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三章 雏凤清鸣

晨夕风露 公子澪 4641 2016-07-25 13:38:08

  墨然和慵懒地倚在桃树下,青袍微敞,露出胸口的大片肌肤。向来总是带着玩笑的狐狸眼里难得写满严肃,风轻云淡地看着面前那手足无措的女子。

“那个……我……”白露嘟起嘴,背在身后的手指不安地绞着,像是鼓足勇气后开口道,“我没有地方可去了,大叔你能收留我吗?”

墨然和不动声色,脸上闪过疑虑和戒备,深深看着她。

白露把小身板挺得直直的,小脸上一片执着。

在白露觉得心里哇凉哇凉地,腿都站麻了的时候,墨然和终于开口了。

“好。我这儿正缺一个打扫庭院的。”

“卡!好,这一条过了!”卢导一喊,小李子忙赶到墨然和身边,现场的道具师灯光师也忙着搬道具清场准备下一条。

白露长长舒了口气,皱着眉用力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真是太笨了,拍了六遍才过。

此时在监视器前颇是焦虑的景月看到白露好不容易拍完了,握紧手机,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疾步走到白露身边。

“怎么办啊露露,我拉不到服装赞助。”这几天景月东奔西走,四处去一些大的品牌公司借服装、签约,谁知他们对于一个刚出道的小艺人并没有投资兴趣。白露现在已经开始接戏了,很快许多发布会、综艺节目、访谈节目、广告代言都会接踵而来,如果没有大品牌借她礼服,媒体不知道会怎么讽刺她没品位。还有造型师、化妆师、助理……一定要找到更多专业甚至在圈中有一定名气的人来,不然白露以后的道路会更难走。“下午我可能不能陪你拍戏了,我要去见几个服装公司负责人。”

看到景月每天为了自己辛苦奔波,白露十分过意不去:“要不算了吧景月,找一些小公司吧。你这样劳累我怎么可以……”

景月听都没听就挥挥手打断了她:“你瞎说什么呢,你以后会出席很多大场面,如果穿着那种三四线的品牌你会怎么被媒体、被网友嘲笑啊。没事,我一定会解决这些事的。”

两人正说着,忽然有人跑景月身边说:“景月姐,来了几个品牌公司说要跟你谈谈签约的事。”

白露和景月相视,两人都很奇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待到两人签完合同,又来了两个造型师助理,景月更加一头雾水。刚才与他们签约的几个公司都是前几天她去交涉被拒绝的,现在又主动签下合同,让她怎么也想不通这其中的缘由。

景月拉住了刚来的助理小林,“是盛世公司派你来的?”

小林点头,说是接到公司的电话,将她跟小齐拨给了白露,让他们立刻过去。

景月了然,让小林把白露带去补妆换戏服,准备下午的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露觉得剧组的人看她的目光很奇怪,甚至有人冷脸对着她,剧组里也流传出许多关于她的谣言。

“你看看她,这几天的戏没一条能过的,就连只有几句台词的戏都要重拍五六遍才行。我们跟着她前前后后浪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真不知道导演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不是走关系就是潜规则了呗。”

“前几天你看到没?一个新人会有大品牌主动来签约,这后面谁知道有多少事。”

正在低头热聊的几个人丝毫不顾及坐在不远处的白露,大肆出言诋毁她。白露也装作没听见,并不想去理会这种无聊的八卦,把心思全都放在眼前的台词本上。

一双黑色男士皮鞋在她身边站定,磁性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白露,这几家服装公司怎么样?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坐着的白露听到声音斜身看向来人,带着询问的语气说:“这些……你找来的?”

周围原本八卦的人听到这句话都惊住了,没想到墨然和竟然会出手帮助她。

墨然和的笑容一如往常一般让人心暖,摊了摊手不置可否,“我们是一家经纪公司的师兄妹,我这个多年老人帮一下新人还是应该的,但是你也要自己多努力。”

白露重重点头,这么多天第一次有人鼓励她,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同时也激起要更加勤奋学习的心。

“我会的。”

从未见过墨然和严肃表情的人们第一次见到他板起了神情,俊美无双的脸竟难得认真。墨然和说了句让白露以后记了一辈子的话——

“说有什么用,没有实际行动你拿什么向别人去证明自己。”

在剧组不冷不热的态度下,她跟景月等人被孤立了,重重压力之下白露今天一直拍了十遍都不能入戏。场外的几个工作人员露出嘲讽的神情,“真是要颜值没颜值,要演技没演技。”

卢导喊了停,让大家先去休息吃午饭,给白露一定的时间让她再好好揣摩一下剧本。

墨然和低头看了看还在耷拉着脑袋郁闷的白露,不由皱起了眉。

“白露抬头。”

白露听到头顶上传来清淡的低沉男声,下意识地抬头看,撞进那双幽深的黑眸中。

墨然和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严苛不少:“你跟我过来。”

“干什么呀……”白露脱口而出,有些沙哑的腔调里带着说不出的委屈。

这几天在剧组里跟工作人员小打小闹、甚至大扮女装自毁形象搞怪来逗大家缓解压力的墨然和完全不像白露想象中那样严肃正经、难以接近,反而亲切得如同邻家大哥,还经常给她带零食甜点吃,渐渐让她放松了,也愿意跟墨然和说上几句话。这么一来二去,两人又是男女主演,很快就熟络起来甚至有时突然冒出的几句幽默的金言让墨然和捧腹大笑。

墨然和第一次听到白氏笑话时愣住了几秒,转而惊讶地挑起那双媚人心神的狐狸眼笑意盈盈:“我一直以为我们家露露是个冷面美人呢,没想到是只小狐狸。”

白露瞪大了她的桃花眼,不甘示弱地回道:“你说谁呢老狐狸!”

狐狸眼凉凉一瞟,“怎的?不想要香草泡芙了吗小狐狸?”

“当然要了!……老狐狸……”白露气势一下子弱了,眼巴巴看着墨然和身边的包装袋,小声说着最后三个字。

墨然和把袋子塞到她怀里,看她哼着小调拆开,大口咬着泡芙。

[好的,那么男主先放个几章(。。。几十章?),预计很长一段时间都木有他什么事了,我们先聊聊男二吧。。。]

虽然白露不知道墨然和找她有什么事,但还是亦步亦趋地跟上了。墨然和把她带到休息区坐下,对她说:“跟我对一遍台词,现在起我来教你。”

白露知道墨然和是个极其善良热情的人,但是教新人演戏,还是第一次。此时她坐在墨然和的对面,黑溜溜的眼睛里带着疑问,就像戏中的那只小狐妖。墨然和忍不住向前倾,伸手揉了揉她看起来毛茸茸的小脑袋,又趁她不注意,屈起食指在她额头上重重一敲。

白露额头一痛,反射性地向后仰去,“啊呀,你干什么呀!”小爪子在额头上使劲揉着,下手太狠了!

“还不快点对台词,”墨然和板起脸,嘴唇微抿,然而细看他眼中却是温柔,“背不出来我可是会骂你的。”

白露听了也放下了手,坐直了身子,手里拿着剧本开始背台词。墨然和将身体靠回椅子上,交叠着修长的双腿,手指轻敲扶手,凝视面前带着倔强神情尽力把台词中的心境表达出来的女孩。这剧本中的台词墨然和早就熟记于心,在白露对完一段台词后很快就指出她说错的地方,拿出笔在她的剧本上圈圈点点。

“这里,刚才忘记了对吧?还有这句话,太僵硬了,对着你爱慕的人说话也那么生涩吗?剧中角色是积极主动的,这里的语气要改……”

白露凑过去看着纸张上留下一连串苍劲有力的笔迹,不自觉地看向男子俊美无双的脸,勾人的狐狸眼低垂,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在脸上投下一大片阴影。

真是的……作为一个大叔,老戏骨,平常没个正经也就算了,还长得那么好看……睫毛还比我长!老狐狸……

白露又盯了几眼,心中又恨又爱。

墨然和似是知白露心中所想,蓦地抬头,不满她没有好好听自己的讲评。白露没料他会忽然抬头,愣了下,马上如捣蒜般使劲点头附和。墨然和无奈地抬手在她脑袋上又是一敲,再给她讲了一遍。

两个星期以来,整个剧组都在没日没夜地抓紧拍摄。墨老师一休息就盯紧他的小徒弟,每天只要没两人的戏份就立即把她抓到一边,台阶、石板桥、门槛,甚至是直接一撩衣摆席地而坐,随时随地给她补课。而白露也没有抱怨,知道自己的确有很多地方需要人辅导,耐心跟着墨然和学习。短短几天,卢导有时都不敢相信不少戏份白露都能拍一条就过,剧组原本说闲话的人也惊讶于白露的突飞猛进。

白露一手举着小电风扇,一手拿着盐水棒冰,站在墨然和面前,小脸愁苦地皱起,声音里带着哭腔:“你说,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这么久了你都不曾动心过吗?”

墨然和叹了口气,眼眸中无奈与宠溺,“你还小,我……”

“我不小了!”白露拔高声音,急切地说着,“我都五百岁了,家里早跟青丘白狐家定了亲,下个月就要嫁过去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通红的桃花眼中涌出,白露一撇嘴放开嗓子像个拿不到糖的小孩子一样大声嚎叫:“可是我就是舍不得你嘛!我不想走,不想离开你。你是不是从来都不喜欢……”

一只手忽然将她搂了过去,紧紧地锁在怀中。墨然和捧着她哭花了的小脸,俊脸慢慢靠近,俯身对着那一张一合的小嘴作势要深深吻下去。

白露瞪圆了眼睛傻在哪里不知该怎么办。

卢导仔细看着各个机位的画面,对灯光、摄影打了个手势:“好的,好的,镜头再慢慢拉近……好!收工!”

在墨然和将吻未吻,只差那么一点两人的唇瓣就要接触时,导演喊停了这个暧昧的场景,吩咐后期制把这里接上前面摄好的远景,以此给观众留下更多的想象空间。一旁的工作人员立刻上去搬道具,准备下一场布景。

墨然和直起了身体,脸上带着骄傲与赞扬:“不愧是我的学生,表现得真不错。”他伸出被宽大衣袍遮住的大手,握住白露拿着盐水棒冰的那只手抬起,在上面咬了一大口,勾过白露的肩,带着她向休息区走去。

白露脸颊通红,心扑通扑通直跳,刚才那一幕还是没让她缓过来。虽然墨然和在拍吻戏之前说了很多事逗她笑,鼓励她放松别紧张,自己也知道这只是拍戏,作为演员也应该要严肃认真地对待,但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跟异性接吻,心里还是乱糟糟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景月把腿翘在椅子上,懒散地躺着玩手机,看到两人走来瞟了眼脸红得如桃花一般娇艳的白露,故意问:“第一次玩心跳的感觉,如何啊?”

某人听到这句话,脸更是红透了。虽然刚才两人并没有真的吻下去,但这也是她第一次跟异性那么近距离接触。白露瘪瘪嘴,在她对面坐下,深吸了一口气,扭着酸痛的脖子扯话题:“你这几天怎么不去追你的星,每天在片场晃悠干什么?”

“只有小林他们两个人我怎么放心。关键是N。I。C。E。现在在欧洲学音乐呢,我又没啥好干的,只好跟你了。唉,跟你一个不听流行音乐的人没有共同语言。”

白露没说话,随手翻着下一场的剧本。

墨然和不禁失笑:“露露,看你的表情你这是对刚才没有吻上而失望的意思吗?”

白露看他一脸逗弄自己的表情,冷淡地说:“叔叔,我们不约。”

墨然和听到他的称呼无奈开口:“白小姐,我就只是比你大了十一岁好吗?还没满一轮呢,叫叔叔也太老了,哥哥还差不多。”说着墨然和忽然有了个想法,“对了,我认你做妹妹吧。看你那么用功,这就算我给你的奖励了。”

初见白露的时候墨然和并没怎么在意她,只是听说他与自己都在一家公司,又是个空降的新人,照顾一下是应该的。渐渐相处之下发现她的活泼开朗,让人激起想要宠她的心,就像个理应窝在大人怀里撒娇的小妹妹。而白露心里也很感激这一个月来墨然和对自己的关照和指导,早就把他当成哥哥一样对待了。

于是,两人就在景月的见证下,还一拍即合地学着古时人们结义的样子以茶代酒,正式结为义兄义妹。

白露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转头问:“哥,你当初为什么会答应接下这部戏啊?”白露不是傻子,知道这部没有一线女星噱头、都是刚起步和不知名小演员的戏,全靠墨然和一个人的名声支撑着。哪怕墨然和跟导演关系再怎么好,也不会冒着可能黄了的风险接这部戏,毁了自己的前途。

进入剧组的那天,墨然和是亲自去解约的。就像白露想的那样,这部戏对自己百害无一利。但在一片嘈杂声中,目光忽然瞥及那个在角落不声不响背着台词的小身影。仿佛在议论风暴中心的不是她,外界所有的事都与她无关,就这样专心与眼前的剧本。这样的白露让他忽然不想解约了。墨然和在影视圈已经发展了十六年了,见过了许多的人,很多人在看到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人是否适合这个圈子,是否有潜力。白露,他有预感,这个小女孩身上有着掩不住的光芒。

墨然和侧着头似是认真地想了想,笑着说:“不知道,缘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