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九章 圣诞快乐

晨夕风露 公子澪 5737 2016-07-26 11:18:21

  每到这个时候,城市总会被染上红红绿绿的色彩。

沿途路过的商场里拉出巨大的“on sale”海报夺人眼球,玻璃橱窗上的小雪人似是在向每一个裹着大衣匆匆路过的人们微笑。市中心广场上的那棵巨大圣诞树早早地就立了起来,星星点点的灯光从顶端那颗璀璨的五角星蔓延而下,点缀在聚集于树下牵手拍照的情侣身旁。

“好的,墨先生再换一个姿势。”

墨然和一身Saint Laurent的黑色机车皮衣靠在灰色的墙前,微屈起一条腿,低着头,额前垂落的长刘海遮过了眉毛,轻合双眼,柔和的橙色照明灯沿着他高挺的鼻梁散漫出来。

摄影师在不停歇的闪光灯与快门声中变换位置,从各个角度拍摄着。

俊颜逆光微侧,狐狸眼角向上挑起,薄唇一勾,魅惑而又带点痞气的笑容在炫目的柔光中显得愈发不真实起来。

摄影师打了个响指,放下了相机,“perfect!好的我们先休息一下换下一组布景。”

墨然和向场外走去,化妆师立即捧着粉饼盒小心地为他补妆。墨然和闭上眼让化妆师方便上妆,伸出修长的手朝身边的小李子一摊。小李子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递给他,摊开夹在手臂间的记事本开始汇报今天的行程。

“拍完杂志海报后下午有一个访谈节目要去录制,晚上倒是没什么大事,有几个广告商要约你今晚吃个饭你看去不去?”

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小李子还欲多言的嘴,墨然和睁开眼抬手示意化妆师先等一下,化妆师了然地点点头离开了。

屏幕上闪动着的联系人姓名让墨然和忍不住地嘴角上扬,将手机按了接听键放到耳边。

“露露,难得见你主动打电话给我呢。”

另一头的白露穿着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把手机放在肩窝处用脑袋和肩膀夹紧固定好,手下不停地给头枕着沙发扶手腿搁在自己膝盖上看着杂志的景月小姐按摩小腿。

“哥,今天是平安夜,你晚上有没有空啊?我想请你吃饭。”

“哦?”墨然和一挑眉,满满玩笑的语调,“你彩票中奖了?”

“不是啦。是上次的电视剧薪酬到了,还有公司发了工资!”桃花眼笑得弯成了一道月牙,小嘴控制不住地咧开,白露有些兴奋地说着。

因为她特殊的身份,公司在前几个月都是把她安排成见习生在公司接受学习指导,六个月的观察期一过,公司今日早晨就打了电话给景月将白露的第一份薪水发了下来。虽然白露在大学的四年里也做过实习和兼职,名牌大学的标签让她也获得了不少机会,早就拿到了人生中属于自己的第一份薪水。然而这次不同,这是她真真正正地步入复杂的社会圈子,一路跋山涉水,突破重围,靠着自己的努力获得的认可。

瞧见白露那仰着小脸一副求表扬的小孩样,景月笑了笑,染着酒红色指甲油的玉手继续翻着手里的杂志。这种你来我往的事儿还是让他俩自个儿玩去吧。

“嗯,这的确值得庆祝一下。” 墨然和低沉的嗓音里带着愉悦,由衷替白露感到高兴。他抬头看向小李子,对他摆了摆手,无声做了个“不去”的口型,让他推掉晚上跟广告商的晚餐,“今晚你准备好破费请我大吃一顿吧”

“好的,那我等下把地址发给你。”

白露挂了电话,景月将杂志放到一边勾起小腿碰了碰她的手臂,“哎,你现在好歹也算赚了一大笔钱了,是不是也该犒劳一下我呀?”

白露拍着小胸脯一口保证:“没问题!景小姐要什么随便说,立马送到您府上。”

景月听她这么一说伸出葱白十指就着日光左右看了看,说道:“嗯,那就先给我来一瓶Dior的999号色指甲油吧。下午反正你也没事干,走,逛街购物去。”

白露无声地仰天长啸,真的,自己那么多年从来就不喜欢逛商场。白露穿的衣服都是中规中矩、看着特别讨中老年人喜欢的乖巧学生装扮,偶尔穿出一条半身裙那也是带着snoopy图案的卡通样式。为此,景月冷嘲热讽了她好几回,说她压根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多次提议她要改改穿衣风格。而好闺蜜景月却是另一个极端,在她看来,光是颜色不同、款式相仿的蕾丝裙,景小姐的衣柜里就能数出好几条,更别提她那恐怖的五个大衣柜。

“这回非得给你多买几套衣服,回来就把你那些幼稚的儿童装全扔了。你现在是个明星,公众人物了,哪怕私下的便服也要好好搭配,不然一不小心被狗仔拍到大做文章,以后有的你好后悔的。”

墨然和将手机交还给小李子,沉思着开口:“小李子,你说我送白露什么礼物好呢?”

小李子正低头翻看着手机想要找到那几个广告商的联系方式,毫不走心地回了句:“要不我去Proenza Schouler再帮你买一个包?”

墨然和眉头一皱,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地不想买这个品牌的包。他沉默了会儿,末了还是决定等晚上的访谈录制结束后去商场自己看看吧。

白露好久没有跟景月一起出来了,她还是一副清纯少女的装扮,扎着两个低低的双马尾,带着遮住了一半小脸的黑框眼镜,与景月两人手挽着手在商场里四处转着。

景月的手指在下巴上轻点,沿着整齐排在那儿的裙装走着,目光扫过一排排让白露眼花缭乱的颜色。忽然她停下了脚步,伸出手指勾起挂着一件鱼尾裙的衣架,“这件,嗯,酒红色的挺好,衬你的肤色。”

白露偏过头,透过前方的试衣镜看向景月拎出来在她身前比划着的裙子。一领的设计会露出大片颈项和肩膀的肌肤,更糟糕的是两侧腰部的镂空设计,白露乍舌,目瞪口呆地看向一脸满意点头的景月。

景月无视她激烈的眼神抗议,转身又拿出一条高亮度草绿色的A字裙,一件米白色绣暗花小外套,全部堆放在跟在一旁的导购员手上。

“这些都挺好的,留着吧。”

一旁的导购小姐挂着彬彬有礼的职业式笑容,将衣架从衣服上拿了下来,对着白露说:“好的小姐,我带您去试衣间吧。”

“不需要,”景月抬起手拦住了她,脸上闪过自信的微笑,“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拿165的码数就好,全包起来吧。”

导购小姐轻声应着,脸上沾满笑意,赶紧拿着衣服到一边的沙发上一件件叠好包起来。景月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神情恍惚的人,“发什么呆,快去结账。”

白露以一副“败家女”的悔恨神色视线紧紧胶在景月身上,一边掏着小挎包里的信用卡,一边认命地向着收银台走去。

在景月的带领下她俩一家家扫荡了整个商场的女装店,从上衣到连衣裙,一下午的时间白露的两手已经拎满了大大小小近十个购物袋。

看到前方闪着粉红色灯光的Victoria’s Secret,景月瞬间两眼一放光,迈出脚步正想拉着脸上写满了惊恐与拒绝的白露前去,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从她的包里传出,拦住了她的脚步。

“喂,我是景月…。。”景月默默听着对方的话不作声,应了两声后挂断了电话,满脸愁容。

“怎么了?”白露虽然内心因为这个电话激动得差点喜极而泣,但还是有点担心地问了句。

“没什么事,公司找我说要开个会。”好不容易有时间跟白露一起出来购物,自己的热情正在头上却被一个电话给浇灭了,景月心里极度地不爽。

反观白露,那原本黯淡无光的桃花眼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倏地亮了起来,终于可以结束了!天啊!

“你先去吧,我自己回家。现在才四点呢还早着,你记得晚上七点准时到餐厅就行。”

景月点点头,接受了白露的提议:“你开车回去吧,我等会儿打车就好。”

“不用不用,我走回去,还可以不算太远。”白露想了想这里离自己家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而且手里的东西也不算太重,能拎得回去,就让景月开车先回公司了。

人行道边一辆黑色法拉利F360 Modena缓缓放慢了速度,驾驶座上那张雕塑般轮廓分明的脸庞被立起的衣领遮挡住,如夜空般深沉的黑眸透过巨大的墨镜看着前方正拎着袋子低头默默走着的女孩。

前面拐过街角就是小区大门了,白露不禁加快了步伐,手已经拎得麻木了,多想赶紧到家放下这些购物袋好好按摩一下酸胀的手臂。

宁宸风刚结束了今日的戏份,在满街飘荡的《Merry Christmas》歌声中他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兜风。在经过一条街道时他偶然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白露那一晃一晃的马尾辫仿佛一根羽毛似的一下一下挑逗般轻抚他的心,他摇下了车窗,鬼使神差地就放缓了车速跟在她身后。

此时的宁宸风已经分不出脑子来想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么幼稚可笑,竟然偷偷跟踪人家。他只是忽然有点好奇,这女孩住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平常喜欢干点什么?

站在门口巡视的保安眼见地发现了满手购物袋的白露,热情地赶了上去,嘹亮的嗓门向她打着招呼。

“白小姐,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啊!我帮你送上去吧。”说着保安便接过了她手中所有的购物袋。

白露对他露出感激的微笑:“谢谢大叔,麻烦您了。”

“不客气,是住在前面A幢对吧?16楼?”

“对的,1602。”

白露跟着保安进入小区,待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消失于视野中,宁宸风瞟了一眼小区门口的牌子,打着方向盘,停在正门口边上的法拉利掉了个头迅速驶去。

A幢1602室……宁宸风下意识地在心底默念刚刚听到的住址,脚下轻踩油门,往自己的住所方向前进。

墨然和手中拿着白色纸袋包裹着小礼品袋,抬手看了看腕表。五点,距离晚上的聚会还有两个小时。

平安夜的马路依旧人来人往,节日的氛围加上下班的高峰,拥挤车潮蜿蜒成一条长龙,半天也不见挪动分毫。对此墨然和倒是一点也不着急,车里回响着舒缓的小夜曲,他侧头,深色的车窗上映出一张俊美的脸。

深邃的狐狸眼透过车窗注视着或匆匆走过,或漫步闲游的人。甜蜜的恋人们手牵着手站在巨大的圣诞树下合影,相互依靠着在耳畔低语。

他沉默着凝视了一会儿。

卡宴在长排车辆中打了个转向灯,迅速驶入左转车道开回商场。

即便是圣诞节期间的卡地亚珠宝店依旧只有寥寥几人,显得过于清冷的奢华水晶大吊灯下站着的那个挺拔身影引起了经理的注意。

虽然那人脸上戴着的墨镜几乎遮住了整张脸,但她还是立即认出了来人。

经理很惊讶会在这里看到活生生的墨然和,深入骨髓的良好职业素养让她没有像那些偷偷捂着嘴躲在角落拍照、小声交流的店员那样。她冷淡地瞥了眼时不时装作不经意转到这个方向的目光,走上前去得体地微笑着。

“墨先生您好,需要点什么吗?”

墨然和向她点点头,指着柜台上陈列着的一款耳环:“请帮我拿一下这款。”

“好的。”经理熟练地戴上深色手套,打开柜门拿出盒子,小心地拿出那对盛放在暗红色丝绒礼盒中的耳环。

白K金的质地让它们在灯光下沿着优美的弧线静静发出柔润的光泽,没有任何昂贵珠宝的点缀,半圆环式的耳环上刻了几个英文字母。简洁的设计感让墨然和见到它们的第一眼便相中了,脑中翩翩浮现那人戴上它们的样子。

嗯,很合适。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金卡递给经理,“包起来吧。”

“是要作为礼物包装好吗?现在带走还是送到您府上?”

墨然和停下想了一瞬,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卡片,拿过柜台上的钢笔刷刷写着,交到经理手上。

“对,明天一早送到这个地方。”

等墨然和赶到白露订的日式料理店已经七点过了十几分钟,他对门口的服务员报了房间好,对方早有准备领着他从僻静的中庭竹林小道穿过,走上在昏暗红色纸灯笼下幽幽亮着光的红木地板,直直通往深处的一间包厢。

白露与景月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怀里抱着软枕正聊得甚欢,矮桌上已摆上了不少生鱼片寿司卷。

瞧见墨然和的身影出现在推拉门口,她挥了挥手,指指对面的座位,“哥,快坐下。”

墨然和温和地笑着,在门口脱下皮鞋,将礼物背放在身后不让白露发现。

“见你没来我就自作主张点了菜,你看看还有什么要再添的?”

墨然和摇头,眼中带着狡黠的光芒,“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白露稍稍歪过头,桃花眼里的疑惑与呆楞让墨然和不忍心再逗弄她了,从身后拿出礼品袋放到桌上,手指轻轻弹了弹精致的白色纸袋,推到白露面前示意她拆开看看。

白露挑眉看了他一眼,精美的包装便彰显着礼物的不菲价值。她从里面拿出被薄薄的半透明包装纸包了好几层的礼物,小心从两头拆开。是一个红白菱形拼接的皮革斜挎手提包,小巧而细致的设计很讨女生喜欢。

一边的景月只淡淡瞟了眼那包,不用看它正面钉上的名牌便知道是出自Prada miumiu,她默默拿起水杯挡住自己羡慕嫉妒恨交替出现的复杂神情,另一手悄悄拉过白露的手,在她掌心写下一个“1”,顿了顿,后面颤巍巍地加上了四个“0”。

白露有些为难又略带责备地看向墨然和,明明说好是自己发了薪水请客,结果收到那么贵重的一份礼物。她生气地把挎包包好放回袋子,满满不高兴地说:“哥你怎么能送那么贵的礼物,今天我请你们吃饭,你拿回去我不收。”

墨然和一条腿伸直,另一条腿弯起,斜靠着墙瞧着白露鼓起的小脸,不由得笑了出来。

“我早就把标签剪了保修卡扔了,你要退也退不了。我拿着它有什么用,让我每天背着它去片场?媒体早就在怀疑我的性取向了,这下非得坐实了不可。”他无奈地摊了摊手,一脸纯良无害得无辜笑容。

“你现在可是个明星,也应该有点奢侈品来提高自己得品味。况且妹妹那么大的好事,做哥哥的怎么能不准备礼物祝贺祝贺呢。”他坐直身子,拿过礼品袋对折叠好,准确地扔到白露膝盖边,“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呢,就先记下,将来你飞黄腾达了我可是要向你讨要更贵的。”

在墨然和的坚持下,白露只好不甘不愿地收下了这份烫手的礼物, 想着等下次赚了更多钱定要给他献上一份大礼。

小小的插曲一过,墨然和很快用他极会调节气氛的幽默感与白露和景月聊着最近在微博上看到的事儿,逗得两个女孩不顾形象地笑得东倒西歪。

三个人用筷子夹住厚厚的一块嫩红色鲜美三文鱼片,以鱼代酒在空中一碰,“平安夜快乐!”

看白露在暖气中笑得红扑扑的小脸,桃花眼一眨一眨的天真表情,墨然和忽然觉得这样的平安夜挺好的,能有人一起过,很暖。

平安夜过后的那个早晨,孩子们会早早地从床上跳起来,欣喜期待地打开挂在床头的大红袜子,看看里面有没有收到从烟囱里爬出来挨家挨户送礼的圣诞老公公所留下的礼物。

当然,白露不是这样的小孩,从小就不是。虽然家里一直都会过圣诞节,但在她很小的时候,某个深夜,偶然间翻身醒来的她清清楚楚地看到父母弓着身子摸黑悄悄在她床头放了礼物。自此,她不信这世上存在传说中的大胡子老爷爷。

所以,当她睡到日上三竿,努力睁大惺忪的眼开门下楼晨跑时,被放在门口的一束红玫瑰吓了一跳。

她四下里看了看,没有瞧见任何可疑人的身影。

带着满脑袋的疑虑,她拿起那束娇艳欲滴的玫瑰,伸出两只手指夹起中间放着的卡片,上面只有写着“圣诞快乐”的清秀字迹。若不是看到左上角的“to Miss白”,她会以为是送错了地方。

白露站在门口歪着脑袋瞪大了空洞洞的茫然美目,仔细想了一圈,实在是找不到有着这样字迹的朋友。

难道……圣诞老人显灵了?

同一时间的叶宅,深红色的纸袋被主人随意扔到了沙发上。

玉手上端端正正放着那个华丽的首饰盒,小巧的size,叶萋萋心里莫名开始慌乱了,小心翼翼地期待着里面会不会放着她心中所想的那个。

她轻轻咬了咬下唇,深深吸了口气,打开。

在看到那对静静躺在黑色丝绒中的精简耳环,叶萋萋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心下阵阵说不出的失落感。

她缓缓合上了盒子,苦笑着摇了摇头,用尽量轻快的语气给墨然和发了一条短信。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圣诞节快乐,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