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晨夕风露

第四章 是女友呀

晨夕风露 公子澪 4420 2016-07-25 13:38:08

  某天晚上,墨然和又往微博上发了一条动态:捕获现场野生狐狸一只[笑脸][笑脸]。下面还附上了一张照片,墨然和手持手机,对着镜头歪嘴卖萌,另一手抓着正窝在导演倚上张着小嘴睡得正香的白露脑袋上的小狐狸耳。

很快就有了上万条评论和转发,不少墨然和的粉丝都在下面留言“现在墨帅哥每天有了新爱好[冷汗]”“你怎么还是那么好看呢!”“白露醒来真的不会打你吗?[大笑][大笑]”

是的没错,自从跟白露成为了兄妹,每天必发微博、偷拍(当然更是胆大地当面拍)白露已经成了墨然和的一种习惯。

白露拿着剧本站在树下背台词,他会说“看啊!有人台词背不出正着急呢,在线等”;白露一脸幸福满足地吃个仙草芋圆,他会说“知道该怎么讨好白小姐了吧[偷笑]”;白露跟他一道鼓起包子脸比剪刀手,他会说“噫,真不愧是一家人。”

原本从不玩微博的白露不久前被景月收了手机,强行给她下了个微博,注册了账号,还用她自己的手机注册了个“白露粉丝官方后援团”。

在白露连着五天没有发动态跟粉丝互动之后,景月搬着小板凳坐到她面前开始教育,“这是搭建你跟粉丝互动、信任的桥梁,还可以扩大你的交友圈。你现在已经是个公众人物了,以后还要搞很多宣传。对了,你怎么不跟我互相关注?快加我。”

白露扬了扬手里的剧本,眨着眼无辜地说自己现在还忙着背台词,实在没空刷微博。景月想,自己真真是个极好的经纪人了。每天眼巴巴地在片场守着,为她跑东跑西谈广告谈合作,用白露的账号替她发宣传海报和定装照,更多时候还要趁她拍戏不注意时偷偷摸摸用她的手机账号把所有在她微博上讽刺大骂的黑评论一一删掉,以免白露看到伤心难过。嗯,年底可以名正言顺地提出加薪升职了。

墨然和知道白露开通了微博之后就立即和她互相关注,拍下两人穿着戏服在片场的合照上传,说这是自己偶然捡来的妹妹。许多眼尖的墨粉一下子就认出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咦?这个不是白露吗?”

在开机第一天的发布会上,墨然和因为有事并没有出席,而作为女一号的白露是个刚刚出道的新人,所以媒体也为大肆宣扬这件事。等到官方定装照出来,大家在称赞墨然和古装扮相绝美的同时终于关注到女一号,清纯可爱但是未曾听闻的白露,就引发了不少质疑她演技的声音。

看到墨然和跟白露的亲密照,不少墨粉开始表示不满,我们的墨大神怎么能跟一个不起眼的小角儿站在一起,于是白露的微博上就涌现许多前来抨击辱骂的言论。白露第一次看到这些评论时什么都没说,连表情都没变过,只是继续背着台词。等到有人将片场白露与墨然和的对手戏流露到网上时,一些人看了白露的演技觉得很震惊,没想到新人也能演得那么认真,接着便在许多恶性评论中也冒出些许为白露说话的粉丝,常会有人到白露的微博留言加油。

然而引起这场风暴的墨然和本人却是丝毫不在意在自己微博评论中快要掐架的墨粉和白粉,仍旧每天发着自己跟白露在片场发生的趣事。景月看他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暗地里嘲笑他是“妹控狂魔”,但他这么做无疑是为白露拓开了知名度。

在近三个月紧锣密鼓的拍摄后,这部电视剧也近尾声了。

墨然和与白露的戏份也都拍得差不多,比起前几个月来如今倒是空闲了。

某天白露夜场的戏份拍完,想回家休整一下,毕竟那么久的紧张拍摄使得白露都没在家睡过,每天都是在片场的椅子上躺一会儿就要起来拍摄了。现在戏也拍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只剩几场收尾,白露只想赶紧回家在自己柔软的大床好好滚上几番。

白露被景月挽着出了片场,一路听她叨叨讲着拍完了要去哪里好好玩几天放松放松,心情也愉快不少。景月正欲让小林他们去取车,身后有人喊住了他们。

白露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墨然和,“哥,你找我有事吗?我赶着回家睡觉呢。”

墨然和状似亲昵,一副“我跟你那关系谁和谁呀”的表情拉着白露的另一只胳膊,狡黠的狐狸眼中满是讨好:“诶,这几天都没好好请你吃顿饭,刚好现在有空,我们先去吃饭吧。”

白露坐在一家僻静又颇有情调的中式餐馆,看着满桌子自己喜欢的菜,以及边上坐着的不停为自己添菜的人,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深深感觉。

一个小时前,墨然和还没等白露他们有意见便拉着白露上了自己的车,白露只好打电话让景月他们先回去,自己跟着墨然和来到这家餐馆。

在她的碗已经堆起了一座冒尖的小菜山时,她终于忍不住伸手拦住了那个还想给她夹菜的手,无奈开口:“哥,你这样我很慌的,有什么事直说好吗?”

墨然和听白露这么说,放下了筷子,转过身子正对着她说:“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待白露听完了墨然和接下来的话,张大了嘴,瞪大眼睛乌溜溜看着他,确定他不在开玩笑之后满脸莫名。

“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

墨然和郑重点头,“真的。而且这事儿对你来说也不难,你哪怕只站在那儿不说话也成。”

见白露低忖,墨然和又劝她:“你看,这可是千载难逢锻炼你演技的好时候,别犹豫了,你就当帮帮哥哥这个忙,事成之后要吃啥随便说。”

好看的狐狸眼一脸期待与谄媚地轻眨,白露挡不住他那妖孽般的脸,只好点头答应了。

墨然和狠狠搂了下白露的肩:“好兄弟!”

不一会儿,两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人有说有笑地从饭店正门口出来了。墨然和压低了帽檐,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自然地侧头跟白露搭话。白露将长发盘起用皮筋扎好,未施粉黛的脸上戴着她的黑框眼镜,和自己十多年来的学生装扮一样。

白露因拍摄需要,这几个月来从不戴她的眼镜,刚拍摄的第一天就用她迷茫的视野看面前个个像是自动带了美化功能的演员。卢导觉得她的眼神没有聚焦,不戴眼镜看不清而使得她很多时候拍出来的戏都是目光涣散的。景月知道了匆忙赶去买了几副隐形眼镜给她戴上,白露也强忍着那种不习惯的酸涩感让自己坚持戴隐形眼镜。好在当时白露顺手把眼镜放在了自己的包里,本身就是清秀古典的脸,现在戴上它显得不象一个女演员,更像是还在上学的学生。

两人沿路拐了几个弯,进入了一个高档小区。墨然和轻车熟路地带白露在小区里走着,进电梯前白露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月色。今晚乌云密布,连月亮的影子都没有,正是个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花前月下,瓜田李下……

忽地脸上一疼,墨然和捏着她的脸晃了晃,“说什么呢,到了。”

两人走到电梯正对着的那扇防盗门口,墨然和止住了脚步,屈起手臂微抬。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从他的臂弯穿过挽着,白露清了清嗓子跟墨然和对视一眼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墨然和按响了门铃,清脆的铃声在寂静的走道里格外清晰。白露能听见走向门口的脚步声,锁扣打开的声音,以及自己紧张的心跳声。

“然和,你怎么来了?”温婉甜美的女声响起,门后露出一张娇小的脸庞,柳眉细长,双瞳翦水,美目流转间都是爱慕与欣喜。

当她的目光扫及墨然和身边那个位置时,白露感到她的笑容明显凝固了。

那女子飞快地恢复了神色,转向墨然和,原是轻快期待的声线有些轻颤,但依旧保持着笑容:“这位小妹妹是谁?你的新助理?怎么不见小李子呢我怪想他的。”

墨然和眉宇间紧锁,薄唇轻启时那女子有些心慌了,“笑笑,进去说吧。”

她愣住了,低头侧身让他们进去。只一瞬,白露瞧见她眼角处的凄苦的笑,轻轻拉了拉墨然和的袖口。温暖的手掌覆盖住那只拉着袖口的柔荑,坚定而用力地握了下。

墨然和与白露在沙发上坐下,张笑笑坐在他俩对面,等他们说话。

“我们分手吧。”

在墨然和说完这句话后,白露心里想着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说“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我哪里无情哪里无义哪里无理取闹!”,暗地里摇摇头,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让他们小俩口去吵吧。

墨然和的眼里染上了让她看不懂的冷漠,但张笑笑毫不理会,视线紧盯在白露仍旧放于他臂弯处的手上。

空气里只有静静散发的浓郁玫瑰花香,那是上周墨然和托人送来的花苞,她将花插在花瓶里每天照料。如今玫瑰早已盛开,妖艳的花瓣摇摇欲坠,几欲滴出血般的鲜红。

这几天的娱乐评论她不是没看到,但墨然和迟迟没有跟她解释,也没提出分手,她心中带着侥幸想,只是工作需要吧,自己才是他真正爱的人。如今两人就这么坐在自己面前,看起来是那么该死地般配,所有的强颜欢笑自欺欺人在这一刻终于喷薄而出。

“墨然和!”张笑笑忽然站起,歇斯底里地喊道,脸上是再也无法伪装的不甘,“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跟这个小妖精在一起!”

素手恨恨指着一声不吭的白露,泪水沾湿了整张脸。

白露坐在那里暗自叫苦,这关她什么事!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该一时心软答应墨然和来什么跟他“地下女友”分手的戏码。

“笑笑!”墨然和冷声打断了她,担忧地看了眼白露,见她摇头示意无碍对张笑笑不满地说,“你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这几个月来是我对不起你,我对你已经没感觉了,真的。分手吧。”

张笑笑不可置信地看向白露,哑声道:“你喜欢她?你喜欢她!”

见墨然和没有否认,她以为自己果真猜中了,有什么忽然破碎了。

玻璃花瓶被砸得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的花瓣。

“滚出去!滚!”

白露轻轻带上大门,隔断了里面的掩面低泣,一室狼藉。

车窗外极速向后倒退的路灯晃得让人昏昏欲睡,车内一片寂静。

小李子在前面开着墨然和的保时捷卡宴,不时抬头透过后视镜看看后面一路无话的两人,嘴张了又张,想要说些什么缓和气氛,最后纠结了会儿还是闭嘴安心开车。

白露从上车起就一直看着墨然和,眼神责备。墨然和什么也没说,狐狸眼没有往日的那种神采飞扬,疲惫地回视。

白露终是败下阵来,小脑袋靠向身边的肩膀。墨然和不消多说,心领神会地伸出手臂让她枕着,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脑袋上闭眼休憩。

“哥,你为什么要分手啊?”

白露的问题久久没有得到答案,久到她模模糊糊快要睡着时,依稀听到他的叹息声,咀嚼着干涩:

“不是……不是这种感觉……”

谁也没想,杀青发布会的当天一早,景月把一张又一张报纸摔在她身上时,白露长那么大头一次像个犯错被老师抓住罚站的小孩一样,站在沙发前接受景月的怒火。

景月叉着腰吹了吹散落到脸上的碎发,咬牙挤出声音:“白露,白小姐!”

看她一副乖乖认错任你打骂的态度,景月真是气不打一出来,坐在沙发上扭头不理她。

“你自己说这事怎么办!”

白露弯下腰一张张拾起刚才被她发火丢得满地都是的报纸,折好放在沙发边的茶几上。

“新人白露深夜与墨然和出入公寓”“墨然和新恋情疑似曝光”“男女主角传绯闻,盛世公司捆绑炒作”

报纸上满是醒目的标题,下面还配有两人带着帽子上车的照片,怎么看都像是幽会被抓的样子。

一大早景月的手机就被打进了几十个电话,都是清一色询问白墨恋情真假,就连两人的微博互动事件也附带着一下子上了头条。媒体们都在质疑这部还未杀青的电视剧质量,更是有评论一口咬定白露是攀上了墨然和这棵大树才上位的,演技根本不入流。景月在背后不知道骂了墨然和多久,昨晚就不该放他俩离开!辛辛苦苦塑造给大众的良好形象毁于一旦,盛世公司也紧急召回景月商谈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明的事。

“你现在,赶紧准备一下,一会儿公司会发来你下午的发言稿,把它记熟了!”

白露也知道事情闹大了,跟景月保证下午的发布会一定会对媒体交代清楚的。因为这件事情使得下午前来发布会的媒体和粉丝比预计多了一倍,每个人都等着抓住白露说的每一句话中的漏洞,看白露的笑话。这件事关系到她在演艺圈的第一步,景月不许她马虎,白露自己也是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