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晨夕风露

公子澪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7-25上架
  • 84301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白露为霜

晨夕风露 公子澪 4158 2016-07-25 13:38:08

  国内一线女星戴瑶的古装影视剧新作《清平调》已经杀青,戴瑶的众多粉丝也翘首期待着今日从S市发布会现场聚集的数十家媒体发来的第一手报道。

“看,网上已经出来发布会照片了!”

戴瑶粉丝后援团的讨论群上忽然有人发话说现场照片已经在微博上传开了,粉丝们都急急打开手机刷新微博。

“我看看,我看看……”

一名粉丝点开刚出炉的娱乐新闻,一字一句地念给身边的同伴们听:“戴瑶身着紫红蓬蓬裙现身《清平调》发布会,不愧是我家瑶瑶,穿什么都那么美!”小粉丝感慨着自家偶像在镜头前的靓丽身影,接着往下念,“竟……竟不敌身边的大学生编剧?!”

一时间粉丝们都有些懵了,不信同伴所说的,打开自己的手机一看今日发布会的照片。

照片中的戴瑶扮相娇媚可人,在一群演员中脱颖而出,无可挑剔。然而再仔细一看照片最左侧角落里的那抹白色,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个穿着白色绣花长旗袍,双手安静叠在腹前,微微笑着的女孩吸引住了。

戴瑶虽美,但在那个气质清雅的女孩面前却失去了光泽。

仅仅一小时,“白露”二字便挤开任何的什么某女星怀孕、某男星疑似旧情复燃等新闻,窜上了微博热搜头条。

安置在落地窗旁的一面全身镜前站着一个纤细的女孩,忽然她凑近镜子,盯了会儿镜中的人。

镜中的人有些呆滞地望着自己,鹅蛋脸上的那双桃花眼眨了眨,小巧粉嫩的樱唇微张,缓缓叹了口气。

白露将额头重重抵在玻璃镜上,将手中握着的手机抛到床上,疲惫地闭上了眼。

不该穿成那样去发布会的……

早晨还窝在被子里挣扎着伸手接电话的白露怎么也不会想到,电视剧导演卢导会让她“好好打扮一下,跟主演们一起出席下午的发布会”。

“小露,你的剧本写得很好,媒体们也很想见见《清平调》的小编剧,本书的原作者。”

一句话,就让白露坐在床上发了半个小时的呆。

身为化学生的自己只是在空余的大学生活为网站写写剧本和小说,最新完结的一本古言小说不料竟然被业中的某位大编剧偶然相中,推荐给了卢导。卢导读完很快就选定了演员,更是直言让自己担任此部电视剧的编剧之一。

本着“要选一身不出挑、不出错,也与电视剧相符的衣服”的心意在柜子里挑了好久才选中的旗袍,谁知竟然出挑又出错。

想到这里,镜子前又传来重物相击的声音。

咚。咚。

白露用额头苦恼地敲在镜子上,烦躁地用手将头发揉乱。

这下好了,自己的无心之举又要得罪别人了。白露啊白露,少说少做少出错,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宁先生,您的红茶。”空姐端着刚好泡好的红茶放到桌板上,微笑着轻声提醒机窗边倚靠着低头看手机的男子。

宁宸风收起手机,向她点了点头,“多谢。”然后端起茶杯抿了几口,揉了揉有些倦惫的眉心。

“宁先生不必客气。”空姐替他放下了遮光板,将顶灯调暗,向他道了声晚安后便离开了。

寂静的夜间,仿佛能听到机翼划过云朵的声音。

宁宸风仍旧在想着手机上出现的那个如莲花般清丽脱俗的女孩,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又重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指轻轻在屏幕上滑动几下,找到了另一张相片。

相片中的女孩带着黑框眼镜,长长的高马尾俏皮可爱,手里捧着厚厚一叠文书,微微仰头透过候机大厅的玻璃窗看着外面起飞的飞机。

低沉好听的声音在有些昏暗的客舱内响起,缓缓吟诵着: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一个月前的S市国际机场人来人往,今日尤其人多,一楼接机大厅挤满了举着牌子拿着礼物,等待偶像明星出来的粉丝。他们个个伸长脖子企图越过面前挡着的保卫人员,希望能成为第一个眼尖地窥得偶像身影的人。然而热闹的人海没有注意到在不起眼的角落艰辛向前挤着的一名女子。

白露将一头微卷的长发高高扎起,吃力地用手臂夹紧堆起来足足有半米多高的文件,努力伸出右手食指够到快从鼻梁上滑落的眼镜框,把它向上推了推,然后抱稳文件继续向前挪动。

好不容易挤出了人海,也撑到极限了。饶是身高有1米六五,在周围一堆女性朋友中不算矮,甚至被称呼为女汉子的白露,此时感觉整个手臂都麻木失去知觉了。

莫名地在抱着那么多纸的时候还能分出一半脑子神游,白露也是佩服自己现在竟然能想起正等着剧本的戴瑶小姐,她见到一定又会不咸不淡地一字一句说——

“终于送来了啊。”

几乎将整个身子陷进沙发椅的戴瑶捧着暖手袋,上好的狐裘裹紧她玲珑有致的身段,精巧的瓜子脸隐在毛领后,阖着眼昏昏欲睡。在一旁候着的经纪人小夏看了看戴瑶,又为难地看了看抱着修改好的剧本盯着自己的双脚等了有一会儿的小编剧,咬咬牙终是开口叫醒了戴大小姐。戴瑶并没有睡着,只是不怎么想理睬白露而已,此时听到经纪人的呼唤便幽幽吐了一句,睁开眼睛接过剧本,微微歪着脑袋一下一下懒懒翻着。

这是白露第一次看到不是生活在电视屏幕上的戴瑶。

在白露还在上高中时戴瑶便火了,将众多新人奖收入囊中后又接连演出几部电影、电视剧,被称为影视圈“五朵金花”之一。一整个暑假打开电视便可以看到她的电视剧整日整夜地滚动播放着,甚至多过著名“劳模”叶萋萋。有媒体认为戴瑶将打破华媛、叶萋萋争霸影视圈一姐的局面,成为另一位一姐候选人。

昨天总编导打电话来让白露抓紧修改剧本,戴演员不想演过多的吻戏,嫌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剧情太拖拉。于是戴大小姐的金口一开,白露甚至是全剧组的成员都风风火火地通宵忙碌了一个晚上,拍摄场次要改、服装造型要改、机位要改、走位定点要改……

当道具组的小江脸上凸起一大颗痘痘,造型组的小王顶着两个浓重的熊猫眼,白露在一双双苦不堪言的通红眼睛注视下终于捧着新剧本来到了戴瑶所在的房间。

众人差点喜极而泣,谁知仅仅三周之后戴瑶又提出对剧本的不满。

这已经是第四次修改剧本了。远在S市的白露这次还要搭乘飞机千里送剧本。

坚持,再坚持一下……

哗……

最后还是松了手,散落的纸张铺满了机场大厅的过道。

白露揉了揉酸疼的手,蹲下身子督促自己快速地一张张捡起熬夜修改的剧本,如若不快点把这些捡起来,再晚点恐怕要赶不上前往B市的飞机了。

一路捡着只剩前方最后一张纸了,白露正欲弯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比她先一步捡起,将纸递了过来。

面前站着的男子个子很高,浅灰色的毛呢长大衣衬得他格外修长,白露要仰起头才能与他对视。轮廓分明的脸被一副巨大的墨镜遮住,只能看见他好看的薄唇。白露也没有多想什么,接过他手中的纸,向他小声道谢,然后快步向登机处赶着。

男子并没有马上迈步,在原地停留了几秒,转身向着女孩刚离开的方向望去。那女孩不知为何也停了下来,竟是望着窗外的天空失神。

她看起来很柔弱却又有着股执拗与倔强,让男子毫无发觉地放柔了眉宇间的神情。

“风,走了。”前方三名风格迥异的美男喊了一声,宁宸风回过神来,转过身,朝着尖叫声逐渐清晰传来的方向继续迈步前行。

白露看了一会儿染上蜜橘色的天空,晃了晃脑袋。一会儿还要去送剧本呢,好好干!在心底为自己加油打气了几声,轻巧的马尾随着女孩的步伐轻快地摇晃着,消失在拐角处。

飞机在无声中越过一朵又一朵云彩,竟似朝着月亮的方向接近。

白露……

好名字……

宁宸风看着那女孩的照片轻笑出声,闭上眼侧身靠着飞机上的小沙发,困意很快来袭。

当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缝流出洒在被褥上,白露的生物钟就自动闹醒了她。

摸索着穿戴整齐,然后拖着身子进了卫生间洗漱。悠长的乐曲一遍遍从被遗弃在床上某个地方的手机里传来。

嗯,莫扎特的G大调弦乐小夜曲。白露迷迷糊糊地叼着牙刷,在心底准确念出手机铃声。在铃声坚持不懈地骚扰了白露一分多钟后她吐掉了口中的泡沫,擦了擦脸从床上摸出手机接听了。

“亲爱的露露你好呀~出名了怎么能不请你的好友吃顿大餐呢?”

啊,对。这几个月总忙着写剧本的事东奔西跑,昨夜忽然身心放松,来不及跟自己的好友打招呼便沉沉睡去了。

白露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景月,要不我们现在出来一聚?你有没有空啊?”

在电话另一头的景月听到白露主动请自己吃饭,欣然同意,提议在两人初中边上的咖啡店碰头。

一个小时后,白露在对面闪着不怀好意的精光注视下投降,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好了你说吧,无论是你出卖了我年轻时的丑照还是以我的名义在外面造谣,我都大方地原谅你了。”

进门在咖啡店最角落的位置坐下开始直到现在,一直咬着奶茶吸管盯着白露不说话的人终于弯起嘴角。

景月和白露从初中开始一直就是同班同宿舍的闺蜜,直到上了大学,景月选择了B市的传媒大学,而白露则继续留在S市的大学读化学,两人便只有国庆、寒暑假才能见上一面。

对面的人假装严肃地板起脸,认真地说:“我是那种人吗?”

白露很想告诉她,她大眼睛平刘海娃娃头的造型与她现在忍笑挤出的严肃表情十分不配。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手里有两张时下最热最最难抢的票,要不要?要不要?”景月说着掏出了两张花花绿绿的票子在白露眼前晃着,简直像极了大剧院门口卖黑票的黄牛。

“是维也纳爱乐乐团还是波士顿交响乐团?”正想再多说几个,收到景月恶狠狠中带着点看白痴又流露出同情与诧异的复杂目光后,白露的嘴成功闭上了。

“是N。I。C。E。,N。I。C。E。啊!他们过几天就来S市做巡回演唱会了,我好不容易托人抢来的票!”

美丽的桃花眼扑闪了几下,带着迷茫的神色。“N。I。C。E。?谁啊?”

白露从不听流行音乐,太吵太闹,远没有古典音乐来得让人心情舒坦,即使是个红透了亚洲的组合,斩获多少国际大奖都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最后的最后,白露还是没答应和景月一起去演唱会,推说自己最近在夜校报了个广播编剧与导演的课程,来不了。

在某个一如这几天所过的夜晚,白露下了课穿过一片热闹的小集市,沿着长长的,悄然的街道小步踩着砖块玩,独自走着。

“光阴常无踪,词穷不敢道荏苒

欢笑仍如昨,今却孤影忆花繁。。。。。。”

白露止步了,侧耳细细听着从某处小店音响传来的男声,如同凡尔赛花园中的夜莺,山谷中的溪水,天空中最亮的一颗星。

位于市中心的体育馆人潮涌动,整个体育馆舞台的灯光全部熄灭,一片寂静。唯有观众席上始终挥舞着的荧光棒彰显着刚刚一个多小时的火热。

一束柔和的光打在舞台中央的男子身上,巨大的舞台只有他一个人抱着一把木吉他。修长的手指流水般拨响琴弦,伴着低吟的歌声,全场都在静静听着宁宸风轻轻唱起他出道时作为个人唱给大众而被熟知的歌:

“毋须烦恼,终有弱水替沧海

抛却纠缠,再把相思寄巫山

勿忘昨日,亦存君言于肺腑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

幽静的小道上,白露伫立在歌声旁。

“勿忘昨日,亦存君言于肺腑

情堪隽永,也善心潮掀狂澜……”

听着有些低沉的男声唱着女子细腻的心思,心跳竟莫名地加速了。

是夜过后,白露那从未出现过流行歌曲的手机里竟然多了首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