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十四章 绯闻再起

晨夕风露 公子澪 5009 2016-09-02 23:27:22

  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在不停震动的手机上停了一瞬,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关机键。真的,一天到晚就没消停过。再这样下去本小姐要辞职了啊!

“白露小姐……”景月紧紧闭着眼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来平复她暴动的情绪,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欲哭无泪。

“算我求你了!能不能以后稍稍考虑一下你再有所行动呢?……唉,你干脆以后还是别说话别乱动吧……”

桌上立着的平板电脑播放的是白露前不久参加的那期综艺节目,也是引发新一轮娱乐风波的来源——

在节目进行到一半的地方,嘉宾与主持人组成两队进行几个小游戏。镜头中谷雨回头很是热情地挽住了白露的手,眉眼一弯,笑得很是甜美。白露虽是侧脸对着镜头,又是在画面偏右的地方,但是屏幕上很清晰地映出了她凝眉看着挽住自己的那只手几秒后便抽出了手,避开谷雨的示好。

于是,这一段视频便在网络上产生了轩然大波。

“谷雨好歹也算专业演员出身,人家好好地想照顾新人,白露这么做也太不知好歹了!”

“没想到传说中的名牌大学生素质这么低下!”

“有那么烂的演员还宣传什么电视剧,没人看的。”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谷雨大方地转发了视频,表示这没什么的,白露当时可能正在想事情没看到自己,宽容的态度赢得不少支持。然而没过多久便有三三两两声称是剧组工作人员的网友声明,白露与谷雨私底下关系不是那么友好,在剧组除了拍戏时的对话谷雨从没有跟白露主动说过一句话。这些言论将原本一桩谈笑可过的娱乐炒作推向了另一个高度,白露的粉丝们也都占足了底气要求媒体道歉,讽刺谷雨的做作行为。

“拜托各位看看前面的内容好吗?白露本来就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跟她不友好的人凭什么还要笑脸相迎。”

“某某传媒请不要随意侮辱我们白露!必须道歉!”

这些言论白露也草草翻看过几条,令她有些惊讶的是,李南洋在支持她的微博下点了赞。

想到李南洋,白露又不禁微微一笑。从前看了次他的节目,故意夸张搞怪的动作神情让人捧腹大笑,为了胜利即使面对女嘉宾也耍尽了手段,对此白露在心里还暗自认为他丝毫没有绅士风度。

但那次录制过后,白露等人留在电视台的自助食堂跟刘欧廷、李南洋及几个编导场务一起吃中饭。因第一次来外地录制,白露也不知道有什么特色菜,再加上刚下飞机没有什么胃口,就跟几个女助理拿了些豆腐青菜,打算随便吃吃。不一会儿李南洋端着满满一托盘当地特色菜和食堂招牌菜坐下了,他拿筷子将菜往自己面前的碟子拨了点,然后把那一托盘的菜全挪到了几位女士面前。

白露侧过脸悄悄看向正跟刘欧廷、墨然和谈笑风生的李南洋,心生暖意。

景月又随手翻了翻视频底下的评论区,撇撇嘴:“哎你真的不打算发个微博啥的表达表达你跟谷雨其实挺好的吗?你看看底下的小学生粉丝都引发口水战了好伐。”

白露两手捧着手机,轻轻咬了咬指尖斟酌着语句发短信,心不在焉地答道:“为什么?我俩关系本来就不怎么样啊……”

那天录制过后,白露悄悄来到刘欧廷的休息室,向他说明自己的来意。

“刘老师,我也想为慈善贡献一份心意。”

刘欧廷聊起那些救助的经历一下子便打开了话匣,拉着白露说个不停,临走前很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写了几个信得过的救助机构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交给她。这几天白露陆续联系了几家机构,去他们的公司实地考察了几番,将救助项目筛了一遍又一遍,为了确保每一笔救济金都是分毫不差地用到了真正需要帮助的地方。

编辑到一半的短信忽然跳了几下,一通电话打了进来。秀眉不知不觉地微微皱起,莹白的手指点了点额角,是他?奇怪,他打来有什么事情?

思量再三,白露不动声色地起身,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李方烁望见一袭黑色长羽绒服的倩影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眼底染上几分得意的笑,起身替白露拉开了对面的座椅。

“方烁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未施粉黛的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

两人刚合作过,在剧组里虽不算很要好,但平常他对自己也多有关照,方才接到李方烁的电话说有事请她帮忙,白露便赶到了约定见面的咖啡馆。

空荡荡的咖啡馆里放着悠扬的轻音乐,李方烁在心底打量着对面坐着的人。

“白露,这几日沸沸扬扬的网络争论我都看了,真的替你打抱不平。”

白露倒是没觉得这些恶意的抹黑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啥影响,有点天真地露出了笑脸:“没事没事,谣言止于智者,我不在意。”

看她大方摆手的模样,李方烁愣了愣。是她真的傻白甜,还是故意伪装?谁不想媒体每日关注自己,哪怕是各路黑料,至少证明自己还没有过气,还有人认识。难道,这件事本身就是她故意为之想借此来出位?

再开口时李方烁语气泛酸,嘴角挂着一抹微不可见的冷笑:“白露这几日可算是娱乐圈头版的霸主了,也是,这类炒作也就充其量用来增加曝光率。”

听了对方的话白露定定凝视他几秒,清冷开口:“方烁哥今天是特意打趣我吗?”

“怎么会呢,我是找你合作的。”

李方烁虽不及墨然和那般倾国倾城,也好歹算当下红火的奶油小生,博得不少女明星女粉丝的喜爱。他略低头轻笑,深情款款地开口:

“我们交往吧。”

悠扬的乐曲缓缓在咖啡馆内流淌,尴尬的气氛僵持了几秒后终被轻盈的女声打破。

“我不懂……为什么?”

“你不觉得,在电视剧宣传期爆出你我之间的绯闻会大大提升你的知名度吗?”李方烁身体前倾,交握起双手,眉宇间志在必得,“我想以我现在的知名度,配你也是绰绰有余了。这对你可是只赚不赔的买卖,还用考虑吗?”

几声轻笑打断了他的话。李方烁的俊颜隐隐闪过恼怒与不悦之色,沉声正欲开口,却在瞥见白露脸上流露出的一抹妩媚笑容时愣在当场,心下不由暗喜。

“好……你以为我会这样说?”白露推开椅子起身,秀眉蹙起,正色道:“李先生,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还未等他有任何言语,白露早已扬长而去。

“你!别不知好歹!”李方烁将桌上的水杯狠狠摔落在地,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窗玻璃外的角落,眼底一片阴翳。

当夜,一条“李方烁白露咖啡馆幽会,疑恋情曝光”的新闻便传遍了网络。照片上的李方烁深情凝视白露,一时议论纷纭。明眼人一瞧就明白了这是两人借着电视剧捆绑炒作呢,先是墨然和再是李方烁,这小小女一号可不简单。

短短几小时便有各种人身攻击、恶语辱骂涌向白露,墨然和看了,阴柔的狐狸眼顿生恼意,冷冷一笑:“我家露露连我都瞧不上,会看得上李方烁?”

好事者将他的评论发到了网上,又将他话中对于李方烁的贬低之一添油加醋夸大其词,惹火了李方烁的粉丝们以及部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接连曝出的“剧组上下不合”、“导演临时更换女一疑受贿赂”、“男女演员间的三角恋四角恋”等等,让新上映没几天的电视剧收视率惨遭滑铁卢。

崔绍斌从宁宸风家二楼开放式影音室的护栏扶手往楼下看去,见客厅沙发里的人一动不动坐在那儿紧握手机,言语间甚是惋惜:“哎,队长,你不觉得风最近有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艾斐漫不经心地回答,拿着遥控器浏览节目,最近真是剧荒了,一个能看的都没有。

身边的沙发一下子陷了下去,“他前几天狂追言情剧,这几天手机一拿就是一天!”崔绍斌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个小手绢抹着眼角,“完了,他肯定是有了网瘾,八成是废了。”

艾斐侧头,一脸呆愣。

“没那么夸张吧?”

“Eden。”

正在厨房摆弄金枪鱼沙拉的Eden听到宁宸风的呼唤抬头应答:“怎么了宸风哥?”

“把你的手机借我。”

Eden把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走向客厅。瞧见宁宸风面前的茶几上摆着四五个手机,他拿起一个白色獭兔毛绒壳的手机左右翻看:“咦,这不是江助理的手机吗?前几天我问她那么好看的手机壳哪儿买的,她死活都不肯告诉我呢。”他俯身看了看正在一条一条微博点赞的宁宸风,歪了歪脑袋,“哎,宸风哥,难道最近微博有啥活动?点满一百个赞免费兑换小礼品?”

宁宸风仍旧微微颔首看着手机,雕刻般的俊颜如同往常一般没有任何表情。

“哎哟喂我的宁祖宗!”元东刚从玄关处换了拖鞋,就直奔宁宸风,“你咋还在弄这个呢!”

他一把收起桌上的手机,又夺过了宁宸风手里的,一脸怨妇状地看着他。

无法想象宁宸风竟然拿了自己的手机微博一条条浏览过去,把所有支持白露的统统点了赞。谁知点完一轮了他宁大爷还不满意,又拿来化妆师助理小江,造型助理小王跟小沈的手机开始“点赞大法”。

这事要是搁在一脸天真无邪的Eden,或者外表粗犷内心细腻的崔绍斌,哪怕是暖男队长艾斐身上,元东觉得挺正常的。但是对方是宁宸风啊,那个犹如天神下凡、在众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千年大冰山!这件事,他想还是归档灵异事件比较好吧。

Eden不知道两人那眉来眼去的在搞什么,好吧只有元东一个人在那儿挤眉弄眼,宁宸风交叠双腿端坐在沙发上,随便抓拍几个角度都是一幅画报大片。他耸耸肩,哎,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看来自己还要好好学习。

“元东哥,你来得正好,中午常常我新研发的意面套餐吧!”上个月回国的Eden见宁宸风有意在S市长期发展,也紧随他的脚步在市中心买了家店铺,办起了西餐厅。这几天有事没事就钻研新菜谱,包下了队友们的早中晚饭,正好今天元东过来,又多了个试菜的。

元东一拍脑门:“得,差点把正事给忘了。”说着他从随身跟了两三年的CK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下午两点市电视台的钱总监约你商谈那档综艺的事儿,你先看看他们做的文案,对方说有啥不满意的尽管提出来。”

“嗯。”宁宸风应着,浩瀚如夜空银河的深邃眼眸中星光点点。

钱一诺双手环在胸前,站在导播厅注视面前的一排排转播屏幕,跟着台上演唱歌手的节奏打折响指,面无表情。

“3号位,全景,1号位……cut,3号位重来。”

marry me的助理轻轻敲了敲门,向眼前这位“编导女王”小声提醒:“钱总监,宁宸风先生来了,在三楼会议室。”

“好的我这就去。”钱一诺柳眉一挑,拿过桌上的文件签着字,烈焰红唇淡漠地一张一合:“跟那个歌手说,给她三天时间好好练,下次录制再这样的舞台效果就把她从今年的《流行榜单》剔除。”

高跟鞋声渐渐远去,整个导播厅的人终于喘了口气。

钱一诺是台里的编导一姐,导了近二十档室内外真人秀和综艺节目,应该说,放眼全国的电视台,她这个名号都是当仁不让的。不仅仅是因为她自身携带的强大女王气场,在她手下再烂的节目都能被她重新设计编辑后起死回生。单是她手里的这个编辑了五年的《流行榜单》,搜罗各路新秀歌手,眼光更是毒辣,上过她这个节目的新人歌手都或快或慢崭露头角,成为新星。她本身就像福星,捧谁谁红。再后来,许多明星歌手也会借她的平台宣传新专辑,一路大火大卖。

钱一诺一进会议室,就看到了立于窗边,沐浴在阳光的伟岸身影。

“宁先生您好,我们坐下细说吧。”

“好。”宁宸风彬彬有礼地点头,虽举止随和却也透着淡淡的疏离。

钱一诺翻开面前的文件夹,仔细看了看,拿出里面的策划案和合约递给宁宸风。

“这档节目我会全程跟进,新设备昨天都已经到位了,另一方面我们选了几个跟您合作的女星,您看看,我们会尽快和对方洽谈。”

这档男女明星在节目中成为假想夫妻交往的综艺节目在海外各国十分火爆,去年年初台领导们就已经洽谈购买版权引进的事宜,直到年底才全权买下。依着海外原版节目是一季要请三四对明星,一期每对剪辑成约三十分钟,但是这个方案上报到部门组长那儿就被钱一诺拦下了。

原因很简单,她请到了宁宸风。

虽然组内其他人担忧只有一对情侣要剪出每期一小时,一连十期为一季的节目,时间久了会不会让观众看腻了觉得没意思。

钱一诺当场冷冷回绝了:“愚不可及。他是宁宸风,盛誉海外的N。I。C。E。组合。”且先不论他们在国内外拥有的超高人气,能借节目一探组内日常便会让众人期待不已,更不消说宁宸风与华媛、戴瑶等诸多一线女星的亲密关系,可以说顺着宁宸风就可采访到很多深受媒体关注却又拿不到独家采访的顶端人物。

宁宸风静静翻动纸张。

“每人会有四台机器跟拍,配两个助理,两个编导。”毕竟是档备受瞩目的节目,台领导要求一切都要高配。

温润而又清冷的声音打断了钱一诺的话:“钱总监,我想商谈的就是这个事。全场共十台机器拍摄,再加上助理们,太多了,让人不适应,拍出来的效果也会很僵硬。我希望把机器减少到五台,以及不想看到事先编写好的剧本。”

啊?钱一诺抿了抿唇,手指轻点桌面思忖了会儿:“好,这个没问题,但是节目组准备的一些互动还是会保留,我们保证不会让你们照本宣科,每期录制前都会事先询问你们的计划和想法。”的确,安排的内容如果明星们不配合,不但浪费人力物力,还闹得双方不愉快。真人秀观众也想看到明星们真实的一面,有些意外的小插曲也不失为亮点。

“对了,我们采用的是半事前录制,每期播出前两周左右录制。因为要录两期的量所以每次录制内容比较多,今天也是来商量您的档期问题,以及搭档。”

“这两个月我都会在S市筹备新专辑,日程我会让元东发给你。”宁宸风合上了文件夹,看向钱一诺,“至于我的搭档,我已经有人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