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迟家两口

chapter.12

重生之迟家两口 沈小画 2028 2016-09-22 13:43:04

  看见迟瑾瑜提着水桶和画笔出来,瞿管家赶紧迎上去:“小少爷,交给我来吧,您该吃晚饭了。”

迟瑾瑜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淡淡的说:“待会再吃。爷爷睡了,你先去守着,我把作业写了。”

“小少爷。”瞿管家看着他惨淡的脸色,忍不住关心道:“您别太劳累了,这些事不用您亲自去做的。”

“嗯。”迟瑾瑜就轻轻的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瞿管家把东西交给身边的下人,擦了擦手进了老人的屋子,一惊:“老爷,您还没睡。”

“嗯,过来。”池昌低声说,见着他走了过来“瑾瑜太累了。您跟我说说话,我这就睡了。”

瞿管家看了一眼迟瑾瑜刚完工的画,用色大胆,配色鲜明,水果嫩的都能滴出水来,玫瑰花娇艳欲滴,然而背景却是一片暗色,这样的对比形成浓烈的视觉效果,不禁夸着:“小少爷的画工越来越好了。”

“嗯。”池昌眼里满满是骄傲的笑意。

“对了,说起少爷,今天倒是有个女孩到这找他。模样挺清秀,就是性子太大咧了。她说是小少爷的同学非要见他,好像还挺了解他的,但是少爷正忙着画画没见她,那女孩就恼羞成怒了,在门口吵了半天,还说以后跟小少爷结婚了。。。”

床上安然躺着闭着眼睛的人忽的睁开了:“什么?结婚?”

瞿管家紧张的顿了一下:“怎么了老爷?”

“快把她叫进来我看看。”躺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池昌这时拼命撑着胳膊企图坐起来,脸上尽是欣喜和激动。

瞿管家赶紧把他按进被子里,安抚道:“老爷您该睡了,这都快半夜了,那女孩早就走了,您快休息吧,我明天就去把她叫来。”

“诶好,你可记好了。”

段倾鹤没走,她在迟家花园里溜达,寻找着不被发现还能进屋的突破口。还好是晚上,花园里没有太多下人,只有几个守夜的人每隔一会儿会去转转。

突然,她走到一个地方停下来,抬头,一扇小窗子就在头顶。

段倾鹤无声地笑了笑,她记得这好像是个洗手间。

迟瑾瑜晚饭只喝了一碗米粥,菜是一点都吃不下。他用一只手握拳撑住侧脸在餐桌前待了会。

身后站着静悄悄的瞿管家和做饭的甄阿姨。

瞿管家小声感慨:“咱们小少爷最近真是累坏了,一下子长大了不少,像个大人了。”

“这孩子本来就成熟,真是可怜他了。”甄阿姨看着迟瑾瑜半弯着腰的背影心疼的说,“这些事本来不该他管的,怪就怪他生在迟家,小小年纪就这么抗儿事,比我家那儿子强多了。”

“你儿子跟咱们少爷差不多大吧?”瞿管家一边问一看着迟瑾瑜从餐桌前站起来去了卫生间。

说起儿子甄阿姨顿时不满的倾诉起来:“年级差不多,但俩人根本没发比,我儿子特别懒什么都不会,袜子还得我给她洗,少爷既会美术又学了钢琴,而且一表人才。我儿子谎话连篇还总说脏话,让我听得直想揍他,咱们少爷就从不说脏话,说话也是轻声轻语,特别有礼貌。。。”

甄阿姨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从厕所里传来迟瑾瑜慌张的怒骂声:“卧槽啊,滚开!!”

甄阿姨:“。。。”

瞿管家赶紧跑过去敲了敲紧闭着的门:“少爷,少爷,怎么了?”

里面先是一阵不安分的瓶瓶罐罐掉在地上的声音,安静了一会,又传出迟瑾瑜刻意镇定的声音:“没事。”

段倾鹤把迟瑾瑜压在马桶上,一手撑在他脑袋后的墙上,一手紧紧的捂着他的嘴巴,神情略带羞恼的瞪着他,唇边却勾着一抹笑意。

旁边的窗子是全开的,她身上还沾着几根草和花瓣。

迟瑾瑜觉得背快被马桶上的抽水箱硌死了,整张脸都被眼前的人盯着,心里怪异又难受,顿时想起下午瞿管家说有个自称是他同学的女孩找他,估计这就是了,但他确定自己不认识她。

最重要的是,这种姿势太奇怪了!!他竟然被一个女生按在马桶上,比刚才正在刷牙,却从镜子里看见黑漆漆的窗子有人爬进来还恐怖。

迟瑾瑜收回一直按在马桶边的手,推着她的肩膀一个用力就把人推开了。

段倾鹤没站稳,踉跄着退了一步靠在墙上,但始终没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

迟瑾瑜被看的浑身不爽,站了起来,拿着毛巾擦了擦还沾着点牙膏渍的嘴角。擦干净了,头也没回冷冷的说:“想干什么,直说。”

“只是想见你”她很真诚的回答。

迟瑾瑜不可置否:“我并不认识你。”说完这句话,他从镜子里清楚的看见段倾鹤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睛瞬间暗淡了。

“是啊,你不认识我了。。。”她低声说,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失落,继而又抬头看着他:“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好了。”

迟瑾瑜不再说话,转过身,看都没看她,直接向门那边走去。

段倾鹤想起瞿管家,赶忙去拦他:“你干什么啊。”

迟瑾瑜的脸都是漆黑漆黑的,怒极反笑道:“我问你,这是我家,你三更半夜闯进来说想见我,你丹迪想干嘛。”

段倾鹤蓦然想到了三十一岁的他,虽然也不大爱说话,但对她客气多了,永远擒着一抹淡然宠溺的微笑,眼里仿佛只容得下她一个人。二十一岁的他对自己的态度和那时的性格都差太远了。

在她分神的这会,迟瑾瑜已经走到门口了,一只手都放在门把手上了。

段倾鹤破釜沉舟般的说:“迟瑾瑜,你志不在此吧。”那个身影果然顿了顿。“你现在守在你爷爷身边,但你的心却在他的总公司上吧,你是想,等爷爷去世后,占有他的公司的吧。”她掷地有声,字字说在他心上。

半响,迟瑾瑜回过身,神色复杂:“与你何干。”

“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段倾鹤乘胜追击:“我是真的有事来找你,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