工围在一旁偷偷拿着手机拍照。

白露还被刚才的情形震惊得回不过神来,连双手什么时候搭上了一辆购物车都不知道。

手中的车把扶手一下子被人拿走了,宁宸风接过推车在她身旁慢慢走着。

“还不习惯?”

白露转头看了看他,点点头:“嗯……人好多,走到哪里都会被围观的感觉让人一点自由都没了。”这场面太壮观了,去年自己去故宫玩也没见过这等人山人海的大场面,让她忽然间要习惯这样的生活还是做不到。

宁宸风顿了顿,意味深长:“恐怕你要快点习惯了,之后这种场面会越来越多。”

安静的超市里,俊颜如玉的男子缓缓推着车,修长挺拔的身形在一排排货物架之间穿梭。身边并排站着的娇小女子低着头,紧挨着他走着,黛眉微蹙。

白露尽量去忽视周围紧跟的几台摄像,一边走一边琢磨怎么表现得自然有爱。

“晚饭想吃什么?”

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索,白露歪头,半眯着眼看向身侧微微俯身拿起冷冻柜中的一盒新鲜牛肉的人,柔和的侧颜跟此情此景格格不入的人。

“不知道,你会做饭?”她一直以为像N。I。C。E。这样的巨星组合根本不需要自己亲自下厨,翘翘腿打个响指就有整排的饭店经理送上他们的招牌菜。

修长的手指将两盒牛肉、一盒小排放入手推车里,宁宸风解释道:“以前做地下乐团时期我们四个人都是轮流做饭的,不过厨艺最好的还是Eden。”

“这样啊……我不太会烧饭,不过我味觉比较敏感,多放了醋、黄酒,这个肉不新鲜、东西有馊味,都可以尝出来。”白露眉眼一弯,笑得灿烂,“有狗一样的鼻子和味觉。”

宁宸风低过头,温柔地看着在身边滔滔不绝讲着的小女人,她那双晶莹乌黑的桃花眼神采奕奕,终是忍不住伸出手揉乱了她打理得顺滑服帖的头发。

那一刻,时间静止,唯有自己的心跳声是那样清晰地传入耳中。

在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她看到了小时候自己无理取闹时哥哥纵容宠溺的眼神。

恍惚了好一会儿,心头一怔。

在瞎想什么啊白露!这只是一场戏……

待宁宸风走远,白露才反应过来,踉跄地跟上他,脸颊微热,眼中闪过懊恼。

一不留神又被他给抢先撩了!

等到一个多月之后,marry me播出的那天,元东在N。I。C。E。组合剩下的三个人威逼利诱下抖抖嗦嗦地掏出了宁宸风家的钥匙放他们进去,于是四个人整齐地坐了一排,准时守在电视机前欣赏宁宸风的综艺首秀。

然后,风中凌乱……

“队长,你快掐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没看错吧?那温柔似水的眼神是风的?!”

“哎哟,哎哟……还宁太太……酸死我了,怪不得那家伙这么多年都没接过爱情电影,这小眼神还不得迷倒一票大妈啊。”

只有元东一言不发,嘴角的抽搐暴露了他内心的咆哮。

这一切原来他宁大少爷早就预谋许久了,从交待他跑腿去做这个巨型拼图的那天!

再次回到宁宸风家中已是傍晚,华灯初上,站在客厅前可以眺望到海岸线处昏黄交际的晕染色彩。

“真的好般配诶……”

白露回眸哀求地看向在一旁小声议论的小助理们,但那眼神在她们看来完全是娇嗔的意味,纷纷向她抛回暧昧不已的媚眼。

刚刚在超市,几个热心大妈的双眼不停地在宁宸风身上打转,频频夸赞两人就像新婚夫妇一样来采购家居用品。

白露抚额,低头瞟了瞟身上挂着的浅粉色围裙,服装部刚送上来的情侣同款,又是尴尬不已。

这么良心的综艺现在还真少见了,事事都考虑周到。不过……她又浮想起刚刚宁宸风的装扮,明明是那么粉嫩的颜色,穿在他那模特般的身上丝毫没有扭捏矫揉之态,更衬出他的文质彬彬,精瘦的身材完全不显单薄。

唉,果然是一高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啊。

白露啧啧赞叹,不想一抬头就看到臆想中的主人公就站在眼前,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

一把抢过宁宸风手里的袋子,白露将食材抱在怀中:“今天真的麻烦你了,我,我去给你烧一道拿手菜犒劳你!”然后,也不及等对方有所反应,匆匆转身背着他在料理台忙活。

宁宸风望向那个在厨房抓了抓头发似是要把那些食材盯穿的小身影,低眉轻笑。

放油……先让它热一热……然后是排骨……

白露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洗干净的排骨,频频看着手机频幕上搜索出的家常糖醋排骨做法,在心底默念。

“放排骨……啊!……”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宁宸风听到背后的厨房里传来的轻呼声不由地起身向那里走去,眉间紧蹙,走近了才听清那个把自己厨房快烧了一半的小女人在含糊地说什么。

“不对,不能倒水,化学实验课怎么说来着……对了,黄沙!不对,锅盖,锅盖呢?”

正当白露在燃起熊熊大火的锅子前四处乱转、胡言乱语时,腰间忽然一紧,整个人被一只有力的臂膀向后搂了过去。锅盖准确无误地盖在了锅上,扑灭了大火。

白露抬头,靠在温暖的肩头,那张好看的脸近在咫尺。

“这是干什么?”

她发誓,她在宁宸风淡淡的发问中听到了不悦。转头再一看已经变得漆黑的白色瓷砖墙,心里一片哇凉。

完了,把他的厨房给烧了,他一定生气了!这块砖要赔多少钱啊……

白露苦着脸小声解释:“我想烧个糖醋排骨,然后按照百度出来的方法放食材,本来都挺顺利的结果把肉一放那个火就噌……噌……噌……”

在对方幽深的注视下,她的声音底气越来越不足,最后只好闭上了小嘴眼巴巴地看着宁宸风。

在那幅可怜兮兮的表情注视下,所有的担心和责备都化成了一声叹息。

“你有没有事?”

宁宸风执起那双纤白的小手翻了翻,见没有什么红肿的地方便放心了,扶上她的肩膀将她稍稍拉离自己的怀抱,反手轻轻往身后推了推。

“我来吧。”干净的手挽起袖口,单手拎起烧得跟黑炭似的锅放到水槽里冲洗。 “还愣着干什么,去把冰箱里的洋葱洗了,”宁宸风顿了顿,眼角的余光把在那儿默默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对着手指的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眼中笑意满满,“不然晚饭没得吃。”

“哦。”白露乖乖照做,拿出剩下的食材,与他并肩立于水槽前尽心尽力地清洗。

温暖的橘色灯光下袅袅炊烟挟着惑人味蕾的香味四处飘散,白露下意识地朝平底煎锅中正滋滋冒泡的金针肥牛咽了咽口水,两眼直勾勾地注视着宁宸风手里翻动的锅铲。

好了没好了没……白露轻咬下唇,望眼欲穿。

宁宸风伸手,正欲拉开碗碟消毒柜,一只银边暗花骨瓷碟就讨好地递到了手边。

当他把最后一碟菜放到餐桌上,白露终于眼尖地看到了掩盖在长袖毛衣下的大片红肿。

回身想去拿筷子,一双柔软的手拉住了自己。宁宸风停下来,见白露双手拉起自己的袖管,露出刚刚灭火时不小心被热油溅到的手背。

“受伤了你怎么都不说一声!”白露语气急切,有点自责,转头环顾客厅,“你家有备用药箱吗?”

宁宸风低头,温柔地看向那张写满焦急慌乱的清秀脸庞,轻轻勾起嘴角,拉住了想起来寻找药箱的那只柔荑。

听到宁宸风受伤了,元东赶忙从三楼的卧房里翻出药箱递给白露。白露没有多想,反手握住了宁宸风的手,拉着他走到沙发前坐下,翻出里面的烫伤药膏,用棉签挑着小心涂在那片通红的手背上。

看她如此熟练的动作,宁宸风不禁开口:“以前受过很多伤?”

“对啊,”白露继续细心地涂着,剪下一小块消毒纱布覆盖在他的手背上,“上化学实验时一转身就打碎一只烧杯,收磁力搅拌器时还被烫了好几次……”

灵巧白皙的手指在自己手背上娴熟地活动着,宁宸风静静聆听她说着以前大学时的事情,听她抱怨实验室的老师扣分有多么苛刻。

他很好奇,做实验时她认真的样子,大学时的她打扮成什么模样,有多少男生暗地里追求她,穿着学士服与闺蜜们拍毕业照……

他很想知道,没有他出现的那四年青春活力的岁月中她的点点滴滴。

忙活了一天,活到家中已是深夜。

打开手机的刹那,白露就收到了墨然和的视频通话请求。

另一头的墨然和还盘腿坐在沙发上等待白露接电话,练习等会儿怎么板起脸教育白露的面部表情跟台词,无意间一低头,瞧见屏幕上闪现出一张表情犹如在看猴戏的小脸。

墨然和清了清嗓子,严肃不悦:“真是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啊,你什么时候跟宁宸风勾搭上的?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白露刚张口解释,那张妖孽脸又是伸手一指,痛心疾首地打断她:“你别狡辩说你们啥事儿都没有啊!你去看看网上,你俩亲昵逛超市的照片可是满天飞啊!一堆人艾特我,生怕我不知道一样,哼……”

白露无奈挑了挑眉,他墨大爷怕是又犯病了吧。

“我们在合作拍一个节目,下个月估计就要上线了吧。”

“哦!就是那个宣传了好几天请到了宁宸风的marry me?”墨然和身子往后一躺,翘起二郎腿懒散地摊靠在沙发上,“不是说女嘉宾定的是戴瑶吗?怎么变成你了?难道宁宸风看上你了!天哪!我要做舅舅了吗!”

“……”唉,好像还病得不轻呢。

“你好歹也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了,个中绯闻是真是假你还不清楚吗?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他在演戏啊。”

“这倒是,”墨然和转而有些担心地看向她,“不过你也要注意点,宁宸风的人气你也是知道的,这次的节目让很多他的粉丝都不满意,说要什么联名上书电视台把你撤了。”

白露耸耸肩,自从进了这个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再上次头条吗。

她笑了笑,正想转个话题问问墨然和的近况,忽然他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飘过,自带冰冷气息。

“咦,哥,你后面刚刚过去的那个穿着深蓝色睡衣的……”

“有吗?你看错了呢。”墨然和一脸惊讶,表情丝毫看不出有隐瞒的地方。

“不不不,我看那个人长得很像……”

话还未说完,屏幕又是一闪,退出了视频通话。

白露暗自翻了个白眼,明明就是在于炜家,两人深夜黑灯瞎火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坏事。

啧啧几声,白露打开了网页。果真如墨然和所说,网上对于marry me议论纷纭,甚至有不少国外网友翻墙过来评论等这个节目播出。

看见搜索版面首页的那张照片,宁宸风西装革履,面容如玉。白露心神恍惚。

嘈杂的巨大客厅里,工作人员陆续将设备往外搬离。

白露身子微微前倾,一手放在玻璃窗上,看着海平面上方忽明忽暗的几点星碎。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录制。

“白小姐。”

略带迷茫的桃花眼收回了视线,宁宸风那磁性的低沉嗓音传入耳中,玻璃上清晰地反射出两人般配的身影。

白露转身,眼中疑惑地看向他,等他接着说下去。

宁宸风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微颔首,目光如水。

“再见面要等一个月了,希望白小姐不会这么快忘了我。”

称呼的转换,让白露在瞬间清醒过来。她向前走了几步,与宁宸风只有一步之遥。

那只白嫩的小手再次伸到他面前。

“宁先生,合作愉快。”

他伸手握住,停了几秒,缓缓放开。

站在窗前目送那个小女人上车远去,一丝笑意从宁宸风的眼底悄悄漾开。

猎人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猎物,是时候慢慢收网了。

白小姐,你的宁太太之路还很漫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