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八章 维叶萋萋

晨夕风露 公子澪 4943 2016-07-25 19:04:11

  白露最近一直在想,为什么只有十二生肖?如果墨斗鱼也能变成生肖的话那该有多好,这样今年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墨年”。

年底的步子越来越近,输入法又加入了一批年度热词,其中最最当红的要属“墨然和”这三个字。每次白露打开输入法,只要一输“墨”,总会自动跳出这三个让她有点头疼的名字。

从年初起的贺岁电影创下的高票房、受到高度关注的古装剧和电影、与白露被称为“国民兄妹”、和于炜搭档的盛大话剧演出……墨然和频频上榜,掀起了热潮。然而在今年的最后两个月里,粉丝们终于盼来了他们等待三年之久的事——墨然和与叶萋萋合作拍电影。

即使现在作为墨然和知心好友的白露也不得不承认墨然和算是圈内“花心男”的代表,平常没个正经样,跟他传过绯闻的女演员数不胜数。当然,这一切白露都把它归结为“底子好你能拿他怎么样”。

但是叶萋萋是个例外。

好比白露,会有人觉得她跟墨然和在一块儿很相配,只是“有人觉得”。如若换成是叶萋萋,应该说,叶萋萋与墨然和,这个短语已经被大众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了。

叶萋萋也是与墨然和拍了一部古装爱情剧才真正大红大紫起来。

个子高挑,皮肤白皙的叶萋萋是专业戏剧学院出身,小童星出道。叶萋萋没有白露那么幸运,人生第一部戏只是拿到个出场仅几分钟的电影小配角,更多时候只是接几单平面广告。然而就是这几分钟,叶萋萋展现出的扎实功底被很多业界人士看好,慢慢开始拓宽了自己的演艺道路。

六年前叶萋萋与墨然和在片场相识,拍了一部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后两人又合作了一部历史剧,一部谍战剧,成了好友。就在大家都认为他俩已经般配得可以在一起时两人的关系忽然间冷淡下来,各自在圈内发展,却再也没有合作过了。期间两人上过的几个综艺节目或者访谈节目,主持人问及“对方在你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也只是不约而同地笑着说“挚交知己”。

可就在今年,相隔了三年之后的再聚首,哪怕沧海桑田,粉丝们的记忆里仍旧是他俩六年前初上银屏那会儿的样子。

“叮~”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白露高抬着脚仰躺在沙发上看书,使劲伸长手臂把手机勾了过来。打开一看,是墨然和发来的,问她现在在忙什么。

在给你写本年度最佳男主角的颁奖词呢。白露半开玩笑地发了过去,刚放下手机,拿起书才看了两行就接到“男主角”的电话了。

“别闹,你现在要是不忙呢快来给你哥我送几杯咖啡来,顺便见见我的一个朋友。”墨然和的声音与往常一样的充满笑意,却又是掩盖不了的疲惫。

难道是什么综艺节目?白露有点哭笑不得。

“你这是在参加什么节目?还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墨然和捏了捏眉心,耐着性子用半哄着的语气说着:“露露最好了,快过来吧,我要一杯摩卡,嗯……再带一杯美式。”

挂了电话,白露揉了揉头发打着哈欠起身去房间里换了件高领厚毛衣,穿上深棕色的毛呢大衣。出门前她又想了想,折回房间顺手戴上自己的眼镜和一顶宽檐黑毛毡帽,对着穿衣镜左右照了照。

应该不会有人认出自己的吧。白露满意地点点头,背着小挎包出门了。

白露拿着两杯咖啡按照墨然和发来的地址到了片场,看着眼前还在拍摄中的画面她内心泛起了几丝小激动,脑海中打出一行“啊!我为什么出门不带纸笔!”的字样。

墨然和在跟叶萋萋拍摄那部受到全民瞩目的爱情电影,两人此时的戏份是多年后再度重逢的已分手的恋人。

两人一黑一白穿着职业西装相距两三米站立着,深深地看着对方,冷静到可怕地争吵。

在白露眼中,叶萋萋是个很特别的女人。细长的柳眉,好看的杏眼,标准的瓜子脸,惊鸿一瞥,柔和的眉目间尽是婉约精致的古典美。然而她的性格却不似外表那般小鸟依人,她是个对自己很严格的人,做事雷厉风行,果断又聪明。明明是大家闺秀、沉鱼落雁的美貌却配上了女强人的性格,如此强烈的矛盾与反差在叶萋萋身上却很好地融合在一起,让她成为众多人心目中的女神。

眼前投入演出的叶萋萋一改往日的风格,大波浪式的长发整齐地盘在脑后,利索的白色小西装和黑色尖头高跟鞋衬得她有些瘦弱的身形挺拔而干练。流光美目毫不畏惧地与墨然和直视,嘴角勾起的点点嘲讽的意味,举手投足间的冷漠拒人千里之外。

白露不禁再一次感慨她横溢的演技才华,同时又暗自欣赏佩服她于无形中所散发出的气场。

导演满意地点头,高兴地打了个响指喊着“过!”。原本还暗潮汹涌的气氛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也收敛起几秒钟前剑拔弩张的气势放松了下来,立刻有助理拿着厚厚的长羽绒服上前接应。

叶萋萋转过了身,正面对着白露的方向,放柔了神色微微欠身接过助理手中的衣服穿上,一颦一笑显露风华。

墨然和俯身靠近叶萋萋耳畔低语,叶萋萋表情闪过一丝愕然,水眸间的笑意淡了几分,侧头对上了白露的视线,流盼间巧笑嫣然,却又未达眼底。

白露看向不远处笑靥如花的精致脸庞慢慢向自己靠近,一时间有些恍惚了。

她以为是自己以前每天都能在电视上看到叶萋萋的缘故,刚才在场外看她的侧脸觉得熟悉是正常的。然而再看,白露心底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熟悉感不是对于一个人外貌形态的熟悉,叶萋萋的眉目间的神情仿佛两人早就相识过一般,深深地刻在脑子里,却又想不起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

回过神来,两人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

带着热度的手掌在白露的脑袋上胡乱揉了把,墨然和向身侧的人介绍道:“这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我妹妹白露。”

说完,墨然和递了个眼神给面前还在呆楞的人,伸手拿过她手里的那杯摩卡,示意白露把手中的咖啡递上去。

叶萋萋细细打量了番眼前女孩的模样,低垂好看的眼眸故意忽视两人的互动,一道掩去了眼底的苦涩与无奈。

白露在心里又骂了他好一通,有些抱歉地说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要来拜访您,仓促之下什么都没有准备,只带了一杯咖啡来。”

微皱的眉舒缓了几分,如扇子般的睫毛扑闪了几下,叶萋萋那过于白皙的肤色让她的笑容看起来更加清澈温柔。

一只纤长白嫩的玉手接过,“没事,这杯咖啡很合我胃口。”

有助理来到叶萋萋身边小声说了几句,修长的柳叶眉微微一沉,凝目转念思考了几秒,转头跟墨然和与白露说了声“抱歉”,叶萋萋对着白露举了举手中的咖啡,点了点头,“很高兴认识你。”随后她踩着高跟鞋,端握着咖啡跟着助理先行离开了。

墨然和勾过白露的手臂,带着她找到两把休息椅,将它们扶正,并排摆着坐下。

“今晚小姐有约吗?”蛊惑人心的狐狸眼一挑,直勾勾地看向白露。

“干嘛?”不为所动的桃花眼轻飘飘瞥了眼,交握着小手。

墨然和握了握那双冻得白里透红的小手,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热乎乎的暖水袋塞到白露手上。

“如果今天没什么事那下午在片场等我一会儿,晚上一起吃个饭呗。咱兄妹俩也好久没聚聚了。”

也是,自己呆在家里也就看看书打发时间,既然来到了片场那就好好欣赏一下人家专业演员是怎么控制自己的情感表达。白露这么想着,点点头答应了墨然和今晚的邀约。

瞥见穿得有些单薄的墨然和,白露不由地开口:“你怎么都不围一条围巾挡挡风。”

“穷。”墨然和翘着腿,用他那玩世不恭的语气说着,“下次你织一条,妹妹亲手制造,我肯定天天戴着。”

墨然和敛下眼眸,纤长的睫毛温顺地垂着,打开咖啡杯盖吹了吹,喝下一口。他又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你最近在干什么?没去接戏吗?”

“最近几个月一直在上影视表演课啊,还有什么台词训练、形体礼仪等等。最近拍了点小广告和平面,电影电视剧我打算等新年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剧本出来再去面试。”

白露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但是如果仅靠幸运没有能让人信服的演技,她的演艺之路可能就到此为止了。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白露决定要像以前墨然和告诉自己的话一般,真正爱上自己的表演,并且让观众也知道你的热情,一起沉醉其中。作为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她只能更加刻苦。上次熬了三天夜背台词老师布置的作业,景月看了嗤之以鼻,说她一秒回到解放前,这分明是高三备考的紧张状态。

墨然和笑了起来,又喝了几口咖啡之后把杯子放到一边,跟白露再聊了几句让她再等一会儿自己,然后起身跟着助理去换下一场的服装。

白露在那儿一坐便是一下午,认真看着每一场戏,时不时地掏出手机在记事本上记着什么。

墨然和怕她一个人太寂寞,拍完本想去陪着她,但见她完全投入地在研究每个演员的演技,丝毫没有什么孤单的样子,嘴唇紧抿,大大地瞪着桃花眼,反而是一副“不要来打扰我”的表情,不禁摇头失笑。

“墨,”听见一道清脆的声音喊他,回头望去,叶萋萋纤手扬起,晃了晃手中拿着的手机,亮闪闪的眼睛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期待,“快来陪我玩小咖秀吧。”

墨然和转身向她走去,忍不住嘲笑她:“都快奔三的老女人了你还那么爱玩。”

“我是老女人那你是什么?深山老妖吗?”

虽然一副被迫不愿意的语气,但墨然和还是坐到她身边看她低头摆弄着手机,小巧的脸上露出如春风拂面般沁入人心的笑容。

“对哪个?”修长的手指将散落在叶萋萋优美的颈项旁的几缕长发拨到她脑后,温柔的狐狸眼中有着无可奈何的宠溺。

“这个,你看怎么样…。。。”叶萋萋手指点在屏幕上,侧头,高挺的鼻尖在转过的不经意间划上那张妖孽的脸,嘴唇堪堪停在距离那脸颊只有几毫米的地方,惊得她一下子忘了怎么呼吸。

对上那双幽深的黑眸,叶萋萋回过神来,匆忙转头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好啊。”听着身边不咸不淡的声音,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轻松语调,叶萋萋没由来地心里一阵说不清的失落,但很快把它收了起来换上笑容。

叶萋萋选的是两人六年前拍的那部古装戏里的桥段,依旧是两人当年的对手戏,只不过这回叶萋萋是男主,墨然和是女主。

墨然和大幅度的面部表情,浮夸的演技,让一旁原本认真投入对着口型的叶萋萋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好的一场生离死别的场景硬生生被墨然和演成了欢乐喜剧。

“要不要晚上一起吃饭?”

叶萋萋没有抬头,连笑容都没变过。“不了,晚上还有点事。”

墨然和凝神望向眼前一直低着的脑袋,垂落的发丝遮住了她的神情。他沉默了一会儿,起身。

“走了。”

点着屏幕的手漫不经心地划着,还播放着两人刚刚录下的视频画面。叶萋萋脱口而出:“你……怎么会想到要认白露作妹妹?”

她上扬的嘴角缓缓放了下来,看着自己的脚尖出神,有些小心地试探着:“我以为那只是你接近她的手段而已,毕竟你俩从外貌上看也是那么般配,而且又一起演过戏,你还教她……”说到最后叶萋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说什么,她更不想听到墨然和说什么。

“萋萋。”墨然和沉声打断了他,声音里有他自己都不可察觉的不快和恼怒,“白露还小,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叶萋萋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长长叹了口气。

夜幕低垂,剧组的工作人员们都去吃饭了,只留下三三两两还在忙碌的人。

“小毛,这个给你。”叶萋萋走到靠在摇臂摄影机旁看手机的摄影师旁,递给他一张海报,上面是她的写真还有亲笔签名,“前几天你提过的,给你女儿的。”

小毛忙收起手机惊喜地双手接过,“萋萋姐,真是太谢谢你了。”

他只是在前几天跟一些剧组成员一起吃饭,偶然提到自己女儿很喜欢叶萋萋,没想路过的叶萋萋听到了一口答应会给他带一张签名回去。他以为只是随口一说,谁知叶萋萋真的给他送了过来。

推着一排排服装走过的场务向她挥了挥手打招呼:“萋萋姐,怎么还不回去呀?今天的戏不是拍完了吗?”

叶萋萋向他点点头,笑着说:“马上就回去了。”

嗒嗒的高跟鞋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叶萋萋背着用了好多年,也是最喜欢的那款Proenza Schouler的PS1包,一个人走向自己的保时捷911。

打开驾驶座位的车门坐了进去,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短信记录。翻开半年前的一条短信,看着收信人上写着的那个名字,她静静看了会儿,点下了删除健。

没有开灯的房间漆黑一片,墨然和站在位于44楼的巨大落地窗前,手中端着高脚玻璃杯轻轻晃动着里面的红酒,俯视脚下的繁华。

他浏览着微博里不停转发的自己与叶萋萋下午拍的小咖秀,慢慢抬起手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六月的那天,阳光正好。

墨然和坐在自己的卡宴里,注视着手机上新进的一条短信,充耳不闻前面小李子滔滔不绝的说服声。

“等会儿我们就去把这戏给推了,公司在想什么呢怎么什么破戏都让你接。合着跟导演有关系跟公司有关系的随便什么小演员都要你来捧红吗?”

墨然和不语,读着屏幕上的文字他眼前似是浮现出那张朝思暮想却又不愿承认想要相见的脸。

“墨,我知道这部戏对你来说不公平。但是我跟卢导接触过,他真的是个很有眼光的导演,作为他的朋友我想你也明白的。所以,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

不知想到了什么,墨然和放柔了目光,眼角染上了笑意。他快速地打着字,然后把手机收回口袋,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

“好,我们合作拍一部电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