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七章 谁人痴梦

晨夕风露 公子澪 4667 2016-07-25 13:38:08

  当白露坐上墨然和的卡宴,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随口问了句晚上吃什么,对方竟然以一种谈论“今天天气真好呀”的随意而愉悦的语气回答“吃火锅”。

白露手下一顿,小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完美无双的侧脸。

虽说白父白母不是什么富贵上流人士,白露也从不讲究吃什么、到哪里吃,但书香门第的家教修养告诉她,请剧组三十多人去吃火锅,还是那么多专业演员,浩浩荡荡地围在一起吃火锅?

墨然和正专心开着车,丝毫不走心地含糊告诉她:“这不是普通的火锅,是增进感情的火锅,你不觉得大家一起涮肉吃很有爱吗?”

可能是的吧…。。但是请人家吃饭,又是这种庆功宴犒劳辛苦了一晚上的友人,吃个火锅那环境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啊……

车绕过巨大的圆形五彩喷泉,甫一在华丽得让人瞠目结舌的旋转门前停下,很快就有专人前来替白露打开副驾驶位的门,接过墨然和的钥匙去停车了。

乘上观光电梯直达酒店的45楼,白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来到这个能将S市的百年风云、都市繁华尽收眼底,只出现在杂志上的顶级餐厅。

200平米的精装空间撤去了多余的沙发,里侧满满一排长桌上都是各色蔬菜肉类等火锅食物,正中间的位置摆上了铺着绣金丝桌布的餐桌,桌上放着与这欧风建筑完全不搭调的火锅,正热气腾腾地冒着泡。

是的,暂且忽视白露心中的崩溃和无力感,墨然和请了三十多人在全市顶级餐厅包场吃火锅。

白露默默转头打量了几眼身边一脸像是在无辜地说着“看吧只是吃个火锅而已嘛”的人,狐狸眼挡不住的戏谑。估摸着他定是使用了美人计才让这家餐厅的老板忍痛割爱,把自己的招牌让他折腾。

墨然和一一跟已经入座的不少演员打招呼,大掌牵过白露的手来到最靠角落、景色最佳的一张桌前。

深邃的眼神波澜不惊地抬起,沉默无言地迎接两人的到来。

白露的小心脏咯噔一下,被那么幽幽地目光注视着,有种丑媳妇被帅大叔牵着前来见公婆的滋味。

墨然和友好地拍了拍于炜的肩,替白露绅士地拉开正对着于炜的椅子,很自然地扶她入座,然后坐在了两人中间。

于炜微乎可见地动了动他那高贵的头颅,好在白露已知他的脾性本就如此,知道他的举动算是向两人问了好,也很和善地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白露能清晰地听到对面冰山男的冷漠面具咔地碎了一地,隔着咕嘟冒起热气的锅子错愕望了眼那容光焕发的小狐狸,伸在锅中涮着肥羊的筷子倏地一顿,鲜美肥嫩的羊肉从筷子中间溜走,在锅子里打着转,被水泡卷起又沉下。

“唉露露你别理他,他就这副样子。你记着,哪天要是在戏外看到他对着哪个女人笑了,赶紧报警,叫救护车也行。”墨然和毫不客气地动手熟练挽着袖子,挑了挑眉毛。

他和于炜相识那么多年,觉得“清心寡欲”这个词全然不能很好描述他本人的特性。

于炜的私人生活说出来也是简单到枯燥了,平常没戏就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看书,从古到今什么题材的书都看,是娱乐圈里数一数二的“学神”,知识渊博;再来,于炜要是不看书,就一定在做手工活,闲来给家里的狗翻新一下房子、在墙上捣鼓捣鼓敲个壁柜这种都是小事,有一次墨然和按开他家门铃,开门的是个带着电焊面具手提一个集成电路板的人,惊得他以后每次去按完门铃都要后退两步站得远一点。

至于跟朋友出去玩,嗯,好像除了墨然和,就跟几位老先生喝喝茶,下下棋,身边唯一出现过的“传说中的女朋友”也是被墨然和一手承包了。

思及此处,墨然和不禁万千感慨,于炜的身份证上好歹也是白纸黑字地印着只比自己大了五岁,怎么活得跟五六十岁的老师傅一样讲求养身之道呢?要不要给他找个女朋友什么的?

这厢想着,墨然和拿起筷子对着锅中的鱼丸夹下去,堪堪夹起就被另一双筷子啪地一声打落了,掉回锅中继续翻滚。

墨然和不满地抬头,一副“干嘛不让我吃”的委屈表情。正欲拿筷子的白露也被吓了一跳,低着头默默地把筷子放了回去。

于炜面不改色地无视两双苦大仇深的眼睛,淡淡开口:“还没熟,先趁热吃肉吧。”

狐狸眼眯起,墨然和露出憨厚的傻笑,跟白露两人兴致勃勃地挑着锅里的牛羊肉,于炜那深邃的眼中竟是温柔如水般的星点笑意。

锅子持续煮着,于炜夹起墨然和最喜欢的鱼丸放到他碗中,对方未曾迟疑就夹起吃掉了。两人娴熟的相处似是已经生活了好几十年一般,不用言语交流,也能坦然自若。

满满一筷子绿油油的青菜盛到了墨然和碗里,还没等他吱声紧接着又是一大块炖得恰到好处的白萝卜,墨然和抿起嘴唇抗议地看着于炜的举动。

于炜又是一筷子腐竹笋干,说道:“对身体好。”

好的好的,养身之道……墨然和的表情别提有多么苦闷了,但还是乖乖吃着。

于炜那勾起的好看笑容被层层升起的薄雾遮挡,一闪而过。

看着旁边两人的互动,白露咬着萝卜内心总觉得怪怪的,怎么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前来审视媳妇的恶婆婆呢。

于炜也是个颇有绅士风度的人,主动担起涮肉的任务让两人只需安心吃着食物,干净瘦长的手很快把桌上的光盘子收起来一个个叠好,起身端着它们放到一边的餐具回收车上,又去给他们加肉。

于炜转身的瞬间,他放在桌上的手机一闪,屏幕亮了一下,但很快又黑了下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就是这几秒的时间,低着头的白露恰巧看到了,她下意识地抬头,目光越过相隔的几张桌子看向在角落认真挑选食材的高大身影。

不会的吧……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于炜的手机亮起的那一刻,她看见了他的屏保。

白露见过这张照片,在一本杂志上。这是他们为杂志周年庆一起拍的。

于炜跟墨然和,两人都是一身黑色西装,站在法国的一所大教堂门前。

此时的S市机场门口人头攒动,即使是深夜依旧挤满了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的各家记者们。

“来了来了!”所有人一哄而上,紧紧围住一身黑色长风衣的墨镜男子。

无数的闪光灯亮起,夹杂在乱七八糟的询问声里。

“宁宸风先生,上个月的欧洲音乐大奖N。I。C。E。拿了亚洲最佳组合,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现在是你们组合单飞各自发展的时候,你此次回国是不是参演张导的新电影?”

宁宸风并没回答,一旁的经纪人元东伸手护在他身前,用他那壮实的体格拦着骚动不安的人群,几名助理挡开拼命想要挤到他面前的话筒。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现在我们不能回答。”

元东一路护着,终于把宁宸风送上了保姆车,关上了车窗车门仍旧可以看到围在车周围大声询问的记者们。

元东拿出餐巾纸擦擦满头的汗,坐在宁宸风旁边的单人座上喘着气。

“每次下飞机都得像打游击战那样,这些记者可真是厉害,几点到机场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元东作为N。I。C。E。组合里宁宸风的经纪人,感到又爱又恨。看到自家艺人那么受欢迎,心底涌起的自豪感无需多说;然而就是太受欢迎了使得他每次都要时时刻刻注意周围有什么异常情况,以防狗仔队偷拍,长期以来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衰弱了。

元东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浏览着这几日圈内的事,交代宁宸风这几天的行程:“等会儿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后天下午我们就去张导的工作室,这次的电影的剧本已经放到你家桌子上了,你回去翻一翻看看。”

宁宸风拿下了墨镜,闭着眼轻捏眉间,还没倒过时差来的头有些沉重,但他还是轻轻嗯了声来回答元东。

元东翻阅着的手指一顿,啧啧出声:“有人爆料叶萋萋跟墨然和要搭档演电影了,这回有看头。哎对了,你要不要跟墨然和合作一下?古装戏怎么样?这个ideal肯定很受欢迎。”

见宁宸风并没有说话,元东只好自言自语一个人唱着单簧:“他前几个月不是跟一个小演员,好像叫白露,两人不是拍了古装戏嘛,反响挺大的。”

宁宸风感觉自己的头更痛了。

半个月前在维也纳音乐厅的表演刚结束,助理正收拾着东西,他坐在化妆椅上捏着手机久久不动。

手机上是那张传了又传的白露、墨然和的海报照片,两人笑颜如花,俊男美女的组合怎么看都是很相配。

宁宸风很难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他对白露也仅是一面之缘,从网络上得知她最近的行迹,并没有很强烈的爱慕之心,只是对她有些感兴趣。然而此时宁宸风心里特别闷,有种自己好不容易发现并做了标记的奇珍异宝被人抢先一步挖走了。

不甘,好胜心,对,一定是这样。

宁宸风把这种心里归纳为那种“大男子主义的自尊心不好受”,让自己释怀。

但到了N。I。C。E。组合每年特定的单飞时间,当公司问及每个成员想要去哪里发展时,宁宸风鬼使神差地选择了S市。

元东翻着翻着忽然想起一件事,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

“上个月S市电视台引进了国外火热的一档综艺节目marry me,他们的制片人兼导演钱一诺发了封邮件,想邀请你跟别的女明星搭档出演这个以假想结婚生活为主的真人秀节目,你看……?咱们要去看看还是回绝了呢?”

宁宸风睁开眼,眉目微敛思忖着,温润细腻的面容在昏暗的车厢里如同玉石所铸一般儒雅温和。

“好的,我会考虑的。”

半晌,溪水般清澈明净的声音响起,元东有些惊讶于他竟然一下子就答应了,赶忙回复邮件约时间跟节目负责人见面商谈。

等到景月开车来接白露已是凌晨一点了,坐在车上的白露脑中挥不去的都是今晚于炜的举动。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于炜对墨然和的感情可能非同一般。但这又怎么可能呢,感觉上也不像啊。

想了好长一会儿都没能理出个头绪,白露自嘲这几天没睡好想多了,便放弃纠结这个话题了。

景月一路都在说着话,等她回过神来正好听到她说宁宸风的事。

“收到消息说他要回来跟张导合作拍电影,还是谍战片,啧啧啧,真想找几个借口去探班啊。”

转头看了看副驾驶座上面色平静的白露,她皱眉问:“你知不知道宁宸风?”

白露眨着泛起困意的桃花眼,歪着脑袋想了想:“听说过。”

景月觉得不能再放任自由不管她了,决定要好好给她普及知识。

身为亚洲乃至全球都名声在外的男子歌唱组合N。I。C。E。,名字来源于四个组员宁宸风、艾非、崔绍斌、Eden名字的首字母缩写。

“除了有一半英国血统的Eden,其余三个都是祖国纯种的大好热血青年呐!”景月说着有些激动地胡乱按响了汽车喇叭,用一种近似面对满山羊群张着血盆大口的大灰狼的语调说着。

四个人在高中时期认识的,一起组建了地下乐队时常在酒吧驻唱赚些打工钱。后来他们的名声慢慢传开,越来越多的人来酒吧听他们演唱,也被一家大公司签下了作为专业歌唱组合出道。

“现在这段时间正好是他们组合单飞的日子,每年都会有几个月让成员各自安排发展,有自己写音乐出唱片的,有趁机会周游全世界的,当然也有像宁宸风这样的继续到影视圈演电影。很奇怪的是他的演艺生涯好歹也有近八年了,一直都是出演电影拍拍广告走走秀场,从来没演过电视剧。”

景月还想说什么,白露实在困得受不了打断她。

“最后几句啦!露露,你进演艺圈的事情有没有跟你父母说啊?”

以景月对于白父白母的认识,肯定是不会赞同她从事这方面职业的。

白露听她这么一说,头疼地抚额,向景月坦言自己并没有说。

自从她上了大学,白父白母就搬到离他们工作地更近的教师公寓去住了,把房子转到白露名下留作她以后工作的住房。白露毕业后倒是问过女儿找了个什么职业,白露含含糊糊地说自己在一家小公司工作,还在观察期。后来远在Y市老家的奶奶病了,白父白母便回去照看她,顺便把老家的房子翻新一下,所以一直没来看看白露的生活过的如何。

这几个月白露也是胆颤心惊的,生怕哪天父母从网上得知自己进了演艺圈,一个电话打过来大骂一顿。现在景月提醒了自己,父母好像再过三个月就要回S市一起过年全家团聚了,那时候怕是怎么瞒也瞒不住了,天知道会闹得怎样的天翻地覆……

想着想着,白露低低嗷叫了一声,小爪子抱着脑袋摇着头。

坐在沙发上的宁宸风换下了风衣,穿着深色的居家服,带上金丝边框眼镜翻着剧本。手边的咖啡杯热气腾腾,静谧空荡的客厅里只有时不时的翻页声。

夹着书页的修长手指停了下来,宁宸风拿起面前玻璃茶几上的手机给元东打了个电话。

“是我。帮我做一副拼图,要挂在客厅的那种尺寸。图片我等下发给你。”

挂了电话,幽深的目光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宁宸风点下了“发送”,将手机放回原处,继续翻看膝盖上摊着的剧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