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十二章 情敌告白

晨夕风露 公子澪 5093 2016-08-01 18:09:14

  空荡荡的候机大厅只有少数几人往来,白露站在玻璃窗前出神地目送窗外直入云霄的飞机,有点不舍。

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好像也是站在这里,静静感受一架架飞机融进淡红色的云朵中消失不见。那时候,虽然很疲劳很累,但内心仍在憧憬。

景月靠在离白露不远的墙上,看着手机上白母白父上飞机前发来的短信,再看看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的身影。

“小月,露露是个不太会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有不高兴的事都藏在心里不愿意告诉别人,好在她还有你这个朋友可以说说话,我们都很欣慰。以后就只有你们俩相互扶持,一起拼搏了,要照顾好彼此。”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充满欢乐的步伐,白露不用回头也知道她是谁。猛地一只手臂勾住了她的脖子,她无奈地侧头看向景月。

“走吧回家吧,说好要去旅游的,我酒店都选好了。”景月仰着脸很真诚地说。

“好好,回去看看你精挑细选的酒店。”

素手风情万种地轻轻拨了拨散落到胸前的长卷发,虽是零下四五度的寒冬,戴瑶仍旧踩着她最爱的裸粉色Valentino牛皮铆钉中跟鞋,一件MaxMara的驼色皮草外套裹身,露出纤细的脚踝和优美的小腿线条。

见到前方十米开外的男人,巨大墨镜下的红唇扬起一抹亮丽迷人的笑容。

戴瑶几步上前,脉脉注视眼前那张低头看监视器中画面的俊脸,甜美的声线吸引了一众在场外休息的演员和来往的场务。

“宸风,我今天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说着,戴瑶打了个响指,示意身后几个人手两大袋星巴克咖啡匆匆赶来的助理们将热咖啡分发给每位剧组成员。她目光扫视了全场一圈,笑得愈发灿烂,“打扰了大家不好意思,我请你们喝咖啡。”

不少人都笑着摆手说没事,热情地欢迎戴瑶到来。

宁宸风微不可察地拧起了眉头,终于把他的视线放到了眼前那个明媚的女子脸上。

“戴小姐。”他直起身,向她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对于宁宸风有些冷淡的反映戴瑶并不在意,她伸手取下墨镜,轻轻眯起眼,扬起精致小巧的下巴,朱唇中吐出一串让人无法抗拒字词。

“外面真冷,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宁宸风微侧过头,望向远处无意间从灌木丛中露出的相机镜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儒雅温润的脸不由地冷了几分。

“戴小姐,到我的休息室聊吧。”

美目打量着宁宸风的私人化妆间,白玉般的素手搭上大理石台面,戴瑶轻巧地翻坐上化妆台,俯低身子盈盈对着坐在面前那把椅子上的人。

目光滑过他纤长的睫毛,挺拔的鼻梁,如雕刻般的轮廓,勾起了她的占有欲,戴瑶自信满满地笑了。

宁宸风依旧微低下头看着腿上摊开的书,清冷的声音让戴瑶笑意更浓了,“戴小姐究竟有什么事?”

“叫戴小姐未免也太生疏了,我们好歹也是合作过一部电影的搭档,你没看媒体们是怎么评价我们这对银幕情侣的吗?”

她起身向前弯下腰,手扶椅子把手,更加俯近,浓烈的玫瑰香水萦绕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宁宸风耳畔。

“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的。”

书本骤然合上,宁宸风抬头,化妆镜中倒映出两人暧昧的姿势,女的妖娆魅惑,男的温文尔雅。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宁宸风的语气中带上了让人不易察觉的冷漠,稍侧过脸向她一点头,“请随意。”

“等下。”戴瑶的笑颜僵住了,急急打断了他的话,轻佻的眼眸流露出期盼和渴求,“我哪里配不上你吗?是我长得不好看还是家世不够好?还是我名声不够大及不上你宁宸风?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为什么不接受我?”

“不,你很好。”宁宸风敛下幽深的棕色眼眸,忽然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那个妩媚的女子眉目间染上了无可奈何的迷恋神色,复杂地看着正在沉思的男子。

戴瑶家里从政,认识很多权势人物,也成为了她坐稳娱乐圈第一把交椅的有力背景。无论是从相貌还是家庭看,她都是许多男人追捧的对象,被她看上恐怕是做梦也要笑醒了。宁宸风虽是已经红遍世界的歌手组合成员之一,身价不低,但比起戴瑶的家世还是一出穷书生和官小姐的戏码,门不当户不对。然而戴瑶还是暗地里派人去调查了宁宸风的背景,发现他竟然是风云集团董事长的小儿子,国内数一数二科技产业的少东家,因他这么多年没有跟家里密切往来而未被媒体发现。知道了这些的戴瑶越来越觉得将宁宸风收于石榴裙下是件势在必行的事,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家庭。

微不可闻的叹息声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戴瑶……”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宁宸风略带烦躁地说道:“我有喜欢的人。”

“你有……喜欢的人?”妖艳的眼角上扬,原本甜美的声音颤抖得支离破碎,美目间溢满震惊与怀疑,“不可能!你怎么会……”

纤长的睫毛将宁宸风的神色掩盖,戴瑶紧紧盯着,试图发现他脸上任何能证明他刚刚说了谎的证据。

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话也让宁宸风自己吓了一跳。他对戴瑶没有丝毫的兴趣,应该说,就像媒体们私底下报道的那样,宁宸风在娱乐圈和音乐圈中穿花而过却片叶不沾,明明合作过不少女明星却半点绯闻都捕捉不到。有时候就连组合里的兄弟们都在怀疑打趣他可能是真的喜欢男的。

他只是想让戴瑶能对自己快点死心,不想竟然说了这样的话。

不知为何,眼前有那么一瞬闪过那双像受了惊吓的小兔子般带点惊慌无措神色的桃花眼,还有那欢乐地一跳一跳的马尾,眼眸中渐渐流露出他也不曾察觉的温柔。

喜欢的人……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宁宸风不经意间悄悄弯起的嘴角映入他面前的那双美目之中,戴瑶恍惚了下,继而唇边绽开一抹光彩笑容。

“没关系,你会是我的。”

“怎么会呢,你想多了。”

是吗?白露夹起一颗虾球塞进嘴里嚼着,面上确是一脸怀疑地看着对面顶着那张倾国倾城脸笑得和蔼可亲的墨然和。

看她写满不信的表情,墨然和眨了眨他的狐狸眼,“哎,景月说你每天在墙角种蘑菇,我这不是怕你无聊特意请你过来小聚一下嘛。”说着他将面前的几盘精致点心向白露那边推了推,“难得剧组来那么繁华的地方拍戏,那我可得好好吃几顿好的,多吃点多吃点。”

白露心里懊恼,人家特地抽空陪自己聊天吃饭,结果却总以为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太没素质了!她放下筷子,乖巧地拿过墨然和手边的空杯子,倒上满满一杯鲜榨橙汁,双手恭敬地奉上。

墨然和接过她递上来的杯子,凝神看了看,说道:“我听说有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收回一半的手在空中停滞了几秒,白露挽起笑容:“怎么会呢!你想多啦……我刚刚那是误会你,这不赔罪了吗。不过谁让你上次请我吃饭时逼迫我干了那么一件大事,弄得我现在都不敢跟你吃顿饭了。”

“然和?真的是你哎。”

听见一道婉转欢快的声音突然插进来,两人纷纷抬头。

眼前的女孩看起来跟白露差不多大,瀑布般的直发整齐地垂到腰际,厚厚的齐刘海下露出一双乌黑透亮的大圆眼,正欣喜地望着墨然和。

“啊,程梦,是你啊。你也在这附近拍戏吗?”墨然和颇为愉快地笑着回应她,至少白露认为他此刻是愉快的。

“是的是的,我刚从外面看到你,还以为看错了呢。”

“的确好久没见了,这是白露。”

白露向她点了点头,伸出素手:“你好,程梦小姐。”

“早就知道你了,白露,你可是红人呢。别那么客气,叫我程梦就行啦。”程梦握了握白露的手,巧笑嫣然,脸上露出两个梨涡,看向墨然和,“我能坐下一起吗?”

墨然和将目光转向白露,电光石火间白露的脑子迅速飞转着。

去年夏天起景月就开始给自己恶补娱乐圈的各路明星了,“熟记一线,了解二线,分清三线”是景大小姐批出来的终极指标。

回想景月当时闪着绿光的眼神和高深莫测的语气:“这只是最最基础的,以后景老师课堂还要陆续开出《哪些女星同场不同台,同台不同座》、《捆绑炒作大集合》、《是非恩怨录》等精品课程呢。”

再看眼前,这个程梦最多也就算个二线,平面模特出身,跟墨然和也一起演过某部古装戏叫啥……。诶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两年前她好像就是靠着跟墨然和炒过绯闻而知名的,据说还交往过一段时间。

嗯……白露接住了墨然和传来的那意味不明的目光,递给他个了然眼神。

“可以啊,请坐。”白露抬头向她明朗一笑,往沙发椅里面挪了挪,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恰好与墨然和面对面。自己不着痕迹地把几叠点心往角落挪动,一会儿他俩慢慢聊,自己就慢慢吃吧。

一旁的服务员立即端来新的碗筷和餐巾放到程梦面前,她并不急着提筷,仍旧端坐在那儿思忖了会儿开口道:“然和,你最近怎么样?”

白露将视线紧紧盯在面前的几份蒸点上,一副“我只是来吃饭的什么都听不见”的表情,夹起一只晶莹剔透的虾饺。

嗯,肉质滑嫩,汤汁鲜美,上品。

“还可以,每天都挺充实的。”

“哦,这样啊……”程梦心不在焉地应着,有些紧张地抚弄着毛衣裙下摆上的花纹,不自然地笑说:“最近都没怎么听说你的恋情啊什么的,你有女朋友吗?”

角落里传来清脆的咔嗒声。

嗯,这个蟹脚好像没肉,下品。

墨然和眼角的视线轻飘飘地投到角落,挑了挑眉,眼中满是逗趣:“你这是改行做娱记了吗?还是说某家杂志社下血本让你来挖我的花边新闻啊?”

程梦连连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啊哈哈,我开玩笑的你别多想。我倒是想有点花边新闻啊,但是可惜我还是个单身狗,不然哪还轮得到她上娱乐头条啊。”说着他指了指在一旁专心挑蟹脚肉的人,白露感觉墨然和的笑声好像更加愉悦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

狐狸眼一转,看向面前隐隐带着期待的脸。

“你挺好的,待人温和,性子也开朗,很快能和别人相处起来,长得也好看。”

嗯,的确,这流沙包外形做成了小猪仔的样子真的好看诶,中品吧。

“不是,”程梦打断他,眼神坚定地看着他,“我是说,我能做你的女朋友吗?”

啥??

白露掩着嘴咳嗽起来。墨然和将手边的橙汁推给她,眼中的戏谑被他很好地掩藏起来。白露拿起果汁喝了几口才缓过神来,差点被流沙包给呛死。

“不可以吗?为什么?”很多事只要开了口便不难说下去了,程梦皱起眉,急切地想知道墨然和不喜欢自己的原因。

墨然和无奈,将身子靠在沙发上,神情诚恳严肃:“我这人太花心,玩心太重,交友无数,还经常移情别恋。”

“但是你很照顾别人啊,我刚进剧组时你还常常陪我说话逗我开心。”

白露别有深意地半眯起她的桃花眼瞅瞅表面看似一片平静的妖孽脸。

“我自恋自大,时不时地指示别人做这做那,为人处事还不够沉稳严谨。”

“不会,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温柔的。”

墨然和一时语塞,看着程梦满脸的憧憬顿时感到挫败。

墨先生今日的自我反省看来很深刻很成功嘛,白露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煎饺,小声嘀咕着。

“程梦,其实你很好,但我并不喜欢你这样类型。”

程梦双手放到了桌上,身体微微前倾,语调颇为激动:“那你喜欢什么样类型的?我可以改啊!”

“他呀,喜欢瓜子小脸的,大眼睛,小嘴巴,温顺听话,气质婉约高雅的。”

哒哒的高跟鞋声伴随着如夜莺般温柔好听的声音,一路来到他们桌前。

白露才抬起视线,便撞进了叶萋萋大方得体的笑容中。

叶萋萋一身黑色天鹅绒长旗袍,裹着厚厚的银灰色羊绒披肩大量了他们一番,领边层层密布的银色绣花衬得她精致的五官愈发高贵迷人。

“我说的对吗,墨先生?”

好看的杏眸难得透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墨然和更加无奈地抚额。

“看来你又在欺负小女生了啊,”叶萋萋轻盈地旋身,大大方方地在众人的视线中坐到墨然和腿上,与他对视:“墨,你什么时候改了口味喜欢甜美小女孩了?”

“萋萋姐……”忽然看到叶萋萋到来让程梦不知所措起来,“你好,我是程梦……”

叶萋萋的视线依旧胶着在墨然和脸上,并不回头地答道:“你也好,我来的时候看几个助理在找人,好像某个剧组也在这附近拍戏,估计是哪个演员偷跑出来耽搁进程了吧。”

程梦的小脸白了几分,惊慌起身,想起来自己光顾着聊天忘记时间了。

“萋萋姐你们聊着吧,我有事先走了。”

好好的吃着饭也没想会如此一波三折,白露轻轻放下筷子,敛下眼眉,不自在地拨弄了下垂在耳边的秀发。

那两个还在对视的人好像一时半会儿也不像会开口说话的样子……

啊好尴尬……

你们最好都别想起来我的存在……

叶萋萋杏眸妩媚一转,波澜不惊地瞟了眼对面眼观鼻鼻观心的人。

“你也在这里啊。”

“啊?我,我是……”白露本想把自己当做空气降低存在感,一时没想到走神片刻叶萋萋就发话了,小嘴张了又张不知道改该说点什么。

“怎么,我就不能来这里吃饭吗?”墨然和的表情依旧是如往常般的公子作派,扬起的嘴角噙着邪气轻率的笑,深色的眼眸里是浩海般的深沉。

一只玉手从披肩下伸出,往桌上轻轻一撑,利落起身。叶萋萋理了理衣裙,轻轻咳了声,再开口已是那温婉的声音:“好不容易拍完了今天的场次,唉我也要好好吃一顿饭才是。”

修长的双腿才刚迈出一步,皓腕忽地被人拉住了,侧过头看了看手腕上那只微微用力握住的手。

“你何必如此。”

叶萋萋歪了歪脑袋似是疑惑地看着那只手的主人。

“怎么了?我好心帮你赶走你不喜欢的女孩,你还怪起我了。那我帮你叫回她?”清丽如画的姣好面容上有的是与墨然和神似的戏谑表情。墨然和终是松了手,叶萋萋挑挑黛眉不置可否,优雅地迈着步伐而去。

一切都安静下来,好像刚才的一出闹剧从未出现过。墨然和依旧吃着一桌的菜,不停跟白露说着这几日的生活怎么怎么悲惨。白露含含糊糊地应着,偶然抬头的瞬间却瞧见了他眼中隐约的无奈与痛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